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杀了他!”

    紫袍老者忍无可忍,再也顾不上理会叶澜的死活。

    跑到这里来撒野,让奇珍阁的脸面往哪里放?

    “且慢!”

    方白举起叶澜,大声道:“我有个非常不错的想法,阁主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说!”

    紫袍老者冷着脸,强行压下心底怒火。

    “那就是…奇珍阁以后投在我的麾下,大家就不用打,你们也就不用死了。”方白笑着说道。

    “岂有其理,杀了他!”

    紫袍老者勃然大怒,简直是岂有其理。

    让奇珍阁投降,简直是做白日梦。

    “唉!”

    方白叹了口气,“那我也只能说声抱歉,你也可以去死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直接捏断了叶澜的脖子。神魂刚刚升起要逃,黑凤吐出一道黑色光华。

    叶澜魂飞魄散,终于彻底消失在天地间。

    “杀!”

    紫袍老者随手轻摆,奇珍阁众强者立刻动起来。

    “且慢,我还有最后一句话要说。”方白大声道。

    “好,老夫倒想听听你有什么遗言。”紫袍老者冷笑道。

    “你们…准备好受死了吗?”方白笑吟吟的问道。

    “嗯?”

    紫袍老者立刻沉下脸,“找死!”

    轰轰轰!

    道道光华升起,铺天盖地的朝着黑凤与邪月幻兔落下。

    显然没有人将方白放在眼里,靠他能翻起什么浪来?

    “真是不知死活啊!”

    方白撇了撇嘴,扭头看向云长青,双眼微微一眯。

    “你…”

    云长青突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方白的笑容令他心神不宁。

    就在此时,天空突然出现一个个庞然大物,咆哮着杀向人群。

    “妖帅,那是妖帅!”

    “天那,怎么会有这么多妖帅?”

    “他到底是什么人?”

    惊呼声此起彼伏,众人彻底懵了,怎么会有这么多妖帅?

    一眼扫过,至少有一百多。

    “给我把城守住,不许放走任何一人。”

    方白冷冷说完,道道身影划过高空,将奇珍阁的城池牢牢守住。

    砰砰!

    炸裂声不断响起,血肉之躯化为血雨飘飘洒洒。

    “都看清楚了,这两个人要活口。”

    指了指云长青和紫袍老者,两人心底狠狠一颤。

    再看周围,六十几个妖帅,还是以妖帅中后期为主。还有一个神兽邪月幻兔,这还怎么战?

    “走!”

    紫袍老者头也不回的要走,黑凤、冰炎魔狮已拦住他的去路。

    眨眼的功夫,奇珍阁的天人境死的仅剩寥寥几人。

    战斗刚开始就要结束,方白觉得很是无趣。

    还是他只放出一小部分妖帅,否则,战斗瞬息就结束了。

    城内乱成一团,道道身影腾空而起,朝着四面八方逃窜。

    方白猛地醒悟,暗道不好,急忙给苏苏传去消息,让她乖乖留在城内,千万不要跑。

    “什么意思?难道你也在?又或者是此事与你有关?”

    苏苏一连串的发问,方白不知该如何回答,干脆只回了一句。

    “听我的就行!”

    “主人!”

    “主人!”

    刚收起万里传音简,紫袍老者和云长青就被送到方白跟前。

    “这么快?你们也太没用了。”

    方白摇摇头,很是感慨。在场天人境就死的剩下他们两个。

    “你…怎会有这么多妖帅?难道是你投靠了妖族?”紫袍老者大声道。

    “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不用脑子的吗?当然是他们跟着我。”方白淡漠道。

    “不可能!”紫袍老者怒道:“他们怎么会跟随你?”

    “爱信不信。”方白撇了撇嘴,笑吟吟的看向云长青,“怎样,我说的没错吧?”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云长青六神无主,哪里还有天人境强者的样子。

    “为什么?要不是你贪心不足,怎会有今天的事?要怪就怪你自己,怪不得别人。”方白冷笑道。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猜到我会带你到这里来,而你是将计就计!”云长青喃喃道。

    “说的不错!”方白淡淡道:“我不想与奇珍阁一般见识,可是你们非要自寻死路,我有什么办法?”

    “你好奸诈!”

    “气,愧不敢当!”

    “你…”

    云长青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以为带回来一个机会,谁料是带回一个死神。

    是他毁灭了奇珍阁,传出去简直就是个笑话。

    “知道为何要留着你们吗?”方白笑着问道。

    “无非是想折磨老夫,满足你丑陋的心。”云长青努道。

    ”呃…”方白苦笑道:“我们是敌人不假,但也没有必要如此诋毁我吧?给你们一次活命的机会,谁能赢了我,谁就可以活着离开。”

    “什么?”

    紫袍老者与云长青齐齐愣住,竟然要挑战他们?

    云长青领教过方白的实力,倒是可以理解。紫袍老者却想不通了,凭什么?

    “你又想耍什么诡计?”紫袍老者冷冷道。

    “没什么,与我一战,赢了的可以走,输了把命留下。”方白淡漠道。

    “好!”

    紫袍老者大声应下,反正不过一死,没有拒绝的理由。要是能为自己报仇,再好不过。

    “这得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啊!”

    “随老夫来!”

    紫袍老者带路,也不管城内已乱成一团。有妖帅在城外守着,没人能逃的了。

    一片开阔之地,突然有光幕升起,紫袍老者嘴角泛起一丝狞笑。

    “受死!”

    轰!

    随手摆过,熊熊烈火升起,朝着方白卷来。

    “不宣而战,你这不地道啊!”

    方白摇头轻笑,发现周围虚空被锁定,仿佛置身一个囚笼。

    要是没猜错,紫袍老者的修为应该逼近天人境后期了。

    如此强大的实力,现在应付起来还是有些吃力。

    法天象地!

    身形突然暴涨至三十二丈,冲破那禁锢,仿佛通天巨人,俯视渺小的人类。

    一拳狠狠砸下去,烈火倒卷,分崩离析。

    “你这是…”

    紫袍老者大惊失色,起初还以为是什么秘术。神识一扫,吓得心底狠狠一颤,哪里是秘术,分明这才是真身。

    那么,刚才岂不是?

    来不及细想,一股狂风扑面而来,紫袍老者猛地清醒,这一拳的力量会有多可怕?

章节目录

鼎炼天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远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千二十章 愧不敢当,鼎炼天地,笔趣阁并收藏鼎炼天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