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高一功、黄龙和刘哲等人高桂英被送到自己房中之事,并没有太大反应,张顺这才暗松了一口气,只道此事正如张慎言所言那般。

    其实,张顺却没想到这一次是张慎言故意逗他罢了。只因他之前“夏雨荷”之事和红娘子之事都往下三路上走,张慎言也便给他出了一条下三路的计策。

    这种行为,张顺要搁后世严打的时候,自然是只能落一个拖到广场上被打靶的下场。虽然说仔细轮起来,如今的他需要打靶的地方已经有很多了,也不差这一粒花生米。

    好在古今思想异同,这时代的人对此倒也不以为异。毕竟古代生存艰难,斗争残酷,大家都不容易。

    大体来说,一般女人落入敌手,难免落得一个受尽折磨凌辱的下场。所以有骨气的早早自杀了事,没骨气的便只能听天由命了。

    好一点的结果,差不多就是什么“藩国女将”,什么收入宫中之类的。

    就像《水浒传》中扈三娘全家被杀,还能嫁给“矮脚虎”王英这种结局,已经是宋江“仁义”一样。

    见高桂英被张顺下令送入房中,弟弟高一功等人担心之余,心中亦松了一口气。

    舜王除了和那“矮脚虎”王英爱好差不多以外,相貌、人品和地位比那王英好多了,他们又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甚至那高一功想的更多。自家姐姐身段模样倒也不差,只是那脾气不小,又喜欢舞刀弄枪的,要不然她也不会不老小了还没有把自己嫁出去。

    只希望这一次能折一折她的锐气,以后就在家好好相夫教子,过一过安稳生活吧!

    他那伯伯高迎祥、叔叔高迎恩被杀,若说高一功没有一点怨气,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也知晓,义军之中你杀我我杀你本也是常事,更何况此事乃是“闯将”“活曹操”和“八大王”亲手所为,舜王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此事若非舜王仁义,那黄龙和刘哲倒没什么事儿,恐怕自己姐弟就要被人斩草除根了。

    众人又说了些闲话,张顺见诸人对他倒没有太大怨恨。他便又亲自给黄龙和刘哲松了绑,让下人给他们三人分别安排了住处,以安其心。

    见左右无事儿,张顺便要回房。不曾想却被张慎言一把拉着,喊道:“舜王,切莫心急!”

    谁特么心急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张顺一听这厮这话中有话啊。

    当然,张慎言拉着他,并非是要调笑他,而是真有正事。只听那张慎言低声说道:“主公此次孟浪了。古语言:唯名与器,不可假人!”

    “主公今日许诺‘闯将’、‘活曹操’和‘八大王’三人江南一京九省,实在是太过大方。”

    “如今朝廷兵马齐聚北方,又有后金虎视眈眈,我恐怕一旦天下有变,我等为刘福通,而彼等为明太祖、陈友谅之辈矣!”

    张慎言说了半天,其实就是提醒张顺之前许诺“闯将”“活曹操”和“八大王”太厚了。如果他们一旦占据了江南、湖广和四川之地,到时候顺营就像当年的刘福通一样,顶在前面被朝廷围剿,而他们便能够安心发育了。

    张顺闻言不由大笑道:“张公误矣,如今天下是大明之天下,非张某之天下,我空口白牙许他,又有何用呢?莫说我许他南方一京九省之地,即便把天下许诺给他,又有何妨呢?”

    “功在自取之。若能取,即便我不许,又有何用?若不能取之,即便我尽许之,又有何用?”

    “‘闯将’、‘活曹操’和‘八大王’皆一时之杰也,非久居人下之辈。若是我想降服彼辈,如若臂使,双方必然起了冲突,反倒得不偿失。如此,何不祸水东引,让朱氏自己头疼去?”

    张慎言闻言颜色稍解,不由颔首道:“主公心中有数就行,我怕你未细思量,失了计较!”

    张顺嘿嘿一笑,也不作答。有些话他不便说,其实他这一招唤作“画饼充饥”,后世九九六老板和一些老家伙最喜好采用此招。

    只要努力,你就能够像我一样。张顺前世的前辈们用了一二十年血泪证明了这就是一句屁话。

    别人占据的生态位,凭什么你只靠努力就能够拿到?

    如今张顺已经占据了洛阳城,而那“闯将”、“活曹操”和“八大王”除了几千人马,什么也没有。

    作为过来人,张顺深刻的知晓占据一地,并将此地的资源化为自身实力有多困难。

    如今的“闯将”“活曹操”和“八大王”还差得远,更不要说前面还有张顺给他们挖的坑,他们之间还隐藏着一些矛盾没有解决。

    即便他们走了狗屎运,真个能够割据一方,依照他们的德性,必然会和当地土豪士绅起了冲突,到时候自己大义在手,再收拾他们不迟。

    而且就算他们能够一时压制或者拉拢了南方士绅,和张顺分庭抗礼。张顺还有一招“攀科技树”的撒手锏尚未使出,他身为后世之人,又何惧哉?

    张慎言见张顺胸有成竹,倒也没再说什么。他只是嘿嘿一笑,有几分猥琐的笑道:“那我这个老家伙就不耽误主公的好事儿了!”

    “走吧,走吧!”张顺没好气的挥了挥手应道。张顺当然还没有好色到急不可耐的程度,他又前前后后处理了不少琐事,等到天色将晚,饥肠辘辘了才返回了住处。

    如今红娘子有孕在身,李三娘和李香又不在身边,是以张顺别居一处。

    正是月初,银月如钩,不曾照亮漫漫长夜。张顺推开门进院,入眼处乌七八黑,看不清东西,到处冷冷清清,了无人气。

    “你们且回偏房休息吧,留几个士卒看护好门口即可!”张顺扭过头对悟空下令道。

    随即张顺独自回房,吱呀一声推开了门。高桂英一个激灵,连忙“呜呜”的挣扎了起来。

    张顺听见了动静,点了灯走到床前一看,顿时哭笑不得。悟空这憨批没有一点眼力劲,也不知道找两个婆子将这婆娘洗涮干净?

    原来高桂英还是白天那副模样,除了被堵上了嘴巴以外,浑身泥土、满门尘灰。身上更是依旧穿着那件臃肿的棉甲,半点也看不出身材如何。

    其实这倒是张顺冤枉悟空了,依照悟空的心思:师傅的婆娘不能动,得保持原模原样,方不至师徒之间生了嫌隙!

    这下子张顺兴致全无,他坐在床沿思量了那三千精兵半晌,一咬牙,这才伸手取了堵住高桂英嘴巴的破布。

    结果,高桂英顿时破口大骂起来。张顺只当没听着,施施然打了一盆水过来,拿着毛巾不耐烦道:“行了,行了,差不多得了!”

    古代人结婚较早,又无后世“不婚族”之说,但凡娶不了嫁不出,不外乎“男穷女丑”罢了。

    那高一功都十七八岁了,这高桂英估计没有二十也得十**岁了,更是“闯王”高迎祥侄女。这还没嫁出去,其容貌可想而知矣!

    张顺端详了一下,寻了个优点,笑道:“这眼睛还挺大!人丑不要紧,好好擦拭擦拭,弄干净点。反正黑灯瞎火的,谁也看不清谁,咱俩对付一晚得了!”

    言毕,张顺也不管她如何反抗,便拿着毛巾胡乱捂了上去。折腾了几回,好容易洗黑了半盆清水,

    张顺借着灯光一看,只见那高桂英长着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观之忘俗。原来自己却是刻画无盐,唐突西施。

    那高桂英虽无李香、柳如是二人花容月貌,却也自有一番神采。特别是那一双大眼睛,更是如中秋之月,三春之水,光彩照人!

    张顺不由心中一荡,伸手便去抚摸那一张俏脸。高桂英这一次倒未反抗,反倒妩媚一笑。

    女子那充满胶原蛋的苹果肌,摸起来温软而又富含弹性。张顺心中正旖旎的紧,却不曾想那高桂英突然眼神一厉,檀口一张,露出两细洁整齐的白牙来。

    在那贝齿朱唇之间,更有四颗小虎牙熠熠生辉。高桂英只一口,便死死的叼住了张顺的手指。

    张顺猝不及防,顿时被高桂英咬的死死的,哪里还挣脱的掉?他低头一看,只见高桂英原本俊俏的脸庞早已经扭曲了,而那一双如同一汪清水的大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自己。

    张顺不由暗道一声“不好”,搞不好自己这一回就要翻船,变成“九指神丐”了!

章节目录

大家请我当皇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四代重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代重奸并收藏大家请我当皇帝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