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飞机在半空之中盘旋着,最后选择了一处空地降落。

    慕微希和夜宸修吻得难舍难分,到最后机长不得不咳嗽着提醒:“老板,老板娘,到了。”

    机长瞬间眼观鼻鼻观心,他们老板娘可真牛啊,能降得了老板还能飞天遁地。

    慕微希这才和夜宸修分开,扯着他的领带,垫脚又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道:“我相信你,也相信小叮当。”

    亮着的智表屏幕上面,此刻还停留着一条消息:我来了!

    夜宸修神情明暗交杂,惩罚的咬了咬她的鼻尖。

    慕微希面色微红的和他分开,从飞机上跳了下去,稳稳当当的落在地面。

    林警官,老赵,沈局长,夏泓墨,慕西西都激动的冲到了她的面前。

    老赵眼泪婆娑:“慕小姐,我就知道,你这一定没事,吉人自有天相,吉人自有天相。”

    然而事实上他现在心脏都还在嗓子眼卡着。

    太惊心动魄了。

    夏泓墨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等到确定了她一根头发丝都没伤到后,才又急又气道:“你是觉得自己有几条命?慕微希,我不需要你来充当英雄。”

    “不管有几条命,总之命比你多就是了。”慕微希歪歪头,“再说了,我这不是充当英雄,我只是在保护我弟弟而已。”

    别扭的小屁孩。

    夏泓墨喉咙一堵,眼眶泛红的别过脸,咬牙道:“算了,就当是我欠了你两次人情了。”

    慕微希莞尔一笑。

    此时,旁边有两道脚步声过来。

    两个身穿迷彩服的男人架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过来,将他扔在了地上,一脚踩着那人的背道:“老大,我们过来的时候看到这个人在外面鬼鬼祟祟,还拍了照片,对了,他发的这个消息也不对劲。”

    穿着迷彩服的男人将手机递给了夜宸修。

    夜宸修接过手机,冰冷无波的眼眸中全是危险。

    男人抱着头蜷在地上大声嚷嚷:“我是冤枉的,我就是看见这边有问题,才过来看看,你们这是故意伤害,我要紧去警察局报警,放开我!”

    夏泓墨见到男人的时候一愣,又觉得这声音极为熟悉,他目光在男人的身上扫过,最后走过去掐住对方的脖子,把对方左手的衣袖一撩开,一道鲜红刺目的新鲜疤痕映入眼帘。

    “是你!”他语气肯定。

    慕微希:“你认识他?”

    夏泓墨强忍住自己的怒意,才没把眼前的这个人掐死,咬牙道:“我在停车场的时候被人盯上的,躲过了那些人,但是却没想到背后有个人放冷枪,那个人给我打了麻药,我最后的意识就是从那个人左手的小手臂上撕下来一条皮。”

    周围的特警闻言立刻上前一步,枪支对准了地上的男人。

    刚刚还犹如尖叫鸡一样大吼,大闹的男人瞬间安静了下来,他慌张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特警们又往前走了一步:“嗯?”

    黑黢黢的枪口对准了男人。

    男人咽了口唾沫,腿肚子直打颤,他恐惧大喊道:“我说!我说!我把我知道的什么都说,这一切都是有人指使我的,是慕长和,是慕长和指使我的。”

    慕氏集团。

    还有半个小时下班,集团里面来来往往的人都匆匆忙忙,褪去了那些腐朽的气息,整个公司都充斥着活力。

    慕长和今日的心情好极了,他坐在自己办公室里面的老板椅上品着茶,哼着小曲儿,欣赏着落地窗外的夕阳。

    旁边坐着的另外一位集团的老总,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慕董,这是从缅甸新开采出来的石头,我这瞧这颜色好看,觉得趁您,就给您送过来了,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您瞧瞧。”

    他顺势打开了那檀木的盒子,盒子不大,也不过就30厘米左右,打开的那一瞬间却有一道光华瞬间吸引了慕长和的注意力。

    他抬眼看过去,只见着一只红翡金丝兔子被红丝绒包裹着,安静的躺在盒子里面。

    那老板笑呵呵道:“这兔子开采出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没有经过一丝人工之手,是矿石里面切出来的,成了精的东西,您瞧瞧。”

    翡翠里面开出这样的天然的动物本来就是奇观,百十来年都难得一见,尤其是这水头极足的红翡,还夹杂着一丝金色,若是拿到拍卖行去炒一炒,估计能够卖出十几亿的天价。

    慕长和心中满意极了,手指敲击着桌面:“你放心吧,你们那个合作……”

    他这话音还没有落下,办公室的大门却忽然被人一脚给踹开了,身穿警服,手持枪支的警察冲了出来,瞬间就将慕长和按在地上。

    “不许动!”

    警察厉声呵斥着,枪支抵着慕长和的下巴:“慕长和是吧?由于你和两桩谋杀,绑架案有关系,现在和我们走一趟吧。”

    他们将慕长和提起来,反手将他给扣住,戴上了手铐。

    慕长和懵了:“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放开!”

    警察冷笑道:“就是因为知道你是谁,才要抓你。”

    上头说了,绝对不允许这个人跑了。

    至于刚才想要贿赂慕长和的那一位老总,瞬间石化在当场,眼睁睁的看着慕长和被带走。

    怎么好端端的,就成了这个样子?

    由于慕长和是在公司里面被抓的,很快,整个集团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何倩曼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手上的笔一抖,哐当一下就落在了地上,她顾不得捡笔,疯了一样的冲到了唐明的办公室。

    “唐明!”

    唐明从一堆公务之中抬起头来:“姨母这慌慌张张的来找我,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吗?”

    何倩曼脸色难看道:“这是不是慕微希算计的?”

    除了慕微希,她想不出第二个人。

    唐明轻笑了一声:“慕长和自己犯了罪,当然要被绳之以法,这叫做罪有应得而已,怎么叫做是大小姐算计的?姨母,你慌慌张,是做贼心虚?”

    他的话像是一盆水一样泼在了何倩曼的头上。

    何倩曼勉强冷静了下来。

    是啊,这些事情和她确实没有关系,她顶多就是和慕微希不对付,闹了几次而已,也没有闹到那种不死不休的地步吧?

章节目录

夫人又在吊打白莲花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茶小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794章 慕长和被绳之以法,夫人又在吊打白莲花了,笔趣阁并收藏夫人又在吊打白莲花了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