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峰精元丹,虽然没有人认识,但通过散发出来的气息不难看出,应该是一枚极好的丹药。

    魏玖本不是贪婪之人,这一点,从他三世为人的经历就可以看出。

    若是放置一些金银珠宝在他面前,只怕他会不屑一顾。

    若是放置一些武器功法在他面前,他一样会无动于衷。

    但这却只是正常情况之下的魏玖,此时的他正常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历经千难万险,终是闯入这葬神塔中,但却这么快就面对如此绝境,魏玖又如何正常的起来?他同样畏惧死亡,因为这个世界,还有太多让他牵挂、和牵挂他的人。

    在和弓琴神尊的那一番厮杀之后,魏玖虽然侥幸逃过一劫,但却一直困扰于修为封禁的痛苦当中。这种封禁的力量很强大,想要冲破就只有一个方法,那就必须得天材地宝的灌注才行,所以他才会贪图那一枚精元丹。

    寒峰精元丹,那绝对是一种天然的补品。

    魏玖的心底有一种感觉,只要吞噬了这枚精元丹,或许身体就能恢复过来。但他却又不敢直接吞噬,因为他隐隐的可以感受到,这枚精元丹当中,蕴藏着多么恐怖的力量。若是吞噬之后,他的身体承受不住,那岂不是最后反倒连累了自己?

    他也曾了解过很多,身体承载不住力量的情况,走火入魔几乎是最轻的惩罚,严重一点全部都是爆体而亡。他不敢赌,为了痴守在华夏国的人、为了葬在永盛陵园的人、为了乾坤戒里的武天狼和韩四郎,他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去赌。

    “快…马上就要追上了,加快速度!”

    身后,也不知道是哪一位神灵呼喊一声,才终是将魏玖的思绪拉了回来。转头看了看那逐渐缩小的距离,魏玖的脑袋之上渗出几滴冷汗。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只怕就会被这群神灵围攻,到时候只怕就难以脱身了。

    脑袋快速的旋转起来,他在思索、他在找寻,生存的机会实在是太过于渺茫了一点。

    终于,时间在这思索当中流逝的很快,小一会的功夫,已经有神灵追上了魏玖的脚步。那神灵率先出手,用巨大的剑锋,直接向着魏玖的后辈刺去,闪烁着寒芒的剑刃,透露着几丝嗜血的光华。

    “噗!”

    剑刃刮过肌肤,鲜血顺着剑锋流淌而下,魏玖的目光一冷。

    在这一轮碰撞之前,他就已经意识到那神灵的杀意,自然也是提前做出了准备。巨剑袭来,魏玖的身体自然也是高高的跃起,想要借此躲过巨剑的攻击,并施以还击。这种本能的应战技巧,是隐藏在魏玖心底的记忆,任何时候都无法抹去。

    只不过很可惜,魏玖此时面对的,是神灵,又岂能用常人的思维去揣测?神灵之所以称之为神,是因为他们可以做到人所做不到的事情、掌握人所无法掌握的力量。

    所有的一切都按照计划如期进行着,不过可惜的是,魏玖身体跃起的那一刻,并没能躲过巨剑的攻击。原来,这名神灵所掌握的力量,正是剑道,别看他的佩剑巨大,但实则那把剑还可以继续增大,无限度的增大。

    这是一种很可怕的设定,突破了量和度的束缚,因为他是神灵,他真的办到了。

    巨剑在一瞬之间猛地变得身形,霎时直接阻断了魏玖那挑起的身体,顺势还直接向着他劈砍而去。

    也幸好魏玖眼疾手快,眼看不妙,倒也很快的变化了动作。身体的起跃受阻,他就连忙在原地打了个转,看着那袭来的剑锋,他的心底早已有了算计。倘若真的无法阻断这剑锋的攻击,那么最起码,也要避免伤到要害才行,魏玖这样想到。

    再后来他成功了,成功的避过了要害,却也成功的撞在剑锋之上。

    鲜血顺着剑锋坠落到地上,魏玖的身体也紧跟着倒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手臂之上的痛感传递到他的大脑当中,没有修为进行压制,这种疼痛的感觉实在是太恐怖了一点,小一会的功夫就让他完全变了脸色。

    魏玖的眼里,开始凝聚红色的光华,那是鲜血的颜色。

    良久之后,他慢慢的转过脑袋,猩红的双眼盯着手里的寒峰精元丹,嘴角勾起一丝决然的笑意。手掌一翻,竟然直接将那精元丹向着嘴里压去,只听咕隆一声,就已经被他吞到了肚子当中。

    他疯了吗?或许是的,在如此状况之下,还能保持正常的又有几人?

    “寒峰精元丹,我不管你所等待的主人到底是谁。但今日,既然已经落到了我的手里,就为我所用吧!”只听的魏玖自言自语的呢喃道,“我是九尾圣皇,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反噬我的身体…就让我尽情的吞噬吧!”

    “啊!!!”话音刚刚落下,只听他又传来一阵痛苦的悲鸣,终于,走到这一步了。

    魏玖在吞下精元丹之后,整个身体之上都散发着灼目的光华,一道道向着四周映射出去。原本他的修为尽失、力量皆封,但此刻,他全身上下仅有开始凝结起新的力量气息,那是一种更加强大的力量。

    “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泉井难以置信的叹道。

    四周的神灵也皆是止住了步伐,面前的这一幕,处处都透露着诡异。要说面前这逃逸致人实力高绝,他们也并不会觉得有什么,毕竟以他那逃跑的速度而言,要说真的没有修为,那才不科学。

    但他们所理解的高绝,却并不是现在的这般表现,若真要给现在场面一个定义,那应该就是诡谲。

    魏玖的身上,的确在涌动着强大的气息,但是看上去,这种强大的力量似乎并不属于他一般。不止如此,他的嘴里还在痛苦的哼唧着、脸色更是苍白的难看,无论从哪个角度去观察,都不像是因为力量的恢复而衍生的喜悦之情。

    “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伤害我…力量,那都只会成为我躯体的营养品!”

    魏玖的嘴唇微张,言语再一次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不过这一次却是更加诡异起来。再也不是往常的那般语气,此时的魏玖,冷漠的让人难以接受,似乎他现在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机械性的操控一样。

    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更没有人知道,未来又会向着什么情况去发展。

    ………..

    葬神塔第六层,这是寻常的神灵所无法企及的地方,这里居住的人,是现在神族的统领,万夜神王。

    尽管经历了当年的天灾谴罚之后,万夜神王已然变得和植物人无异,但他在神族的地位和威望,却从来都不曾下降过。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真要论起来,这种状态下的他,才是最为恐怖的。第六层很空旷,只有一枚巨大的王座,那是神王才有资格坐的位置,已经无数年的时光里,都是万夜神王坐在上面。但所有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心智,绝对超脱在九霄之上。

    王座也好、葬神塔也罢,还是那所谓的篁秘境,所能囚禁的仅仅是他的身躯。

    是的,只是一具空洞的躯体罢了。万夜神王最为恐怖的地方是智慧,身体在虽在这里,但心智却跳出了六界之外,这是一种常人所无法理解的大智慧。

    囚禁的日子很漫长,从一开始的枯燥乏味到现如今的顿悟,可以说,他才是神族当中活得最明白的那个人。虽然他无法移动身体,但根据庞神传递回来的讯息,他了解外界所有的事情,就仿佛魏玖的到来、兵主战神的破封,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一般。

    在很多人眼里,被囚禁之后,他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什么都不做。

    但其实仔细一想,就会发现不然。无论是庞神、树神还是蛇神,这三位神尊的实力多么恐怖?强者的自尊心往往也是和实力成正比的。在那种近乎于疯狂的自尊之下,他们依旧折服于万夜神王这个明面上的废人,其中的深意不言而喻。

    从诸神黄昏以后,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有一双手在推波助澜着。

    当年的神王也好、龙祖也罢,他们这些自以为看透真相的人,实则看得到也只是布局者希望他们看到的真相。幕后的布局之人煞费心思,布置了这么一场毁灭天地的诸神黄昏,又怎么可能会让诸神轻易离开这葬神塔呢?

    葬神塔的另一个名字,诸神的长眠之地,既然是长眠,又怎么会有逃离的可能呢?只不过那个时候的神王、龙祖这些掌权者,以微小的胜利而沾沾自喜,总是有一种莫名的自信,总觉得他们可以成功。

    真正看破真相的,是一个外表看似废人,但智慧却超脱常人的神灵。只是很可惜,他的意见和建议并没有遭到采纳,所以才有了后面的种种故事。

    这神灵的名字叫作李玖月,天不生他李玖月,神都万古如长夜,他也就是后世所称呼的万夜。这个一度被神王器重、却终究遭到神王忌惮的神灵,他是真正的智者,在看破所有的布局之后终于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章节目录

重生之九尾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尾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尾落并收藏重生之九尾落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