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承恩好心办了坏事,让崇祯一下子想起那日狂欢夜自己从城头掉下去的惨状,当下忍不住怒视了他一眼,嘴里也是恨意满满的哼哼道:

    “大伴儿,朕问你孟公子的贵庚,你却没来由地提那日的狂欢,你、你莫非忘了朕的痛处么?”

    啊呀,叫崇祯这么恼怒的一问,王承恩总算反应过来,连忙扇了一下自己的嘴巴道:

    “皇爷,是咱家口误,还请皇爷恕罪才是。”

    一旁的关望春、罗恩生看着他主仆二人旁若无人的顾自打着哑谜,慢慢的也大都想起了那日狂欢夜之事,不觉相顾莞尔。

    只不过,很多人还是对皇帝崇祯忽然莫名问起自家公子的年岁,感到有些来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很快,摸不着头脑的几个人,全都将火力集中在了关望春身上。

    无他,谁叫他顶着向阳城大本营大总管的头衔,标准的公子大内总管的角色,知道的肯定比他们这些在外领兵开疆拓土的人多得多。

    况且,他身边就住着这么一位真正的大皇帝,手里不知掌握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哩。

    “老关,这怎么回事,好好的这臭皇帝怎么突然问起了咱家公子的贵庚呢?”

    “就是老关,不准藏私,你肯定知道不少不少内情!”

    “还有呀,老关,公子不在的这些日子,你他娘的可是擅作主张,克扣了我们好几个月的主官一级配额。”

    “你若是不想公子哪一日突然回来被我们告你的状,最好老老实实将你知道的秘密都说给我们听听!”

    关望春一听,哈哈大笑。

    坤兴公主狂欢夜那天晚上,眼瞅着她的皇帝老子从向阳城头一头栽下,吓得她魂飞魄散的那个瞬间,当场慌乱到脱口而出要对奋力救下崇祯的公子以身相许。

    此后,这位大明长公主,就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每日都要去公子的房舍洒扫清理,俨然已经将她自己当做了以身相许的主妇。

    这件事,不说在整个新兵营,至少是在向阳城大本营里面,早就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也就这些整天在外打拼的丘八们,对这些传闻,还有些懵懵懂懂的。

    哈哈,他们要听,就说给他们听。

    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正好用这个定了他对公子定下的配额减半供应的所谓克扣之罪。

    当然了,说是这么说,就算公子哪天回来了,对他这么做,说不定不仅不会问罪,反而还会奖励自己哩。

    要知道,公子一去多时,库存的那些主官及其所有官兵们的配额,那是坐吃山空。

    不当及布置柴米油盐贵,他这个大总管,若是不精打细算,怎么得了?

    再说了,这减半的配额,又不是粮饷,怕什么!

    很快,关望春捂着嘴巴,将狂欢夜坤兴公主的救父之举说了一遍。

    听者听完,终于恍然大悟:

    哦,原来如此,皇帝突然没来由地问起公子贵庚,瞧这架势,他是要给自己招驸马啊!

    想着、想着,几个人忽然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

    “可以呀,这皇帝老儿,总算是做了一回明君,还知道开始念起我们公子的好了!”

    这时,皇帝崇祯也重新回到了正题上,转头又看向关望春道:

    “关爱卿,方才入海口的话只说了一半,剩下的还没讲完。你再给朕好好说道说道,孟公子对这条大河的入海口有什么神奇手段?”

    “朕记得,从大河尽头到渤海边上,还不少距离哩。”

    关望春只好收起与众兄弟的调笑,也重新回到一本正经的样子道:

    “皇帝怕是许久都没有真正了解这条大河了吧?”

    “其实,这条大河到了我们公子手里时,大河尽头经过若干年潮涨潮落,将河床已经冲刷得又向海边推进了不少。”

    “而且,也不知那一日全歼那支万余鞑子大军时,是不是我们公子使出的惊天手段,明明当日晴空万里,却忽然莫名降下倾盆大雨。”

    “没过多时,这条原本已经半干涸的大河,瞬间涨满了大水,从燕山大本营水泊以下几乎全都被淹没一空。”

    “现在这条大河看上去碧波浩荡,其实都是那场大雨所致。”

    天降大雨,皇帝崇祯今日才无意中听到,竟一下子将他震了一个外焦里嫩,呆若木鸡半晌,方才扭头看向他最信任的王承恩道:

    “大伴儿,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我大明一朝,还从未有过呼风唤雨的神奇传闻,你怎么就从未向朕说过?”

    王承恩一怔,随即苦脸道:

    “皇爷,这等神人才有的手段,咱家一个凡胎俗人又如何看得穿,加之当时战况激烈,孟公子座前全部兵马才刚刚不过数百人,前面有吴六郡一千五百兵马的袭扰,后面又紧跟着有叶布舒前后多达一万二千人鞑子大军的冲击。”

    “那时候,孟公子将皇爷藏在向阳城那个秘洞中,数百人分散在各处浴血奋战,当时就连见识过孟公子神威的咱家,也都以为这一次肯定是要玉石俱焚了。”

    “谁知,一场瓢泼大雨就那样在晴天白日之下从天而降,就好像关公忽然降临水淹七军那样,将那遍布山野的鞑子兵一下子冲了一个七零八落。”

    “战事结束了许久以后,皇爷,包括咱家在内也才反应过来,那场突然从天而降的瓢泼大雨,可能还真就是孟公子暗中使出的神奇手段。”

    “而这条大河,也从那时开始,终于又重新变得碧波浩荡,河水满盈了。”

    区区几百个兵卒,前前后后竟能抵抗甚至最后直接杀灭数以万计的鞑子大军和叛贼吴三桂的乱兵,普天之下,也就只有孟公子这样的神人了!

    崇祯直听得热血沸腾,双拳紧握,忽然想起一件事道:

    “大伴儿,朕似乎在迷迷糊糊之间,是不是曾经封过孟公子为我大明国师?”

    王承恩怔了怔,莫名地看了看四周的罗恩生、关望春等人,心道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天子金口一个大国师封号,自然是皇恩浩荡。

    但这时什么都要靠人,还说这个岂不是、岂不是自讨没趣么?

    不过,王承恩还是重重地点头应道:

    “皇爷是金口说过此事!”

章节目录

雇我吧崇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马脸微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脸微漾并收藏雇我吧崇祯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