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天还未亮时候,卢秋同便派人将古秋等人叫醒,知道正事儿来了,故都没有懒床,立刻爬起来,收拾一番后,近二十人就浩浩荡荡的出了城。

    按理说这个时候城中应该是没多少人的,可一出巷子来到那城中主路上,却发现无数人皆向着城外涌去,都是江湖人的打扮,负着刀剑,骑着马。

    “老吕我跟你说,昨夜那驭剑山庄被人灭了满门!”

    “老常你可莫要瞎说,怎么可能呢?驭剑山庄也是一方大势力了,怎么会一夜之间就被人灭了呢?”

    “我刚才正好路过那驭剑山庄的院子,发现院门大开,从里面穿处一股血腥气,我便好奇往里面探了探头,你猜怎么着?院中全部都是尸体,那庄主刘禹的尸身也在其中…”

    “也没听说驭剑山庄惹了那方大势力啊,为何会如此?”

    “谁知道呢?这座江湖卧虎藏龙,咱们还是小心点儿的好…”

    就在白楼一行人身旁,有两人很明显是认识,正边走边说着,后他们一看见是白楼的人,立刻缩了缩脑袋,有一人想到了什么,拱手冲那卢秋同道:“在下云上门门主常怀玉见过卢楼主…”

    卢秋同乃是六大派之一的掌门人,自然没听过这些小门派,面露出丝疑惑来。

    “卢楼主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数年之前与龙虎山上六派论道时曾见过您一面,同您说了两句话…”此人带着几分献媚道。

    卢秋同还是想不起来,但也没有说出来只是冲其点了点头。

    “您慢走,愿白楼此行能得到那天书道法…”这常怀玉冲着卢秋同忙声道。

    “你倒不必如此,天书道法残片有缘者居之…”卢秋同淡淡道了句。

    常怀玉面露惶恐,连忙道:“卢楼主我此行不过就是去见见世面罢了,至于争夺那天书道法残片,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卢秋同只觉此人过于怯懦,顿感无趣,后便不在多言,驱马前行,其余白楼人也都跟上。

    昨夜那件事儿的始作俑者,倒是瞥了那常怀玉一眼,后也离去。

    卢秋同此举倒是令那常怀玉脸上有几分挂不住,但也瞬间消失,面色露出几抹苦笑来。

    一旁的好友冲其打趣道:“老常啊,你这是何苦来哉,白捡尴尬…”

    那常怀玉倒也不在乎:“毕竟江湖讲求的是拳头,人家白楼拳头大,就是道理,也没有办法…”

    “老吕,走吧,那卢秋同说的倒也不错,天书道法有缘者居之,说不定便会落入你我二人头上呢…”

    “哈哈哈,老常你还是别做白日梦的好…”后二人也驾马前行,朝城外走去。

    出入城门皆需要下马,这是朝廷的规定,无论你是谁,过城门是就得乖乖下马接受询问盘查,当然有一种情况例外,便是你娶亲做新郎,若那时你骑着高头大马过着城门,别说门官不盘问你,还得向你道声贺。

    后一路向北,浮山县距离临汾城说远不远,说近也不算近,且既叫浮山县,自然便有座浮山,浮山县靠浮山而建,地势不高,但也不低,绵延百里,也算有几分险绝的地方。

    行了莫约大半日终于算是到了浮山县的地界,一路上可以清楚的发现,周围的人更多了,皆是为那天书道法残片而来,同蝗群闻见了粮食。

    并未入城,而是在城角处歇息,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

    一会,数人驱马前来:“见过楼主,诸位大人…”

    “有什么消息传来…”风华冲这几人问道。

    “那天书道法还在沧月楼手上,此刻已经出了洪洞县,到了浮山县的地界了,预计再有两个时辰,就到浮山之中了…”这几人中为首者禀报道。

    风华点了点头,此跟先前设想的差不多。

    那沧月楼自然不肯舍弃那天书道法,毕竟这可代表着无上机缘,绝不可能拱手相让,而那洪洞县地势平坦,自然不可能摆脱无数江湖势力的追杀堵截,所以只有进入那浮山之中才可能有一线生机。

    虽说沧月楼众人也知道,浮山中或许会有更多的江湖势力在等着他们,但机会和危险永远是相伴而生的,所以他们明知道浮山之中危机四伏,可还是会义无反顾的一头扎进来。

    “如今沧月楼中还有多少人?”卢秋同开口冲此人问道。

    那人拱手道:“整个沧月楼莫约还有三十人,两位副楼主已死,还剩下楼主舒月还有数位长老以及一干护法堂主等在苦苦支撑,这些人几乎也都受了伤…”

    卢秋同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绝门的事儿查的怎么样了…”

    此人脸色浮出一抹愧色:“那萧天意昨日已经带人入了浮山中,至于您说的萧天意带来的帮手,确实有很多人都见到此人了,但真的不知道此人身份…”

    卢秋同点了点头“继续探查消息,我们也进山了,会沿途留下记号,若有什么消息立刻沿着记号去寻我们…”

    “是!”此人领命。

    卢秋同便接着驾马朝着那不远处的浮山而去,古秋众人也随后跟上。

    浮山县县城距离浮山很近,莫约就行个十里便就到了山口处,前面地势并不险峻,还可以骑马,接着向前走去。

    像是一场声势浩大的阻击战一般,各方都主动参与进来,皆占住一方险峻之地,构筑工事,准备伏击,此战没有明确的敌人,谁拿着那天书道法残片就是敌人,心中暗暗期许着,那拿着天书道法的人会路过自己的伏击圈,自己也好去分一杯羹。

    越往后面走,古秋都觉得有几分惊异,他的观感极其敏锐,一眼望去大概就能猜到有多少人暗藏在这山体后,亦或是准备了多少陷阱,仔细观察过后这数量他都暗自咂舌,心中知道这天书道法定会引来很多人的觊觎,可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多。

    “盘算着时间,此刻那沧月楼众人应该已经到了浮山了…”雷恒此刻思索着,冲着众人道。

    众人皆是点了点头。

    古秋则是露出抹笑意来,嘴里轻声嘀咕道:“天也快黑了,这浮山该热闹起来了…”

    “此刻那沧月楼应该在南山山口,我们此刻在北山山腰处,绝门在我们之前,纵使众多势力在周围设伏,但既然绝门出手,那应该就没有什么意外,我们便不在大家手上抢食儿吃了,就待那绝门得手了,从绝门手上抢好了…”卢秋同提议道。

    大家也都没什么意见,暂时同意了。

    天色渐晚,而且在往上去已经开始变得陡峭,骑马不便,众人皆下马,后留下一位白楼长老在此处看马,其余人接着朝山上行去。

    此刻他们皆隐匿着身形,奔与山间,一入这山中谁还知道谁是谁,所以他们要做的就是隐藏,静待绝门出手。

    山上的月亮很圆,散着清辉的光芒,嶙峋的山体上有山影树影还夹杂着些许多来回穿梭的人影,山上还不错,叶梢中还夹着几缕凉风,不似山下那般燥热。

    浮山南山山腰处,此刻正有一场血战正在发生。

    “沧月楼的人出现了!”先前的一句话似乎是总攻的号角一般,一瞬间燃爆了整座浮山。

    随后那一场仿佛无休止的血战便拉开的帷幕,一入山口就有数个势力直接出手,冲那沧月楼众人砍杀而去,一时间激斗到一处,可这些终究不过只是小势力而已,哪怕提前设伏也不是那沧月楼的对手。

    沧月楼众人手段频出,一路砍杀过去,但这只是一个开始罢了,越来越多的江湖势力参与进来,可能数百人,也可能数千人,甚至数万人,似是数之不尽一般,几乎将那进山路给彻底堵死。

    每前进一步几乎都需要付出无数人命,当然其中并不排除是误杀的可能性。

    人多天儿又黑,谁能看得清楚谁是谁?反正保证不是自己人就行,只要不是自己人,那就是敌人。

    而沧月楼的人誓死保护那块天书道法碎片,一路之前,又有不少人身死。

    终于到了南山山腰处,终于是走不动了,数个只跟沧月楼弱一线的势力现身,这几个势力中都有宗师境高手,此刻以四敌一,在奋力拼杀着。

    “舒月,大家也算是相识多年,识相的便将天书道法交出来,我们便饶你一命…”

    “就是,你这又是何必呢?天书道法本就不属于你沧月楼,这般强求反倒葬送了你们沧月楼百年基业,值得吗?”

    而中央处一人,此人此刻浑身气息萎靡,依然是受了重伤,不过仍在拼死战斗着,目光露出狰狞的狂笑:“不属于我沧月楼?哈哈,那便属于你们吗?在说,我不过一块,够你们几家分的吗?”

    “这东西谁不想要?谁也别说谁,你们想要可以,从我尸体上拿吧…”言罢之后便提气挥剑冲着几人刺杀而去。

    随后几道厉声传出:“舒月,既然你想死,那我们便成全你…”

    几人在微弱的月色下战在一处,几乎招招夺命极为凶险,或许一招不慎,便就有身亡的危险,而其他的沧月楼众人也都陷入血战之中。

章节目录

天秋剑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过天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过天桥并收藏天秋剑歌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