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一口鲜血,顺着老人的嘴角直接喷了出来。 .c obr />

    谁都没有想到,最后一个答案,竟然是对的。魏玖的脸上,同样挂着几许冷汗,终是松了一口气。不得不说,他做出这样的选择,其实也就是在赌一把,但庆幸的是,他赌对了。

    这个问题很刁钻,魏玖只是选择了一种,最不可能的答案罢了。

    “呵呵,恭喜你...没想到,最后一个才是正确答案!”老人无奈的苦笑道,多年来的谜底终于揭开,他却始终都高兴不起来。

    魏玖点了点头,双目含笑,低声问道,“如果刚才我的回答错误,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惩罚吗?”

    “会!”

    这一下,老人也没有隐瞒,点了点头应道,“如果我说没有惩罚的话,想必你也不会相信...既然如此,我也就不隐瞒你什么,我的族人也曾尝试过。结果却发现,如果回答错误,就会被虚神的力量吞噬,丢了性命!“

    魏玖一笑说道,“果然是这样...我本来还在奇怪,仅仅是四个选项,你们只需要一个个的尝试,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最后的正确答案。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的布局,引我上钩,让我作答!”

    细细想来,魏玖说的倒也不无道理,如果没有惩罚的话,这些问题也不至于将鲛人一族困扰千万年之久。

    “总之都已经过去,你也选出了正确答案,一切都要向前看,不是吗?”老人风轻云淡的一笑,就仿佛刚才拿命一搏那件事,和他无关一般。

    “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痛!”魏玖低声咒骂一句,而后恶狠狠的看着老人,有些怨气的问道,“我要的东西呢?”

    “哈哈,女娲石自然会给你...好歹也是你用命换来的,我自然不会让你喝西北风!”老人低声笑道。

    手掌一挥,一枚透明质地的石头,就完美无瑕的落在他的手掌之间。七彩的光华从石头之上映射而出,其中又尤以绿色为重,照射在空间的每一个角落,格外的绚丽和光彩照人。

    在女娲石出现的那一刻,乾坤戒猛烈的颤抖起来,而后三团光华疾射而出。

    轩辕剑、盘古斧、伏羲琴,再加上面前的这枚女娲石,四皇的法器,也终于集齐。

    只是一开始的计划,却早已破灭,四皇已死,封印的阵法必将瓦解。魏玖心底明白,轩辕皇帝之所以苦苦支撑,一定是他还有别的计划,至于最后的何去何从,他还未向轩辕皇帝讨教过。

    原本他觉得,集齐四皇法器是此行最大的任务,等完成的时候,再向轩辕皇帝的询问。

    只是此情此景,四皇法器犹在,但四皇也只剩下面前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轩辕皇帝。魏玖又哪有心思去询问别的事情?就算真的询问轩辕皇帝,只怕他都没有心思回答。

    “前辈,不知道这枚石头,怎么会出现在你们这里?它的主人,你可见过?”魏玖连忙问到。

    老人思索片刻,似乎是回忆了一下。

    良久之后,却是只见他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这枚石头,还是当年忽然坠入我们圣殿的,并未有什么主人和它一起...我见它气势不凡、光彩夺目,便将它收了起来,供为老天给予的神物!”

    “啊?既然如此,那前辈为何还心甘情愿的将它给我!”魏玖无奈的苦笑道。

    “愿赌服输,自然要给你!”老人摇了摇头,应道,“再说,这枚石头虽然玄奇,但我们鲛人一族苦心钻研万年,都无法破解它的秘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对于我们来说它是没有价值的。而我们最在乎的,就是虚神留下的那下题目,你既然帮我们解决了一道,这石头就当送给你也无妨!”

    魏玖微微一笑,老人说的倒是很有道理,一时之间,他竟无言以对。

    “对啦,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兴趣,挑战其他的问题呢?我这里异宝可不在少数,只要你答对一道题,我就赠与你一件和这七彩琉璃石同等品阶的宝物!”老人微微一笑,继续问道。

    魏玖一震,摇了摇头,连连拒绝到。

    “我看还是算了,拿命去赌,也是太拼了一点,我可不愿意到时候死的不明不白...不过这女娲石,晚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收下了!”魏玖感激的一笑,谢到,“感谢前辈的赠予之意,如果可以的话,晚辈有个斗胆之请...可否带晚辈去所谓的圣殿看看,我想知道当年的具体情况。

    女娲石出现在这神秘的墟海,魏玖并不奇怪,但难以理解的是,女娲石并非是跟随女娲而来的。

    这么说起来,当年的契缘崖底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女娲恢复的那一刻,是失却了记忆的,离开之后她又去了哪里?女娲石是她的本命法器,如今却是人器分离,是女娲找到了更好的替代法器?或是女娲已经死去多年?亦或者当年又发生了一些别的、无法预测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魏玖便更想知道真相。

    “倒也不是不行...那个地方虽说是圣地,但也不过只是虚神羽化之地,并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老人微微点了点头,无奈的笑道,“不过有一点我事先声明,这七彩琉璃石出现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别的异象出现。上万年过去,纵使当年还留有一些踪迹,但也早已淹没在时间的流沙当中,你不可为了找寻当年的真相,破坏圣地原有的摆设!”

    魏玖一愣,无奈的摸了摸脸颊,这么帅气的脸颊,怎么在别人眼里就那么坏呢?

    “没问题!”微微一笑,魏玖点了点头,跟着老人向着远方走去。

    离去的,并不只是他们两人,在听闻两人要去往圣地的时候,四周几道凌厉的气息纷纷跟了上去。老人在鲛人一族的威望极高,所以并没有人会去反驳他的意见,但是为了圣地的安全,他们必须要防着一点魏玖。

    而此时的魏玖,心头却愈发感觉到后怕,这紧跟在他身后的七八道身影,全部都是他的神识未曾查探到的高手。

    这些人里,实力最低的是真仙巅峰,实力最高的,绝对是依旧到达了神尊的境界。他们的着装很统一,看上去就似乎是某个棣属于他们种族的神秘组织一般,让人觉得恐怖。

    当然,这种层次的力量,魏玖并不畏惧。

    他担忧的是,为什么之前的神识,并没有发现这些人的存在?要知道,这可是墟海,四周还有着成千上万的鲛人,他不敢保证,还有多少像这些人一般实力的高手,隐藏在暗处。

    不过他也不恼,毕竟是去往人家的圣地,有点防范,也不见得是坏事。

    小一会儿,魏玖便已然来到了这所谓的圣地所在,竟然是一座巨大的道场。魏玖的心头微微一惊,根据神识反馈回来的讯息,这神秘的圣地,就是由一副庞大的阴阳八卦阵构成。

    是的,他没有看错,这就是一副太极八卦图。圣地的中央,正是一堆阴阳鱼,一黑一白的光华孕育其中。

    这地方却是玄奇,而且似乎还蕴藏着极为庞大的能量,就仿若是一处龙脉,却又不同于龙脉。而这阴阳双鱼图,却是更加玄妙,这整个墟海的阴阳之道,竟全然在这双鱼图上。

    “当年那七彩琉璃石,从天而降,带起绮丽的火光,被我族奉为神遗之物...只是可惜,当他落到地面的时候,便失却了光华,变得有些平淡无奇!”老人轻声解释道。

    魏玖点了点头,追问道,“具体的位置,前辈你可记得?”

    “记得!”老人微微一笑,而后轻轻一指。正是阴阳双鱼的中央,那里竟然摆着一副棋局,黑白棋。

    魏玖一愣,这才明白,来这里之前为何老人会如此叮咛。原来这圣地当中唯一存在的,竟然就是这么一盘棋,如此看来,这就是鲛人一族历代供奉和信仰的圣物吗?

    从天而降的七彩琉璃石,尚且只能被称之为神物,那这圣物,又该有多么玄妙呢?

    魏玖自嘲的笑了笑,仔细端详起来,却也并未看透棋局有什么神奇之处。反倒是棋盘的边上,有一处不大不小的凹洞,看上去就和女娲石的大小差不多,想必就是女娲石掉落的地方。

    不再犹豫,魏玖的手掌一扬,覆盖在那凹槽之上。瞬间无数的神识直接喷薄而出,向着凹洞吞噬而去,一串接着一串的反馈讯息融入魏玖脑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良久之后,良久才总算睁开双眼。

    “怎么样?可曾发现什么?”老人低声问道。

    却只见魏玖终是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没有...看样子果然和前辈说的一样,这里并没有什么有用的瞬息,倒是打扰前辈了!”

    说着,魏玖深深的鞠了个躬,以表示他的谢意。讲真的,这老人虽然一开始欺骗了他,但是后来的种种,倒也并没有什么对不起他的,正相反,还给了他不小的帮助。

    “没事...既然如此,这墟海也不是什么久留之地,老朽也就不挽留于你!”老人伸了伸手说道,很显然是在下逐客令。

    魏玖也不犹豫,点了点头,又是恭敬的行了一礼。而后脚步一错,身形加快,渐渐的消失在圣地边缘,也渐渐的消失在一众鲛人的眼眸当中。

章节目录

重生之九尾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尾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尾落并收藏重生之九尾落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