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质的宿梦之杖,上面竟然燃起了熊熊烈火,那是,火元素聚集的结果。 更新最快

    蓝九手掌一翻,宿梦之杖,快速的射出,直直的刺入这海妖的胸口,瞬间,海妖的身体里面绽放出灼目的光华,然后,那赤红的光芒开始膨胀,一点一点的,直到彻底的将这海妖的身体撑爆。

    “轰!”

    海妖的身躯,伴随这赤红的火光,炸裂开来,瞬间,再不见它存在过的痕迹,只是空气中,还残余着他悲鸣的嘶吼。

    “干得好!”

    却只听蓝帆赞叹道。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也吸引住其他几人的目光,蓝九的实力确实超过了其他几人的预想,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是最先解决掉一只海妖的,毕竟再怎么说,他和蓝汐、蓝倪的实力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嗷!”

    就在这时,另外的两只还要怒了,愤恨的嘶吼传来,然后只见,其中一只海妖瞬间消失在原地。

    并不是凭空消失,而是移动,只是因为速度够快,所以看上去就如同消失一般。那只筑基初期的海妖死去,也是彻底的激怒了那金丹初期的海妖,它的速度一瞬间就提高了一个档次,竟然直追疾风步和云端漫步加持之下的蓝九。

    不过,蓝九倒也不弱,云端漫步的瞬移,根本就超脱了速度的范畴。

    “霜寒!”

    蓝九又是一记霜寒抛出,这一招,在战场上很实用,虽然没什么伤害力,但群体的减速加冻结,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过,这金丹期的海妖,却是厉害。

    被霜寒影响了速度,但也仅仅是一秒,下一秒,浓郁的水元素瞬速的凝结在身上,然后一柄弯刀出现,竟然直接划破了自己的皮肤。

    蓝色的血液,喷洒而出,直射进霜寒的笼罩当中。

    “轰!”

    一声轻响,那原本如同寒霜一般的水元素纷纷退散,将两只还要的身体完全暴露出来。然后,只见那金丹期的海妖骤然家里,脚下一错,如同打了兴奋剂一般,快速的向着蓝九的方向冲去。

    弯刀,顺着手腕一转,然后,锋利的刀刃就向着蓝九砍去。

    蓝九在用出霜寒之后,紧张的意识就有点放松下来,目光虽然注视着战场之上,但脚步却变得缓慢。此刻,没想到,自己的霜寒竟然被这么轻易的化解了,而紧跟其后的,是更加狂风暴雨的攻势。

    蓝九一惊,已然来不及退却,云端漫步还处于一种冷却的状态,根本不能使用。

    海妖的攻击已到面前,蓝九闪躲不及,只能咬着牙口,支起宿梦之杖,迎着还要的弯刀就碰撞了上去。蓝九心底同样叫苦,他的魔法天赋确实不凡,但武道天赋,那个见鬼的《天丹九诀》,实力发挥的也太不稳定了一点吧。

    但,更令蓝九担心的问题是,宿梦之杖乃是一只木质的法杖,真的挡得住铁器弯刀的攻击吗?

    很快,问题的答案就揭晓了,匪夷所思的一幕告诉他,答案是肯定的。

    木质的法杖,直接装在弯刀的刀口上,并且,是和弯刀纠缠在一起,丝毫没有退让的意识。四周的空气慢慢的变得肃静,跟随着碰撞,天空的光线都有点被遮挡住,所有的地方,都充斥着一种血腥的味道。

    两人的碰撞,也就此正式拉开序幕,天际,只留下点点碰撞中带出的火光。仅仅是片刻的时间,弯刀和法杖就碰撞了不下十下。蓝九的心里有点焦灼,因为这样的近战,对他还是很不利的,更何况,自己在力量上,可是占据下风的啊。

    但,危机,却不仅仅如此。

    就在蓝九和这金丹初期的海妖对峙的时候,另外一柄弯刀,竟然悄无声息的袭了过来。速度虽然不快,但是彼时,蓝九已经无暇分心应付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了,只能看着这弯刀在他的瞳孔里放大,慢慢的接近他的身体。

    这弯刀的主人,正是另外一只筑基后期的海妖。

    蓝九得瞳孔剧烈的放大,然后猛然收缩,已经来不及闪避,他一开始,都没有想到这两只妖兽会用出这样的战术。

    仅仅是几厘米的距离,眼看着,弯刀就要刺入蓝九的皮肤,蓝九心头一颤,难道,自己今天要交代在这里吗?就在这时,一道青色的风突然从空中猛然袭下,然后只见那筑基后期的妖兽,整个身体都停在原地。

    风元素一层一层的纠缠在它的手上,让它动弹不得,手里的弯刀,也是再无寸进。

    蓝九一呆,错愕的看着那妖兽反常的表现,有点不可思议。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一道熟悉且清灵的话语,那是蓝倪的声音,“傻瓜,你还愣着干什么?我的风神缚可坚持不了多久!”

    原来,突然出手的,正是蓝倪。

    筑基后期的修为,再加上强大的神识,让她在这场战斗里,几乎是起到了总瞰全局的作用。虽说蓝九的机动性和控制力是几人里面最强的,但因为实力的缘故,很多时候,他能做的,并没有蓝倪能做的多。

    几乎是零点一秒的时间,她就已然察觉到蓝九的危机,但她却抽不出多余的经历前去救助,情急之下,就发动了自己玉笛当中的禁咒魔法!

    她的这枚玉笛,就算放在藏兵阁出售,那也绝对是中阶法杖了,虽然,它的主体只不过是一柄中级玉笛。不过在蓝言和蓝月狂的培养之下,这柄中级玉笛上面被镶嵌了太多强力的妖丹和魔晶石。更是绘制了四个强大的低阶禁咒分魔法,只要平时吸纳的元素够旺盛,这四个低级禁咒,就可以凭借瞬发的优势,扭转战局。

    刚才的情况,就是如此,蓝倪差距到蓝九的魏玖,连忙发动玉笛里的风元素禁咒??风神缚。仅仅是片刻的时间,就化解了蓝九的危机,不过也是有代价的,那就是一段时间里,蓝倪无法再去使用风元素的魔法了。

    风神缚,风系的低阶禁咒,效果和霜寒差不多。并没有什么强大的攻击力,但是控制上却是其他的禁咒无法比拟的。而风系和木系,本身就是缠绕和禁锢的代名词,风神缚的束缚能力,自然也就远远的强过霜寒。

    蓝九看向蓝倪,微微一笑,表示感谢。不过转脸,脸颊之上瞬间就笼罩上一次诡异的笑容,那是狡诈的神色。

    风元素一闪而逝,云端漫步再一次发动起来。

    蓝九的身体消失在原地,再出现,已然是北斗七星的另外一个问题。这云端漫步,就在刚刚已经恢复了过来,而此时,借着那金丹初期的海妖分神,连忙发动,逃脱了它的纠缠。

    连着几个云端漫步,蓝九的身体在空间里不停的闪烁着,终于,几个来回之后,再出现,已然到了那筑基中期海妖面前。

    “啊!!!”金丹初期的海妖一声怒吼,突然意识到蓝九想要干嘛,连忙向着蓝九的身边俯冲而去。

    蓝九的嘴角,再一次挑起,一切,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计算当中。

    手里的法杖一扬,看着那金丹期的海妖越来越近,仿佛马上就要接近到自己的面前了。蓝九这才朱唇轻启,不紧不慢的念到,“融合!火幕流沙??水幕年华!”

    火幕流沙和水幕年华,乃是水火两系的高级魔法,其目的很简单,就是用水流或者火焰,将施法者的身体完全和外界隔断。

    原本,这高级魔法,是抵挡不住金丹初期的妖兽的冲击的。不过,别忘了,蓝九可是冰火同源的魔法师啊,元素融合之下,将爆发出数倍的威力。这一招,也是在《魔析手札》上记载的高端魔法,虽然这还是第一次使用,但融合之后的防御力,蓝九还是极为自信的。

    果不其然,水元素和火元素快速的聚集,然后再蓝九的身边,形成一个六面体的绝对空间。这浓烈的水流和火焰,就将蓝九和那筑基后期的海妖包裹在其中,外界的目光,看不进来,蓝九的目光,也同样看不出去。

    就在这时,那金丹初期的海妖终于重到水火双幕的面前,但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他那庞大的身体狠狠的撞在这幕布之上,但水火双幕之上跟着抖了抖,却并没有迅速的破碎开来。

    海妖一怒,手里的弯刀快速的舞动着,每一下,都狠狠的劈砍在幕布之上。

    被包裹在其中的蓝九,感受着四周的动荡,但却并没有破碎的痕迹。这才终于放下心来,心头也是松了一口气,这魔析前辈的魔法,果然还是极为强大,既然如此……

    想到这里,蓝九的嘴角轻轻的扬起,露出一道可怕到几点的笑容,那是一种,别人从未见过的笑。

    终于,没有了风元素加持的风神缚,也渐渐的失去了光泽。那筑基期的海妖心底一喜,双眼恨意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庞大的身体剧烈的扭动起来,只希望能够尽快的摆脱身上的束缚,早一点就面前的这个男人送入地狱。

    “嗷呜!”

    终于,伴随着一声兽吼,这筑基后期的海妖,终于摆脱了风神缚的控制。带着欣喜而又愤恨的怒吼,它的身体晃了晃,只希望将蓝九,杀之而后快。

章节目录

重生之九尾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尾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尾落并收藏重生之九尾落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