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匄终究还是选择了脸面要紧,没有出兵前往攻打郑军的营寨。

    这是一个人可以死,门风不能败坏的年代。

    到了他们这种身份地位,士兵的损失能够承受得起,名声坏了的后果则必然影响到家族的声誉。

    “郑人已折损五成仍在酣战不止,实非我所知之郑人。”士匄脸色非常不好看。

    两军从差不多中午开打,鏖战的时间超过一个时辰之后,双方士兵的体力其实都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交战的激烈程度肯定会出现下降趋势。

    打着打着,战场已经在演变成为打一种烂仗,不存在多余的指挥和调度,看到哪里有敌军,神情麻木地进行逼近,操着武器扑上去,不是敌人飙血就是自己飙血。

    出战的郑军折损了一半还没有崩溃?这一点在其余年代会显得有些魔幻。

    没亲自上战场,看着袍泽一个个倒在自己周边,无法去体会是个什么心情。

    如果身在这种地方,压根就不是自己怎么想就能做到什么事情,一点点的风吹草动就会引来下意识又无比激烈的反应。

    换作是在其它年代?即便军官能死战不退,又让督战队斩杀敢于转身逃跑或不尊军令的人,死伤超过一半为前提,信不信军官和督战队会有人不管不顾自己先跑。

    现在这么一个年代,军队是以各个家族为单位,贵族是士兵的主人,又从各方各面掌握着士兵个人到家庭的命运,再来就是“信义”和“忠诚”没那么不值钱。

    另外,一些思维也“固化”到根深蒂固的程度,导致贵族愿意死战,士兵大规模哗变属于不可能,紧密的战阵队形也无法让个别士兵有夺路逃跑的空间。

    硬要说士兵有什么想法,很大的可能是:那么尊贵的人都不惜命,俺烂命一条有什么不能奉陪的呀。

    以上的思维在春秋中叶是主流,哪怕时代再怎么变迁,但凡统兵的人有点威信,做人不是太烂,一样会有士兵心里“感念”再舍命追随。

    还有一点,春秋中叶能上战场很不容易,许多人想上战场还没那个资格。

    逃跑?能不能活下去不清楚,家庭成员以后就不再有上战场的资格。这个对于他们的家庭会是很要命的!

    出战的郑人在事先已经得到承诺,本人战死会多一名子嗣获得上战场的资格,并且家庭会受到诸多优待,多一些能够耕作的农田,获得来自国家分配的奴隶,等等方面。

    他们又知道这一次拼死作战对主人所在家族的重要性,没有了“身后事”的顾虑,有着各种“道义”在约束或逼迫,不想死这种念头稍微出现就被自己硬生生地压了下去。

    有了“实惠”和“严重后果”两种约束,出战的郑人折损超过一半还在继续坚持,就是让与之对战的范氏军队有些做蜡。

    范氏的士兵对自己能战胜郑军深信不疑!

    他们是晋人,还是来自晋国的卿位家族,很牛逼的,好不啦?

    知道什么叫“大国心态”吗?就是清楚自己国家的强大,对上其余国家的人一点都不带怂,哪怕自身骨瘦如柴,对方看上去高大强壮,一样会有一种打从心里泛起的优越感。

    俺是矮一些、瘦一些,对方看着高大又强壮,又咋地啦!

    信不信俺上去左右开弓抽对方脸蛋,那人再气愤都不敢还手?

    凭啥?就凭俺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啊!

    挨揍的人,他一拳就能打死矮瘦的人,怕的是自己将那家伙打死,会不会让对方的国家找到机会,弄死自己再入侵自己那并不强大的母国。

    小国寡民为什么难出豪杰?不是没有厉害的人物,纯粹是先天上的各种不允许。

    开乌龟船打村庄械斗,能够吹上了天这种事情,咳咳……,其实在一些大国看来嘛?一言难尽得很。

    不是瞧不起。真实情况是两个村子打得再凶,能影响到就只有两个村子,无法对周边局势产生什么影响,也无力去影响,更别提左右区域各国的局势了。

    战事打到夜幕即将降临的时刻,士匄的脸色也跟着黑得跟锅底似得。

    死撑的郑军明显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关键就是不肯认输啊!

    体力消耗得差不多的晋军,自身折损没郑军的五分之一,问题是郑军不自行崩溃,他们也无力在夜幕降临之前将郑军给吃干抹净。

    士匄内心里极度愤怒,想道:“郑人安敢折辱于我!”

    这特么!

    软乎乎的郑人遇到俺变得这么强硬?

    绝对不是郑人突然变得一个个不怕死,肯定是觉得俺好欺负啊!

    除此之外,没有其它的解释了。

    这尼玛!

    俺是范氏之主,是晋国“常务卿大夫”,是跺跺脚能让脚下这颗小破球抖一抖的角色啊!

    越想越气的士匄看向魏琦,说道:“我欲效仿上军将旧事。”

    老实说,魏琦真没反应得过来,困惑地看向士匄等待下文。

    士匄很想笑得斯文一些,却是一副脸色狰狞的模样,说道:“郑人不可走脱一人。”

    魏琦瞬间就想到吕武上一次全歼秦国主力,一名贵族都没有放跑的事情。

    人家吕武是因为遭到刺杀,事情能干得绝一些,没人会多叽叽歪歪。

    郑国只是走程序跟晋国交战,尤其是晋国主动对郑国宣战,没什么私人方面的深仇大恨吧?

    魏琦转念一想:“士匄是第一次领兵作战,碰上不肯认输的郑军,认为郑人瞧不起他?”

    所以说,他们这种贵族的思维还是有共通性的,看待事情总能形成一致。

    魏琦可不想这个时候招惹士匄,询问道:“中军佐如何处置?”

    士匄很直接地说道:“增兵参战!”

    打了一下午的两支参战部队,长久的体力消耗下来,一个个就是一口气撑着,手脚肯定都使不上劲了?

    极度愤怒的士匄不去攻打郑军营寨已经是一种为了颜面的极限,哪怕会令人觉得范氏军队胜之不武,派出生力军暴打一群“软脚虾”也不顾啦!

    魏琦没有阻止,只是不免会在心里评价道:“一样是干不要脸的事情,偏偏还要给自己留了点颜面,老范家的这一代家主还不够成熟啊。”

    觉得要点脸的士匄没干得太过分,点出一个“旅”用缓缓的速度逼向正面战场。

    对面营寨中的郑国一众贵族,他们看着出战将士的拼死意志,不止一个人觉得先辈遗泽仍在,有人甚至认为郑国还有奋发恢复霸业的希望,种种思绪把自己感动到不行。

    他们发现有新的晋军亮起火把在向战场推进,一个愣神之后,感性的人脱口大骂:晋人特么不讲武德啊!

    两支军队进行公平较量,一支军队明知不敌还死战不退,不是毫无感情的人都该为这样的场面心生感动吧?再不济,是不是要竖起大拇指称赞一声“壮士”之类的?

    身为贵族就该又属于贵族的情操和底线,让交战的军队去自行分出胜负,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尊重,是吧???

    结果,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晋国的中军佐士匄或上军佐魏琦,怎么能,又怎么敢,给特么增派参战部队啊!

    “有‘卿’如此,晋必势衰!”子驷暂时还没跑,气得胡子不断颤动,给预言了一把。

    很多郑国贵族太认可子驷的那句话了。

    他们转念一想,自家的军队能逼得晋国的“卿”不讲武德,是不是侧面证明郑军还是挺能打的?

    这么一想,一些人心里不由喜滋滋,觉得自家的某某谁也算死得其所。

    要是以现代人的思维,会觉得这些人一定有精神疾病,还病得不轻。

    关键问题在于,只是一两个郑人有那样的想法叫异类,大多数郑人有那种思维则会变成一种主流价值观。

    要脸的士匄让一个“旅”的部队大张旗鼓出现,不是一下子迅猛地插入战场,说明他心里知道这么干是一种示弱,并且传出去会有点没脸没皮。

    这也就侧面实锤一点,眼睁睁看着两支精疲力尽的军队分出最终胜负,对于当代的人来讲才是一种正确。

    人在营寨的郑国贵族,他们无比气愤地收拾细软,再愤慨地带着人出营向西南而去。

    留在原地的郑军怎么办?那必须是凉拌!

    跑路的人要干的是跑回“新郑”,带着军队准备打一场都城保卫战。

    “这……”士匄得知郑国贵族带着剩下的部队跑了,满脸懵逼外加有点不知所措。

    下一刻消息传来则是让士匄差点暴走。

    那些被留在战场的郑军,他们知道后方的人撤退之后,不带犹豫又理直气壮地选择喊暂停了!

    嘿!

    那个啥,天黑了哟。

    伸手不见五指的,不适合继续开片,是不是该暂时停一停,翌日天亮再接着来?

    士匄将涌到口腔的血强咽下去,一阵“呵呵呵呵……”的夜枭般笑声,吩咐人去答应郑军的请求,看向魏琦,说道:“郑人欺我太甚!”

    魏琦很努力地绷着一张脸才没露出同情的表情,心里想道:“这事传出去,老范家会被笑话成什么样?第一次当指挥官就碰上这事,士匄还真是倒霉啊!”

    对了,俺会被人怎么看???

章节目录

春秋大领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荣誉与忠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荣誉与忠诚并收藏春秋大领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