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芋喜欢将咸鸭蛋对半切开佐粥食,筷子头扎下去的那一刹那,吱——便有红油冒出来了。1

    这种方法是她从一位大家的以端午为主题的散文里学到的,并且她也成功种草了高邮的咸鸭蛋。

    高邮咸蛋的特点是,质地细腻而油多尤为别处不可及,且不似别处那般发干、发粉,入口如咀嚼石灰。用刀将其对半剖开,刀刃嵌入卵壳的那一刹那便可以听到一声清脆的‘咔’声,再将刀身深入些,可见有橙红色带着香味的油沿着蛋壳的裂缝汩汩冒出。

    就连袁枚都曾赞道:腌蛋以高邮为佳,颜色细而油多,高文端公最喜食之。席间,先夹取以敬,放盘中。总宜切开带壳,黄白兼用;不可存黄去白,使味不全,油亦走散。2

    “你弄这么多咸杬子干嘛?”

    宋祈渊摘了荷叶回来,看到宋芋正在将煮好的鸭蛋按个头大小从底层挨着器壁垒起。

    “做来端午吃咯。”宋芋将挡在眼前的头发丝用小指勾到耳后。

    咸杬子是咸鸭蛋在古时的叫法,鸭卵,以杬木皮汁和盐腌渍,故名。后来也用米汤和入盐草灰腌渍。

    宋芋握着两个手心堪堪能握住的鸭蛋,笑盈盈地让宋祈渊来摸一下。

    她又闭上了眼睛默默祈愿。

    “你这是干嘛?拜鸭蛋神?”宋祈渊深深地看了蹲在陶罐旁握着鸭蛋阖拳许愿的宋芋,他觉得宋芋虔诚得让他发笑。

    “哪有。”宋芋将方才的两个鸭蛋放在罐子的最上面,然后将之前找来的麻布盖在,又覆盖上方才准备好的草木灰、碎黄泥、谷草封罐。

    她解释道:“我是希望这两个是双黄蛋。”

    这样,在端午的时候,不仅能有口福还能平添福气。

    “荷叶给你!”宋祈渊将盖在自己头上大且圆的碧荷取下来递给宋芋。

    “你看这是什么?”

    宋芋正在清洗荷叶,宋祈渊夹带着清香突然蹿到了她面前来。

    一束含苞的荷花,最外层还显现未熟的青涩。

    宋祈渊拨开才露尖尖角的小荷,藏在里面的小莲蓬漏了出来,“喏,你小时候最喜欢吃莲蓬了,方才我见有便摘了些回来。”他挠着后脑勺嘿嘿一笑。

    宋芋额头顿冒三条黑线。

    不是吧?这莲蓬还没满月呢,怎么就强制出来工作了?!

    “阿兄。”宋芋停下手中洗濯的活儿,顿了一下,“莲蓬要秋季才熟呢,现在还吃得不得。”她又拿自己的手掌和小莲蓬比对了一下,还没她巴掌大呢。

    待荷叶风干后,一个时辰前泡的糯米也差不多了,宋芋便开始做糯米鸡了!

    传统的糯米鸡,需要糯米三四两、瑶柱、虾仁干等或者去骨的鸡翅为馅料精制而成。

    因着无瑶柱及白果、板栗一类的佐料,宋芋便加了晌午剩下的鲜虾仁以及腊肠肉和时蔬粒代之。

    “下次吃糯米鸡的时候该用‘珍珠鸡’。”宋芋将扎捆好的糯米鸡放入小蒸笼中。

    “珍珠鸡?”

    “就是比寻常鸡体型小一半的那种,便是整只包在荷叶内也能十分入味。”宋芋握着肩膀甩了下自己的酸痛的胳膊。

    “害!不就是童子鸡?”

    ***

    晚食过后,在院里歇了会凉,锅里烧的热水也好的差不多了,两人一番洗濯捯饬后便清清爽爽地去逛扬州夜市了。

    想要靠小吃摊发家致富,细致的市场调查肯定是少不了的,什么地段人流量最大,那些口味的吃食最受欢迎以及市价这些都是要纳入考虑的。

    这两天宋芋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却在‘老扬州’宋祈渊和房东那里打听到了不少消息。

    比如说,人流量最大的地方还得数二十四桥附近,那里往来应酬的达官贵人多,出手也阔绰。里正脾性不太好,和他说话要懂得服软,要不然他的小册子上准能记你一笔偷税漏税...

    宋芋他们住的小院子,虽是破旧了些,但地势却是一顶一的好。和扬州府就隔着一条街的距离,治安上的保障少不了;距离‘商业区’二十四桥不过两公里的路程,且水路、陆路都通畅;另外,与他们一坊的多为吃手艺的营生者,今后若是有商业互贸,也能凭‘邻里’这层情分讨个好价钱...

    “扬州城的夜晚可比长安热闹多了。”宋祈渊用双臂枕着头躺在船头望着漫天星子兀自说道。

    宋芋止住了四处张望的目光,点点头,心有戚戚。

    长安城内有严格的宵禁制度,顺天门八百鼓之后,坊门皆闭,金吾卫执刀夜巡,禁人行。往往到了上元佳节这般的日子,才会解除夜禁,长安人才能够‘欢乐无穷已,歌舞达明晨’。

    而天高皇帝远的扬州便相较于没那么多限制了。

    宋芋还是头一遭逛古代的市集,她好奇万分,还未出来时心中便装满了幻想:是否真如书中所说‘每重城向夕,倡楼之上,常有绛纱灯数万,辉罗耀列空中,九里三十步街中,珠翠填咽,邈若仙境”。3

    微雨将过,两人从乌篷船中出来上了岸,宋芋攀着稍加湿润的桥阑俯瞰水底月,不禁暗叹道:“天下三分月,两分在扬州,而今一见诚不欺我。”4

    二十四桥灯火通明,店肆林立,酒楼舞榭,比比皆是。微风一吹,酒肆门口悬吊的旌旗便随之有节律的飞舞,沿街、临岸的地方摆满了摊位,吆喝声此起彼伏。

    这条街上不说食肆,便是支食摊的便有二三十家,且各家都有自己招牌的式样及宣传方法。比如说卖馄饨的哪位牛鼻子大叔,摊前的旌旗挂的是‘萧家馄饨’扬州分铺;卖龙膏酒和葡萄酒的两个貌美如花的胡姬,光是站在那就够吸引人了;两个可爱的稚童用盘子端着透花糍穿梭于行人间,邀请他们品尝,不远处,他们的阿娘正在和食吹嘘着自己可是师从邓大厨...

    宋芋悄悄地在心里的小册子里记下了一笔,噱头不失为吸引食的一个法门。

    但是有的店肆阿郎便不太厚道了,眼红别人生意好,觉得自己的财气都被别人拦住了,便暗戳戳地塞钱给里卫让他们将别人赶走。

    看来,支个食摊,还得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不仅要和里正搞好关系,说不定还要塞点东西给食肆的人。

    连续来了两三日,有时候是选择早间来,基本每个食摊前宋芋二人都去逛了一遭,有时他们还会选择用点食,顺便和商家套套近乎,向他们取取商业经。

    宋芋发现,早间的时候售卖胡饼、馎饦、水盆羊肉一类热食的生意比不上售槐叶冷淘的。晚间的时候,带妻眷出来溜达的郎君较多,兜售苏合山及酸甜口的商家总能比别家先收摊,并且宋芋是去了两次才发现,扬州的二十四桥和长安城的平康坊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在二十四桥附近,总能遇见扶柳直呕的郎君,吐完肚子空的又想去找些吃食。不时还能遇见些哭的撕心裂肺的小娘子。

    作为老冲浪达人的宋芋登时就想起了‘深夜的酒比不上清晨的粥。’她打算以这个造噱头,打打感情牌,治愈每个伤心男女的心和胃为主,顺便才是收点‘咨询费’。

    地势已选好,后面这几天,兄妹二人都在为购买食材和打制工具、维修上任租留下的有些破败的食车奔走。

    房东的侄子是个打铁匠,依着人情关系以及宋芋那张能言会道的巧嘴,硬是砍掉了两百文。房东见两个小娃学着作生意不容易,便主动请缨给他们修食车,又给他们添了几只新的水牌,用红缨缨的绸子挂在食车上,老远一看都很扎眼。

    一贯钱用的差不多了,两人象征性的烧了几节竹子也算是庆祝开业大吉了!

    ***

    第一次出摊,为了抢到看上的位置,宋芋二人在申时就开始忙活了。

    除开灶上的锅外,厨房内还架了一只砂锅和一只铁锅,因着宋祈渊在忙活其他事,宋芋不得不身兼数职,既要留意着锅内的粥点也要不是往风炉中加点柴。

    “竹签削好了!”宋祈渊握着一把细尖的竹签走了进来。

    宋芋接过的时候,宋祈渊提醒她小心些,上面有很多倒喇。

    “你自己怎么不注意些?倒是学会提醒我了!”宋芋握着宋祈渊的手指将他一手掌摆平,上面大大小小的布满了伤口,有些干透了带着血痂,有的还渗着血。

    宋芋耐心地将他手上挂的倒喇拔掉后,待他洗干净后上了药。

    “现在觉得有个阿妹真好。”宋祈渊嘿嘿一笑。

    宋芋用墨笔在水牌上写着今日的菜式,莞尔一笑,提醒他,“阿兄你用铁勺翻一下锅中,不要让糊锅底了。”

    “好勒!”宋祈渊欣赏乐之,毕竟搅锅的时候还可以顺便尝一勺。

    “这个口味小娘子铁定爱吃!”宋祈渊舀起一勺在离鼻尖三寸出嗅了一下又倒入锅中,依稀可见有百合、枸杞等作料。

    “有些甜味,却不腻人。”宋祈渊尝了一口道,他指着宋芋正在写的水牌,“这个便是美人粥了吧!”

章节目录

我靠美食征服酸菜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城北徐公有九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城北徐公有九思并收藏我靠美食征服酸菜鱼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