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买啊,我曾经去过那里,当时还是在著名的泰姬玛哈酒店下榻的!”崔斯特一边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一边仔细的观察对面的那拉万尼。

    崔斯特旁边,那名身材火辣的女公关不断的在搔首弄姿,时不时的还向着那拉万尼跑一个媚眼,摆明了是在勾引那拉瓦尼。

    按说面对这样火辣的美女,正常男人都会心动,然而那拉万尼却没有半点的回应,哪怕是眼角的余光,也没有多看美女两眼。

    这让崔斯特有些失望,他没想到自己竟然遇到一个坐怀不乱的印度人。

    旁边的美女则很失落,第一次遇到都不正眼看老娘的男人!

    聊了大半天,双方交谈的非常愉快,但并没有聊到实质性的内容,基本上就是在互相吹牛打哈。

    崔斯特是来是施展美人计的,在美人计成功实施之前,自然不希望过早的进入到实质性的谈判当中,以免落了下风。

    而那拉万尼又是个印度人,这个民族向来是说的多做得少,对于吹牛打哈放嘴炮这种事情是非常擅长的。

    结果双方闲聊了大半个小时,互相交换了美印两国的风土人情文化,采购案的事情是只字未提。

    离开的时候,那拉万尼又礼貌性的将崔斯特送到了电梯口。

    漂亮女公关还不忘故意摆了个s型的造型,站下一下自己的曲线,希望再最后的做一次努力。

    那拉瓦尼依旧熟视无睹,他的目光集中在刚刚走出电梯的一位壮汉身上。

    那是一个身高近两米的壮汉,浑身上下肌肉感爆棚,肱二头肌比一般人的大腿还粗,那胸肌练得,也比女公关要大上好几圈。

    “真是让人流口水的好身材啊!”那拉万尼心中暗道。

    ……

    丁友亮捧着望远镜,继续观察酒店大门。

    “卡特彼勒的人出来了,那个不太正经的女人也一起出来的。看他们的表情,有些严肃,应该是没有得手。看来美人计真的对那拉万尼无效啊!”

    丁友亮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难道他真是个兔子?董事长,你说那种人为什么要叫兔子?咋不叫别的动物,像是猫啊,企鹅,袋鼠什么的!”

    “因为天猫、腾讯和美团会告你的,南山必胜,这官司你打得赢么!”李卫东心中吐槽了一句,随后开口问道;“你知道乐府双璧么?”

    “是古诗词么?”丁友亮开口问道。

    “汉乐府诗《孔雀东南飞》和北朝民歌《木兰诗》被称之为乐府双璧。”李卫东开口说道。

    丁友亮笑着答道:“《孔雀东南飞》我听说过,《木兰诗》是讲花木兰的么?原来是北朝鲜民歌啊!朝鲜的歌曲,我只听过‘倒垃圾’。”

    “我说的是北朝,南北朝的北朝,不是北朝鲜!”李卫东无奈的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历史课没学过么,还有个顺口溜,那顺口溜是怎么说的来着,让我顺顺啊!”

    于是李卫东乃是小声念叨起来:“夏商与西周,东周分两段,春秋和战国,一统秦两汉,三分魏蜀吴,两晋前后延,南北朝并立,对南北朝并立,说的就是这个!”

    丁友亮则是呵呵一笑:“我比你早上了十年的学,我们那时候主要是学思想政治,其他学的不多。”

    “也是,你们那时候毕竟是特殊。”李卫东点了点头。

    “我们说兔子呢,关这个花木兰什么事?”丁友亮接着问道。

    李卫东继续解释道:“《木兰诗》里有这样的一句话,叫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意思是说雄兔两脚不住乱动,雌兔眼眯成一条线。两只兔子一起跑动起来,怎能分得出谁是公的还是母的?

    这本来是说花木兰女扮男装,替父从军的事情。但是这里面也扯上了兔子难分公母的事情,于是后世就将那种人,称之为‘兔子’!”

    “原来如此!”丁友亮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望远镜却始终盯着那个身材火辣的女公关,直到人家上了车,离开了酒店。

    丁友亮意犹未尽的咽了咽口水,然后重新将望远镜对准了酒店大门。

    “董事长,日本人来了,那个我见过,是日立建机的代表。”丁友亮突然说道。

    李卫东立刻抬头望去,看到几个东亚面孔正走进酒店。

    “日立建机也来了,估计小松制造和神钢建机也会来的。”李卫东开口说道。

    丁友亮则接着说道:“其中一个日本人的手里还拿着一个礼盒呢,这是要送礼么?看来日本人也跟咱们似得,托人办事走后门得送礼。”

    “儒家文化区嘛,拜托别人帮忙的时候,少不了有馈赠礼物的传统,日本人自然也会送礼的。而且日本人送礼,规矩还挺多的,远比咱们讲究。”

    李卫东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日本人平常去朋友家串门,或者出席宴会的时候,会随手带上礼物,求人办事的时候,也会送礼,他们也会给孩子压岁钱,不过是在元旦,而不是春节。

    另外日本人对平常关照自己的上司、亲戚、朋友也会送礼,跟咱们逢年过节给领导送礼差不多。不过这种情况下,日本人是讲究回礼的,一般回礼的价值都是送礼的一半,你送两瓶茅台,人家会给你一瓶茅台,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

    “那可省事了,要是给十个领导送礼,准备十一瓶茅台就行,送两瓶,人家回一瓶,自己再添上一瓶去下一家,人家再回一瓶,十个领导全送完,我自己还能再剩下一瓶回家喝。”

    丁友亮接着说道:“不过我看那日本人拿的那个盒子,听豪华的样子,里面装的应该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不知道那拉万尼会不会心动啊!”

    “你放心好了,就算是日本人送一盒金子,那也是白送。”李卫东一脸淡定的说。

    “为啥?是不是印度人没有送礼收礼的出传统?”丁友亮开口问道。

    “白送你东西,不要是傻子!”李卫东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不够印度人的确有个传统,那就是收钱不办事!”

    ……

    佐藤聪将一个人包装精制的木盒,递到了那拉万尼面前,开口说道:“那拉万尼先生,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一点小心意,不成敬意,还望笑纳!”

    那拉万尼接过礼盒,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件精美的黄金饰品。

    “日本人真讲究,第一次见面就送这么贵重的礼物!”那拉万尼微微一笑,随后开口说道;“那就多谢佐藤先生了。”

    中东的土豪们很喜欢黄金,对于他们而言,黄金象征着财富和地位,迪拜的黄金交易市场更是全世界闻名。

    穷哈哈的印度人同样很喜欢黄金,很多印度家庭哪怕是省吃俭用,也要买几件金饰带在身上。

    谷lt/spangt  所以佐藤聪的这件礼物,很符合那拉万尼的胃口。

    那拉万尼收下礼物,佐藤聪顿时大喜过望,他觉得那1.2亿美金的订单,已经成功拿下了一半了。

    “那拉万尼先生,我听说贵国通过了一笔1.2亿美金的工程机械采购预算,还希望你能够多多考虑我们日立建机的产品。”佐藤聪立刻开起了推销模式。

    佐藤聪介绍了小半天,费了不少的口舌后,那拉万尼主动才开口问道;“佐藤先生,具体采购哪家企业的产品,一时半会也无法决定,我需要咨询一些专业人士才行。”

    提到“咨询”这个词,那拉万尼摆明是在要咨询微,也就是所谓的中介费。

    佐藤聪马上说道:“那拉万尼先生,请您放心,咨询费方面,我们日立建机绝对会足额支付的。我们可以按照行业最高标准的5%,支付咨询费。”

    “只是5%啊!”那拉万尼的语气中透出了不满。

    “那拉万尼先生,5%已经是最高标准了。”佐藤聪开口说道。

    那拉万尼却摇了摇头:“佐藤先生,5%实在是太少了,至少应该10%起。”

    佐藤聪微微一愣,他没想到那拉万尼竟然如此的狮子大开口。

    那拉万尼则靠在沙发上,老神在在的说道:“佐藤先生,实不相瞒已经有人给我开出了10%的咨询费,但我并没有答应。”

    “是哪家企业?”佐藤聪马上问道,他很想知道究竟是谁如此不顾行业潜规则。

    那拉万尼却耸了耸肩:“非常抱歉,我不能告诉你,但如果想让我采购日立建机的产品,那么你需要给我比10%更多的咨询费。”

    佐藤聪也不知道那拉万尼说的是真是假,但他也不能把话说死,在犹豫了片刻后,佐藤聪开口说道:“那拉万尼先生,10%的咨询费,我个人无法决定,我需要向上级汇报一下。”

    “好的,我期待佐藤先生的好消息!”那拉万尼站起身来,准备送。

    那拉万尼将佐藤健送进电梯,等电梯门关闭以后,他才返回自己的房间。

    电梯里,助手一脸气愤的说道:“这个印度人也太可恶了,明明收了我们贵重的礼物,可还是狮子大开口,竟然要10%的咨询费!而且连一点信息都不透露给我们!”

    佐藤聪的脸色同样非常难堪,他开口说道;“之前就听说,印度人向来不讲信义,但我以为他们总该是收钱办事吧?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印度人的无耻!这贵重的黄金饰品,算是白送了!”

    ……

    “董事长,日本人出来了,表情好像很难看,那个装礼品的盒子也没有了。”丁友亮用望远镜盯着佐藤聪,看起来实况直播模式。

    李卫东则开口说道:“七八十年代,日本企业的主要目光都集中在欧美市场,进入到九十年代以后,日本又开始大规模的投资东南亚地区。南亚一直被日本所忽视。

    南亚地区比东南亚还要贫穷,基础建立落后,而且宗教信仰方面也比较的复杂,他们没有条件使用日本的产品,更买不起日本产品。

    所以日本企业不了解印度的文化和风俗习惯,收礼办事这种事情,哪怕是在欧美国家也是行得通的,但是在印度却不行。

    印度人收了钱,不光不给你办事,还想再敲你一笔,所以跟印度人做生意,不光要把合同签好,还要先收钱,再发货。”

    “明白了,以后遇到印度人,我会小心的。”丁友亮话音顿了顿,接着问道:“董事长,咱们什么时候进去找那个那拉万尼?”

    “别急,以印度人的性格,绝对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他会一直等下去,看一看其他厂商还有没有更好的条件,等到最后一刻,才会去找条件最好的那个厂商,然后再要求对方继续让利。总之就是要把便宜占足了!”

    李卫东说着看了看手表,接着道:“所以咱们不用着急!也快到吃饭的时间了,咱们先下车,去这个酒店的餐厅里,吃保喝足再说!”

    ……

    傍晚时分,李卫东终于按响了那拉万尼的门铃。

    那拉万尼接待了一天的户,已经有些累了,此时李卫东过来拜访,那拉万尼心中并不是很愉快。

    “那拉万尼先生,我是富康工程公司的代表,这是我的名片。”李卫东将名片递上去。

    那拉万尼接过名片一看,发现是一家中国企业,顿时眉头一皱,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

    “这位先生,你也是冲着我们印度刚批准的采购预算来的吧?但是非常抱歉,我们不打算采购中国的产品。”那拉万尼很直接的说道。

    李卫东则开口道:“那拉万尼先生,先不要急着拒绝,等你看过我们的详细的产品明细后,你肯定会有兴趣的!”

    李卫东说着,掏出了一份文件递了上去,接着说道:“这是一份工程机械的产品明细,上面包含了各种常见的工程机械的报价,各种机械的数量也已经注明了,当然数量是可以调整的。这份明细的总价值是8000万美金。”

    那拉瓦尼下意识的接过产品明细,然而第一眼望去,上面写的却是1.2亿美金工程机械产品明细。那1.2亿的数字还专门方大了,格外的显眼。

    那拉瓦尼心说,着中国人是不是数?可是再不识数,也分得清8和12吧!

    于是那拉万尼开口问道:“你不是说8000万美金么?为什么这上面写的是1.2亿?余下的那四千万呢?”

    李卫东早就等着这个问题了,他微微一笑,开口说道;“那拉万尼先生,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某一天,a国的交通部长去b国访问,b国的交通部长盛情款待了他,并且邀请他去自己家里做。

    a国交通部长到了b国交通部长的家里,发现那简直像是城堡一样的大,而且装修的非常富丽堂皇,就如同皇宫一般。

    a国的交通部长很羡慕,他就开口问对方,我是交通部长,你也是交通部长,但我只能住在公寓里,你是怎么住进这么豪华的房子里的呢?

    b国的交通部长指了指窗外,开口问,你看到外面四车道的高速公路了么?

    a国交通部长向外望去,只看到了一条辆车道的普通公路。

    于是a国交通部长开口说,外面只有两车道的公路,并没有四车道的高速公路。

    b国交通部长指了指自己的房子回答道,另外两车道,就在我的家里!”

    李卫东说完,看了看那拉万尼的表情,发现对方已然是一脸的凝重,望向李卫东的眼神里也充满了吃惊。

    李卫东笑盈盈接道:“那拉万尼先生,你刚才问我,余下的四千万美金在哪里,你说这四千万美金,会不会就在你家里?”

章节目录

重生之实业大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过关斩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85章 讲故事,重生之实业大亨,笔趣阁并收藏重生之实业大亨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