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阳既然决定相助王承祯除妖,那四人酒足饭饱之后便立即出发,前往黄锦旋风鼠的老巢黄风山。

    黄风山距离库勒城颇近,两者相距不过三百来里,以四人的脚程最多一个时辰就到地方。

    黄风山位处戈壁滩,离得老远一看像是一个大土坡,山中植被稀少,甚是荒凉,因漫山黄土以及黄色岩石,且遇风刮起黄砂沸沸扬扬,如同黄风,故得名黄风山。

    四人在距离此山尚有几十里的地方停下,王承祯道:“你们且在此地潜伏而入,我独自入山去邀战。”

    话音一落,王承祯从怀中拿出四面小旗,分别是青、红、白、黑四色,小旗呈三角形,旗面绣有繁琐的道教符文,陈阳等人都是门外汉,自是不明白这些符文是什么意思,只觉的甚是好看。

    王承祯将四面小旗交到陈阳手中,道:“这是四方旗,有封锁四方天地之能,依照使用者的修为而定范围,以你的实力,封锁个十来里不是问题,待会我与那妖怪打斗之时,你便用这四方旗封锁住我们附近的区域,其他的事情不用费神,交给我便是。”

    黄锦旋风鼠逃跑的本事一流,王承祯吃了两次亏,此番便用四方旗封锁区域,让这妖怪插翅难逃。

    陈阳的本意是想着出手帮忙,但见王承祯如此安排,便没有多言,正所谓‘客随主便’。

    王承祯告诉了陈阳使用四方旗的咒语,随即化为一道遁光,大摇大摆的向着黄风山进发,陈阳三人则隐匿踪迹慢慢靠近。

    王承祯来到黄风山上空,目光落在下方一处洞口,洞口明显经过雕琢而非天然形成,上面刻有‘黄风洞’三个大字。

    “黄毛老鼠快快出来受死!”

    王承祯说话的功夫,甩手向着洞口一拍,一道霞光飞出撞在洞口处,洞口受到攻击并未被破坏,反而出现一层光照抵挡住了王承祯的攻击。

    王承祯这随手一击威力不小,一阵轰隆声响起,宛若打雷。

    片刻功夫,一道黄色遁光自洞口飞出,同时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

    “哪个不长眼的混蛋敢打扰爷爷清净?”

    来者撤去遁光,显现出真容,是一鼠首人身,身高不过四尺的矮小鼠妖,这妖怪身高跟张旭差不多,穿着一身虎头亮金甲,头戴鎏金冠,手持六尺有余的双刃钢叉,不伦不类,甚是让人好笑。

    鼠妖见是王承祯捣乱,心中大为恼火,戟指道:“你这小子烦不烦人?爷爷已经饶你两次,怎还不知深浅?莫不是真想寻死不成。”

    王承祯与这鼠妖斗过两次,知道这鼠妖的性子,听了对方的话也不恼,讥讽道:“小小鼠妖大言不惭,竟敢在道爷面前胡言乱语,看来前两次是没有将你教训明白。”

    话音一落,王承祯轻轻一拍后颈,一道流光飞出,由小变大落入手中,是一柄样式古朴的木剑,只见他举剑遥指鼠妖,郑重道:“俗话说的好,事不过三,前两次却是你狡猾,今日道爷必将你除去,免的你继续残害生灵,为祸人间。”

    鼠妖与王承祯交手过两次,双方手段已心中有数,他虽不是其对手,但仰仗其神通,保个全身而退也不难,如此一来,也算立于不败之地,心中自然有底气。

    “废话少说,吃爷爷一叉!”

    鼠妖手持双刃钢叉率先向王承祯发动进攻,王承祯见陈阳已经潜伏到附近开始布置四方旗,面露冷笑,持剑迎了上去。

    一时间一人一妖近身搏杀,全凭武艺分高下。

    鼠妖别看身材矮小消瘦,其手上功夫却不弱,一把钢叉舞的虎虎生威,招招攻其要害,狠辣刁钻,若一个不小心被伤到,不死也要重伤。

    王承祯面对鼠妖的猛烈攻击应对自如,一招一式破解的恰到好处,可惜每一次的反击也没有占到太大的便宜。

    双方缠斗一起,十余个回合却是难分高下。

    与此同时,趁着一人一妖专心打斗之际,陈阳隐匿行踪已将四方旗布置完毕,范围笼罩约二十里左右。王承祯一心二用,时不时的观察陈阳的布置,有意识的将打斗的范围控制在四方旗内。

    由此可见,王承祯此番打斗一直在藏拙。

    王承祯见陈阳布置妥当,也就没了与鼠妖浪费时间的心情,只见他猛然发力,剑势咄咄逼人,鼠妖瞬时间便落于下风,疲于应对。

    王承祯笑道:“你这小妖现在速速投降,只要你愿意归顺于我,洗心革面,未来许你一个正果也非难事。”

    鼠妖此刻仅剩招架之力,闻言却是破口大骂。

    “想让爷爷投降,你是痴心妄想!”

    境界而言,鼠妖和王承祯实则在伯仲之间,让他投降归顺,未来鞍前马后,他如何会愿意?这不光是不愿意,他甚至觉得王承祯这是在羞辱他。

    然而他却不知,王承祯这番话不光没有羞辱的意思,甚至在抬举他。

    王承祯是什么身份?若真的跟随左右,比现在占山为王强出不知多少倍。

    鼠妖见识短,此刻怒火中烧,他奋力发起几次反击,奈何实力悬殊太大,哪里有翻盘的可能?

    他知在打下去必然吃亏,一双小眼睛一转,道。

    “你爷爷打了半天,肚子有些饿了,待回洞府饱餐一顿在出来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王承祯哪里不知道他的心思,笑骂道:“就你这身本事,莫说什么三百回合,能在我手底下撑三十个回合都算太阳打西边出来。”

    鼠妖听了此话,恨的是钢牙紧咬,不过他尚未失去冷静,知道这是王承祯的激将法,他虚晃一招,借着空档化为一道旋风‘嗖’的一下向着洞口飞去,速度又快又疾,他施展的正是自家保命的看见本事‘旋风钻’。

    王承祯早知他的打算,立在原地并未追赶,反而嘴角含笑。

    鼠妖向着洞口逃去,却不想刚到洞口,一头撞到了不明物体,哎呦一声痛叫,一时间头晕眼花,眼冒金星,额头瞬间鼓起拳头大小的包。待他甩了甩头,缓过神来,仔细一看洞口,这洞口以及周围十余里范围内不知何时已经被四色屏障包围,他心里一沉,发现自己成了瓮中之鳖。

章节目录

昊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寅并收藏昊阳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