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笑好一会,方玉涵没了兴趣,两人这才各自回到自己的屋子里面休息。

    第二日,方玉涵起得极早。此时接近年边,天色渐渐寒凉下来,方玉涵却是没有觉得半点凉意,反而觉得神清气爽。当下他二话不说,直接开始练拳。

    这拳法是天心阁中极为简单的几处拳法,对于锻炼身子有用,但绝不会让他修为增进。只是人就好似兵器一般,不随时活动起来,生锈之后,反而会生锈。

    当然,神兵利器除外,人也是修为高绝的除外。一套拳法打完,方玉涵只感觉到四肢百骸里都充满了力量,精神饱满,灵台清明,他没有多想,直接盘坐在地上开始修行。

    铁柱起得不早不晚,推开门来见得院子中的方玉涵,低眉沉思好一会,便也开始修炼。这小子对于境界的提升,那可是真的急切得紧,当下他将从姬盛宣那里得到的灵晶全都拿出来。

    不到半个时辰,铁柱便把半袋子灵晶和消耗完了,可是令他郁闷的是,修为还在筑基初期。当下他也明白过来,修行境界的事情,是急不来的。

    筑基期虽然是灵气堆积的境界,但是也是修行的开始,要是那般容易破境,卓青风等人修炼了几年了,还能只是处在筑基期圆满?

    昨日要与姬盛宣大战,方玉涵便想到以地宫中得到的灵晶破境,消耗完灵晶之后,只是有略微一点的松动。

    当时方玉涵想,要是再有多的灵晶,便可以突破了,只是今早上呼吸吐纳的时候,他已经彻底明白过来,修为境界需要突破,恐怕需要的不仅仅只是灵气这般简单。是以此时他倒是没有急着要破境,而是感悟这个境界,沉淀这个境界。

    转眼之间,年边已经来了。方玉涵和铁柱回到了仙人街后面巷子里他的那处宅子里面,准备着他们在镐京过的的第一个年。

    因为两人对吃喝情有独钟,是以年货里面,准备的基本上都是吃的。至于其他的东西,倒是随意买了一些。

    宅子里一切依旧,没什么大的变化。方玉涵和铁柱将东西直接放在屋子前面,先去看后面的那头青驴。

    青驴老老实实的躺在后面的草坪上,方玉涵先前为它准备的那些酒,倒是喝去过半了。整天在泡在酒坛子中,醉生梦死的日子确实过得舒服惬意。

    方圆走进去草坪的时候,青驴只是睁开眼睛来看了一下,接着便又继续闭着眼睛。

    因为这不是寻常驴子,方玉涵还在那草坪旁边处为青驴建造了一座小小的屋子,可是除却下午的时候,青驴都喜欢在草地上。

    人也好,其他动物也罢,其实居住环境各有各的习惯,这青驴自然觉得住草地比在屋子里面舒服了。

    “我说这头神驴只会喝酒,不吃草?不拉屎?”铁柱听着青驴看了许久,忽然间却是冒出这么一句来。

    方玉涵正要解释几句,却在这时,青驴站起身来,直接朝着铁柱冲过来,将他给撞飞出去,落在地上的时候,嘴巴正好对着一坨驴粪。

    臭味扑鼻而来,铁柱发出杀猪般的尖叫之声,而后朝着驴子飞奔而去。

    青驴眼中闪过不屑之色,前蹄踹出,铁柱再次被击飞出去去,这一次撞在不远处的院墙上面,惨叫之声顿然传来。

    “笨驴,我要杀了你!”铁柱一瘸一拐的朝着青驴走来,但是却不敢出手。青驴那眼珠子打转起来,一副老子看不起你的样子。

    铁柱吃了大亏,自然不会继续出手,只是在一边小声嘀咕,骂骂咧咧的。

    方玉涵见得青驴,却是想起他与上官灵儿伏羲秘境之中被夜魔追杀,骑着青驴飞奔的场景,当下他心里已经没有那般刺痛,但是对上官灵儿的思念,却是半点都未曾减弱过。

    人妖殊途,每一次想到这里,方玉涵的心中就发堵,现下也是如此。

    年货两人倒是买了,但是做东西吃两个都是外行,只是今夜过年,出去也吃不了什么好的,是以两人还是准备做一顿他们认为最好的年饭。

    两个懒鬼凑在一起,可以想象,今晚上的年夜饭要吃到,绝对不容易。只是当他们走进去厨房的时候,却是见得屋子里面摆放着许多做好的菜。

    这一下子,方玉涵和铁柱均是愣在当地。他们才刚刚回来,买的东西都还没有拿进厨房来,本来还在考虑怎样做,现下竟然有现成的,这不会是在做梦?

    “好啊,方大傻子,你竟然请了厨子,这生活可以啊!”铁柱撞了一下方玉涵,看着那些菜不由流口水了。

    方玉涵却是皱着眉头,是谁悄悄的进来他的屋子,还给他做好了饭,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饭菜你敢吃吗?”方玉涵看了铁柱一眼。

    铁柱闻言,不由一愣,道:“莫非你家里面来了贼,这贼人不偷你的东西,还给你做饭吃?”

    方玉涵道:“哪有这么好的贼?再说有那青驴在,一般人想要进我这里来,恐怕直直进来,要横着出去!”

    “不要吹嘘了,你那头笨驴整天只知道喝酒,就是个醉驴,来了人它还知道?你还不如养一条狗在家好一些,人来了它还会叫两声呢!”铁柱适才吃了青驴的大亏,不再认为那是神驴。

    却在这时,后面的青驴发出一声叫声,那叫声极为刁钻,竟然将铁柱给震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

    铁柱龇牙咧嘴的,双手往后摸着自己的屁股,那种疼痛是钻心之痛,他想要骂两句,但是瞬间想到那青驴可不一般,要是多来几下子,恐怕他连站着都不能了,所以识趣的闭上嘴巴。

    方玉涵知晓,那人进入她的厨房里面做饭,需要的时间不短,青驴没有赶他,定然是熟人,可是他认识的熟人,还真是一个会做饭的都没有,更不要说是做出来这么多的精致小菜了。

    不管如何,这些小菜都没有毒,而且还热乎乎的,显然那做菜的人知晓他们这个时候会回来,而且时间都是算好的。

    正思虑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之声,铁柱忍住屁股疼痛,走路一瘸一拐的,打开屋子的大门时,却见得浅茉站在那里。

    这一见面,铁柱心里面顿然美滋滋的想到:“这个浅茉师姐,想我了直接说就是,怎么搞这种惊喜突袭?让我半点准备都没有呢!”

    铁柱此时那样子,要多贱就有多贱,站在门口的浅茉直接踹了他一脚,道:“能不能别挡在路边?”

    浅茉并没有用力,是以铁柱也不怎么痛,这下子他忽然间想到人间说的,打是亲,骂是爱。他从中更加浮想联翩,心想:“这浅茉师姐实在太含蓄了,要不是我聪明,怎么意会得过来?”

    铁柱做者他的白日梦,迷迷糊糊的跟在铁柱的身后,来到屋子的时候,方玉涵已经将那些精致的小菜给端到桌子上来了。

    见得那一桌子的菜,浅茉眼睛忽然一亮,笑道:“可以啊,知道我要来,准备了这么多的好菜!”

    方玉涵没有理会浅茉,只是继续想这菜到底是谁做的。铁柱此时又在一边一厢情愿的胡思联想:“这菜会不会是浅茉师姐做的?”

    越是想,铁柱越是觉得有可能,此时他心里面像是糖蜜一般的甜,心中道:“这浅茉师姐,就是喜欢惊喜,她做这么多的菜,就是我了吗?嗯,一定是的,谁叫我这么优秀,俘虏了浅茉师姐的芳心呢?”

    “来蹭吃的了?”方玉涵许久才回过头来看来浅茉一眼,不咸不淡的来了这么一句。

    浅茉笑道:“闻到饭香自然就来了,反正你们两个也吃不了多少,我来是帮你们的忙!”

    “所以,我还得感谢你?”方玉涵道。

    浅茉摆手道:“咱们谁跟谁?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好了,年夜饭开吃了!”

    浅茉坐下来率先动手,她一连吃了好几个菜,眼睛顿然发亮,叫道:“不错啊,方玉涵,你真是有一手的,这菜做这这么好?在伏羲秘境的时候,那么好的黄金狮子为什么不做好?”

    铁柱闻言一愣,道:“这才不是你做的,浅茉师姐?”

    浅茉闻言,却是一愣,接着道:“你这话问得真是笨,我进来的时候你们已经做好了,我怎么做?再说了,我又不会做菜。”

    铁柱听了,当真是要多失落就有多失落,这次菜虽然味道极好,但是他吃着却是像是在嚼木头似的。

    一桌子的菜,方玉涵和铁柱没有吃多少,因为他们各自心中有事。倒是浅茉没心没肺的,放开了大吃,剩下的全都被她给一扫而空,吃完之后,连汤都给喝完了。她打着饱嗝说道:“你这手艺可以,我建议以后我的饭菜你包了!我要请你做大厨!”

    方玉涵道:“你是灵虚之境的大修士,能吸食天地灵气就可以不饥不寒,吃这么多做什么?”

    浅茉道:“这你就不明白了,吃是人的本性,不论用不用得着吃饭,到这点上,都会想吃一些东西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藏花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藏花主人并收藏铸天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