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玉涵将身上的汗珠子擦掉,穿上衣衫,道:“怎么有时间跑上来了?”

    “来看看某些人是不是真的快要死了!”浅茉说道。

    方玉涵干咳一声,道:“我怎么可能会快要死了?看到没有,现下可是比以前帅气多了,出去不知道能迷死多少小姑娘呢!”

    浅茉白他一眼,道:“还能不能好好说话?好歹我也是女生嘛!”

    方玉涵笑道:“是吗?这个我还真没有发现!”

    浅茉柳眉一横,接着握拳朝着方玉涵轰来。方玉涵脚下生风,轻轻松松的让开,这一下子,浅茉却是一愣,要知道他是灵虚中期之境的修为,而且还沉淀了一年多,现下有任何筑基期的修士在她眼中都算不得什么。

    浅茉这一拳虽然没有使出真正的功夫来,但也不是一般的筑基期圆满之境能避开的,而方玉涵竟然在这猝不及防之下能轻易避开,这就足以说明方玉涵的不凡。

    “好小子,咱们再来比过!”浅茉好胜之心顿起,拳头发光,气势激荡,朝着方玉涵笼罩而来。

    方玉涵虽然厉害,但他的修为终究是筑基期圆满,而浅茉处在灵虚中期之境,而且沉淀多时,这一招虽然不含杀机,但是威势极强。

    方玉涵当下生出挡不住的错觉来,当下双手分开,指间劲力激射,分出数道来化解。

    浅茉见得方玉涵还能化解她这一拳,心下又惊又喜,掌间聚力,再次扑出,此时他招式之中,蕴含这灵虚之境应有的威力,若非是自己修行天书功法,定然早已经受不住。

    方玉涵体内的灵气流转,浑身上下顿然显化一种莫名的道韵,以掌劲迎上浅茉的攻击,当下两人双掌相触,顿然发出轰隆响声。

    方玉涵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开,而浅茉却是双臂发麻,这一招硬碰,浅茉虽然占据上方,但还是一时间也无法打出第二道攻击。

    倒是方玉涵,在空中一顿,双臂张开,有灵气流转,光芒激射,仿若一头雄鹰扑来一般。

    浅茉见状,美目顿然一亮,接着双手退出,迎上方玉涵的掌劲。

    又是一声巨响传来,方玉涵翻了一个筋斗,朝着后面退开几步百年停下来了,浅茉却是站在当地,纹丝不动,显然这一次又是浅茉占据了上方。

    “可以啊,还以为你真的打铁过完这一生了,却是没想到你竟然有这般战力,寻常灵虚初境,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啊!”浅茉此时是真的欣喜。

    方玉涵道:“打铁又怎么了?火工副阁主那样的人,这天心阁中有几人能比得过?”

    浅茉道:“这倒也是不错,但我想你慢慢的专研修行,修为自然能够慢慢突破的,我们在筑基期圆满之境的时候,也是许久才突破的!”

    方玉涵知晓浅茉是在安慰自己,当下他只是淡淡一笑,道:“怎么,你认为我的境界突破会很慢?”

    浅茉闻言,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见得方玉涵眼中的狡黠之色,瞬间明白过来方玉涵是在故意逗他的。

    “看来你真的是欠揍?”浅茉怒道。

    方玉涵哈哈一笑,道:“其实境界慢一些并不见得是坏事,这几日的打铁,以体内的灵气与锤法相应而动,倒是能将灵气练得更为浑厚适用。要不是打铁,我怎么能与你过这么多的招数?”

    浅茉闻言,不由道:“原来打铁有这么多的好处,我也来试试!”

    方玉涵笑道:“我还没有听过女铁匠呢!”

    浅茉笑道:“没听过,等我做了就有了!”

    浅茉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说做便做,走进来木棚中,拿起锤子的时候,秀眉却是微微一蹙,道:“这锤子怎么会这般沉重?我看你挥动起来不是挺容易的吗?”

    方玉涵道:“你连那长枪都能拿动,这锤子算得什么?火工副阁主说了,这一生用过的兵器就是锤子,要是练好了,将来对你用兵器也是有好处的!”

    浅茉闻言,却是一愣,笑道:“你又在忽悠我?”

    方玉涵被揭穿,干咳一声,道:“哪里?不信我用给你看!”

    浅茉见得方玉涵目光闪烁,便知道这其间有蹊跷,她道:“等等,你来用我的锤子!”

    原来浅茉拿着的那锤子,是火工副阁主打造神兵利器专门用的,看上去与寻常锤子无异,但其实重越千斤。要不是浅茉是灵虚中期的修为,现下肯定拿不出来。

    方玉涵心下一虚,站在一边不懂。浅茉便明白是有问题的,当下走过来,拿起方玉涵的锤子,直接朝着他敲去。

    方玉涵早就知道浅茉的野蛮的,当下自己跳开。浅茉没有打到方玉涵,心中的那口气没有出来,当下顿然发作,叫道:“方玉涵,你要是不给姑奶奶站住,姑奶奶做到你,一锤子就结果了你!”

    方玉涵白眼一翻,道:“野蛮女,傻子才会站着让你打!”

    方玉涵不敢想象,那“野蛮”二字落入浅茉的耳朵里,会有怎样大的威力,当下她眉宇间煞气凝聚,叫道:“方玉涵,我要杀了你!”

    方玉涵感知到浅茉那凌厉的气息,直接蹿入虚空之中,开玩笑,现下不跑,还不直接被打成了肉饼?

    “还敢跑?”浅茉追上来,提着一柄大锤子追在后面。

    当下两人在空中追来追去,方玉涵走投无路,直接朝着大殿那边追去。此时有个长老正在讲解修行的经验,方玉涵也不管众人在做什么,直接泡入人群之中。

    浅茉正在气头之上,直接追过去,两人那如疾风一般的速度,直把众人给看呆了。

    “你给我站住!”浅茉此时恶狠狠的样子,那锤子挥动,还发出来嚯嚯之声。

    方玉涵跑到王午、陈二虎之间停下,喘一口气道:“野蛮女,能不能消停下来!”

    浅茉长啸一声,头发都快要立起来了,锤子挥动,直接朝着方玉涵攻去。方玉涵身影一闪,将陈二虎给推到前面。

    浅茉那挥动的锤子击在陈二虎的胸膛之上,顿然传来咔嚓的骨折之声,接着当场昏倒,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

    打倒了一个,浅茉的气还没有出,当下她再次挥动锤子,这一次方玉涵退出去王午,又是一声脆响,王午与陈二虎的下场差不多。

    方玉涵眼中狡黠之色一闪,接着又往着姬枰那边跑去。姬枰面色苍白无比,他欲要让开,但是他惊骇的出现,在方玉涵的勉强,他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渔夫,直接被方玉涵举起来。

    浅茉的锤子举起来,击在姬枰的胸口上,这一次用力不是太猛,姬枰惨叫一声,白眼一翻,便也晕过去了。

    当此之际,正在听讲的人见得方玉涵,都远远的躲开。霎时间,整个听讲的广场上面弄得鸡飞狗跳的,人人皆是警惕万分,朝着后面散开。方玉涵见没有人可以作为盾牌,当下正要跑路。

    却在这时,台上的长老厉声喝道:“住手!你们两个在搞什么?够了,今日你们两个罚紧闭!”

    方玉涵闻言,却是不理会那长老,一溜烟的跑了,但是还没有出去几步,却是被后面的姬盛宣给拦住。

    姬盛宣可是货真价实的灵虚中期修为,他只是往那里一站,就像是一堵高高的墙壁一般,当下方玉涵被直接震得倒退出去,而姬盛宣本人,却是微微一晃。

    姬盛宣脸上虽然没有什么神色,但是心下却极为惊骇的,要知道他可是灵虚中期之境的修为,怎么险些被方玉涵诶撞到了?

    方玉涵却是没有姬盛宣那般想法,此时正想着如何开溜呢,但现下那些弟子都挡住了四面八方的路,他还真是插翅难逃。

    长老的上来,看了方玉涵一眼,道:“你是外阁的弟子?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今日你来扰乱我的讲堂,还打伤了人,你可知罪?”

    方玉涵干咳一声,道:“那个长老,人可不是我打的啊?”

    浅茉在内阁之中地位极高,那位长老看了浅茉一眼,眉头微微皱起,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处罚。却在这时,卧云道人来了,他铁青着脸道:“你二人关十天的紧闭,至于打伤的人,你们自己出钱医治!”

    方玉涵和浅茉只是站在这一边,不敢说话,而后便都卧云道人带着走入后面的一块石壁之下。

    方玉涵问浅茉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浅茉道:“关禁闭的地方,自然就是思过壁了,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还不是因为你?”

    方玉涵哼道:“要是只来过一次,怎么可能知道是什么地方?”

    浅茉面皮不由发烫,接着道:“没来过就不能知道?这是谁规定的?”

    方玉涵道:“强词夺理,话说你怎么长着一个女人的身子,但是女人该有的气质你是半点都没有?”

    “你······”浅茉气得七窍生烟,又要发作,但此时方玉涵指着前面光滑的石壁,贱贱的笑着。

    浅茉勉强压制住心中的怒气,将脸别过去,不与方玉涵说话。方玉涵怎么逗浅茉,她都不说话,这下子方玉涵也直觉没去,坐在那石壁之下,呆呆的看着石壁。(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藏花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藏花主人并收藏铸天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