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渐深了,繁华落幕,街道上已经开始空荡起来,先前的少女走到四人前,欠身柔声道:“四位少侠,要打烊了,若要想歇息的话,我们也有客房…”

    四人怔了怔,到没想到时间过得倒挺快,不过言语之间就已经深夜了,不过也是,茶水都沏了四五壶了。

    “不歇息,不歇息,那客房就免了…”古秋笑道。

    随即四人起身,走下了楼,结了银子后出了茶楼。

    “这鬼地方,不过就是喝了几口茶,竟然这么贵…”甘秉儒愤愤道。

    古秋笑了笑:“下次不来就是了…”

    后便朝着城南走去,此刻街道上人迹寥落,仅有出来晃荡的人也几乎都是一副江湖人的打扮,有的着急出城入城,有的悠闲寻酒,有的跟他们一样乃是为了杀人。

    走至城南的深巷中,迎面走来几人,白戈冲其问道:“几位兄弟,可曾知道驭剑山庄在何处?”

    “驭剑山庄?”那几人思索一番:“顺着此路走,过两个路口一拐便到了…”

    “多谢兄弟…”白戈冲其拱手道。

    古秋等人也冲着这几人点了点头。

    周围夜还算静,绝大部分百姓都陷入了梦乡中,只有那些江湖势力们还在为了情报而奔波忙碌着。

    向前行去,至于街角处,果然见一大宅子门大开,烛火明,其中往来匆忙,有着几分热闹。

    四人停下脚步。

    “你们仨就在这儿等着我吧,一会儿就出来…”白戈冲着三人道。

    三人虽说手痒,但也无奈的点了点头。

    白戈走上前去,向门口一人问道:“这里可是驭剑山庄?”

    那人一愣:“不错,这里就是驭剑山庄,你有何贵干?”

    白戈点了点头,随后二话不出,向里面走去。

    “你是谁?你想干嘛?”那人倒也没想到白戈竟然要硬闯,立刻过去追问想要拦住白戈。

    白戈已经行至院中,此刻冷声响起:“闻驭剑山庄剑术高绝,故前来领教,不论生死…”

    院中的驭剑山庄众人不由一愣,望着白戈有些疑惑,这种直接上门前来踢馆的,还当真少见。

    “小子,驭剑山庄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赶紧滚…”有人见到白戈年纪不大,便忍不住的呵斥道。

    “莫不是怕了?”白戈不为所动,目光中浮出抹鄙夷。

    “我们没工夫陪你小子玩,赶紧滚,再不滚,当真剁了你…”说着有三五个人手中提着剑,来至白戈面前,想将白戈赶走。

    可白戈仍就不为所动,就这般站着。

    几人见状不由暗恼随即大怒道:“你找死那便成全你!”

    数道清鸣声响彻,皆将剑拔出来,向着白戈刺来。

    “既然拔剑,那便是应了…”白戈淡然的声音响起,下一刻,其身形终于动了,一柄短刀此刻抽出,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划向几人。

    几人只觉心头一颤,寒光耀目,望着那刀刃不由怔住了,就在下一瞬间,刀刃划过躯体,只觉一凉,随后身躯便不受控制似的瘫倒在地上。

    不是他们不想躲,而是这短刀是在太快,他们压根反应不过来。

    “你!”顿时驭剑山庄的人皆是睚眦欲裂,厉声怒道。

    刚才那几人实力虽说不强,但也绝对不弱,怎么也想不到不过一刀便尽数殒命。

    别人都欺负到家里来了,哪里还能忍,皆是将剑抽出,打算向着白戈杀来,不过却被领头的拦住了,此刻其面露凝重的望着白戈:“你究竟是何人!”

    “你们庄主在吗?”白戈答非所问道。

    “我便是驭剑庄庄主,刘禹…”说着一中年男子从里面的大堂中走了出来。

    “阁下需要给我个交代…”刘禹望着白戈正色道。

    “我的交代就是,将你们尽数宰了…”白戈同样正色道。

    刘禹自然明白白戈前来不是为了领教剑招,乃是为寻仇而来,向其问道“我驭剑山庄横行江湖也数十年了,仇家无数,不知你是那一家…”

    “谷阳道平凉郡巨刀门…”

    “巨刀门?”刘禹不由陷入思索之中,从未听说过还有这么个门派。

    一旁有一人想起了什么,脸皮有几分颤然。

    “你知道?”刘禹冲此人问道。

    此人乃是驭剑山庄的一位长老,随即冲着刘禹道:“庄,庄主去年时那长丰江税银被劫一事你让我领一队人马去魏阳郡探究税银下落,快要离去时,碰上了一家名五马帮的势力,五马帮跟金刀堂搭上了关系…”

    “那五马帮跟着巨刀门乃是世仇,想将巨刀门一网打尽,便找上了我们,您之前吩咐过我,此去那魏阳郡探那税银下落不是关键,能跟六大派攀点关系就行,所以我便就将此事接了…”

    “给那五马帮调了三个人,但最后却不料,五马帮还有我们的人竟尽数被杀了…”

    “回来之后我跟您提过,您说等闲了便去平凉道中灭了那巨刀门,不过后来因那无道阁动乱一事给耽搁了…”

    这位长老将此事全部经过和盘托出。

    在场驭剑山庄众人皆是明白,心中对着长老微有些不满。

    这长老向前走一步,对那白戈道:“招惹你们巨刀门乃是我的注意,一人做事一人当,望阁下莫要祸及无辜…”

    那刘禹向前一步将那长老拉回来正色道:“无论何时,驭剑山庄都没有抛下兄弟换和平的习惯…”

    “跪着闯荡江湖可太累了…”

    那位长老心中感动,瞬间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

    一旁的其他驭剑山庄众人也心中有所感触,此刻同仇敌忾望着白戈,眼神中战意昂扬。

    白戈望着她们倒是目光中生出一抹赞赏。

    刘禹望向白戈沉声道:“既为血仇那么便手底下见真招吧,若败了,我驭剑山庄人的命,你拿去就好…”

    话音刚落,刘禹手中也是剑出鞘,直冲白戈刺来。

    寒光闪耀,凌厉狠绝,直冲要害处。

    白戈此刻也动了,手中刀刃同样砍杀而去。

    下一刻,那剑同短刀相撞,清鸣声激荡,随后二人又都突然变招,再一次缠斗在一处。

    古秋三人此刻立于门口处,望着院中央激斗的二人。

    “这刘禹实力倒也不错,在宗师之境浸润多年,不知道白戈这货是不是他的对手,而且周围还有这么多驭剑山庄的人在一旁候着呢…”甘秉儒思索道。

    “白戈的实力应该不成问题…”古秋笑道。

    他在学院中跟白戈交过手,其跟顾长羌一样也是领悟了暗劲的宗师,但这些都不重要,白戈身上最难能可贵的便是他的战斗经验。

    其从小便为水匪,八岁开始杀人,从小到大经历过的生死战斗不知道有多少次,已经培养成了极为恐怖的战斗本能。

    驭剑山庄众人皆将剑握在手里,团团将二人围住,倒不是不想加入战团,乃实在是插不上手,白戈与刘禹皆是宗师之境,寻常人只能与一旁观战,暗暗跟刘禹打气。

    刘禹也不愧是剑道宗师,剑法超绝,又突然一变招,剑光摇曳,寒气凌冽,引一剑而去,直取白戈要害。

    白戈自然发觉了这一剑的精妙,也不后退,体内暗劲催发,汇至手中刀刃之上,暗劲附着之下刀身清鸣,随后刺下直冲这寒剑而去。

    下一刻,剑刀相合,发出及其刺耳的尖锐声,二人皆运全力,火星飞溅。

    剑相比于短刀其结构更长,此刻其受力仅在与一点之上,再加上白戈又暗劲加持,就在这一瞬间,一道清脆声响彻,刘禹手中的剑,竟然断了......

    白戈似乎早有预料,在这一瞬间,再次催全力,短刀之势愈发凌厉,直冲其横扫而去。

    刘禹瞪大了眼睛,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手中的剑竟会断了,不过思索片刻后倒也明白了,这白戈领悟了暗劲,所以才会如此,又余光见到了那锐利短刀,更是惊颤,同样拼尽全力朝着一旁闪躲。

    终究没有躲过,那短刀于体内划过,血溅而出,肆意流淌,身形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这一刀算是伤到了要害,其气息变得萎靡不堪。

    “庄主!”

    “庄主!”驭剑山庄的人皆心中惊颤,聚拢到刘禹身旁,将其扶起。

    刘禹一脸难色的望着白戈,本就预料到了,此人既然敢上门复仇,自然是有了万全之策,可依旧有些不敢相信,这少年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他不怕死,但却不想让驭剑山庄的兄弟们死。

    目光中泛起抹祈求意:“我为驭剑山庄庄主,当一力承当,如果可以,可否饶我们兄弟一命?”

    “庄主,不可...”

    “庄主,要死一起死...”

    “您这是作甚?大不了跟他拼了...”

    驭剑山庄众人群情激愤道。

    白戈望着他反问道:“倘若互换,你会放了我巨刀门上下吗?”

    刘禹一愣,认真思索着,终究是摇了摇头:“不会...”

    白戈笑了笑。

    “驭剑山庄,所有人听令!”刘禹此刻恢复了本来的一派之主的气度,高升喝道。

    “在!”所有驭剑山庄众人齐声怒喝。

    “诛杀此僚!”

    “遵庄主令!”

    后庄内数十人将白戈围住,握紧手中剑,下一刻直冲白戈杀去。

    在这一刻,白戈也动了,手中短刀飞扬,泛着无尽的锐利寒芒。

    随即于着院中,一场杀戮悄然而起。

    良久之后,杀戮落幕,再度恢复了平静。

章节目录

天秋剑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过天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过天桥并收藏天秋剑歌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