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玉涵当然不信这个邪,他又要破口大骂,却在这时,他似乎觉察到浅茉的脸上有狡黠笑意,显然这是故意让他挨打,当下冷哼一声,便一声不吭,只是看着天空之中的大战。

    巨鹰双翅震动,速度极快,招式变化也极快,每一招的击出,均是拥有摧山断岳的无上力道。而白龟就显得笨拙一些,不过它的那龟甲可是天下一等一的坚硬物事,神兵利器都不见得能破,是以主防御的它,也是半点都不落在下方。

    转眼之间,一龟一鹰大战了将近五十回合,不论是擅攻的巨鹰,还是擅守的白龟,都没有占据任何上方。

    方玉涵向来就是极为擅长观摩学习的存在,见得这等大战,自然是看得如痴如醉,忘记了自己此时还处在危险之中。此时他丹田之中的热气,也随着他的意识流动。

    浅茉感知到方玉涵体内的灵气流转,心神不由一动,再次问出那天在山里面问的问题:“你是谁?你师父是谁?”

    方玉涵对于浅茉没有什么好感,不过想到今日也算是同生共死过的,人家好好的问,他若是摆谱,倒是有失礼数,于是答道:“我就是我,至于师父还是我!”

    浅茉认为方玉涵在忽悠她,又要发作,不过瞬间又克制住,问道:“你的修为还真是长得快,那日见你,还是引气中期之境,今日却是已经到了引气圆满之境了!”

    方玉涵皱眉道:“说实话,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浅茉不由一愣,道:“你不知道修行气术的境界?”

    方玉涵满眼的疑惑,到这时候,浅茉才明白过来,方玉涵是真的什么都不懂,她道:“修行有诸多境界,从引气开始,还有筑基、灵虚、空冥等境界,这巨鹰和白龟就是空冥境界的!”

    方玉涵闻言,心神不由一动,正要向浅茉请教,却在这时,那白龟和巨鹰再次进行一记猛烈的碰撞,荡开的余波卷来。方玉涵和浅茉均是一个鲤鱼打挺,跳起身来向后面退去。

    轰的一声,地上顿时出现一个百丈巨坑,不远处的铁柱吞一口唾沫,叫道:“妈的,这还真是神仙打架,百姓遭殃?”

    他不说话还好,话音刚刚落下,又是几道劲力激射而来。幸得他也算是反应迅捷,直接跳开,地上的山石被击成齑粉,他急忙闭上嘴巴,不敢再乱说。

    白龟与巨鹰的打斗,已经超过一百回合,不过还是无法分出胜负来。此时那巨鹰双翅张开,黑色的羽毛脱落,散发出乌黑闪亮的光芒,森寒之气卷荡,化作无数箭矢激射而出。

    白龟的龟壳发光,交织成一道光壁,而后张口就是吐水。光壁挡住巨鹰的攻击,吐出的口水也是瞬间凝聚成为冰剑射出。

    那巨鹰不防白龟竟然有这般手段,猝不及防之上却是被击中,惨叫之声传出,鲜血洒落,仿佛疾风骤雨。

    白龟一击成功,接着巨大的身躯旋动,张口再次吐出水来,天空之中,好似有一道天河横贯,无上之威弥漫,狂风猛刮。

    巨鹰已经受伤,感知到白龟凌厉的攻击,当下它尖叫一声,锋利的爪子挥动,将白龟吐出的水给击溃,而后双翅一阵,向着高处腾挪而去,直接没入虚空之中。

    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方玉涵,见得巨鹰逃走,不由呆住,这巨鹰还真是怕死,才中了一击,伤势并不怎么严重,却是这般走了。

    白龟目送巨鹰离去,并没有去追,此时它浑身再次发光,化作一个身穿白衣的老人,须发眉毛洁白,但是肤色却是红润如婴儿一般。

    “这是乌龟精?”方玉涵不由脱口而出。

    白龟白眼一翻,花白的胡须顿时翘起来,一道光芒从指间激射而出,打向方玉涵,同时叫道:“你才是乌龟精,你全家都是乌龟精!”

    方玉涵一个空翻让开去,心下不由一虚,想到:“要不是乌龟精,怎么会说人话?”想是这么想的,不过他是不敢说出来的,此时他脸上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来:“前辈息怒,是小子的不是!”

    “哼,你们是谁,为什么闯进来这方秘境?”白龟说道。

    浅茉乃是天心阁的天才修士,她能清晰的感知到白龟与那巨鹰不同,它身上并没有任何的妖气,当下行礼道:“见过前辈,秘境的门开了,我们是从入口之处走进来的!”

    白龟听了,却是叹息一声,道:“过去这么多年,秘境入口都不曾开,难道是有缘人来了吗?”

    “什么有缘人?”方玉涵随口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方玉涵,白龟就有气,当下它冷哼一声,道:“这与你没什么关系的!”

    方玉涵白眼一翻,丝毫不理会白龟。这些年来,方玉涵走南闯北,被人尊敬过,也被人看不起过,此时他半点都没有将白龟的话放在心上。

    铁柱较为憨厚一些,他抱拳行了一礼,道:“前辈,晚辈铁柱有几个问题请教!”

    白龟看铁柱身材壮实,这般文绉绉的举动看上去滑稽至极,但他这恭敬的态度,却是极为讨喜,当下不由一笑,道:“你说!”

    铁柱道:“这里的山水,和外面的好像都是一样的,前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龟道:“你看过铜镜吗?”

    “当然!不过铜镜与这里有什么关系?”铁柱问道。

    白龟说道:“天地钟灵毓秀,造化神奇,许多地势皆是自然而成,眼下这里就是一处传说中的镜境!”

    “镜境?”浅茉也是一愣,她从来都没有听过这种地势。

    方玉涵此时悠悠说道:“这有什么难理解的?意思就是说,这里的地势,还是与白龟湖相同的,就像是一面镜子,镜子里面的东西,与镜子外面的是一样的!”

    铁柱和浅茉听了,都是一副若有所悟的样子。白龟瞟了方玉涵一眼,心道:“这小子看着不怎么顺眼,但是还挺聪明的,一点即透!”他道:“就是这么一个意思,不过这境界之中,还有一处真山,那里有这处秘境之中的机缘,能不能找到,就看你们的了!”

    方玉涵三人闻言,均是眼睛一亮。铁柱叫道:“前辈,您能告诉我们那真山在什么地方吗?还有,那机缘是不是就是伏羲的传承,或是他的兵器?”

    白龟道:“不可说!”

    “为什么不可说?”铁柱问道。

    白龟道:“说了那就是我的机缘,不是你们的了!”

    方玉涵道:“你说给我听了,我们找到了,你也是我们的机缘,就譬如今日咱们遇上一样,不是吗?”

    白龟闻言,却是一呆,他没有想到方玉涵竟然会有这般见解,这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同样,浅茉也看了方玉涵一眼,她发现方玉涵有的时候并不是那般的讨厌,还有一些让人醍醐灌顶的感觉。

    “小子你这聪明劲,不应该用在这里,走了,你们继续!”白龟说完,化作一道光芒直接进入水中。湖水边上,只剩下了浅茉、铁柱、方玉涵三人。

    “完了,咱们怎么才能找到那劳什子真山?”铁柱苦着脸说道。

    方玉涵看了看湖水,又看看周围的环境,其实这里面,并不完全与外面相同。譬如外面如今是深秋,而这里却是温暖如春,百花齐放,处处皆是生机勃勃的。

    “这镜境地势不变的只是山和水,其间的万物却是不同的,而真山,应该就是镜子外面与镜子里面没有成双的山!”方玉涵像是在自语,又像是在与浅茉和铁柱说话。

    铁柱听得一脑子的迷糊,问道:“你这是什么鬼话?能不能说得清楚一些?”

    方玉涵眼中精光一闪,道:“换句话说,那就是这面镜子照不到的山,就是真山!”

    “可是这镜子照不到的山,那是什么山?”铁柱问道。

    方玉涵一拍脑门,说道:“我不跟你说了,还真是费劲!”

    “不是,你要把话给说清楚!”铁柱老子转得不快,但脾气很倔,弄不明白的更想弄明白。

    方玉涵忽然间发现,这个铁柱比浅茉还要厌烦,他此时也懒得理会铁柱。浅茉忽然道:“对了,你说的是镜子照不到的山,那在这里面该往何处走?”

    方玉涵看了浅茉一眼,他没有想到浅茉的思绪变化也很快,当下道:“最好的法子,自然就是走出镜子!”

    浅茉点头:“不错,这里面眼下看到的都是熟悉的山和水,只有林木不同,咱们顺着山林走,说不定就可以走出去镜子,找到那处镜子照不到的山了!”

    方玉涵笑道:“就是如此!”

    “说了这么半天,我总算是明白了一句!那就是咱们朝着林子深的方向走,就可以找到那什么真山!”铁柱说道。

    方玉涵诧异的看了铁柱一眼,道:“没有想到,你这铁脑子,也会有开窍的时候,不错,就是这样!”

    铁柱闻言,摸摸头讪讪一笑道:“怎么说话的?在镇子上面,人人都夸我聪明呢!”(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藏花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藏花主人并收藏铸天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