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芋让宋祈渊在粗大的房正梁上吊了一根麻绳,然后将纱布的四个角分别用绳子系住,打结处的端口系上麻绳。

    她又在最底部放了一只大盆,然后把从磨口接豆浆的另一只盆倒入纱布中滤豆渣。自纱布中点点渗下的豆浆落入盆中声出嘀嗒,面上起了一层层白泡,白色的浆液散发出豆质食品天然的生美味来。

    “六姑娘,这锅中怕是好了吧?”婆子用火钳将灶门里面的炉灰朝两侧撇了撇,然后在中间又添置了新柴火。

    宋芋回头,瞧了一眼蒸笼周围鱼眼大小的水泡和细细的水雾,她将额前的碎发撩到耳后,“再等等吧。”毕竟这红薯蒸得愈发软糯些,才能更好的与佐料融合。

    宋芋找来一条细绳将纱布上口系好将豆渣包在里间,然后双手合力去挤压豆渣,她身体尚未康元好,现下有些吃力。使力间,她瘦长的双手骨结更加分明,头上的汗珠也不停地往外渗出,鹅黄色的半袖衫上也都被汗水燃得深深浅浅。

    “可以了。”宋芋朝生火的粗使婆子说道,然后她让宋祈渊再去找两只容量相近的容器将豆浆等分为二。

    宋芋用蒲扇将上方缭绕的水汽扇净,甫一将盖子揭开便有一股子香甜的气息随着热腾腾的气流蹿入了宋芋的鼻尖。

    方才切起来还有些费劲,刀感硬邦邦的红薯现下变得软绵绵的,颜色也变得像成熟的柿子一般好看。

    宋芋取来一只六寸印并蒂莲的白瓷盘,将软糯的红薯块平铺在上方,并加入少许的蔗糖淋在上方铺满。她又拿来一只瓷勺,用扁平的底端将红薯压成薯泥,并揉搓成均匀大小的小球。

    “喏,给你。”宋祈渊‘嘶’了一声,从厨房门口的胡凳上撑起身来,将一只石臼子递给了宋芋。

    宋芋双手将石臼子接过,她伸出双指向臼器内部探去,凭着两个指腹摩擦的感觉判断现下的糯米粉足够细腻了,她心满意足的点了点了。

    眼见宋芋点头认可,宋祈渊紧耸的肩膀终于耷拉了下去,他长长地吁了口气。

    看来,为了将这个糯米粉研磨到极致,宋祈渊返工了不少,定是累坏了。

    “那就好...”宋祈渊拉着宽大的领口散热,喉间还喘着粗重的气息。

    宋芋将糯米粉倒入陶盆中并加入热水,将粉物活转后,按照薯泥的方法,揉搓成均匀大小的小球。

    “哟!六姑娘,你这是何物啊!”烧火的婆子看到宋芋从包袱里面取出了一方用白纱布层层裹叠包得极其方正的东西。

    “这是我做的生奶酪。”宋芋将缠绕的纱布层层揭开。

    奶酪,由牛奶浓缩发酵而成,乃一些游牧民族的传统美食。一些地方称为奶豆腐或者乳饼,完全干透的奶酪有称为奶疙瘩。

    宋芋幼时最喜欢的动画片里面,有一只爱吃黄色三角奶酪名叫杰瑞的小老鼠,她十分心水小老鼠手中带孔的三角形奶酪,一来便馋了十几年,却从未购到过与之相似的。

    离开扬州之时,老王一家人送了她们一些牛奶,宋芋想着此去长安路途遥远,便将这牛奶发酵制成了与杰瑞一比一仿真的干酪作干粮放在行囊中充饥渴。

    乡下来的婆子,自小便是粗粮五谷养大的,自然是没什么见识。干酪方拿出之时,她差点将‘什么东西竟比茅坑里的石头味道还大’。眼见这神秘的面纱就揭开了,婆子竟好奇地直起了身。

    “这...干...干什么玩意,味道如此大了,竟未生霉?”婆子看到宋芋手中那带着细孔的淡黄色块状物,不禁捏着鼻子瞪大了双眼一头雾水的问道。

    宋芋含笑不语,她一边将这干酪改刀成小块,一边耐心地向婆子解释这干酪的制作过程。

    将这鲜奶倒入锅中,中火煨着并不停搅拌,待奶油浮上表面后便将其翻搅提取出来。宋芋顿了下,解释这奶油便是酥酪上方浮出的醍醐。再将分离的纯奶放在热处发酵,待其有酸味的时候,再倒入锅中熬煮,直到凝结成小块后,便将其舀进纱布中,挤压去水分。最后将奶渣放入木制的方形盒子中,将油光石放在上方压制,使其更紧实。

    “那这个如此俊俏的形状是如何做成的呢。”

    宋芋说了这么大一堆,婆子虽是频频点头,想来也没听进去几个点。

    她笑着,极其官方地回答了她的废话,“商业机密。”

    宋芋将揉搓好的红薯丸子放在掌心,用大拇指指腹按压下一个凹陷,然后将干酪丁放入其中,再用掌心揉搓使凹陷复原。再将糯米丸子按照同样的方法,按压下个更大的凹陷,将有包心的红薯丸子包入其中,并用平整的竹片子整理成小方体,以便煎的过程中受热均匀。

    宋芋在烙饼的扁平铁锅上用猪鬃刷刷上一层薄油,用筷子夹着红薯方放在滋滋作响的油面上,待煎至六面金黄便好了。

    待其微微作凉后,宋芋两只纤白的手从白净的瓷盘中捏起一只小巧的红薯方,然后四指合力向两侧一掰。

    但闻外层表皮响脆的一声‘咔嚓’声后,随着宋芋两手拉开的距离,顺醇丝滑的芝士愈拉愈长,方才还有些微微带臭的味道,现下已经全然变成的咸甜,并且完美的与红薯的香甜融为一体。

    一个稚嫩的童声发出了一声惊叹。

    宋芋低头一看,正好对上一个圆溜溜的小脑袋正在擦拭嘴角,浑圆的杏眼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宋芋手间的爆浆红薯小方。

    宋芋登时便觉得,圆,是这世上最可爱的字眼了。

    “阿...阿...”沈婉低着头瞧着自己小巧的绣花鞋鞋尖,惯来在这伯爵府被骄纵惯了,礼仪她对宋芋这个阿姊到底是有些叫不出口,踌躇良久后,她抬起了那颗圆乎乎的小萝卜头来,“我可以吃这个吗?”她胖乎乎的小手指指向了瓷盘。

    “当然可以了。”宋芋抽出一张油纸,然后用筷子夹了两个形状十分标准可爱的小方递给了沈婉,并趁机进行了一波摸头杀。

    “谢...谢谢。”沈婉对着宋芋微微地躬了躬身子,正准备撒腿就跑却被宋芋叫住了。

    “干...干嘛?”沈婉将油皮纸包藏在了身后,一双黑漆漆的圆眼满是大大的问号。

    宋芋从一旁的小桌上将一只罩着瓷碗罩的盘子端了来,她揭开碗罩的那一刹那,端盘子的手也跟着微微地颤动了一下。盘子上重叠成了金字塔状并撒了椰蓉的橘子糕在这微微地颤动下看起来十分的q弹。

    沈婉踌躇了下,然后伸出胖乎乎,指关节处还带着小凹陷的小手伸向了这看起来软糯糯散发着香甜气息的‘糖块’。

    当即她便觉得,这个阿姊可真好。阿娘严格管控她吃糖的量,成日让一些粗狂长相的婆子给她喂一些难吃的水果,现下有个清素若九秋之棠的小姐姐给她吃糖,她自然是极为高兴的。

    眼见面前这个梳着双丫髻的小姑娘开心得雀跃了起来,宋芋心里也是像吃了蜜一般。

    方才宋润莹精神好些的时候来搭了会厨,因着自五岁起便一直养在扬州,往来长安只有逢年过节或者遇大寿的时候才有。宋芋与这个对她甚好的姑母之前打照面的机会少之又少,加上未有在长安有何交际的朋友圈,两人间自然共同的话题也是屈指可数的,一时间这相互的话匣子都还闭得紧紧的。为了不让姑母尴尬,宋芋主动把话题引到了什么育儿这些家庭主妇爱谈的话题上。

    那知,这简直直击宋润莹下怀。她哪话匣子一开后,简直就是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一说到这沈婉的饮食问题,她那秀气的黛眉是锁了又锁。

    这孩子平时也不爱挑食,但就是嗜糖成性并且不爱吃水果,便是将圣人赏赐下来的贡果给她吃,几个小厮围着她绕院子几圈,人都累倒了,水果倒是原封不动一口未动。

    宋芋简单的询问了下沈婉的喜恶,然后她想起方才吃茶的时候倒是也吃了几个皮薄汁水足的橘子,她觉着,这可不是什么问题。便就地取材将橘子剥皮去白筋加白糖碾成泥后制成橘子糕,兴许能博这个骄纵的小姑娘欢心呢?没想到,真的成了...这叫啥,不就是投其所好呗。

    宋芋先取来一般的豆浆,连同着方才碾磨出的核桃仁浆水一同倒入锅中熬煮,并不停地用铁勺搅拌。带豆浆还蒸腾着热气的时候,便将其舀出,又用纱布过了几次残留的豆渣。她用小勺舀了些许醇香的豆浆,入口的豆浆未加任何佐料,由着热气的作用使其中的淡淡香甜全然的释放出在舌尖生花。

    “便给趁热先给姑母送去吧。”宋芋将豆浆盛放在琉璃制的浆壶中用帕包着底部隔热递给了宋祈渊,他前脚方迈出门槛便被宋芋叫停了后脚。

    “何事?”

    “方才听到唤引婉妹的婆子说姑父自官廨下值了,方才姑母在此搭厨的时候念叨姑父进来咳喘不止,劳烦阿兄过问下姑母可要送些热饮子过去。”

    宋祈渊的眼神闪烁了几下,他自是不情愿的,但是口头上倒是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宋芋自然不是为了讨好沈复之去献殷勤,只是,在宋润玉从金吾狱出来之前,他们在这伯爵府自然是万事都要小心谨慎的。沈复之自是要躲着他们,但是他们却不能缩着不与他打照面。

    思量间,锅中的豆腐已经成形了。宋芋用细长且宽薄的竹片将豆腐划成等量大小的正方形块,然后捞出备用。思量着宋润莹胃口不佳,宋芋便决定做一道爽口开胃的川菜——麻婆豆腐。

    这麻婆豆腐间的麻来自花椒,辣来自辣椒面。而辣椒在大□□最早的影子是在明代文人高濂在一本养生专著《遵生八笺》中出现,其中载到,“番椒丛生,白花,果俨是秃笔头,味辣色红,甚可观。”宋芋便用了茱萸油来替代。

    虽说我们大□□子民吃辣椒的时间很短,但吃辣的时间甚长的。宋祈渊告诉过宋芋,长安城早市上兜售的以辛辣口味为主的羊肉胡饼很受欢迎,一经打听后,宋芋才知道里间是掺了茱萸油调味。茱萸可分为三种:吴茱萸、食茱萸、山茱萸,其中让大□□的子明有辛辣辣初体验的便是温中燥湿,有杀虫直通的功效,并在《本草纲目》中被记为‘辣子’的食茱萸了。

    做麻婆豆腐这道菜,只要掌握了‘麻、辣、香、烫、翠、嫩、酥’这些将川菜的麻辣味型展现的淋漓尽致的八字箴言,那简直就是信手就来的事情。

    为了保证豆腐的鲜嫩,宋芋做的是弹性和韧性极佳的南豆腐。

    宋芋先在烧热的锅中浇了一大勺花生油,然后将茱萸油加入其中,再倒入鸡肉末和香菇末,大力翻炒到油滋滋作响发香,肉末酥烂时将豆瓣酱加入三小勺,并加入盐、酱油、糖等佐料调汤汁后再加入豆腐小方块和高汤。煮到锅中汤汁冒鱼目大泡时加入葱、姜、蒜,最后勾芡。

    将要起锅的时候,宋芋加入了研磨好的花椒粉和麻油。厨房里备着的花椒是极好的汉源贡椒,其麻味纯正,沁人心脾,较之其他麻味卡喉的花椒,乃制麻婆豆腐的首选。

    麻婆豆腐被宋芋的大勺舀起后尽数的落在了白净的瓷盘中,嫩白的豆腐丁盖上了一层浓郁的红色华衣,看上去红艳艳的一片,登时便做一团热烈的红色火焰将人的口腹之欲给燃起来了。肉沫堆成小山堆一般垒在豆腐块的顶端,翠绿的葱花像仙女散花一般随意地落在红色的每一块区域上。如此,浓烈与淡然的冲撞,加之散发出的麻辣鲜香,共同汇成了强烈的感官冲击,不禁令人食指大动。

    宋芋唤来婆子传菜,她手上仍是没闲着,将方才剩下的豆渣凭着感觉取了半斤,然后将备好的香菇丁、葱姜蒜末、胡椒粉等一同倒入陶盆中搅和匀净。再用勺子挖出,裹上鸡蛋液和麦糠并捏紧实,再放入油锅中炸至金黄色捞出。

    又拍了几条黄瓜,将莴苣的叶用来煮了个清汤,根部给去皮切丝制作成糖醋口的爽口凉拌菜。

    今日的菜虽说都是素口的,但是胜在花样多。宋芋二人及宋润莹母女俩都吃的美滋滋的,就连一连食欲不振好几日的宋润莹都破天荒的添了碗南瓜粥,为的便是去就爽口小菜和麻婆豆腐。

章节目录

我靠美食征服酸菜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城北徐公有九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城北徐公有九思并收藏我靠美食征服酸菜鱼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