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他奶奶的,那狗头军师去到四寨,我还上了他的大当,要不是杨大哥和这玉兄弟,我现在都是个死人了!”刘诜大声说道。

    全琮闻言,不由一呆,接着看向玉孤寒,道:“这位玉兄弟是什么人?”

    “哦,忘记跟你说了,这位玉兄弟也算是岳家军中的人,岳将军就在前面不远之处,咱们可以过去与他见过面,便算是岳家军的人了!”刘诜说道。

    全琮听得玉孤寒的话,不由大喜,道:“真的?好,咱们这就去见岳元帅!”

    当下三寨四寨的人马,也全都归了岳家军。另外,杨钦也劝说六寨的兄弟,全都岳家军,此时岳家军一下子便增多到十一万多人。

    这些水贼单打独斗尚可,可是军中作战,还没有达到岳家军的标准,但经过岳飞训练之后,肯定以后会是一支极为强大的力量,也是岳飞准备北伐的力量。

    岳飞想要北伐,并非是一朝一夕了,但手上却是没有一支能用得过去的军队,此时此刻,他终于算是有了一些底气。

    “小寒,以你的看法,今夜咱们就大军围困君山,会不会取得一切成果?”岳飞忽然问道。当然,他自己心里是有数的,这般问,自然是在考较玉孤寒而已。

    玉孤寒淡然一笑,道:“今夜他们肯定已经是惊弓之鸟,进攻肯定没有什么效果,但围住君山,却是能让他们时时刻刻处在紧张状态,人越是紧张,越是容易犯错,咱们机会不就来了!”

    岳飞大笑一声,轻轻的拍了喜一下玉孤寒的肩膀,笑道:“很好,今大军散开,由董先、徐庆两人布下围困大局,其余将士待地休息,等待命令!”

    诸多将士答应一声,是夜便在洞庭湖上休息。玉孤寒也来不及回去岳州分舵,心想:“这个晚上,小丫头不知道睡了没有,以她的性子,肯定是睡不着的,那院子里面,又要堆放着一堆干柴了吧?”

    只有在分开之时,才会知晓心里是多么的想一个人,这一点,在被广越道人抓走的时候,便已经明白,只是那个时候,他和柳红妆之间的那层窗户纸还没有被捅破而已。

    岳云走上前来,道:“这么好的月色,这么好的夜景,要是能有酒,肯定更好!”

    “只是军中禁酒,这时岳家军的规矩!”玉孤寒笑道。

    岳云笑道:“有时候觉得这些规矩挺繁琐的!”

    “但也是因为有这些规矩,才能让岳家军百战百胜,威名远扬!”玉孤寒道。

    岳云点头,不由叹息一声,道:“人这一生,也许便是如此,需要得到一些什么,总要付出一些什么!”

    玉孤寒点头,当下他回过头来,道:“今晚上只是远远的围困,明日了肯定要近逼君山,有大战,咱们都先休息吧!”

    岳云点头,接着便都回去休息了,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洞庭湖上的景色是最美的。玉孤寒很少起得这般早过,他站在船头上,静静的看着太阳从东边山头露出脸来,还有水中嬉戏的鸟儿划开水波。

    “洞庭湖,快了,你往昔的风采,将会再次呈现,这上面的肮脏之物,都会被祛除掉的!”玉孤寒轻声自语。不多时,岳飞走上前来了,当下他道:“我打算今日便进军君山,但继续围而不攻,你怎么看?”

    眼下玉孤寒他们正在争取时间,但才过去四天,围而不攻的计策,是为了打乱军心,是以玉孤寒听得岳飞的话,只是一笑,道:“或许可以进攻一下?”

    岳飞眼睛一亮,笑道:“你的意思是,试探一番?”

    玉孤寒笑道:“这样一来,杨幺、夏诚两人肯定会更为紧张,咱们机会不就更大?”

    岳飞闻言,不由大笑一声,道:“不错,还是你的思绪转得快!”

    玉孤寒道:“我只是旁观者清而已!”

    “旁观者清四个字说起来容易,但要做到,却是难比登天,往往都是当局者迷啊!”岳飞道。

    玉孤寒点头,两人没有继续闲聊,岳飞下令,大军开进,直奔君山。

    君山之上,如今只有一寨和二寨了,但这两个水寨,是洞庭九寨之中最强大的,由杨幺和夏诚分别统领,人马总共有四万多,是一股不弱的力量。

    一寨的聚义堂上,杨幺眉头紧锁,心下甚是慌乱,唐剑住进来,朝着杨幺行了一礼,道:“总瓢把子,岳家军已经逼近君山,三寨、六寨的人全都投降了!”

    “投降吧,都投降吧,我们是贼,人家是官,生来便比我们高出一等,这是没法的事!”杨幺有气无力的说道。

    唐剑听得这话,心中甚不是滋味,当下他道:“莫非总瓢把子也要投降?”

    若唐帅没有死在玉孤寒的手上,唐剑对于洞庭九寨的走向不会太过关心,但玉孤寒玉靖是他的敌人,自然不希望杨幺投降。

    杨幺目露孤傲之色,道:“我这个人没什么长处,但却从来不做卑躬屈膝之事,就算是败了,也最多是一死而已!”

    唐剑精神不由一振:“不论总瓢把子做出什么决定,属下都会与总瓢把子生死与共!”

    杨幺看来唐剑一眼,满眼的诧异之色,接着却是叹息一声:“都说日久见人心,我与洞庭九寨的诸多寨主,相处了这么多年,他们反而不如军师你啊!”

    唐剑并非是有多讲义气,只是没有了退路而已。杨幺也并非有多么的孤傲,多么的不可一世,只是他明白自己断然没有投降的可能,这两人皆是心机了得之辈,彼此之间,还真是一唱即和。

    另外,一寨的人马没有去想投降之事,都还算忠于杨幺,但此时这山上,还有一人在策划者其他的,那便是心荷。

    君山之下,岳飞下了命令,董先、徐庆二人领着大军出发,已经开始攻打二寨。夏诚同杨幺一般,都没有机会投降,只能拼命抵抗。

    “岳飞,这里可是君山,想要占领此处,杀死我等,须得拿出真本事来!”夏诚立在大船船头,两万多的二寨兄弟们已经准备了,投石机运转,巨石横空,宛若冰雹一般。

    此间山势陡峭,暗礁甚多,越是靠近君山,能活动的范围越少。董先和徐庆展不开手脚,一瞬间有几艘小船被巨石给砸中。船上的将士们被伤了不少,好在都熟悉水性,关键时候,多半已经跳进去水中。

章节目录

藏剑恩仇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天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弧并收藏藏剑恩仇记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