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落下,魏玖的剑锋扬起,直接向着乾流苏劈砍而去。

    正常状态下的“车”,算得上是两方阵营的最强战力,他的强大,是其他的角色无法比拟的。之前落败,也是出于节奏被打乱的缘故,实则,身为“士”的乾流苏是绝对没有战胜的可能。

    不,不止是无法战胜,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它连抵挡的可能都没有。

    面对着锋利的剑锋,乾流苏倔强的高举着盾牌,这是属于她的骄傲,哪怕是输也不能放下盾牌。但她的心底却很清楚,仅凭这一盏小小的盾牌,想要抵挡住“车”的攻击又谈何容易?这一击,她必死。

    目光早已失了色彩,眼眶慢慢闭上,她连一丝反抗的意思都没有。还有什么会比绝望更加痛苦吗?答案是有,那就是绝望的等待。

    剧烈的疼痛袭来,但死亡却并没有如期而至,乾流苏微微一愣,不知道面前这个男子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目光睁开,却只看到,剑锋撞在她的盾牌之上,而她的身躯也被巨大的力道给反弹开来。那深入骨髓的疼痛,并非是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而是被被这反弹的力量震荡到罢了。

    “我说过,我不杀你!”魏玖沉声说道。

    别看乾流苏十分狼狈,但彼时的他却也并不好受,那一击虽未消耗多少气力,但内心却宛如收到折磨一般难受。不知为何,他做不到对乾流苏出手,哪怕是强行挥出剑锋,却也愣是在半中间折转了方向。

    “你想动主帅,就必须从我的躯体上踏过去!”乾流苏毫不畏惧的喝到,再一次和魏玖对视起来。

    她是主帅的侍卫,更是华翊柳的姐妹,只要能够守护华翊柳,就算是死都不害怕。尽管她也很清楚,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她的守护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失败已成定局,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就在这时,再生一遍,乾流苏只觉得脖颈一疼,整个人都愣住。

    慢慢扭过头来,看到的正是华翊柳的脸颊,她整个人都愣在原地,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脖子上的疼痛迅速席卷全身,紧跟着,她便感觉神智和意识都逐渐模糊起来。

    “为什么?”乾流苏失神的问道。

    “你守护了我这么久,我又怎么能让你,白白牺牲呢?”华翊柳低声笑道,语气当中尽是解脱。

    她是个聪明人,对目前的局势看的很清楚,面对魏玖,她们绝对没有一丝胜算。与其两个人死亡,倒不如护得乾流苏周全,至少这样,也好过白白牺牲一位亲近之人。

    虽然她不知道,面前的黑子,对乾流苏下不去杀手。这其中必有缘由和故事,但至少现在,她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那么多。

    但很显然,她身为主帅,今日必死无疑,无论如何黑子都不会放过她。目光当中闪过一丝释然,死亡可怕吗?其实一点都不可怕,不过就是那么一瞬间的痛苦罢了。

    “动手吧!”华翊柳失神的呢喃道。

    魏玖一愣,倒没想到,白色的主帅会如此洒脱,到了最后一刻,竟连一丝反抗都没有。当然,转念一想他也明白,胜负一目了然,两方存在着无法逾越的鸿沟,就算反抗和挣扎也是无济于事。

    手掌一荡,剑锋茫茫扬起,直指华翊柳。

    ......

    死亡的温度,十分冰冷,而临近于死亡、却又不等于死亡的触觉,更是恐怖。

    华翊柳可以感觉到,死神就站在她的面前,镰刀高高挥舞起来,似乎马上就能收割她的性命一般。心底无奈的苦笑一声,为了白子阵营,她承受了太多,最后的最后却终究还是免不了一死。

    恍惚之间,一枚男子的身影出现在她心底,感觉十分熟悉,但她看不清楚。

    “结束了!”魏玖冷冷喝道,手里的剑锋,直刺华翊柳的脖颈。

    一步,两步,剑锋越来越近,但就在华翊柳面前,却终是停了下来。魏玖的身躯颤抖起来,剑锋抖动,整个人都显得十分不自然,紧跟着,手臂缓缓的锤了下去。

    那原本攻击的姿势,直接撤去,攻击的轨迹也被直接打断。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魏玖失神的呢喃起来,有些痛苦的握住心脏位置。

    他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但是内心的疼痛,让他十分难受,整个人都提不起一丝气力。甚至于,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血脉逆流,五脏六腑皆是被一股诡异的力量限制着。

    “扑通”一声,他终是无力的摔倒在地上,整个人都神志模糊起来。

    恍惚之间,他的心底同样涌现出一道道的人影,从模糊到清晰,直到准确无误的刻画在他心头。瞳孔猛地放大,失神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当他再一次呢喃之际,声音却要沉稳的多,一种云淡风轻的感觉,就似乎一瞬之间想通了什么一般。他的目光定定的看着华翊柳和乾流苏,瞳孔当中充满了歉意,而后又将目光移回凌婕身上。

    是的,他想起来了,那些遗失的记忆,他都恢复了过来。

    看着凌婕,那不只是他的主帅,更是他一辈子守护之人。但自己还能出手吗?答案是否定的,白子阵营的主帅华翊柳、“士”乾流苏,同样也是他所守护之人。

    “对不起...后面的战局...大概都需要婕儿你自己解决!”魏玖低声说道,语气十分无奈。

    话音落下,他亦没有丝毫的犹豫,手掌一扬,剑锋再度扬起,这一次却并没有向着华翊柳刺去。只见佩剑在他的手上一旋,划过一道诡异的弧度,而后直接向着自己的脖颈划去。

    谁能想到,胜利在即,他既然会选择以如此手段自刎。

    “不!”

    “不!”

    异口同声的惊呼,分别从华翊柳、凌婕两人嘴里传来,她们的心神皆是感觉到一股剧烈的疼痛。谁能想到,两大阵营的主帅,最后竟然都会被一人牵动思绪。

    但魏玖却宛若未闻一般,剑锋在脖颈之上划过,而他的身躯,渐渐的消失在原地。

    ......

    这样的结局,扭转的太快,是每个人都无法想到的。

    “你在做什么...你到底在做什么啊!”凌婕近乎于疯狂的嘶吼起来,魏玖的死,对她的确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并不是因为,她失去了最后的取胜底牌,而是说,她的心底对魏玖一直都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虽然她也说不清楚,但很明显,那种情感绝非是主帅对臣子那么简单。

    她不明白,魏玖为何会做出这么惊世骇俗的举措,明明就已经赢了,为什么还要选择自我了断?就仿若是中了邪术一般,她不明白,魏玖在最后关头,到底看到了什么、明白了什么。

    后面的战局...大概都需要婕儿你自己解决!

    这是魏玖在临死之前和她说的话,似是藏着万千玄机,但一时之间却也说不清楚。后面的战局究竟是什么意思?她不明白。到了此时,两方阵营,却也只剩下主帅和“士”,真的还有分出胜负的可能吗?

    事实上,不明白也并非只有她一个,白子阵营的主帅,华翊柳同样感觉很是茫然。

    她不知道最后关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会让原本必胜的魏玖自我了断,更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心底会传来如此剧痛。在魏玖自我了断之前,她可以感受到,自己心底的感觉。

    但魏玖一死,那种感觉变迅速的消失不见,她的心,也是紧跟着死亡开来。

    她不知道这里面究竟隐藏了什么,盈蕴在眼眶里的泪滴告诉她,其中必有故事。但身为白子阵营的王,她注定是不能流泪,尤其是,绝不可能会因为一个地方将领流泪。

    ......

    “劳民伤财,死伤殆尽,这场战局,说到底却也分不出胜负!”华翊柳冷声说道。

    收拾起情绪,整理好心情,她依旧是白色阵营的主帅,那个统领一方的主帅。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身处这样的位置,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的职责和本分。

    这番话,自然是同凌婕说的,似是有意求和一般。

    实际上,不只是她,所有人都觉得,这场战局是分不出胜负的。两枚主帅加上一枚士,她们始终都无法离开自己的区域范围,又如何做到将对方斩杀呢?说到底,这就是一盘和棋。

    但这虽是棋局,却也不只是棋局那么简单。想要和棋,就必须两大阵营的主帅达成一致,却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

    面对华翊柳的话,凌婕却宛若不曾听见一般,整个人都是失神的看着前方。那里是魏玖最后消失的地方,她似乎可以感觉到,那里还残存这魏玖的气息、魏玖的味道。

    “你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接下来的战局,我到底该怎么做!”凌婕绝望的呢喃起来。

    魏玖的智慧,太过于恐怖,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虽然是“车”,但他的战争天赋却不比她这个主帅差。凌婕依旧倔强的相信,他绝不会无端送死,一定是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想法才对。

章节目录

重生之九尾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尾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尾落并收藏重生之九尾落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