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祈渊怀揣着热风跑了进来。

    他扶在门棂边上微躬着身子喘着大气,豆大的汗水直直从他额间淌下。

    “回来了?”宋芋正将猪肉放在火上烧毛,宋祈渊甫一站在门口她便感觉屋子里暗了些。

    “快...快...快来。”宋祈渊扯着胸前的衣服扇风透气,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愣着干嘛,给你看个好东西。”

    宋芋将五花肉放入瓷碗中,将食案底下置放的面盆拿出来,灌了几瓢清水,将宋祈渊的帕子打湿拧干后递给了他。

    “喏,先擦擦汗。”宋芋伸着脖子往他身后探了探。

    宋祈渊胡乱抹了把脸,顿时感觉清爽了不少,他咧着嘴给了宋芋一个大大的笑容。

    “先把眼睛闭上。”他嘿嘿一笑。

    宋芋莞尔一笑后,听话的将眼睛闭上了。

    她和宋祈渊同一屋檐下处了三个多月,他是换着花样的哄这个阿妹开心,隔三差五的便送她一些稀奇的小玩意和甜食。

    宋芋倒是挺喜欢这些小玩意的,基本都是宋祈渊手制的。

    因着他素日里爱读些机关构造的书,木工好,心思也玲珑,制出的物件自然很是精致。

    宋祈渊叫她睁眼的那一刹那,宋芋感觉有凉丝丝、轻飘飘的东西在轻抚着自己的脸颊。

    “苏合山?”宋芋一张小脸上挤满了问号,指着食盒里小山一样还冒着冷气的吃食问道。1

    “快尝尝,一会化了可就不好了。”宋祈渊将上面装饰的彩树、红花去掉后,将瓷勺递给了他。“这叫贵妃红。”他指着银盘中红色的那半,又指了下绿色的那半,“这叫眉黛青。”

    “上面浇得是灵沙臛,方才我试了下,比从前我在长安吃的透花糍的内馅还要细腻。”2

    宋芋用勺子从两块的连接处挖了一大块塞进嘴中。

    口感十分的润滑细腻,尝起来十分可口。闻着的时候奶味很重,但尝起来蜂蜜的味道却远盖过前者。

    “可少喝些水,当心拉肚子。”宋芋尝了几口觉得腻得慌便将剩下的都给了宋祈渊,他囫囵吞下后也觉得胸口都被甜得闷,便开始猛灌水。

    “怎么会。”宋祈渊将手臂处的衣服勒紧,秀了下自己轮廓不是那么明显的肌肉。

    宋芋含笑不语。

    宋祈渊用手背抹了下下巴上挂着的水珠,便坐在石墩上生火了。

    宋芋用刀刃将猪皮上烧卷的猪毛挂掉,然后再用夹子细致清理一遍,再用温水将其洗干净。

    这时,锅中的水已经开始吐泡了,她将五花肉放进去氽了三分之一盏茶的时间,此时血水已经煮出。

    用大漏勺将肉捞出,将血水沥干后放入冷水中,洗净后切成方块放在瓷盘中备用。

    她将一只小竹蒸架放在砂锅底部,先在上面铺上葱白、姜片后,再将猪肉块整齐地码在上面。最后再加入冰糖、酱油、米酒以及葱结。

    待锅中有‘滋滋’的声音传出并且有白汽从盖眼冒出时,宋芋让宋祈渊撤些木柴出去,改为小火慢焖。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宋芋将盖子打开,用筷子在肉皮上浅浅地捅了一下,从成色来看,肉应该是八成熟了。她又将肉块翻了个身,继续用小火闷酥。

    “闻起来便知道挺好吃。”宋祈渊深吸了一口气,眼睛里闪着期待的光。

    “你怎么知道?”

    “好歹我也是小宋厨娘的首席试吃员,吃过你做的那么多美食,我心里必然是有谱啊。”他眼里闪着光,将‘首席’二字嚼了很重的音,似乎这时件多么荣光的事。

    的确,和专业烧火少年和无薪挑菜工比起来确实要高档不少。

    宋祈渊又挑着眉揶揄道:“反正不是那什么...什么...黑..黑什么玩意就我都能给你饭扫光。”他一时想不起来了。

    见宋芋笑得有些僵硬,他又说,宋芋做什么都和他手中的米饭是顶配、绝配、天仙配...总能让他胃口大开。

    宋芋叹了口气,“是黑暗料理啦。”

    她有些尴尬。

    黑暗料理这档子事,似乎在宋祈渊哪里短时间内不能翻篇了,他隔三差五便要让宋芋温习一番。

    宋芋一直以为,做饭嘛,很简单的,有手就会。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她这个厨房必胜竟然会在一道叫佛跳墙的菜上败了北。

    幸好老郎中医术高明,要不然,宋祈渊估计和河豚一遭去享西天极乐了。

    “到点了!”宋祈渊瞥了一眼檐角的滴漏。

    “知道了。”

    宋芋将砂锅端离火口,将浮油撇去后,将五花肉皮朝上装入那只陶罐中,再放入蒸笼中又蒸四分之一个时辰。

    宋芋在瓷碗底部铺上一张生菜叶,然后将陶罐中的肉倒出,再撒上些葱花,粗略的摆盘便完成了。

    “阿兄,尝一个?”宋芋笑得暖暖的。

    她知道他早就迫不及待了,便用筷头戳了一个递给他。

    肉块色泽红亮、汤汁饱满,散发着诱人的酒香,令人食指大动。

    宋祈渊挑着右眉给了她一个‘就你懂我’的神情,便大口一张,将肉块整个包了进去。

    他星目闪亮,连声道:“好吃!”油水从他嘴角溢出。

    宋芋夹了一块小的起来,“肥肉入口即化,瘦肉瘦而不柴,酥烂而形不碎,香糯而不腻口。”她竖着大拇指,既是对美食的赞叹也是对自己的肯定,不禁感叹了句‘东坡肉简直就是人间理想啊!’

    “你将这些送到房东家。”宋芋将松鼠鲶鱼和绳扎的整块东坡肉放入食盒中。

    房东的滴水之恩,当美食相报。

    午食妥当后,宋芋便开始准备酒楼的点心订单了。

    是寿宴,但寿星是个满十的小姑娘,寿桃这些略显老气的东西便不做考虑了。

    想着做透花糍或者冰皮月饼一类的点心,但囿于时辰上不宽裕,还得准备晚上的宵食,便打消了。

    宋芋思考问题的时候喜欢满屋子打转,她抱着手臂蹙着眉走来走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竹筐里粉嫩的荷花和翠绿的莲蓬。

    灵光乍现,她一拍脑门。

    有了!

    便做荷花酥吧。

    宋芋将莲子去皮和心,洗干净后放上蒸笼,旺火蒸至酥熟后将其取出,放入臼窝中用蒜锤捣成莲蓉。

    锅中猪油完全化开后,有少量气泡并有沙沙响声的时候她将冰糖放入。待糖完全融化后,她将莲蓉倒入,并不断翻炒,最后再放猪油和冰糖。

    她将面粉先倒一般在瓷盆中,然后加入半碗温水和适量猪油,为赶时间便用手搅匀,揉搓成水油面团。再用另一半面粉,只加猪油,和制成干油酥面。

    以水油面团为皮,油酥面团为馅,收口擀平。擀成长条的薄片后,折拢。她又叠加了几次,再折拢,擀平,最后用杯口切出圆形坯皮。

    宋芋将和有玫瑰花卤子的莲蓉馅放在坯皮中心,然后收口捏紧,然后在没有收口的一面的顶端用剪刀剪三下,成六瓣花的样子。

    这时,锅中的油约莫四成热了,宋芋将面团放入其中,小火慢炸至花瓣开放。

    在木架上沥干油后,她在荷花酥顶部都放上了一个个色泽鲜艳,红如玛瑙的大樱桃。

章节目录

我靠美食征服酸菜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城北徐公有九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城北徐公有九思并收藏我靠美食征服酸菜鱼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