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也没那么伟大,这算是前期投资吧,给她们记着小账的,将来长大了要卖身还债的。”张彦明看着这些小娃娃笑着对几位大佬说着。

    他现在的资产从教育医疗涵盖到文娱旅游,什么银行地产百货的都有,这些孩子将来不管是什么性格什么爱好,基本上都能覆盖到,起码可以保证她们一生无忧。

    这就是他的底气。

    失去一个不幸福的小家,他可以给她们一个幸福的大家。

    这些孩子里面大多是相互认识的,本来就是属于一个团伙嘛,这就省去了后来这些小丫头的熟悉过程。

    小孩子本来也没有那么复杂,她们能感觉到谁是真对自己好。

    “你看,我们有新衣服了,还洗了澡,可以吃饱哦,还有肉和鸡蛋。这些叔叔阿姨可好了,不骂人也不打人。”

    “那要去卖花还是要钱?”

    “都不要,我们要上学,先上幼儿园,明天就给发小书包啦。”

    后过来的小丫头从先前的小伙伴身上感觉到了快乐,自己也跟着快乐起来,最大的变化就是敢看人了,眼睛里充满了希望和好奇。

    这种变化是可以看到的。

    几位大佬脸上都现出了笑容,他们在这些孩子身上感受到了那种快乐。

    “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你直接来找我。”袁大佬重重的在张彦明胳膊上拍了拍:“一定要把这件事做好,做到全国去。”

    “好,我保证完成任务。”

    “这不是任务,”袁大佬抓着张彦明胳膊的手有些使力:“这是请求,我们这些老人的请求,替那些遭遇不幸的孩子们的请求。”

    “您这话就有点重了,我也是军人,我也扛着责任和义务,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做不好是失职,做好了才是正常,可承不起您的话。”

    “进去看看吧。”贺大佬邀请袁大佬一起,大家跟在小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孩子们后面进了院子,去食堂,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因为原来这些孩子经常吃不饱,身体多多少少的都有些小问题,所以准备的饭菜主要是清淡为主,但肉蛋都有,主食是稠粥。

    吃了饭体检,还好,大家耽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没什么大问题。

    然后是洗澡换衣服,分配宿舍。

    今天就是让这些孩子们熟悉这里,没有再安排别的什么事,她们可以在楼里院子里完全自由的活动,玩具室也是开放的,员工只是在一边保证安全。

    几位大佬一直没走,就在这儿看着,陪着,一直到听到孩子们发出了笑声。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们笑了,我这心里就松快了,然后就是发酸。关于你说的那个相关法规政策的事情,你写一个详细的章程给我,不用等到上会。”

    贺大佬找到张彦明直接提出要求。

    “好,我回去就写。”

    “这种事情事实上是避免不了的,压的越紧她们的生活其实越遭糕,”

    张彦辉说:“对于一些地区来说,重男轻女这种事情没有办法杜绝,特别是农村,没有男孩子就代表着没有了劳动力。

    传宗接代是一回事儿,这个家庭的未来也就没有了,这才是根子上的原因,只是宣传男女都一样没什么意义,他们和城市居民不一样。

    很多家庭为了生个男孩子什么事都敢做都能做出来,把女儿卖了都不能算是最差的现像。

    而且那些没被卖掉的女孩儿不一定就比这些被卖出来的幸运,挨打受骂被虐待的都不是少数,有此完全就是奴隶。

    我觉得这方面二哥你也应该关注一下,想点办法。”

    “你接触过?”这些事张彦明肯定是知道的,只是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可以说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除非事情很严重了有人报案。

    “我没接触过,是我同事,他老家是西南那边山里的,我听他说的。”

    “没有人报警吗?”贺大佬问。这些事情他们是永远接触不到的,感觉特别不可思议。

    “报警其实作用也不大,这是家务事,法律也管不着,顶多也就是劝一劝说几句。”

    几位大佬都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张彦明没说什么,也没让张彦辉继续说什么,有些事情提一下也就好了,点到为止。

    这些孩子们玩了一会儿,开始陆陆续续的犯困,有些玩着玩着就坐在那睡着了。

    临时抽调过来的工作人员就一个一个轻手轻脚的把孩子抱回宿舍去放到床上,一个一个心里都酸酸的说不出来什么滋味儿。

    这是孩子的心结松动了,放松了以后身体的正常反应。原来每天绷的太紧了。

    希望她们好好的睡一觉以后,永远被幸福充满吧。

    大佬们就待在这里看着孩子们,还过去和孩子们一起玩着说了会儿话,晚上和孩子们一起吃了饭,这才回到酒店这边。

    ……

    另一边。

    下午两点半,从渝州开往泉城的火车到达泉城火车站。

    几个穿着便衣的安保员和泉城这边大队联系了一下,跟在那两个男人后面下了车出站,看着他们带着三个孩子去吃了点东西,去了长途客运站。

    到这里他们就完成任务了,下面由泉城这边接手。

    “我们跟着吧?来都来了。这会儿回去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我也是。”

    “我也想跟着啊,亲手把那些王八蛋抓住,可是这是命令啊。人家泉城这边接手了,咱们算是怎么回事儿?”

    带队的组长也很无奈。

    “你和这边说说呗,还多咱们仨?这么远都跟过来了,咱们又不和他们争啥,就是想把这事儿有个头尾,我啥都不要。”

    “咱们也是半道接的手,人家渝州那边也没说非得来呀,能不能理智点?”

    “那能一样吗?车都到了中州了,他们去哪跟?”

    正说着,组长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

    “你们几个到泉城了吧?”

    “是,已经由泉城这边接手了。队长,能不能商量商量让我们也跟着去啊?总感觉事情没办完,这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胡扯,马上回来归队。”

    “队长,这事情做了一半儿难受不?那几个娃子可可怜了。再说人抓住了还不是要带回去么?”

    “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还有就是,有新的命令,从即时起,我们安保公司以中队为基准负责各自区域内的打拐救助行动,你们马上归队。”

    “真的?咱们负责打拐?”

    “嗯,上面同意了,相关任命和命令也下来了。”

    “好,我们马上归队。”

    这次的事情效率不是一般的高,下午,相关任命和命令就下达到了安保公司各大队中队,在瞬间一张覆盖全国的打拐救助的大网就成形了。

章节目录

真的不是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宁溪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溪南并收藏真的不是重生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