正史中郑和下西洋的举策如果一直没有中止,不会再走到封锁沿海各港口,销毁出海船只,断绝了海上交通而闭关锁国的老路上,那么凭着中原王朝的造船与航海水平发展下去,也完全可以控制主导南洋、印度洋一带的航海贸易,而成为世界上屈指可数的海权强国。

    如果正史中的郑和率领舰队绕过好望角,那么将是中国在地理大发现中占得先机,甚至也有可能开拓航线至新大陆,也将会是中国人最先踏上美洲的土地,原本轨迹的世界格局,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来正史已经尘封的往事不会再有如果,然而现在却有机会尝试去实现那些“如果”......

    李俊所统领的庞大舰队回到中土,两年过后,再度远洋。随着观测海域、绘制海图的情报日益完善,足以为更远的航行打下坚实的基础,航线也终于延伸拓展至阿拉伯半岛乃至东非口岸,所过之处沿海诸国各部对齐朝舰队主动提出互市贸易邀请大多的反应欣喜不胜,自然也是尽其可能为中土庞大舰队提供种种便利。

    而与郑和七下西洋时也曾担负远航护送外国使节回国的任务不同,李俊统管的舰队只顾一路向西航行,对于打通航线的海外诸邦,齐朝也自会调拨其他水师保持与邦交国海上来往的航路通畅。李俊也只顾不断的拓展、不断的探索,不断的开发如今时节齐朝已知的海外世界便可。

    期间由李俊做主授意,而派遣使者前往齐朝国都陈情上表的罗斛、暹国蒙帝君萧唐招敕,赐给国王冠带袍服,并许诺维护其国家主权。而真腊王朝如今时节虽是中南半岛上实力最为强盛的国家,可是在亲眼见识过齐朝庞大舰队的船坚炮利,地缘战略局势上毗邻齐朝的蒲甘王朝也已对中土帝国称藩属臣服,面对水路两面的强大军事威胁,真腊王朝也不愿给齐朝任何展开战端的理由,是以对本为附属的国邦脱离统治而转投齐朝视而不见,自此也不敢再去侵扰暹国、罗斛等国。

    而暹国、罗斛国王感念齐朝的帮助,不但先后亲赴中土帝国朝觐,每逢李俊所统领的舰队返航归来时也都要举国操办隆重盛大的接送欢迎仪式。直到暹国、罗斛合并为一国而被唤作暹罗国后,这个后世华裔众多的国家于华富里、春武里、芭提雅等各地有李俊的雕像矗立,世代享得当地百姓与外来游客香火供奉,其眉浓眼大面皮红、髭须垂铁线的形貌气概仍旧能得后人观瞻......

    如此这般,虽然按李俊原本的命途轨迹,与童家兄弟前往榆柳庄,去与费保等太湖四杰会合,并打造船只,从太仓港出海,投化外国而去,最终成为暹罗国国王的归宿有所不同。然而一直以来亲自主持管领远洋出航舰队的李俊受海外诸邦各国的国王、首领敬服纳拜,并亲自着手改变了众多国家的命运,甚至被当做混海龙王筑神祇受世人祭拜的事迹也得以世代流传下去。

    随着李俊统领的庞大舰队一次次返程归来,带回的不止是如山海外特产,众多齐朝先前所没有的谷物种子、珍禽异兽,航线的开拓延伸,还有来自于非洲、阿拉伯世界、印度半岛诸邦,乃至如今时节已经与中土帝国后花园没甚么分别的南洋各国诸部等六七十个国家的使节,其中也有三十多国愿称藩属臣服于齐朝。

    然而萧唐对待藩属诸邦所采取的朝贡政策,当然绝非是赔本赚吆喝的面子工程,多边进行互市贸易,各取所需刺激国内经济的发展。而其中有些邦国迫切需求齐朝在军事、经济上的支持,以维系自身主权不至遭受周边邻国侵犯,齐朝当然也会施以援手,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要想维持齐朝的援助,海外邦国也务必要表现出相应的诚意,非但世代向中土皇朝以藩属的身份臣服,并且不遗余力的利用本国地理海情的优势为齐朝提供最大的助力。

    期间虽然也曾与一些势力发生海战,但由李俊、童威、童猛这些经历过无数次战事磨练,对于海战指挥舰队作战的手段早已是炉火纯青的将帅指挥,齐朝舰队所配备巨大如城的海舰,做工领先于世界的诸般战船,以及装载的各种火炮武器也已完全足以吊打世界上任何一支敌国舰队。这也无疑仍在宣扬齐朝的强大国力,而震慑得沿海诸国更倾向于同中土帝国建立与维持和平互市的关系。

    直到齐朝第六次出航远洋,在古时曾谓之做木骨都束,地处非洲大陆东北面海港要地的摩加迪沙(据德国考古学家于非洲索马里摩加迪沙挖掘到古铜钱,从钱币的制式图案认定古钱出自中国宋朝时期),在当地建立起**、象牙、皮革的港湾贸易市集,齐朝海贸拓展至与埃及阿尤布王朝等阿拉伯世界国家交易来往密切的阶段。然而再要往南面航行,对于当时的齐朝便已属于未知的神秘海域......

    直到这个阶段,本来因海外贸易而获利丰厚的齐朝国内也开始出现质疑的声音,已有朝中士大夫认为陛下开拓海疆固然是利在千秋的功业,但如今也只须维持现在开拓的航线商路,保持数额庞大的财政收支便已足够,又何必再执意探索化外未知的疆土?

    毕竟茫茫大海有不测风云,以齐朝常备水师的军力在现阶段也终究不可能延伸至东非口岸,而与如今控扼住在后世被誉做“石油海峡”的霍尔木兹海峡,虽然愿意与齐朝进行海贸互市,但也仍要把沿海港口主权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的阿拉伯世界诸国发生不必要的争端冲突...换而言之,齐朝若再要发动庞大的舰队往未知的进行远洋探索,后勤补给已经无法得到有力的保障,舰队也未尝不会在无尽的海洋中失去方向指引,如此非但是弊大于利,斥资花费庞大的也不是舰队也不是没有可能尽折沉在距离中土已逾万里的海洋深处......

    然而萧唐虽然于航海探索的能力并不算如何精通出众,但是方今时节也只有他一人知道后世的世界地图是甚么模样。他很清楚由索马里摩加迪沙再往南面航行,还将会经过后世肯尼亚、坦桑尼亚、莫桑比克等国家,茫茫大海之上,还有马达加斯加、科摩罗、毛里求斯等岛屿......

    这也教萧唐想起自己在后世曾经玩过的一款模拟真实世界,而历经地理大发现,直到欧洲法国大革命,同期清朝已开始严禁鸦片贸易为背景的历史战略游戏,如今相当于输入秘笈地图探索的迷雾都已经点开了,又已经点了殖民探索扩张的科技点...除了维持海贸的财政收入,继续探索海外对于中土而言未知的领地条件完全满足,又哪里有就此收手的道理?

    是以萧唐又召见当时已是六十一岁高龄的李俊会晤,想确定这个已将枢密院主持海军的事务尽皆交托于其他水军后起之秀,只一门心思的扑在管领舰队做远航探索的心肱股近臣如今是否仍打算继续率领舰队出航远洋。而李俊思付片刻,终是坦然笑道:“哥哥,我得蒙被委以重任,恁般尊崇富贵,又见识遍了海外万千风光,按说此生已是不枉了...可若问我如今的心愿...我当真是仍想看看天涯海角的景致,到底又会是甚么模样?”

章节目录

水浒任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云霄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霄野并收藏水浒任侠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