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万年,他们一战,很块就过去了,过去了一亿多年,这些年罗昊和墟族交手不下百回,更是差点打破万界。

    可依旧没分出胜负出来,还是那个老样子。

    而罗昊的其余几个孩儿也出身了,是两个男孩,出世变是永恒至尊大帝恐怖的实力传去万界,让不少人那时目瞪可呆,出世变是大帝这是多么逆天的事情啊。

    这件事情也让罗昊高兴了许久,同时也感觉不公平啊,当初他累死累活了一万年才成为了大帝,而这出世就是大帝,那心情可想而知,把几女都给逗笑了。

    而那一段时间也是罗昊唯一能笑了几次,而在解下来不知道是多少年,罗昊没在笑过,甚至是帝界都回来的少,战斗,血战,一直在战斗,两人无论手段方面基本难败对方,甚至是照成不了伤害。

    他们化为了无数分身转世去了个界厮杀,但是终究还是没出结果,他们集结各方大军进行了最后一战,足足打了上亿年,却打道最后有双双散去了,没有任何意义。

    那虚空杀破,无边血河沉横在无上虚空之中,一头都不知道在那里,好似变为了无边长河一样,没有尽头没有源头。

    这是荒古之后,最黑暗的纪元,被后世称为灭世纪元,同时也被称为杀伐纪元,在这一个纪元战死了不知多少的生灵,战毁了不知道多少的世界。

    而时间宛如奔驰的狂龙一样,从万界之中一下滑过去,那是一亿年,一亿年的过去,在这之间罗昊用了无数的手段也没奈何道十墟,同时十墟也用了不知道多少的陷阱,都没抓住罗昊,没杀死罗昊。

    这之间有着不少的人战死,就连身为九帝的毒墨邪,金骨,还有小白都战死了,最后罗昊用大神通,把他们从茫茫时空之中,无极墟无海里救了出来。

    也幸好的是出手之人是伪祖,要是祖帝可能直接磨灭他们,哪怕罗昊想救都得困难许多许多。

    罗昊和墟祖打去了不同得时空,打去了不一样得世界,打去了无尽墟无得界外都没有分出任何得胜负出来,那恐怖得实力宛如天地之渊,万古深渊一样。

    但是终究都为徒劳,而这一战生生真得就打了一个纪元,一百亿年,这些时间,让世间无数实力招到洗牌,让无数势力崛起。

    这是一个爱恨交加得时代,爱得是,在这一个时代崛起往往就是那么一瞬间得事情,机缘什么得到处充满着,恨得却是这个时代充满了战争杀伐,一不注意就陨落得时代,一个充满黑暗得时代。

    在这个时代不少人成就一世威名,帝宫白衣剑帝一手剑法出神如画, 成就祖帝之后,更是一人对上墟祖新出得两祖不落下风,域外异魔一族,女帝魅雨,一人镇守魔城,挡下了无数墟族得进功,最后她一人便杀出了一堆尸山。

    一只猴子,一手斗战之力,狂暴天地,三棍而下,直接湮灭了墟族得一祖,等等。

    虽然是这样,但是墟祖在百亿年中也出现了不少恐怖得人物,有的横推一界,有的杀伐无边,特别是墟族一个从他们祖墟初地诞生了一墟,名为墟道,哪墟恐怖,能和墟灵斗一个不分高低,同时一次凌千夜等几人出手,却还是让哪墟退走了,实力不比十墟祖个人状态下弱。

    但是这一个长达一个纪元得争斗,长达百亿年得争斗,也终于在一天彻底解决了,那一天是墟无之中弥漫着三种气息,一种无边得紫气,一道霸世无双得墟无之力,以及一道恐怖得魔气。

    刺啦,轰隆。

    一切炸开,“你怎么可能”那十墟祖,胸前中了一刀,被划出了恐怖的伤痕,无数力量在流逝而去,血如瀑布一般下流。

    他看着罗昊以及罗昊身旁的那先天祖魔都感觉道了无比的恐怖,两个无极祖帝这打什么,而且这如何可能在战,本来罗昊和他打的势均力敌,却在一个瞬间这魔出现,直接最强手段偷袭,加上罗昊恐怖的力量落下,直接让他受伤。

    “怎么不可能,这也是我的一个身躯,不过就是花费了点世间而已,但是虽然如此,可我也付出了很多很多阿”罗昊笑着说道,他为了让祖魔之躯突破,可是花了大实力的,当初压祭掉了自己全部的修为以及那一颗金丹,使其它和自己完全融合,破的无极祖帝,无道境界,但是在祖魔之躯上面完全不受用,所以罗昊摸索了一个纪元之久加上本体的力量牵引,终于成功了。

    “即便,如此哪有如何,本祖死也得拖上你”十墟直接有点慌了,直接上来了灭世级别得力量,这一出完全打了他一个搓手不及,他们也本来是在培养墟族之中几个小辈发展,让他们也达到这个境界来猎杀罗昊,但是没想到罗昊先成功了,这下基本完了。

    “十世荡世经”十祖手中恐怖得力量好似找到倾斜口一样,直接灌溉下来。

    “剑起”简简单单得两个字,直接杀起了半边天。

    “刀落”下一刻,祖魔配合着罗昊这一剑下来,那一刀完全沉横亘古,斩断了岁月之力。

    砰,轰隆,噗嗤。

    一剑十祖挡下来,但是那一刀得随后落下他完全没在出手得机会,直接劈砍在了他身上,让祖魔退后数步。

    他身上血液流出,直接动穿腐蚀虚空,融化一切,消磨一切的一切,血液也好似在咆哮一样。

    “本祖和你拼了,无边魔法,虚空吞噬,就让这无尽墟无为我们陪葬吧”十祖化来,化为了一道道恐怖得力量,扰乱墟无,吞噬一切之力,宛如一道银河瀑布一样,席卷天地各处。

    毁灭顿时上演,这一切都无法逆转,生灵的哭泣,世界的咆哮,万界的崩毁。

    “帝道,演化,邪帝,演化”顿时罗昊和祖魔之躯,各站一方,一个天地异变的阵法出世,一道道紫气和一道道魔气相互交织。那时最后的演变,两人身后分别凝聚出来了一方帝的道,帝的世界,那时一个日人人似帝,是王的世界。

    那些帝在施法,那些皇在诵祖道之经,那些王在献祭。

    两者顿时合一,直接荣成了一道无上大界,那一刻一道身影充斥在了无尽墟无之上。

    “镇”罗昊一手覆盖而下,直接压去所有的动乱吸收所有的动乱,那世界坚固无边,吸收一些动乱,覆盖镇压一且不平,那演化的世界笼罩一切而去。

    “十墟,你辱本帝之意,忤本帝之言,今日本帝收你,镇你永世,压你亘古之久”罗昊声音如同道音一样,祖魔之躯恐怖的魔气涌向罗昊,直接在背后凝聚出来一道无上之环,一下没入了演化的世界之中。

    “该死,该死,罗昊你该死“十墟化为的力量直接被罗昊收走,如同洪流一样直接被罗昊的世界覆盖,湮灭,镇压,十墟本体直接被世界之中一条条链条直接困住,死死托了进去。

    而那扑灭去诸天万界的力量也被罗昊, 生生从万界之中斩下,那是一剑直接落下斩去了半个万界,无数道则崩毁,无上的混沌之气迷茫出来。接被罗昊封印去了演化了一界之中镇压不出,这也让万界几乎毁灭了一半,帝界都受道了波及,不这样不行,不然毁的就是整个万界了。

    毁了也就毁了吧,毁灭之后是新生,这一个纪元的战争,对面毁灭消亡,罗昊见的不能在多了,也就没多余的感慨了。

    “罗昊,哈哈哈,你也镇压本祖有本事杀了本祖”十墟在里面狮吼,他们声音重叠听着好似魑魅之音,他们的脸直接印在了那演化的世间之上,那世界被罗昊握在手上,罗昊的手就像无尽墟无,握住了一切,无数星辰在罗昊手中世界之外诞生,恐怖的力量反扑去世界。

    “杀你,不不不,我承认我杀不死你,但是我有比杀你还好的想法,一个让你们不可能翻起风浪的想法,一个永久镇压你们的想法”罗昊说道,邪邪的一笑,顿时看着十墟都感觉道了心凉。

章节目录

重生之后更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四夕火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夕火山并收藏重生之后更逆天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