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匄作为“前劲”的指挥官,带着军队开拔到“管”进行包围,花了七天的时间建造了攻城器械,用了两天的时间将“管”攻克。

    晋军包围“管”干得非常不地道。

    按照春秋中叶的习俗,围“城”或“邑”不能完全围死,需要至少让出一个任由攻击对象进出的城门。

    这种“围三阙一”并不是《孙子兵法》要求的不能让敌军感到绝望,以至于绝望之下爆发拼命的狠劲。

    事实上,春秋中叶打的是“君子”战争,换个说法叫为了收获利益而战,将敌人打得屈服是主要目标,并不是奔着杀多少人而去,也不是满心思想着要进行破坏。

    围城不围死的主要原因,是让被围着能够出城砍柴和进行必要的补给,免得发生易子相食或大量饿死人的情况。

    所以,不能拿其余时代的标准来看待。

    而这里还有一件必须要提到事情,也就是晋国并没有派出使者向郑国宣战。

    士匄将“管”攻陷才意识到没有宣战的问题,一边赶紧派人去向国君确认,另一边没耽误抢劫活动的进行。

    等待派出去的人带着“没有对郑国宣战”的消息回来,士匄抽搐着脸颊下令撤出“管”城之外。

    杀的人以及俘虏,抢到的东西,什么之类的?

    士匄:压根没有这事,好不啦!

    魏琦:不是俺干的,跟俺一点关系都没有!

    其余晋人:╮(╯▽╰)╭

    作为受害者的郑人:(⊙︿⊙)

    等待国君派人向士匄通知已经向郑国宣战,晋军再一次攻打“管”城。

    因为上一次已经将抵抗力量瓦解,城墙也出现缺口,再来晋军的攻城器械都是现成的,攻城成了一个走过场。

    上一次逃过一劫的郑人发现城池再一次陷落,一脸懵逼的同时,内心是崩溃的。

    这么特,还来???

    简直是造孽啊!

    士匄为了抹去黑历史,将“管”之内的郑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进行俘虏,不做任何逗留地让辅兵押解俘虏向“虎牢”而去。

    他其实不够狠,将郑人全杀了,连带己方的史官也干掉,才能真正地抹去黑历史。

    当然,包括魏琦在内的晋人,他们都不会允许士匄那么干就是了。

    并不是魏琦等人仁慈,俘虏已经是大家的公共财产,夺人钱财的仇恨值甚比杀人父母,才是其中的最关键。

    士匄那么干纯粹是一种“掩耳盗铃”的举动,就不懂“只要我不尴尬,别人就会比我更尴尬”的道理。

    当然,“掩耳盗铃”的典故还没有发生。

    “郑军大举而来,距此不足二十里。”士匄一脸奇怪地补充道:“侦骑未得楚军踪迹,楚人会否如前例不与我阵战,绕道断我后路?”

    魏琦更愿意将精力放在即将到来的郑军身上,说道:“楚军如何当有元戎倾注。我尤不解郑国屡次首创,为何仍敢独自前来。”

    不提这个士匄还没有多想,一提立刻让他觉得自己遭到了轻视。

    算起来,哪怕只是作为“前劲”而已,也是士匄第一次作为指挥官领兵作战。

    结果怎么个回事?郑国是不是瞧不起士匄,不跟楚军会合也就罢了,怎么就敢独自气势汹汹地迎上来???

    觉得受到蔑视的士匄心里火大,表面则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笑眯眯地问魏琦,道:“郑君携二‘军’而来,我欲整军迫进,魏氏随之而上否?”

    魏琦其实能理解士匄的心情,越是遭到轻视就越想证明自己,认真地在心里权衡了一番,说道:“你我各留一‘旅’驻防‘管’提防楚军忽来,如何?”

    士匄更郁闷了一些,心想:“怎么搞得我像个傻子一样。”

    不过,好消息是魏琦愿意跟着进军,士匄尽管心里郁闷到不行也不能发作。

    这样一来,范氏的一个“师”又四个“旅”和魏氏的四个“旅”进入到收拾家当的状态,整军完毕之后立刻开拔。

    他们行军不到七里远又停下来,进入到扎营的状态。

    并不是士匄或魏琦突然反悔,也不是半路得知楚军的什么消息,纯粹是正面碰上郑军了。

    “晋得‘祭’,复无故攻我,有失道义也。”子产作为使者来见士匄和魏琦。他一脸的悲愤,话却是讲得彬彬有礼,道:“我求盟于晋,无罪因何遭此劫难?”

    大哥,俺们上一次已经认怂,没再乱扎刺或瞎蹦跶,为什么又来打俺呀?

    士匄和魏琦对视了一眼,估计都在心里思考:咦?好像是这么一回事,俺们为什么要打郑国?算球,管它怎么回事,直接开打就对了。

    也就子产不知道晋军没宣战之前攻克了“管”一次,后面又蹂躏得“管”没剩一个郑人,要不肯定会有无数的p需要说清楚。

    士匄说道:“与君相遇于此,不若会猎以助雅兴?”

    那个啥?

    这里的风景不错呀!

    这么好的环境,不死点人实在说不过去,要不大家伙以鲜血湿润大地,尸骸埋葬于地下,为美好风光做点贡献吧?

    听说樱花飘落与人头落地很搭配?先捅自己一刀再横拉,后面的人动作迅速又干脆利落地帮忙“介错”,无头尸体脖颈涌泉般喷血,樱花染上血迹,充满了诗意哟!

    那个“君”特指郑君姬恽。

    没错,看上去没心没肺的郑君姬恽没闲着,明知道打的是一场送菜的战争,还是充满激情地亲征了。

    子产道:“如此,寡君奉陪。”说完,行礼离开。

    他回到己方营地,平静地将晋国那边的态度说出来,又讲自己的猜测,说道:“去岁吴败于楚,晋此番南下为吴,非为我而来?”

    子驷没给郑君姬恽任何说话的机会,立刻说道:“晋中军佐邀我会猎,我携决死之志而来,岂可半途退缩,失却良机,败坏图谋。”

    总之,逮住机会跟晋国拼一场,别做任何的犹豫,也不要再讲其余的任何废话。

    毕竟,别人家的孩子一定是死不完的。

    郑君姬恽只在意一个问题,道:“我闻晋之阴武子乃是当世第一,不知今次会否与之面见?”

    阿勒,反正是要送人头,不趁这个机会见识一下当世名将的风采,很可惜的呀!

章节目录

春秋大领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荣誉与忠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荣誉与忠诚并收藏春秋大领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