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玖的话,倒是让姬天胜的心底有几分安心起来,毕竟不管怎么说,姬青莲都是他的父亲,无论如何他都必须维护和在意。

    就像当年,他愿意为了魏玖、为了舒锦惠,而愿意背弃姬家。这其中的道理,是一样的,一边是他的亲人、是他的家族,另一边是他亲如手足的异姓兄弟,无论是谁受到伤害,他都会感觉是心如刀绞。

    既然无法化解矛盾,那他能做的,只是最大限度的减伤两方的损伤。

    “谢谢!”姬天胜点头说道。

    单单是魏玖出手,轻而易举的将那野狼灭杀,姬天胜就明白,此时的他实力只怕已经成长到一个无法触及的地步。对于这般强者而言,姬家的底蕴真的算不了什么,想要灭杀姬家,就只是翻手覆掌之间罢了。

    但他没有,姬天胜很清楚,魏玖之所以网开一面,说到底也只是因为,姬莲青是他的父亲。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为了这份兄弟情,魏玖终究是将心底的怒火给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同时,若是姬莲青一死,姬天胜的未来必然会生活在失去亲人的痛苦当中,而这,却也是魏玖所不愿意看到的场景。

    “胜胜,我只问你一句,如果有那个实力,你可愿意接掌姬家!”魏玖的神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沉声问道。

    姬天胜的眼里,闪过一丝苦涩的光华,无奈的说到,“我们六个兄弟里,我永远都是最受照顾的那个,但要论及知己,或许就只有玖哥你最为了解我...接掌姬家,那意味着我将永远的囚禁在权贵之地,自此彻底失去自由,而这,却并非我所愿!”

    “非你所愿,但并不代表你不会答应,胜胜,我说的对吗?”魏玖突然笑了,笑的十分的惬意,淡淡的说到,“为了我、为了姬家、也为了华夏国,你会答应我的!”

    姬天胜的目光微微扬起,看着魏玖,沉默三秒之后,终于鉴定的点了点头。

    生在姬家,其实很多事情就已然注定,他得到了权势和资源,但同时也意味着会失去一些东西。这就是大家族的悲哀,未来的人生、交际圈、甚至是爱情和婚姻往往都由不得他自己选择。

    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姬家落败,濒临绝境,他必须站出来。

    魏玖可以看在他的情分上,放他父亲一马,但对于作恶多端的姬家,是绝对不可能容忍它继续存在的。若是想让姬家不灭,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他这个次子、也就是魏玖的好兄弟,接掌姬家家主的位子。

    就算此时,姬家主力被灭,但他的底蕴犹在、他的威望犹在。一年、十年、百年,总有一天,只要不灭,姬家总有一天会恢复到巅峰的状态,这般潜在的隐患不除,魏玖又怎么能够放心呢?

    姬家是一柄双刃剑,用得好,那是华夏国的利器。若是用错了位置,却又宛如一颗**一般。为了让魏玖安心,也为了姬家不灭,姬天胜知道,他必须站出来承受这一切。

    另一方面,他也很清楚,此番受损、姬家覆灭,他的父亲又如何会善罢甘休呢?到时候若是再进行报复,谁也不敢保证他会做出怎样疯狂的举措,那时候,又何尝不是华夏国的灾祸呢?能够安抚和处理好这一切的,也就只有他一个人,前提则是,他成为姬家家主。

    “很早以前,我就听闻帝都的三大家族,龙家为首、凌家和姬家为其左膀右臂!”魏玖感慨的说到,“有你们三大家族的存在,是华夏国的一大幸事。虽然这其中走了一些弯路,但我确信,你接掌姬家以后,我想又会再度回归到昔日的安稳局面!”

    姬天胜无奈的苦笑起来,眼里闪过一丝苦涩的光华,尴尬的笑道,“玖哥你还真是信任我啊...难道你觉得,仅凭我一己之力,就可以稳住华夏国这混乱的局面?哈哈,突然给我这么大的压力,我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魏玖没有回答姬天胜的话,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其实在他的心底,一直都很相信姬天胜。而且因为那件宝物的存在,他的心底更是确信,未来的姬天胜或许真的能够成为,维持华夏国平衡的支撑点。

    夕阳西下,金色的光华洒落在这姬曜山上,阳光下,露出两个少年惬意的笑容。

    而姬曜山外的世人不会想到,就这么半柱香的时间,两位少年的谈笑风生中,已是决定了华夏国未来的走向。而对于魏玖和姬天胜而言,彼时的他们也不会想到,这一番对话,竟会成为下一段千古传奇的开端。

    故事,就从那片金色的姬曜山开始......

    .......

    “玖哥,我的长兄犯了如此大错,你准备如何呢?”姬天胜低声问道。

    “我这个人,一向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你也看到了,一直以来都是姬家对九义堂苦苦相逼!”魏玖无奈的说道,“我可以放过姬家家主,因为他是你的父亲...至于姬天麟,他如此觊觎锦惠,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放虎归山!”

    实则,魏玖不是一个睚眦必报之人,很多事情,他都愿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特别是封神以后,世俗的很多事情,其实都不会影响到他的心境。但同样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逆鳞,就如同舒锦惠是他的软肋和破绽一般,那些逆鳞,触之必怒。

    姬天麟若是冒犯了魏玖,尚且还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但他伤害的,是舒锦惠、是九义堂成员,是魏玖所亲近之人。

    若是不将其诛杀,魏玖又怎么对得起舒锦惠所承受的苦难?又怎么对得起那些死去的九义堂成员?又如何能够给那些饱受压迫的弟兄们一个解释?很多事情由不得自己,而是必须那么做。

    “不...玖哥,其实你错了!”姬天胜忽然苦笑起来,“锦惠姐虽然生的漂亮,人间仙子一般...但我自己的大哥,我很清楚,他从小就是一个克制力很强的人,在知道锦惠姐和你的事情之后,不应该会如此才对!”

    “哦?是吗,可是我倒觉得,会不会是他变了呢?毕竟这么久的时间过去,谁也不敢保证,他还是不是昔日的姬天麟!”魏玖摇头说道。

    姬天胜的话,魏玖并没怎么引以为意,在他看来,那就是一种单纯的遐想罢了。因为单纯,所以姬天胜会无条件的相信姬天麟,但魏玖不一样。洪荒大陆所遭殃的背叛、篁秘境所遭遇的苦难,如此种种,都已然注定了他的内心,早已变得冰冷。

    若非是自己亲近之人,魏玖是断然不会去信任的,更何况,这姬天麟还是他的敌人。

    只是面对魏玖的质疑,姬天胜依旧没有放弃,而是淡淡的摇了摇脑袋。目光当中闪过几许深邃的光华,那种坚定的神色,让魏玖不由得身躯一震,曾几何时,他不也是此番信任这个世界吗?

    突然,一种不忍的思绪涌上魏玖的心头,他竟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反驳姬天胜。

    对于他而言,姬天麟是死敌,但对于姬天胜而言,却是他一种崇敬的大哥。他信任人家有错吗?就在这时,魏玖意识到,或许姬天胜就和昔日的自己一样,站在了人性最薄弱的环节。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只是很可惜,昔日的魏玖,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救赎。

    救赎?忽然之间,魏玖的心头,竟有了几丝明悟。也或许,一直以来都是自己错了呢?在那绝望的关头,真的就没有人救赎他吗?只怕未必吧,只是他不愿意去相信、不敢去信任,才错失了回头的机会吧。

    但姬天胜不一样,他还小,他所经历的事情并不多,未来还有精彩的人生再等待着他。

    自己已经回不了头,又如何要让他落得一样的下场呢?为什么不能多一丝信任,为什么不能让他将心底的美好坚持下去。姬天麟是好是坏,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有时候一份信任、一份支持、一份善意的谎言,往往总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说说看,你为什么这么信任他?”魏玖沉声问道。

    语气当中,满是鼓励,似是在告诉姬天胜,无论他的话有多么的匪夷所思,都要坚持的说出来。实际上,听着魏玖的话,姬天胜的心底的确是如沐春风一般,原本跌入深渊的内心,一下子就洒满了阳光。

    “如果说我的父亲变坏,我能够理解,坐在家主之位,他需要承受的实在是太多了一点!”姬天胜摇头说道,“但我长兄却不一样,他是天才,千古难得一见的天才...他的天资,在我、在我父亲、甚至在姬家所有人之上,又岂是他的内心,极为强大,根本就不可能被贪婪所占据!”

    姬天胜的话,说的尤为坚定,毕竟事关他长兄的生死存亡,无论如何他都要努力争取一把。

    事实上,这些东西他也是在这姬曜山上,才终于想通。从小就享誉盛名的长兄,又怎么可能会因为一记红颜而落得如此下场,甚至还关系这么好的自己闹僵,这根本就说不通。

    抛开所有的不可能之后,剩下的那个答案,再怎么不可思议都是真相。

    这也就意味着,事情的背后,另有隐情!

章节目录

重生之九尾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尾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尾落并收藏重生之九尾落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