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玉涵明白,也是那般看着,他却是不想离去。上官灵儿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此时她双眼已经泛红,接着一咬牙,走上前去,将门给慢慢的关上。

    一道铁门,便把两个相爱的人分在两边,方玉涵慢慢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不见,心中却是生出一阵苦涩来。

    都说好男儿志在天下,但是方玉涵却不在那一列,此时他只想与相爱的人在此厮守一生而已。

    但有许多事情,都是无奈的,当下他深深吸口气,转身离去。却不知道那踢门其实并没有完全关上,其间还有一条细缝,足以够上官灵儿看着他离开。

    周公与武王乃是兄弟,也是武王钦点的辅政大臣,其名姬旦,因封地于周地,故称周公。时下整个周朝,除却天子之外,周公便是权力最大的了。

    事实上,如今周天子才有十三四岁,周天下的权力,全都在周公的手上。但周公并不是一个权势熏心之辈,他辅佐成王姬诵,深得姬诵信任。

    当此之际,朝野内外,除却另外一位辅政大臣公孙略之外,没有谁不畏惧周公的。

    周公的府址,建在镐京城的北面,从天心阁这边走过去,要不了多少时间。但方玉涵如下却是有些不想过去,走得极慢,将近半个时辰,这才走到了周公的府址。

    送上拜帖,表明身份,看门的人进去禀报之后,半盏茶的时间不到,便有侍卫带着他进去府址。

    方玉涵本来认为周公的府址会建得极为奢侈豪华,金碧辉煌,走进来一看,却是见得人寻常人家的宅子一般,没有什么大气之处。但好在清幽静雅,自然空灵,见得此间景致,先前的烦躁却是没有了。

    走进去大堂之中,只见得一个五旬老人坐在首位之上,他身材中等,略显肥胖。天庭饱满,卧蚕眉,双眼若彤两盏明灯,散发出来温和光芒。皮肤略显干皱,那是岁月留下的痕迹。

    这看上去比寻常老人差不多,只是身上的气质,却又非是一般人能比的。

    方玉涵还没有进入天心阁之前,一心都想成为周公这样的人,但被文苑阁拒绝之后,注定他的梦晓成了梦幻泡影。

    此时见得周公,方玉涵本以为会多少有些激动兴奋什么的,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显得这般安静。

    周公淡淡一笑,道:“听说你是天心阁中最特立独行的内阁弟子?”

    周公的声音极为温和,那就像是一个老人在与自己的晚辈子孙说话一般,没有半点架势。

    方玉涵没想到他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般,一时间却是有些反应不过来,过去好一会,他才尴尬一笑,道:“哪有,大人您说笑了!”

    周公道:“白日里来的那些弟子,他们已经去见天子了,因为你们这次所有人的目标不同,所以都是单独行动的,而你,倒是不必去见天子!”

    方玉涵心想:“鬼才想去见什么天子呢!”他道:“不知道大人要给我什么任务?”

    周公道:“我要你去查一个人!”

    “谁?”方玉涵问道。

    周公神色渐渐的凝重,眼中还有凌厉之色。在这时候,方玉涵感觉到这个中等身材,微胖的五旬老人瞬间变得高大起来,那就像是一座大山,直插云峰,望不到顶。

    方玉涵的呼吸也急促起来,气血翻滚,仿佛整个人都要爆裂了一般。在这时候,他的耳朵里响起了两个字:“武庚!”

    方玉涵的心神再次猛地颤动起来,武庚是谁?那可是前朝纣王帝辛的儿子,武王伐纣之后,让武庚管理商朝旧地,但又防着武庚,便在朝歌的东部设立卫国,以管叔姬鲜为王,西南部设立鄘国,以蔡叔姬度为王。

    朝歌的北面乃是邶国,又称霍国,国主霍叔姬处。这三人都是疾行皇族,封地将整个朝歌给围得死死的,就是要监管武庚,以防他作乱。

    这已经是武王伐纣之后的十七个年头了,朝歌城中依旧,也没有听过武庚有过什么其他的举动。现下周公要他去查武庚,这不就是说武庚很有可能要造反?

    “查他什么?”方玉涵问道。

    周公道:“你很直接,他是前朝皇子,本该继承殷商大统的,但纣王无道,武王伐纣,这是天命使然。若是武庚规规矩矩的在封地不要乱动,那我们自然也不会管他,可是现下朝歌的探子来报,武庚似乎早就有不臣之心!”

    周公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方玉涵只是默默的坐着,等着周公的下文,只听他继续说道:“如今天下稳定,百姓安居乐业,一旦发生战争,受苦受难的终究是平常百姓,所以你的任务,就是查明武庚是不是真的有叛乱的嫌疑,若是有,将其击杀!”

    方玉涵听了,心神顿然混乱起来,他尽量的使自己保持平静,但是听到这样的话,实在是难以平静。

    过去好一会,方玉涵忽地抬起头来,道:“不是还有管叔、蔡叔、霍叔他们吗?为什么武庚要叛变,不让三国直接出兵?”

    周公道:“现下武庚会不会叛变还不好说,出兵的借口都没有,另外,最为重要的一点,我猜测这三国都出了问题,今次让你们天心阁的人全部出动,就是要查清楚一切!”

    方玉涵知晓,那姬盛宣、姬枰乃是卫国的少国主,管叔姬鲜儿子,想必这哦昂仁接到 的人人物就不会是去卫国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眼下派人暗中调查,朝中没有这样的能人,要是被抓到,就会打草惊蛇,但是你们不同,以天心阁弟子历练为借口,走到哪里,都不会让人生疑!”周公说道。

    方玉涵道:“天下人皆是知道,天心阁虽是修行之地不假,但是却受周天子辖制,大人您却说没有人会怀疑?要是武庚,三国国主皆是有问题的话,他们的领地上出现了天心阁弟子,您说他们真的不会怀疑吗?”

    周公听了,只是淡淡一笑,道:“所以我们的人可不只能去这几个地方,需要其他的人去其他的地方!”

    方玉涵明白了,天心阁的弟子出门历练,遍布天下,自然就没有谁会多想什么了, 那姬枰、姬盛宣兄弟两人,定然是要被派出去游历其他地方的了。

    方玉涵忽然想到:“要是我不去朝歌,去其他的地方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带上灵儿了?如此历练,才是人生一大快事!”想到这里,他便说道:“大人,你看我可不可以不去朝歌城,譬如去江南之地啊······”

    周公淡淡一笑,道:“这事情非你莫属!”

    方玉涵脸色顿然垮下来,他道:“我修为低下,又是个全灵根,那个武庚,一听就是个狠角色,去了不是送死?”

    方玉涵以前生活在洛邑,离着朝歌并不是很远,对于武庚的大名自然是听过的,他这话倒是半分不假。

    周公道:“对啊,就是因为你是天下皆知的全灵根,修为又低下,那武庚确实是个狠角色,但他向来自负,知晓你的身份,估计也不会多想什么。要是派其他的人去,恐怕会打草惊蛇!最重要的是,你是孤虚推荐的人,我自然相信你有过人之处!”

    方玉涵现下当真是欲哭无泪,怎么什么破差事,都会落到自己的身上呢?最重要的是,现下他的修为还不足够去做这些事情啊。另外最重要的一点,他舍不得离开上官灵儿啊!

    却在这时,孤虚道人走进来了。他朝着周公行了一礼,道:“你尽管去做好该做的,镐京的事情,贫道会关照一下的!”

    方玉涵听了,却是心神一紧,孤虚道人这话,还带着些许威胁之意,要是他不去,上官灵儿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到现在为止,方玉涵才算是看出来,不管是制定礼节的周公,还是天心阁的阁主孤虚道人,他们都绝对不会是和蔼慈祥的长者。他们心里都有自己的谋划,必要的时候,牺牲谁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也许,只有火工才是如亲人一般待他的,当下他看了孤虚道人一眼,心中已然产生隔阂,只是他必须保持以前的样子,让其看不出来。

    “行啊,不就是去朝歌城嘛,但是这京城的事情要是有半点差池,我可不能保证那武庚是不是真的会造反,天下是不是真的会生灵涂炭!”方玉涵很弱小,但是他并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眼下这种情况,除却他之外,其余的人都很难完成任务,这便是他的底气。好,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那他又何必再装下去?

    孤虚道人闻言,眼中闪过沧桑之色,他明白自己不该那般说话,但是他更在乎武庚是不是真的会叛乱,天下是不是真的会燃起战火。对于方玉涵这种人,他看不透,所以只能抓住其把柄。

    但也就是因为如此,他与方玉涵之间的关系,恐怕会从此生疏了,甚至已经走到末路。当然,此时特也明白过来,若是武庚存了造反的心思,查与不查,又有什么区别?

    方玉涵说完,没有理会周公和孤虚道人,直接出去了。他明白了,眼下自己只有一条路可以。既然没得选择?那又何必选择?人生,有的时候就是要看开一些,也要看得明白一些。(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藏花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藏花主人并收藏铸天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