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兄你······”卓青风的话还没有说完,却是被方玉涵摆手阻止,当下他冷冷的看了浅茉一眼,道:“真是个不可理喻的人!”

    浅茉只是冷哼一声,但是眼底处却又是藏着一些心疼之色,那一拳打出之后,心里虽然舒服了一些,但多的却是后悔。

    铁柱此时走过来,看了看方玉涵,道:“还是咱们是亲兄弟,够意思啊,这受伤吃苦都是一起的!”

    方玉涵白眼一翻,体内灵气运转,伤势正在快速恢复,但要彻底恢复完全,显然不是一时半会的的事情了。

    正在这时,凌鹰和月凝眉也到来了。提灯的是凌鹰,不过他们倒是完好的,显然没有谁受伤。

    “你们怎么这么快?”月凝眉问道。

    卓青风道:“最快的是方玉涵和浅茉,对了,你们有没有遇到一个女子!”

    “好像是有的,不过怎么就记不起来了呢?”凌鹰摸了摸头。他的话在方玉涵几人心中响起,均是如一种大山一般。

    “看来这里的确是存在某个女子,而且修为极为了得,也许连阁主都比不过!”卓青风神色凝重道。

    “不管了,反正都来到这里了,难道只能守在门外,不能进去?”铁柱摸了摸他红肿的脸,此时心中却是想着:“要是再让老子遇上······”

    想着想着,铁柱不由奸笑一声,令得卓青风等人均是一愣。此时他干咳一声,道:“让我来给你们开门!”

    铁柱走到两扇大门之前,双手聚力往前一推,因为用力过猛,却没有想到那门只是轻轻掩着的,当下“哎哟”一声,直接摔到进入里面去了。

    方玉涵等人见状,均是一呆,接着走进来宫殿里面,只见得铁柱坐在地上摸着那红肿脸,几乎快要扭曲起来了。

    “奶奶的,这是谁这么讨厌,又在这里算计老子!”铁柱骂出一声。冷不防四下里传来女子的咯咯笑声,清脆动听,但却又极是慑人心神。

    方玉涵、卓青风等人均是心底发寒,当下目光扫过四下里,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凌鹰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诡异的气氛,他运足气力,大声喊道:“阁下是谁,为何要戏弄我等?”

    此时四周的虚空里到处都是凌鹰的声音,接而有传来先前的女子声音:“阁下是谁?为什么要戏弄我等?”

    这声音好听到极致,但是却让方玉涵等人心底发寒,因为他们只能听到那声音,而那声音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又是谁传出来的,均是不知。

    这么一个大人物在这里,还如鬼魅一般飘忽不定,任谁遇上,恐怕都会恐惧。

    “怎么办?现下咱们对付不来这鬼东西呢!”铁柱小声说道。

    方玉涵却是道:“不管了,继续往前走,这宫殿里面怎么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咱们把油灯举得高一些!”

    方玉涵的话语落下,当下才发觉自己手中的油灯,在这里竟然直接熄灭了。不仅仅是方玉涵的,其余在卓青风和凌鹰手中的那两盏,也是熄灭了。

    “这该不会是真的有鬼吧?”月凝眉的胆子较小,此时脸色最为苍白。

    方玉涵被浅茉击伤,伤上加伤,此时脸色也不比月凝眉好多少,他道:“不会有鬼,那东西的发音,除却第一声笑声之外,其余的咱们声音小一些,都没有了,你们没有发现?”

    “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处?”铁柱摊手说道。

    方玉涵道:“这很简单了,发出声音的不是人,也许只是某个机关或是傀儡什么的了!”

    “这说起来也有道理,不过这宫殿里面,怎么像是走进来一片黑夜了一般?”凌鹰说道。

    方玉涵道:“鬼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现在这里漆黑不见五指,要不是有了神识,连走路都看不见!”

    “咦,快看,前面那是什么东西?”铁柱指着前面一尊石像说道。

    方玉涵等人均是朝着前面看去,但见得那前面的空中,一道霸气凌然,却又充满了无上媚意与空灵气质的石像悬浮在虚空之中。那是一个女子的石像,单从这石像看去,便极为吸引人,当看清楚那面容的时候,方玉涵便移不开眼睛了。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天下任何美好的词汇,都无法形容,那是一种怎样的气质?仿佛天地万物,在她的面前,均要失去光彩。但是,就是这么一张雕刻出来的脸,却是只有方玉涵看到了。

    铁柱吞了一口口水,道:“难不成适才就是这尊石像在捣鬼?”

    方玉涵闻言,接着便是大笑一声,声音在黑暗之中荡开,紧接着,那石像猛地睁开眼睛,嘴巴颤动,也是发出大笑之声。

    当此之际,卓青风等人都是一呆,敢情那瘆人的笑声,真是这座石像发出来的?

    “现下可以肯定,这不是石像,而是傀儡,但为何会悬浮在这空中呢?”铁柱说道。

    方玉涵看向浅茉,道:“弄些光线出来!”

    浅茉虽然不知道方玉涵要做什么,但还是以灵气将长枪催动,枪尖发光,耀眼的光芒照耀开去,但见得虚空之中,各处皆是发光的丝线,亮晶晶的,还散发出来各色光芒交织在一起,美得似真似幻。

    “这些丝线,莫非就是天蚕丝?”铁柱对这东西甚是熟悉,因为当初齐老大就是用这东西穿进他的血肉之中,锁住他的琵琶骨的。

    方玉涵神色不由一凝,弯下身子去捡起来一根,道:“会不会齐老大的天蚕丝就是从这里拿出去的?”

    “要进来这里谈何容易?再说那放在前面的油灯,难道是拿不完的?”卓青风道。

    方玉涵道:“也许不是拿不完的,只是咱们进来刚好有!”

    “可是铁柱看到有人在洗澡,还被暴揍一顿,这又是怎么回事?”浅茉说道。

    此时凌鹰和月凝眉听了,均是一愣,接着看向铁柱,眼中闪过诧异之色。

    铁柱却是脸色一黑,叫道:“能不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卓青风和方玉涵都是淡淡一笑,接着卓青风说道:“这么多的天蚕丝交织在空中,只是为了托起这傀儡,看来咱们要找出这里的蹊跷,还得从这傀儡入手!”

    “偌大的一座宫殿不是用来住的,这本来就奇怪了,如今又有这么一个能重复咱们声音的傀儡,更是蹊跷,我觉得还是小心一些为好!”月凝眉说道。

    卓青风道:“小心是自然的,不过还是先把这鬼东西弄下来再说!”

    方玉涵点头:“这些天蚕丝,都很不简单,看看能不能直接将其砍断,而后直接将石像给放下来!”

    浅茉闻言,长枪扫出去,但听得铿锵之声传来,那些天蚕丝竟然是半点损伤都没有。方玉涵见状,目光微微一闪,此时他才明白过来,以灵气和魔气凝聚的那剪刀,是多么的恐怖。

    方玉涵怕铁柱说出自己为他断开天蚕丝的秘密,当下看向凌鹰道:“用凌兄的战刀,砍断这些天蚕丝,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凌鹰闻言,挥动环霸战刀,刀锋闪烁,横切出去,叮叮之声连续传响,紧接着那些交织的天蚕丝顿然被砍断,咻咻之声传来,那天蚕丝就像是灵活的腾身一般卷动。

    方玉涵等人均是看得背脊发凉,要是有谁被天蚕丝抽到,那肯定会没有命的。如果不是看清楚了,知道这空中有这些天蚕丝的话,也很容易掉命。

    凌鹰一刀就砍断了不知道多少天蚕丝,接着又挥动战刀,将另外几边的天蚕丝全都给砍断,当此之际,那傀儡却是慢慢的降落下来。

    此时凌鹰完完整整的看清楚那张脸的时候,浑身不由一颤,发出惊叫之声。在这时候,傀儡石像已经落在了地上。

    轰隆之声传开,但见得那傀儡像是活过来一般,璀璨的光芒忽然发出,而后整个昏暗的虚空之中,均是亮起了耀眼的光芒。

    在这时候,这宫殿里面所有的物事,才看清楚。四周是四根大柱子,上面刻有各种龙、凤凰、麒麟、貔貅等瑞兽的图案,而那傀儡刚好处在这四根柱子的中心,彼此之间连接着的光芒刺眼至极。

    “这是咱们天心阁的祖师爷文魅祖先!”卓青风失声叫道。

    先前看清楚这石像的人只有方玉涵,他并没有见过天心阁祖师的样子,但是对于文魅这个人却是清楚的。上古之时,文魅组建天心御法阁,为黄帝打天下立下赫赫功劳。

    后来传闻文魅离奇死亡,天心阁便成了国师白夜的藏污纳垢之所,后面白夜伏诛之后,天心御法阁渐渐的变成了今日的天心阁。昔日封神之战,天心阁之中的修士,也做出了不小贡献的。

    如今天心阁之中,还供奉这文魅的神像,凌鹰、卓青风看清楚这傀儡石像的面容之后,一眼便认出来与天心阁中的那座一模一样。可是问题又来了,为何文魅的石像傀儡会在这里?这里又藏着什么秘密?

    “祖师的石像傀儡?莫非这里是祖师的不成?”凌鹰此时已经回过神来。当下他目光朝着四面看去,忽然间,他生出了一种错觉,似乎这座石像傀儡又动了一下,这简直是令人不寒而栗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藏花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藏花主人并收藏铸天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