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灵甲在阳世间本来就是一个个体,他们彼此之间互相不认识,因此也不存在团队关系,但是这次由于卸灵司大劫难,他们来到了一起,临时组成了一个团队,不过张艺由于在整个团队中是最后一个露面的,因此显得有些陌生和格格不入。

    “他果然也是一个卸灵甲,那个小女孩说就是他拯救了卸灵司,但是我看起来没有什么不一样啊!”

    “就是啊,我觉得能拯救卸灵司打败那些魔头的肯定不是一个这样普通的人,而是腰围八尺,身高也是八尺的大汉卸灵甲,例如那位”

    “对,绝对是那个小姑娘在给他们盟主脸上贴金,既然是卸灵甲为何有会是所谓的舞恋联盟盟主,这简直开玩笑嘛!”

    “我看就是胡诌。”

    “我看有点像,因为他恨帅气”

    ........

    场面再一次陷入一片混乱,下面的孤魂野鬼都七嘴八舌指指点点议论着这个以一夫之勇拯救卸灵司的邪灵甲,虽然有个别声音表示认同,但是大多数的吃瓜群众仍然表示怀疑。

    卸灵甲成员他们倒是没有言语,因为他们知道这个888代号的含义,持有这块令牌者是有着千年的资历的老卸灵甲成员才有资格具备的,据说整个卸灵甲到现在也没有几个,很多都是几十上百年就在工作中因公殉职。

    不过尽管张艺有令牌,但是他的造型和舞恋联盟的独有身份让其他的卸灵甲一时难以接受,他们从迷茫恍惚到来到忘川河底,到彻底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份,到认同这个身份后认为自己是高贵的行当,因为他们是扫除人间游鬼,维护阳世间秩序的一个使者,而且这一次更是拯救卸灵司的急先锋,无论怎么样,他们扮演都是一个高贵冷酷不食人间烟火的狠角色,而绝不是一个所谓的杀马特盟主。

    终于卸灵甲中那个带头有几分帅气的卸灵甲走了出来,他朝张艺抱了抱手说道:“看到前辈令牌,让我们深感久仰,据说整个卸灵司能拿到这块三连号的身份牌的卸灵甲绝对是有上千年的道行,因此晚辈也相信是您拯救了卸灵司。”

    这个卸灵甲话语一出,下面场面再一次一片喧哗,连卸灵甲的头头都说了这个家伙不简单那就肯定不简单。

    “哇塞,看来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你看就这样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卸灵甲竟然能凭借一己之力挑战黄蛇林谢僵尸郎,真的是难以置信啊!”

    “什么人不可貌相,你眼睛瞎了,他明明很帅”

    “帅能当饭吃,再说了,我也很帅。如果我不帅气怎么会让潘金莲投怀送抱!”

    “我操,原来你就是那个勾引人妇的西门庆,大家快来看,这个家伙就是当年联合潘金莲那个臭婊子害死自己亲夫的西门庆,我们一起主持正义,打死他。”

    “对,打死他!”

    看来孤魂野鬼也并不靠谱,刚才还在讨论卸灵甲问题,现在却开始

    讨伐西门庆了,一时间,一波人在追着一个将一颗清秀脑袋夹在腋窝下奔跑的鬼魅。

    张艺面对这个卸灵甲的问话并没有太大波澜,他只是对他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承认,他就是那一个卸灵甲。

    “那晚辈还是斗胆请教前辈一句,作为一个尊贵的卸灵甲为何要和这些孤魂野鬼混在一起,这样是否有失我们卸灵甲的颜面。”

    下面一些对奸夫淫妇不敢兴趣的吃瓜群众也附和,称张艺不应该和一个孤魂野鬼混迹在一起,更不应该当所谓的舞恋联盟盟主,尽管他们自己就是一个孤魂野鬼。

    张艺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甚至都觉得好笑,这些孤魂野鬼虽然飘浮不定,但是他们好呆有自己兴趣爱好,可以很清楚的奔着自己的爱好在奔跑,而卸灵甲呢,要不是这次卸灵司大劫难,他们就这样一辈子又一辈子过着糊里糊涂的生活,就像一个被操控的木偶。

    看到张艺没有搭理他,这个卸灵甲头头一时语塞,傻傻的站在那里,这时又一个身材魁梧如同张飞一样的大汉卸灵甲拎着一把剁骨刀走了出来,他晃悠悠的走到了张艺面前大大咧咧的说道:“据说这次卸灵司能够得以存活,全赖前辈,那么既然如此,前辈想必一定功力了得,在下不才,愿意讨教一二,不知道前辈是否肯赐教。”

    张艺放下小萝莉牵着他的手对他温柔的说道:“事情结束了,我可能马上要回到阳世间了,你有什么打算”他又转过头对一些舞者说道:“你们放心,虽然忘川河底重新换了掌权人,但是我到时候一定会劝说司印给你们留一块让你们生存的空间。”

    小萝莉虽然知道迟早有这一天,但是当张艺说出来的时候他还是备感伤心,张艺是一个卸灵甲,而她是一个孤魂野鬼,在阳世间,他们一个是官,一个是贼,本来正确的出现方式就应该是官兵抓贼,但是现在情况却大不一样。

    她撇了撇嘴,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她是脸颊滑下,对于张艺的问话她不知道该做何回答,她想跟着张艺身边,但是可能吗,她是一个游鬼,却要呆在一个杀游鬼为业的人身边,这有点不合实际。

    张艺用手轻轻的擦拭去小萝莉脸庞的泪水喃喃的说:“没事,一切都会有解决方法的,只要你愿意,我就可以把你带到天涯海角。”

    小萝莉一时失声,她紧紧的抱住张艺的大腿,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陆雪菲站在远处突然一种莫名的失落感觉,她不知道这种失落是什么原因,但是心里却是酸酸的,非常难受。

    拎着剁骨刀的大块头的卸灵甲一看张艺没有搭理他,一时有些恼火,他偷偷的给了那个卸灵甲头头一个眼神,卸灵甲头头轻轻的点了点头。

    大块头卸灵甲猛然一声大喝,突然挥起剁骨刀朝张艺砍了过去,下面围观的群众一片惊嘘,而那些还在追砍西门庆的孤魂野鬼也放弃了追赶跑回来看热闹,他们非常期待卸灵甲这些类似特种兵高手比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那肯定是惊天地泣鬼神吧!

    武士们也没有阻止,他们也知道自己没有能力阻止,便纷纷自觉的围成一个圈,将围观群众和这些即将比斗的卸灵甲隔开。

    但是很快让大家失望了,剁骨刀即将落到张艺身上的时候,张艺头都不抬一伸手抓住剁骨刀的刀柄用力一扭,剁骨刀便旋转了几个圈,而那个大块头卸灵甲由于没有来得及放下剁骨刀手臂随着张艺的这么旋转,身体腾空而起,重重的摔在地上。

    又是一片哗然,大块头卸灵甲从地上爬起来有些狼狈,他虽然没有千年的修为,但是时至今日也已经有七百多年了,而且他现在在阳世间的身份是一个屠夫兼混混,日子过得风生水起,走路都是横着走的,肯定也没有人敢招惹他,但是今天他以这么一个英武形象出现,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摔了一个狗啃屎,这口气是如何能吞下。

    灵域和那个卸灵甲头头见势不妙,立即抽身拦在大块头卸灵甲和张艺中间,希望能为他们调和,不能再打下去了,这要是惊动了司印,那他们可能都会受到处罚,毕竟现在是一个有法制的管辖下。

    张艺依旧是清风云淡,他仍然小声的呢喃的安慰着小萝莉,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刚才的那场械斗一样。

    所谓看热闹的不怕事大,现场的围观群众一看精彩即将就这么没了,于是纷纷煽风点火。

    “888卸灵甲果然不愧为卸灵甲高手啊,你看,刚才那么一出手,那个大个子立马人仰马翻。”

    “是的呢,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别看都是卸灵甲,而且那个卸灵甲还长得跟张飞李逵一样凶狠,可是实际出手却是草包啊!”

    “对对,我现在完完全全相信卸灵司就是这个888卸灵甲拯救的,如果不是他拯救的还有谁,是地上摔的那个狗啃屎的大块头”

    “哈哈哈,他呀,我看够呛”

    .......

    这些七嘴八舌的话语洋洋洒洒的传了过来,看似非常混杂,但是大块头卸灵甲却听得清清楚楚,他感觉这些话就像一把羞辱的利箭一样扎在他的胸膛,愤怒一下子点燃了。

    伴随着一声巨响,大块头卸灵甲一跺脚,跃过灵域和那个卸灵甲头头朝张艺再一次砍过去。

    灵域正准备出手阻止却被老道拉住了,老道轻轻捋了捋洁白的胡须用一副仙人的口吻说道:“世间万物都逃不过一个因果循环,他要斗就应该让他去,不然怎么会知道果。”

    剁骨刀带着破风声再一次从空中落下,不过这次目标改变了方向,是直接朝小萝莉头上砍去,这是他在挑衅。

    张艺虽然没有抬头看大块头,但是他在余光中清楚的看到这个家伙的剁骨刀是朝小萝莉头上砍过来的,他可以容忍别人挑衅他,但是却不能容忍一个成年男人拿着刀偷袭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孩子。

    张艺脸色一沉,一个侧身将小萝莉推到一旁,猛然抓起地上的一块千斤巨石朝大块头狠狠的砸了过去。

章节目录

卸灵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月夜三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夜三郎并收藏卸灵甲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