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灵儿被铁柱这么一称呼,脸色顿然一红,不过以前做的荒唐事,确实有些害羞。

    方玉涵坐起身来,道:“二愣子,你就不能说些好听的?一见面就讨打,是吧?”

    铁柱脑海中还在嗡嗡发响,接着他看看方玉涵,又看看上官灵儿,小声嘀咕:“一个人类,一个狐妖,这么看着都有些怪呢?”

    方玉涵起身来,道:“此事还请你帮忙保密!”

    “浅茉她知道吗?”铁柱道。

    方玉涵道:“她知道,你们是最先知道灵儿的,希望你能帮我们!”

    “不是,那时候同安镇外,不是很要命吗?你们是怎么搞在一起的?我实在是迷糊,还有你啊,当年把我弄进去山洞里面,可是吃了不少苦头的啊!”铁柱大刺刺的说道。

    回想起当年的事,上官灵儿却是脸皮发热,接着却是抿嘴一笑。方玉涵知晓,铁柱这般说话,自然不会泄露关于上官灵儿是狐妖的事了。

    “你不吃些苦头,又怎么会尝到甜头?”方玉涵笑道。

    铁柱摆手道:“别扯这些没用的,我肚子饿!”

    “厨房里有饭菜,难道还要我过去拿来喂你?”方玉涵道。

    铁柱可是记得,当初有个人悄悄为方玉涵做饭,那饭菜实在好吃,现下他已经猜出来,那个人就是上官灵儿,曾经方玉涵醉生梦死,估计也是为了上官灵儿。

    这般想着,铁柱却是吞了一口口水,因为他还记得那饭菜的味道,十分想念。来到厨房里面,铁柱可是半点都不客气,狼吞虎咽的吃了几大碗,都还有些意犹未尽。

    “一个狐狸精做吃的,比人类还做得好?这还有没有天理?”铁柱摸了摸他圆圆的肚子,不由说道。

    “可是如今人类和异妖族,形势不大好啊!”铁柱自语一声,而后却又说道:“不管了,那是他们的事,该烦恼的人是他们!”

    铁柱吃完饭后,自觉没没趣,便离开了府宅。方玉涵道:“待我去把门关上,免得再有什么贼人闯进来!”

    上官灵儿闻言,只是轻轻一笑,她人本就长得美,笑容更是甜到极致。

    转眼之间,方玉涵和上官灵儿在这镐京里过了半年的安稳日子,这般相依相偎,他们都只希望永远如此便好。

    天心阁内,因为方玉涵身份特殊,倒是不用去理会诸多长老们的讲堂,偶尔回去内阁,也是给火工带些酒菜,火工最喜欢风味楼的酒,上官灵儿做的菜。

    天心阁的弟子们见得方玉涵出出进进的,又不用去学习修行、阵法、禁制等等,都艳羡不已。

    方玉涵的日子倒是惬意,但有人却是早已在暗中调查他,此人便是姬鲜的儿子姬盛宣。不论如何,姬鲜、姬枰两人均是死在方玉涵手上,那道坎子,他自然过不去。

    这日夜里,姬盛宣又在远处的屋顶上静静的观察方玉涵的府宅。这段时间里,他知晓方玉涵的宅子里面还有一个女人。对于这个女人的身份,他却是查不出来任何线索。

    观察许久,还是什么收获都没有,姬盛宣回头看去,只见得秦若禅就站在不远处。

    “秦师兄好!”姬盛宣如今回到天心阁内阁中,已经没有了以往的骄狂。

    秦若禅道:“你还想报仇!”

    姬盛宣闻言,浑身不由发颤,他咬着嘴唇,尽量的让自己的表情表现得平静。只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

    “姬鲜造反,卫国如今还能保住,一切都是因为你,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我师父、周公大人会那么看重你吗?”秦若禅又问。

    姬盛宣道:“秦师兄话里有话!”

    秦若禅淡淡一笑,道:“其实我也在暗中追查方玉涵!”

    秦若禅这般开门见山,姬盛宣知晓没法子打马虎眼,更是不可能就此过去,他道:“你和方玉涵有仇?”

    秦若禅摇头:“我没没仇!”

    “那秦师兄的做法,我倒是理解不过来了!”姬盛宣道。

    秦若禅道:“我是好奇他的修为,为什么会那般增长的快,因为在这天地间,能够增长得这般快的,除却魔功,我实在想不到其他有什么功法能做到!”

    姬盛宣闻言,浑身不由一颤,道:“秦师兄的意思是,方玉涵很有可能修魔?”

    “不仅如此,我还有其他的怀疑,那就是他和修罗族和夜魔族,恐怕都有关系,说不定就是他们的奸细,可是我没有证据!”秦若禅道。

    姬盛宣道:“如果方玉涵当真是修魔的,秦师兄打算怎么办?”

    秦若禅笑道:“除却揭穿他,我实在没有其他办法!”

    “所以你来找我,就是要与我合作的?”姬盛宣道。

    秦若禅道:“对,我们联手,铲除邪魔外道!”

    姬盛宣闻言,只是淡淡一笑,道:“都说秦师兄向来是个了得人物,以前我年少轻狂,不怎么信,今日却是不得不信了!”

    秦若禅只是淡然道:“人生轨迹,本就如此,多想无益,我相信你会做出选择的!”

    “天心阁中的弟子,向来以秦师兄马首是瞻,我姬盛宣愿意追随秦师兄,斩妖除魔!”姬盛宣道。

    秦若禅道:“说到斩妖除魔,我觉得他宅子里的那女子气息甚是怪异,似乎不是人类,但又看不出来破绽!”

    姬盛宣眼中闪过疑惑之色,沉思片刻,道:“你是说她很可能也是与修罗族和夜魔族有关?”

    “不,是异妖族!”秦若禅道。

    姬盛宣道:“眼下人类与异妖族之间关系甚是复杂,若她真是异妖族,恐怕就是朝中的周公也不会饶过他的!”

    “所以咱们兵分两路,一路查那女子,一路则是找方玉涵修魔的证据!”秦若禅道。

    姬盛宣道:“好,那我来继续查那女子,秦师兄找他修魔的证据!”

    秦若禅点头:“那就开始吧,听闻封神关已经岌岌可危,我们很可能都要去支援,到时候没时间查,那就不好了!”

    姬盛宣点头,两人分头行动,但他却是没有好的策略,忽然间,他觉得有个人或许知道一些,是以便回到了天心阁内阁中。

    这半年的时间里,铁柱都在努力修行,眼下他的修为,已经入了空冥初期之境。今夜,他因为浅茉的事情有些无奈,独自一人坐在屋子里喝酒。

    门外传来敲门声,只是随意道:“请进!”

    姬盛宣推门走进去,见得铁柱的样子,眼中闪过诧异之色,而铁柱,却是一下子清醒起来,因为他和姬盛宣向来不对付,曾经还与方玉涵打败过他。

    “姬师兄有何贵干?”铁柱问道。

    姬盛宣笑道:“我隔得很远,便闻到了酒香,所以过来讨杯酒喝!”

    铁柱目光微微一闪,道:“我这里没酒了,姬师兄请回吧!”

    姬盛宣闻言,也不多说什么,只是道:“这酒适当一些毒身子有好处,喝多了却是适得其反,你这般喝酒,估计是心里装着些什么事吧?”

    铁柱看了姬盛宣一眼,不屑道:“不要装得很多我的样子,连我自己,都不懂自己呢!”

    姬盛宣没继续与铁柱说话,转身离开。铁柱独自一人喝了许久的闷酒,接着却是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却是浑身酸痛。他并不知道,姬盛宣在暗中看了他一夜,只是什么收获都没有。

    姬盛宣知晓,方玉涵是个真正的滑头,做事滴水不漏,要想查出些什么来,恐怕只有继续关注铁柱。

    铁柱出来屋子,朝着往日听长老们讲解的厅堂行去,半路上却是遇到了浅茉。

    铁柱笑着打招呼:“你好啊,浅茉师姐!”

    浅茉看了铁柱一眼,却是什么都没有说。一堂课上下来,浅茉和铁柱其实什么都没有听进去。

    浅茉的脑海中,萦绕着的全都是方玉涵和上官灵儿,烦躁得难以形容。长老走后,浅茉便出来厅堂,往后面的林子里面走来,才坐下一会,忽听得一阵脚步声,抬头看去,却见得铁柱正朝着这边走来。

    “你有完没完?”浅茉是真的厌烦了,是以怒声说道。

    铁柱脸上笑意不减,道:“我看出来了,你是喜欢方大傻子,可是你们现在不可能走到一起呀!”

    “够了,别装得很懂我的样子!”浅茉大声说完,转身离去。铁柱呆呆的站在林中,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良久过去,才苦笑一声:“原来你是自己找虐来了,可是明明知道很痛苦,为什么还要自己去找苦吃呢?”

    铁柱走后,姬盛宣从后面的林子里面走出来,他眼中满是兴趣之色,似笑非笑的,看上去有些冰冷。

    “真是有趣极了,原来感情还能将几个人折磨成这般样子?这么大的破绽,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不应该啊?方玉涵,铁柱,你们加在我身上的痛苦,我一定会全都从你们身上讨回来的!”姬盛宣心中的仇恨,可以压抑了许久的,加上方玉涵和铁柱与他确实不和,此时找到可以报复的法子,他如何肯放过?

    仇恨和心里的怨气,往往可以改变一个人,尤其是心胸并不宽广的人,如姬盛宣这等人,本就是心胸狭隘之辈。(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藏花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藏花主人并收藏铸天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