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的硬碰硬,鲁孝被撞得一歪,让他非常意外。

    人造人中锋的身体强度鲁孝在实战中很仔细地测试过,也就是和自己半斤八两的程度,配上老辣的手段,足够让人造人跪下唱征服。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表现得如此强硬。

    奥孔瓦孜强行传中的时候,鲁孝已经意识到自己落位的偏差,没有想去拦截,第一时间绕后点,大略的落点一眼就能看穿,遗憾的是,能看不能到,但是以自己的能力,可以无限逼近。

    辛斯特速度位置都有优势,如果他判断准确一定能抢到那最佳落点。从之前的交锋看,鲁孝不怀疑他有这种判断力,所以起跳的目的一开始就不是拿点,而是干扰。因为是门将之前最后一个防守队员,加上在禁区内,不敢太过强硬,技巧为主,力量为辅,算计着不能够把他撞飞,却足够让他发不起力然后被弹开,结果吃亏的反倒是自己。

    其实这也没什么,真正让他不安甚至有些匪夷所思的是他感觉这个球对方完全没有受到自己的影响,刚柔并济的能量似乎被对手全数卸了下来,第一个念头就是:他有用巧劲!力道不大,点的位置够远,而且去向上八成有讲究!

    卫佳皇看到鲁孝落地第一时间就是急转身向中路移动,暗自惊叹:好强的运动能力,好厉害的防守意识,好可怕的应变能力!

    一直一根筋向前冲的朱宁霍突然急刹,靠着腿长优势一路游刃有余跟随的薄礼客瞬间被拉开。

    突逢变数的薄礼客没有盲目跟人,先去确认球的位置,正好看到皮球向禁区弧顶的无人区域急坠。

    余日看明白了:“辛斯特精准的摆渡!这应该是经过多次演练的套路!”

    余日之所以说他精准是见着朱宁霍已经未卜先知地先窜到那个落点,而薄礼客之前一直被他牵着鼻子走,事到临头被他突然改道甩掉。

    然而德意志大佬就是德意志大佬,岂能轻易言败?危急关头,他迅猛如曾经所向披靡的虎式坦克,急扑欲待接住下落皮球的朱宁霍。

    虎式坦克好歹是赶上了最后的战场,矮小的巴西人足尖轻挑,挑过坦克的头顶。

    禁区内的鲁孝正自横移过来。

    扈圆枪赞道:“鲁孝好快!”

    卫佳皇忖道:原来这一挑不是为了薄礼客。

    真正的目标是鲁孝,朱宁霍并没有将虎式坦克放在眼里,他真正忌惮的是第一时间就意识到危险的前巴西老乡。

    这一挑极其用心,不深不浅,不多不少,力道刚刚好,看起来刚刚过坦克的头顶,实际上是刚刚够在鲁孝前卸下球来。

    鲁孝大骇,不顾造点的危险,奋力上抢。这是一个三七开的豪赌,但是他自信以自己的能力哪怕对上强得好像开了挂一般的前老乡,也有把握变成五五开的局面。

    朱宁霍面无惧色,或者说更加坚定,欲待卸球的右脚只见残影,显然是要怒射。

    距离实在太近,以老乡脚法之准,鲁孝顾不得什么三七五五了,鞋钉一闪即没,整个人扔出去,无论如何要阻挡朱宁霍射门。

    “xxx!”

    达卜的闷响声中,右脚的残影现出真实的形态,朱宁霍妙到巅毫地扣过鲁孝,几乎是在侧面擦着他的下身,钻入小禁区。

    明明化作一道紫影,那球和右脚还不肯分离。

    已经鬼使神差冲出来的贾实哪里是对手?被他轻易盘过,然后推进空门。

    王秋梅不禁拍案叫绝:“好球!”

    朴鹫白他一眼,心里骂道:好个锤子!你个破钉子!!

    天命鸣哨确认进球有效。

    粉苹果彻底沸腾了!

    dj开始喊话:“让我们一起呼喊他的名字——朱——宁——霍!”

    余日有些感慨:“力挽狂澜于既倒,这是真球星的作用啊!”

    本来对破钉子不爽的朴鹫看着扒了摸和卫佳皇现在的造型又有些奇怪了:“虽然和我们没有太多的关系,人家进一个球,就算没必要像小乞丐那么浮夸,你们也不至于哭丧着脸吧?刚才没进球的时候都没这么难看的。”

    扒了摸皱眉道:“我是觉得这球还不如不进。”

    朴鹫最近足球观越来越接地气,听他这混账话有些火了:“不进,直接拿给他们打反击挨一个就更好了?”

    扒了摸摇头:“不是,我现在觉得葡萄这个方向就走错了。和之前核心带队打土全的情况不一样,过犹不及的感觉。”

    卫佳皇有些意外:老扒你也这么觉得?

    故弄玄虚的话朴鹫完全听不下去,懒得再问,转向卫佳皇:“核心怎么说?”

    王秋梅也很关心卫佳皇是怎么个变态想法,心道:朱宁霍这个表现这么无懈可击的,就连我也不见得能做到,你们还看不顺眼?

    卫佳皇自己意见都不成熟,不太想和大家分享,说了一个比较直观的点:“以我对葡萄这些人的了解,这次反击后面打成这样,那些人早就该压上了。整个进攻持续的时间其实也不短,但事实上从头至尾只有三个人过了半场,其他的人都在后面一动不动,任整体脱节。如果是有朱宁霍的约束,那至少不应该脱节。”

    扒了摸,王秋梅,朴鹫尽皆默然。

    核心话其实没有说完,但是他们都明白。别说是葡萄人这种特殊人种,任何一个球队有这么好的反击机会,前后不会裂得这么夸张,除非一种情况——真的动不了。

    定庞的移动速度绝对是不如葡萄这些怪物的,可事实上,这次反击,他们一共退了五个人。而葡萄只有三个人敢过半场。

    少打多能够得分固然是一项了不起的壮举,但归根结底只是一次小概率事件。

    比分虽然领先,但真正的较量才刚开始,你葡萄还剩下多少余力呢?

    卫佳皇看得分明,辛斯特能动,因为他防守任务不重。朱宁霍能动,且动得这么精彩,正如王秋梅所说,他一直在巧妙地蓄势待发,然后这次成功的反击等于一股脑花光了积蓄,至少不再剩下多少。奥孔瓦孜能动,那是因为苏连才换上,之前张习雕还在的时间,等于是在养生。再这么打下去,即便是这三个人也会没有向前的余力,一昧缩在后面,以定庞这雄厚的攻击阵容,被打爆只是时间问题。

    哈坎,党葡鸰,提塔尔他们不敢上,八成是因为他们知道再不能乱动。开场那波输出,实在耗损太大。

    领先又怎么样?逝去的能量又不能回来,节能模式又不能开,都不用说还有半场,上半场剩下的时间该怎么熬?

章节目录

足球裁决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零布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零布道并收藏足球裁决天下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