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九城海淀区风华路,一座古朴典雅的小苑中,白衣青年正在苑中池塘边钓鱼,一边钓鱼,一边翻看着最新的京华晨报。

    昨晚太史妍琦的那通电话,他也得到了消息,一开始他和苏羽一样,震惊前者竟然能那么确定太史长青没死,不过也只是震惊了片刻而已。

    作为当事人,他可以非常确定,除了他和大个,没有人可以肯定太史长青的死活。

    而远在天边的太史妍琦如何得知?答案只有一个,这位太史家的天骄,怕是在自己亲弟弟的体内也装有某种体征仪器。

    果然,在随后的十分钟里,手下从太史长青后颈中取出一枚蚊子大小的条状仪器,就是这条仪器,明确的告知了那位天骄,她的亲弟弟是否活着。

    “真是难缠呐。”他苦笑着摇摇头,将晨报合起,就欲起身。

    忽然,苑中小门被人大力破开,他猛地转身望去,只见一名身穿天蓝色长裙,气质冷艳,身材曼妙的女子走了进来。

    随着女子步入小苑,身后一名长相普通的老者也低垂着眼睑,缓步走入。

    白衣青年目光猛地一凛,旋即笑呵呵的回敬道:“妍琦小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放人。”

    淡淡的两个字,让白衣青年苦笑连连:“怎么还有定位装置啊?”

    他摊开手,笑道:“人不在这里,要不您找找?”

    “闫三,你是不是以为有赵家保你,我就不敢动你了?”太史妍琦神色平淡的盯着闫三。

    “哪的话,妍琦小姐,这四九城,哪有人敢忤逆您的意志?只不过,长青少爷确实不在我这里。”闫三毕恭毕敬的回道。

    太史妍琦微微蹙了蹙眉头:“无论怎么说,还是要感谢你救了我弟弟。把他交还,我林家欠你一个人情。”

    闫三缓缓摇头:“还不够。”

    “不够?”太史妍琦疑惑的看着闫三。

    “林家的人情,在我眼里不值一提。”闫三话语一顿,看着太史妍琦一字一句的道:“我要你的人情。”

    “可以。”太史妍琦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闫三却笑着摇头道:“妍琦小姐别那么急着答应。你的人情,可包含了林家上下

    以及你身后那位,武痴前辈。”

    太史妍琦面色平淡,眯着眼看向闫三:“看来闫公子,所图不小。”

    “若无大利,怎敢冒险?”闫三昂首一笑,挥手道:“来人,摆座。”

    小苑亭中,闫三亲手沏了一壶好茶,敬上:“敢问妍琦小姐,如何看待这四九城的局势?”

    太史妍琦端起茶杯,红唇微启,抿了一口,简单回了四个字:“百鬼夜行。”

    闫三一愣,旋即大笑道:“百鬼夜行,哈哈哈哈,总结的好。我还以为妍琦小姐会说百家争鸣呢。”

    他放下茶壶,轻轻吹着杯中热气:“如今这四九城,没了天家,便是四大家族为最,而其中龙家在军,林家在政,太史家在商,唯有萧家最末。”

    “其下,赵家为最,虎视眈眈。若不是萧家和其他家族有联姻之势,怕是早已被取而代之。”

    “我虽为赵家座上宾,但这个座上宾怎么来的,想必妍琦小姐也很清楚。归根结底,我也不过是赵家的一条狗罢了。”

    说道这里,闫三的眸子中泛起一抹冷光,不过只是片刻,就被他隐藏了去。

    他看向听得认真的太史妍琦,笑道:“昨晚牧婴的出现,已经说明苏家复出,不过是时间问题。那位响彻全京城的苏家大少,此时羽翼未丰,虽说有苏家和……太史家的帮衬,但也无法左右这四九城的大局。”

    “四九城表面歌舞升平,实则暗流涌动。这股暗流,缺一个导火索,长青少爷的死,是最好的引线。”

    说完,他看着太史妍琦,微笑不语。

    太史妍琦放下茶杯,问道:“那为何,你要救他?”

    闫三摇头道:“有妍琦小姐在,长青少爷死不了。昨晚就算我不出手相救,我相信以您的手段,长青少爷绝对做不到那架飞机上。”

    “你错了。”太史妍琦忽然否定道。

    闫三诧异的看向太史妍琦,他没想到太史妍琦竟然会这般直白的说出自己的失误。

    太史妍琦微微叹息:“虽然我不想承认,但事实如此。老实说,或许是这些年来太过顺利,以至于我放松了警惕。我考虑到了很多方面,但只是针对我的,并没有想到长青身上,我也更没有想到,他们敢在华夏大庆之日,发动暗

    杀。”

    “他们的目的,从一开始就不是我,而是长青。”

    “虽然现在的太史家靠我一人支撑着,但我毕竟是一女子,太史家家主之位,不可能由一位女子继承。 ”

    “而长青是太史家主脉唯一男丁,也是唯一继承人,杀了他,可以从根本上覆灭太史家的百年基业。那林家幕后之人,远比我想的深远。

    闻言,闫三却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未必,他不过是旁观者清罢了。这个局面,我也看出来了,所以我才会去救长青少爷。我以为你想到了,没想到连你也不能免俗。也幸好,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得到你这个人情呢。”

    说着,闫三无奈一笑:“早知道你没后手,我就不出手相救了。而这盛世,也会如我所愿的……乱起来。”

    太史妍琦听着这话,也没生气,反而是笑了笑,回道:“这倒是有趣,我没看出来的局面,你看出来了,那幕后之人看出来的局面,你却没有看出来。说来也巧,这场博弈,我没输,那幕后之人没输,你……反而是赢家。”

    闫三谦虚一笑:“妍琦小姐谬赞了。若不是您有意成全,我不过是个打工仔罢了。”

    他这番话是实打实的事实。如果今天太史妍琦不答应他的请求,以后者的能耐,带走太史长青可谓是轻而易举,但她没有那样做,她选择成全他的请求。

    而这其中原因,不是怕他,也不是真的感谢他,只是为了讨个师出有名罢了。

    太史长青没死,太史家想报复林家,最多也就是小打小闹,而太史长青死了,或者失踪了,那就对不起了,林家,便准备和太史家开始不死不休的战争吧。

    “长青少爷在我这很安全,除了我们四人,没有外人知晓。接下来的事情,就麻烦妍琦小姐了。”闫三恭敬的抱拳道。

    太史妍琦饶有兴趣的盯着闫三,盯得后者有几分不自在,忽然,他开口道:“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哦?”闫三疑惑的问道:“我倒是挺好奇,那位是谁?”

    “没什么。”太史妍琦突然意兴阑珊的随口道:“一个小教官罢了。”

    闫三一愣,旋即大笑道:“哈哈哈哈,妍琦小姐,您不如直接告诉我是那位苏家大少得了。”

章节目录

终极守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死鬼来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死鬼来了并收藏终极守卫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