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实则,蔷斛神尊现如今的表现,却是已然超出魏玖原本的预想之外。

    从一开始,魏玖大抵也只是觉得,蔷斛神尊能够拖住弓琴神尊。而他也就借机出手,以蔷斛神尊为牵制,向弓琴神尊突然发难,这种措手不及的攻击往往是最难以防御的。

    不过在弓琴神尊接二连三施展出强大攻击的那一刻,魏玖的心底似乎就放弃了这种想法,乍看上去的蔷斛神尊,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一番碰撞下来,蔷斛神尊所有的剑道攻击都已然被尽数破除。

    这就是一种实力差距,弓琴神尊原本就比蔷斛神尊厉害那么一点点,在他炼化寒峰笛的时候,却也注定了差距的拉开。至少就现如今的状态而言,此刻的弓琴神尊绝不再和往日一般实力,只怕并不一定比蛇神弱多少。

    在看到弓琴神尊所显露出强大力量的那一刻,魏玖便放弃了心底仅存的幻想,这样的实力又如何是蔷斛神尊所能抵挡的?如果蔷斛神尊有这么强的话,当时有如何会这般轻而易举的被他们三人制住?

    不错,以蔷斛神尊原本的剑道实力而言,是绝对比不上弓琴神尊的,但加上那琼浆玉露的辅助,可就不一样了。

    仔细想想,魏玖却也就释然,蔷斛神尊的实力提升,不也应该在意料之中吗?别忘了,就连弓琴神尊,都是那种常年久居神都、葬神塔宫殿的人,他们的贪图享乐却也早已注定将其实力限制在一个小匣子当中,但蔷斛神尊却不同。

    那场婚礼之后,蔷斛神尊就走上了一条决然不同的道路,一路流浪、一生杀伐,这才是属于他该走的路。

    在那鲜血和白骨所铸就的封神之路上,他经历了太多的世间百态,也看遍了红尘中的点点滴滴。

    炼体是为修炼、炼心更是修炼,在相同的时间里,炼心的效果往往比炼体要好得多。炼体是为了积攒底蕴、让修为变得强大,而炼心却截然不同,他是在优化自身体系,让自己的修炼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这么多年徘徊在生死、爱恨的边缘,蔷斛神尊的心智,又如何会没用丝毫的变化呢?有人说这种变化是一份成长,也有人说,这份成长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一点,当他成长起来的那一刻,总会注定失去的太多太多。

    蔷斛神尊的眼里带着数不清、道不明的苦涩,和葫芦中的苦酒融为一体。如果有的选择,谁又愿意接受这样的成长呢?如果有的选择,谁又不想保留着永久的赤子天真呢?但现实却往往都要残酷的多,如何由得人们自己选择?

    魏玖眼里同样是闪过一丝沉痛,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若非命运苦苦相逼,何至于进入到这篁秘境当中?征战葬神塔也好、夺取时光流沙也罢,其实说到底,他的目的从来都不曾改变过,那沉睡在深渊之下的人和故事,还需要他去画上一个句号。

    “仗剑红尘已是癫,有酒平步上青天。游星戏斗弄日月,醉卧云端笑人间!”蔷斛神尊却是突然癫狂似的大笑起来,“这世俗之事,又如何是你一个人可以裁断的?今日,你说我装疯卖傻也好、骂我癫狂嗔痴也罢,为了心底的坚守,我再也不会后退半分!”

    话音落下,蔷斛神尊的身体突然动了,速度奇快无比。

    以酒助兴,又岂止是剑道修为的升华?蔷斛神尊整个人,从速度到力量都变得极为恐怖。他的身体刚刚一动,却似乎带起了天地之间的裂变一般,破空之声突然袭来,他的身体亦是直接突破了速度的极限,出现在弓琴神尊面前。

    “你既容不得我,那就给我陪葬吧!”却只听蔷斛神尊冷声喝道,从他饮酒的那一刻开始,实则便已然放弃了生的希望。

    剑锋快速的挑动着,成月牙状,一枚接着一枚,向着弓琴神尊身上袭去。这些月牙状的剑芒在碰到蓝色的寒意之时,速度同样是消减了几分。但好在却也并非一味的毁灭,两相碰撞之下,蓝色的寒意也被破除了不少。

    看似毫无意义的举措,实则,这亦是蔷斛神尊的计划之一。

    在剑芒和寒意碰撞的那一刻,蔷斛神尊的嘴角微微挑起,划过一道邪魅的弧度。目光落在弓琴神尊神尊身上,而后身体快速的穿梭起来,紧跟在剑芒之后,直接以锋利的利剑向着弓琴神尊刺去。

    这一击的确很强,魏玖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试问如此此时的弓琴神尊换成他的话,真的能做到在这一击之下,全身而退吗?

    答案是否定的,并不一定,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事情。在琼浆玉露的辅助之下,蔷斛神尊所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同样只能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最为重要的是,他的智慧本就过人,在这一番碰撞当中,那丰富的战斗经验和技巧也自然而然的派上了用场。

    这才是强者该有的模样,取胜的关键,绝不应该只是实力而已。

    靠实力取胜的,那是有勇无谋的匹夫,这类人就算再怎么厉害,最后却也往往会因为寡不敌众而死。但智慧过人的决策者却不同,通过计谋、布置,他往往总是你能让自身的实力,百分之一百五的发挥出来。

    醉酒之下的蔷斛神尊,就是这般的存在,刚才那一连串的攻击,直可谓是步步紧逼、招招致命。

    寒峰笛之上的寒意实在是恐怖了一点,基本上,强大的攻击都会在这寒意当中凝结,最后化作飞灰。所以想要击溃弓琴神尊,就不得不面对这些恐怖的寒意,所以想到破解寒意的办法,是蔷斛神尊此时的重中之重。

    很显然,他的计划同样很完美,通过剑道攻击突破蓝色寒意的封锁,而后在以本身的力量,发动致命的一击。在剑芒化作碎屑的那一刻,就是他反攻的机会,很显然,这所有的计划都很完美。

    如果,如果他所面对的对手,不是弓琴神尊的话,或许真的会轻而易举的取胜。

    在琼浆玉露的辅助之下,此刻的蔷斛神尊,同样能够同蛇神神尊相比肩。换一个说法,若是此时让他和蛇神神尊对上的话,只怕都未必会落入下风,但此时他所面对的人是弓琴神尊,结局就没有那么乐观了。

    无论是对于弓琴神尊而言,还是蔷斛神尊而言,他们终究都太过于了解对方。

    既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也是这些年来,不停约战的敌人,这世间又如何有比他们还要了解彼此的人呢?尽管弓琴神尊没料到,蔷斛神尊的实力会突然暴增,但对于他的智慧和经验,弓琴神尊却没有丝毫的小看。

    所以在蔷斛神尊移动的那一刻,弓琴神尊就已然是心生警惕,而后看到月牙状的剑芒袭来的的那一刻,心底更是对蔷斛神尊的计划猜了个大概。

    这月牙状的剑芒看似凌厉无比,但实则却后力不足,根本就无法真的伤害到他。弓琴神尊也真是想通了这一点,才明白过来,这一招必是虚招无疑,在这虚招之后,一定还跟着更为恐怖和厉害的攻击。

    结果,还真的让他猜中了,蔷斛神尊身体再度移动,手里的利剑刺出的那一刻,也是验证了弓琴神尊的猜想。

    还有什么是比本尊更为恐怖的攻击呢?月牙状的剑芒尚且能够破坏那些寒意,弓琴神尊可不觉得,残留的那些寒意可以抵挡住蔷斛神尊本尊的攻击。心里头暗自佩服于蔷斛神尊的智慧,另一边的弓琴神尊,却也并没有放弃抵抗。

    只见弓琴神尊身上,突然涌现起一道恐怖的气息,纷纷融入那寒峰笛中。霎时,晶莹剔透的光华顺着寒峰笛绽放出来,一下子就吞噬了整片空间,也让四周的观战之人纷纷睁不开眼来。

    就在这时,只听轰的一声,蔷斛神尊的剑锋顺利的刺中弓琴神尊的身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直接贯穿了他的丹田位置。

    “成功了吗?”躲藏在乾坤戒中的武天狼,却是赶忙问道,眼神当中带着一丝喜悦。

    反倒是佩戴着乾坤戒的魏玖,依旧一脸冰冷的潜伏在那朵朵云层当中,神色严肃,并没有丝毫的放松。只见他的手掌扬了扬,低声说道,“不,等等,暂时还不能轻举妄动,你不觉得这一招很眼熟吗?只怕这弓琴神尊,不会那么轻而易举的死去!”

    “……”

    乾坤戒中的韩四郎和武天狼皆是沉默起来,目光再度落在战场之上,透过那层层激战的烟雾,他们的神色确实忽然凝重起来。特别是武天狼,后背之上早已渗透出点点冷汗,也幸好没有轻举妄动,否则的话,只怕恰好落入弓琴神尊的圈套。

    蔷斛神尊的剑锋洞穿了弓琴神尊的身体不假,但别忘了,魏玖当初和弓琴神尊的那一战中,他同样毁去了弓琴神尊的躯壳。只是最后呢?魏玖完败,因为那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说是在弓琴神尊的计划当中,纵是死亡也只不过是假死而已。

    反观现在场上的情况,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弓琴神尊那看似毁去的丹田、那破损的躯体,其实也只不过是一缕障眼法罢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九尾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尾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尾落并收藏重生之九尾落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