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有怀疑,兰尼先生。我想我之前给过你解释了。”邢泽笑笑说。

    “是啊,你把所有事情都解释清楚了。”兰尼道,“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就像一个剧本似的,你似乎安排好了一切。”

    塞丽娜想要插嘴说什么,但她不够快,邢先前一步道:“如果这都是安排好的,我又何必那么麻烦非得把你们都引到外头来干点。在利物浦动手不是更省事?”

    “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你有自己的目的。”

    在说完这句话后,两人相视而笑,塞丽娜依旧摸不着头脑。

    “证明这些,兰尼先生。”邢泽脸上带着笑容说道,在那笑容之后蕴藏着万千含义。

    兰尼同样笑着,以丝毫都不退步的口吻回道:“我会的,昆廷先生,我会的。”只是他的手已下意识地握住了自己腰间的短棍。

    “那我期待你找到真相的那一刻。不过现在,还是让我们把重点放在逃生路线上吧。”

    我会找到的,你的狐狸尾巴。兰尼在心中暗暗发誓,他松开了手,将自己的紧张感压在了烟斗上。

    ……

    女厕所里传出了一声惨叫。想要给艾丽点颜色瞧瞧的西蒙正瘫坐在布满污渍的地板上。

    他如一条被钓上岸的鱼,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汗水顺着他的额头不断滴落。他的右手,右手上的无名指完全被拗了过来。

    肉眼可见的痛苦在他脸上蔓延,扭曲了他的面容,沙哑了他的喉咙。

    “好了,西蒙先生。我无意再伤害你,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带我们去见汤姆,要么继续反抗。”

    尽管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动弹,不明白为什么手指自个拗断,也不明白自己嘶声力竭的叫了那么久,外头手下却还没有进来。

    但西蒙对眼前这个拿着小木棍的女人心中充满了恐惧,种种超出他认知的事情正从她身上展现出来。

    “不不,求求你,他们会…会干掉……掉……啊—啊——草——”

    “事实上,我现在不想听拒绝的话,先生。所以你只有一个选择。”艾丽手中的魔杖打着转,西蒙的右手食指也开始往后拗去。

    站在门口望风的沃姆吸了一口气,他下意识地搓了搓双手,然后强迫自己将注意转移到外面。

    他觉得自己根本用不着站在这望风,西蒙的尖叫断断续续地响起过好几次。但外头的那些人就像聋了一样,依旧干着自己的事情。

    “他们会杀了我的家人!”在熬过那痛苦之后,西蒙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说出了一句连贯的话。

    是的,他是一个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的帮派成员,家室这种东西对他而言过于遥远,但就像沃姆之前说的那样,男人总有被女人迷住的时候。

    而家人往往就会成为软肋,如果他今天背叛了旧唱片帮,那除了他之外,他的家人同样会受到牵连。

    “沃姆。”艾丽皱眉叫道,“你认识他的家人吗?”

    沃姆微微一愣,问道:“你想……”

    艾丽靠近西蒙,低声问道:“你刚刚说我什么来着?你说我是从乡下来的婊子?沃姆会告诉我你家人在那儿。然后我会去你家里,猜猜会发生什么?

    “你的妻子会想一个婊子那样的死去,一丝不挂,就躺在你们家门口的马路上,而你的孩子们?我会让他们全程看着,我会强迫他们睁着眼睛……”

    “别说了,别…说了!”西蒙愤怒地吼道,但很快脸上就被绝望所覆盖,他明白,这个女人做得到,她有着本事。

    他把目光转移到了沃姆身上,带怨念地说道:“去你的,你个该死的贱种,我还请你去家里吃过饭,去你妈的……”

    “嘿嘿嘿。”艾丽在西蒙眼前打了几个响指,“集中精神,先生。现在回答我,你会带我去见汤姆吗?”

    西蒙点了点头,他无法给出其他的答案,不是因为手上传来的刺骨疼痛,而是因为自己的家人。

    但同时,他也在心里暗暗发誓——如果他今天能够活下来,他一定要这两人付出代价。

    “好了,事情解决了。”艾丽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突然间,她想到什么事,动了动魔杖。

    只听咔嚓一声,西蒙右手的两根手指又被拗了回来,突如其来的剧痛让这个男人差点疼晕过去,他发出几声低吼,声音以大不如前,这代表着他确实没什么力气了。

    艾丽手上的魔杖又动了动,解开了施加在西蒙身上的禁锢咒文,然后对沃姆说道:“扶他起来洗洗,再抽根烟我们就出发。”

    沃姆照做了,尽管他知道自己一定会遭到西蒙的嫌弃,但比起违背女巫命令,他乐得冒这个险。

    趁着西蒙洗漱的时候,沃姆走到艾丽身边小声道:“你刚刚说的,额,找他家人,是真的吗?”

    “怎么?你现在想当好人了?”

    “不不不,只是…只是…见鬼,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给人的影响实在,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我去监狱待过一段时间。”艾丽从自己的衣袋里摸出一颗糖来,她紧张,或者内心不好受的时候总喜欢吃点甜食。

    这点倒是和邢泽很像——至少在得到答案前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她最近才知道,邢泽吃糖是因为需要糖分来保持大脑清醒,好让自己不会迷糊。他以前用烟和酒精提神,但在戒了之后就全靠糖了。

    水果糖的甜味让她平静了一些,她继续道:“关押巫师的监狱。我在那儿向狱卒们讨教了些拷问的技巧和手段。你是不会想知道他们真正的手段的。

    “另外,我的姑奶奶。她还是一位出色的政治活动家,善于洞察人性和琢磨人心。我在她身上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沃姆呼出一口长气,他明白了艾丽不过是在威胁西蒙,但他又不确定这个所谓的巫师会不会真的冲到西蒙的家中干出那些疯狂的事情来。

    祸不及家人。这条规矩在他们这行一直被默默遵守,至少,嗯,至少十几年前是这样的。沃姆心中想着,看向了自己手臂上的左轮纹身。

    ……

    试探没有得到结果,但却留下了裂痕。邢泽的手往自己的口袋里伸去,但他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莉莉从美国给他寄来的糖果,最后的那些也都被艾丽拿走了,作为她留在后方调查的筹码之一。

    那些糖果确实不错。他曾经尝试过不少外国的零食,但都不怎么合口味,不是太甜就是太淡,只有少数几样能适合他挑剔的嘴。莉莉的糖果,应该说是里面的那些水果糖正是为数不多符合这一条件的零食。

    邢泽收回自己的手,塞丽娜一直都在偷偷看他,兰尼的话在她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如果处理不当,他就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这就是他为什么讨厌和同行一起办事的原因。

    在完成了逃生路线的绘制后,兰尼在塞文河畔驻步眺望,他看向了停在一棵老柳树上的渡鸦。

    “真晦气。”他咕哝道,转身朝另外两人说道:“我去买点喝的,你们想要什么吗?”

    一家小型超市就在离河不远的位置,邢泽摇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不要,塞丽娜则想要一瓶水,确实,他们走得够久了,口渴再正常不过。

    等兰尼离去。邢泽向身边的女护士说道:“你相信他的话?”

    塞丽娜低下了头,她焦虑不安地搓着自己的衣角,“我…我不知道,我从来没什么主见,人家…人家说什么,我就…就做什么。”

    “这样倒是能活得轻松。”邢泽露出一个笑容,“但也会成为别人的工具。我和迈克聊过,就在前不久,关于他们踢开我们的决定。”

    “可我们,我们确实帮不上什么忙。”塞丽娜的声音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邢泽笑了笑,低声道:“小心点,塞丽娜小姐。自古以来,弱者都没话语权。在现实生活中,你听话,那没什么问题。但这个世界可不像书里写得那么浪漫。我建议你对事物还是要有自己的看法为好。”

    老柳树上的渡鸦发出了一声警告,邢泽皱起眉头,他看向了小型超市的方向,出色的听力捕捉到了一些声音。

    “塞丽娜小姐,找个地方躲起来,快!”

    邢泽匆忙的命令让塞丽娜浑身一颤,她慌张地点点头,四下寻找起能够躲避的地方。

    邢泽再继续管她,而是大步冲向了那家小型超市。与此同时,超市内,兰尼正和三个歹徒搏斗着。

    他的枪被打落在了一旁,所幸短棍还在手上,但那三个袭击者显然不是吃素的,他们训练有素,分工明确,出手狠辣。

    要不是兰尼的身体得到了强化,他早该被打趴下了。不过,情况也不容乐观,他的体力有限,再继续下去,迟早也会招架不住。

    如果是面对三个普通劫匪,不,即便是面对三个身强力壮的运动员,兰尼都有自信能够应对,可来者并不是普通人。

    就在兰尼被逼到无路可退之时,超市的门被人打开,枪声响起,那三个袭击者大概是听到了开门声,他们只是扭头快速看了眼,然后老练地躲向了两旁的货架。

    子弹落了空。邢泽赶忙朝兰尼叫道:“走,快走!”

    兰尼反应也不慢,趁着对方躲避枪击的时候,立刻朝门口冲去。

    邢泽打完了所有子弹,然后丢掉枪,冲出了超市。一出来,他便四下寻找了起来,渡鸦发出的叫喊让他找到了塞丽娜。

    “跟我来!”他冲兰尼叫了一声,朝着塞丽娜的所在跑去。

    不出意外的话,小镇的警察很快就会赶到,这个年代监控还远没有普及,像这样的小型超市就更别提了,所以扔掉枪是最好的选择,要不然的话,等警察一到,他们可就说不清了。

    英国对于枪械的管制同样严格,他们禁止普通民众持枪,猎枪也需要经过复杂的申请和严格的登记。一旦被抓到非法持枪,他们就得被困在当地的警察局了。

    那三个袭击者并没有继续追击,小镇的警察是在三分钟后到的,当地的派出所就位于镇中心,开车很快就能到这。

    两辆警车停在了超市门口,四个持枪的警察包围住了超市门口。邢泽看着不远处的这一切,冲兰尼问道:“我是开溜,还是去自首?”

    兰尼收起自己的短棍回道:“去自首,这地方太小了,超市的收银员还看到过我,警察迟早会找上门来。到那个时候就太麻烦了。

    “另外,我们也确定不了那三个袭击者是不是离开了,还是说依旧在暗中埋伏我们。现如今,跟着警察走是最安全的。别怕……”

    兰尼伸手拍了拍微微颤抖的塞丽娜,“我认识不少警察朋友,他们不会把我们怎么样,顶多做一份笔录而已。”

    既然兰尼都那么说了,邢泽和塞丽娜也没有反对的意思,三人举起手走向了警察们。

    十分钟后,他们被带到了当地的派出所。就跟兰尼说的那样,他们被分开做了笔录

    接待兰尼的是一位年轻的警员,他看起来二十出头,脸上还带着几分青涩。

    在回答完必要的问题后,兰尼向他提出打电话的请求,年轻的警官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之后便离开了审讯室。

    直到兰尼快要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审讯室门再次打开,这一次来的是一位较为年长的警员,兰尼在之前见过他,他是最早抵达超市的四名警官之一。

    “兰尼先生,你要打电话?”

    “是的,科本警官,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联系我的朋友来接我们回去。”

    “哦,关于这个。不用麻烦了,我们已经派人去找你的朋友了,是在莫丽旅馆吧?”

    “没错。”兰尼点点头,他明白了自己等待的时间,警察究竟去干嘛了。

    不过这也怨不得他们花了那么长时间,小镇的警力本就算不上多,处理那么大的案子,还涉嫌枪械估计都忙疯了。

章节目录

霍格沃茨的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乌龟骑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乌龟骑士并收藏霍格沃茨的邪神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