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陆元下值归家,甫一下马便见陆老夫人身边的陈妈妈脸上堆满了笑在门外侯应着。

    “奴见过郎君。”陈妈妈对着陆元行了一万福礼。

    “可是祖母那边有何事?”陆元以笑回应。

    “倒无什么事情,只是今儿个杏花楼那边给老夫人送了些时兴的点心甜饮子来,老夫人瞧着都是郎君爱吃的口,便让奴在这边侯应着了。”陈妈妈一词一句中满是陆老夫人对陆元的疼爱和宠溺。

    “有劳陈妈妈了,劳烦回禀待我更衣后稍后便至。”

    陆元回了自己的院子将身上的官服褪下更换了常服,净面洗手又焚了些许椒兰后便往陆老夫人住的院子去了。

    老夫人的院子中种了不少的稀草珍木,院子的中心还有一只巨大的水池,池底是一太极八卦图,坎位有一吐水的硕大玄武坐镇,听说是当年的老侯爷命人修建的。一到了夏日,此处的绿木的伞盖便大撑起来,其间有不少的鸟雀在此栖息。特别是清晨的时候,院间的水雾冒气,似人间仙境一般。

    陆元走在廊庑上,感受这一侧拂来的清凉水汽,在公廨忙碌了一天,现下正是寻个安逸处休憩的时候。那知,这时却撞上来个不速之扰了他的情景。

    一见林墨吟,陆元的面色便开始沉了下来,眼神也是无波无澜的,只是脚下的步子有些不听使唤的想往回走。倒不是畏惧她还是怎么的,只是单纯地就了奉壹说的那句话...真晦气!

    林墨吟哭哭啼啼地半倚靠在身边的大女使怀中,脚下步子也是虚浮无比,加之面色苍白憔悴今日又穿得素净,整个人柔弱得像朵精致的白纸花似的,仿佛这风再起大些就能将她吹碎了一般。

    她低垂着头,甫一看到的便是陆元那双瘦长的登云靴,便是定定然伫立在原地,也在替它的主人散发着戾气和冷漠。林墨吟先是一怔,赶忙用帕子擦拭了发红的眼梢处的湿润,然后极速地恢复了在陆岚铮面前装模作样对陆元那般的小心谨慎。

    她攥着帕子将袖子捏得很紧,强忍着情绪对陆元说道:“元哥儿,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晟哥儿只是一时糊涂,他过几年长大了就好了。你能不能在老太太面前替他说说话,元哥儿...”

    林墨吟话还未说完,就被陆元一声冷冷地‘这里没别人’打断了。

    她正以为陆元是心软了要给她机会,她赶忙换上了一副讨好的笑容,那知陆元只是抿紧了唇线然后面不改色地走了过去,从她身边路过的时候,还特地侧了侧身子。

    微风晃着疏桐,影子打落在林墨吟美艳娇柔的脸上,她的目光幽幽然中满是狠辣地看着陆元远去的孤拔清瘦的背影,丹蔻染的极好的指甲在手心中愈嵌愈深,直至陆元一行消失在下一个廊庑的转角她才将郁积在喉间的那口气吐露了出来。

    陆老夫人院中的女使得了陈妈妈的令知陆元不久便至后,便开始在小厨房和里屋来回奔走。

    陆元到的时候,一色粉衣的女使正托着漆盘鱼贯出入,一派忙碌喧嚣的光景。

    里间内似乎有姨娘在请安后被留下来话闲了,现在正热闹得打紧。

    女使打了帘子,陆元负着手走了进去,才瞧见是罗姨娘和谢姨娘在此处问安,还一同带来了膝下的幼子。她们的孩子都处在狗都嫌的年龄,只是在老夫人这处似乎收敛得很,都是默默地站在一旁啃着手中的点心。见陆元来了,才转悠着圆溜溜的葡萄眼偷偷地笑了下。

    “将岚姐儿、琅哥儿、璟哥儿先抱下去吧。”陆老夫人正端坐在主位上阖着眼摆弄着手中的珊瑚佛手钏,知是陆元来了。

    女使应喏。

    陆元来后,这房里因着林墨吟哭啼尴尬下的氛围才得以缓和。

    两个姨娘开始找起话题来。

    陆元脊背挺得笔直,他修长的食指在衣服上的暗绣竹纹上来回抚动,安静地听着这谢姨娘暗暗地挟枪夹炮地编排林墨吟。

    陆元呷了一口雨前龙井后,低垂着头笑了笑。女人间的八卦向来是有趣的,常常会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反复回锅,便是芝麻大点的事情也能被三言两语给发酵成大馒头。他本是不好听这些的,只是坐在此处,难免有些字眼要跳入耳朵来。

    翻来覆去便是一些内宅的琐事,自小听到大自然是有些烦腻了,幸好日后自己只有一个夫人,若是多几个怕是那公廨要成为自己的清净极乐天。陆元端着氤氲着热气的茶杯,眼神无波无澜将目光投在了前方的一处山水画上面。

    这谢姨娘出生在个富庶的商户家中,奈何品貌不出众且才学又不过人,到了二十都未出嫁,后来不知怎的阴差阳错地嫁给了陆岚铮做妾室。陆岚铮是个好赏风月的,而这谢姨娘斗大的字不识几个自然是不能与他聊诗词书画看月亮,久而久之,这除了有钱而空无一是的谢姨娘自是不得宠爱...好在生得一个辣性子和一张巧嘴,寻日里无聊便去找林墨吟的茬。

    而这罗姨娘吧,出生耕读世家,而因家境破落,落难到了此处做了贵妾。陆元记得,她有个读书人惯有的毛病,便是认书香嫌铜臭,一向与这商户出身的谢姨娘是不对盘的。

    想到方才见到林墨吟那个狼狈的模样,陆元觉得这一切可踪了...两个互为仇敌的女人若是成为了朋友,必然有另一个共同的敌人神助攻。

    女使进来向陆老夫人禀报当到食时用饭了,陆老夫人近来身体欠安,多用的是药膳,且担心消化不良,时令都要比惯常用饭的时辰要早些。

    她略带歉意的看向陆元,抚了抚他的手背,“今儿个无甚好吃的,便不留你用饭了。”

    陆元轻轻地‘嗯’了一声,将温热的手覆在陆老夫人的手背上,嘱咐了她几句‘诸如多注意身体’的话来,然后起身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大礼后便离开了。

    方出门便见罗姨娘身边的女使端了一叠色泽雪白,有红色山楂点蕊的艾窝窝朝祠堂方向走去,她神色惶然,不时向四周张望。

    陆元微微眯着眼,嘴角挑起一丝戏谑来。

    “郎君。”奉壹上前一步询问陆元的意思。

    “去吧。”陆元不咸不淡地说道。

    “这位阿姊是要往哪里去啊?”奉壹将腰间配的长剑取下,横亘在了女使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女使见势不妙,正准备转身后撒腿便跑,那知却撞在了紧跟而来的恕己身上。

    “你们要...要干嘛?!”女使哽咽地说着话,湿润的鹿眼觑了一眼满脸威严的恕己后又觑了一眼面带笑意的奉壹。

    “干嘛?!”奉壹搓了搓手,然后抑扬着声调‘嘿嘿’了两声,“你说干嘛呢?!”

    女使急了,她将双臂交叉护在胸前,“光天化日下,饶是郎君身边的人也不能这般放肆!再过来我可要叫人了!”

    奉壹将她身边的那叠艾窝窝端起来后,撇着嘴抖了抖自己微微起褶子的袍子。“我说大姐!你们姨娘就这般苛待你们,院子里没有镜子总有尿吧?也不看看你自己。”他的语气里满是嘲讽,然后看了一眼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使后小声地嘟囔了一句‘真晦气’。

    陆元这才缓缓地踱步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回去复命吧,该怎么说你自己清楚。”他的语气虽然是淡淡的,但是目光中透出的寒冷比现下的凉风吹透湿润贴身的里衣的感觉还要刺骨。

    “还有...”女使刚走几步,就被陆元吓得止住了脚步,两股颤颤不止。

    “寻常日里这缀锦斋想来是太清闲了,竟然将手伸得这般远了。”

    “郎君,下次可别让我再做这事了。”看着那个虎背熊腰撒腿跑活像从铁锅中跳出来的大笨鹅的女使,奉壹撇着嘴抱怨到。

    “你不是向来标榜自己靠脸吃饭的吗?”恕己适时补了一刀。

    恕己:“...”你真是个狠人!

    “郎君这艾窝窝怎么处置?”奉壹看了恕己一眼,在暗示他,要不咱俩分了。

    “送到书房来。”

    两人登时便作恹恹状,哎,又泡汤了。

    “对了!若不是这女使我当忘了。”陆元用玉骨扇在手心里轻轻拍了下,“陆晟也当用饭了。”他笑了笑,狭长的凤眼中满是运筹帷幄,“还是按照日例吧,这陆夫人说得对,陆晟这身子骨薄,是该补补了。”陆元的意思是,猪油拌饭。

    跪在祠堂里,整日滴水未进的陆晟看到那碗撒了些许发黄葱花的猪油拌饭的内心是既激动又绝望的。激动的是日复一日的猪油拌饭里面终于添了些...绿色蔬菜了?!绝望的是,他肚子上的三层肥膘是挡也挡不住了。陆晟一边流着伤心泪,一边捶胸顿足地把猪油拌饭吃得个底朝天...别说!今儿个陆三那个臭狗良心发现还给他在碗底放了麻油芝麻,竟然是...真香啊!

    ...

    宋芋前些日子向宋润莹提了想要重操旧业的想法,却遭到了后者一口否决。

    宋润莹觉着,士农工商,这从商行得好是个能赚得盆满钵满的行当,但是却是在九流中占个末位。且宋家出生洛阳贵族,自前朝至今他们这房还出过三任宰辅,宋芋算得上是出生高门的仕女,若是要沦得个当垆卖吃食的样子,日后恐怕只能低嫁。

    宋芋是明事理的,她自是知晓宋润莹的担忧。但是眼下有沈复之那个色中饿鬼的伯爵府并不是长久的寄生之所,且宋祈渊好不容易在扬州过了几月的苦日子有所改善,现下却因着日日好吃恶逸而有些懈怠,若是一朝变回昔日那个纨绔样子,怕是再难改回。

    宋芋正在小厨房中指挥着女使忙活着下午的赏花宴的吃食,因着上次去永毅伯爵府结识了大理寺少卿迟珩的夫人江晚照,两人相谈甚欢,之后也有书信往来,宋润莹想着借办赏花宴这个机会进一步增进关系,便是一时半会将宋润玉救不出来,也能探听些关于他的消息来。

    宋芋今日做的多为苏式和京式的点心以及广式的甜水,想着来的多为高门贵眷,寻常日里的吃□□致不说,且甜都为众口所好,不用考虑难调这个方面。

    趁着发面的间隙,宋芋用乳白色的面浆在特制的花朵状模具中做了几方海棠糕来。

    这海棠糕乃典型的姑苏小吃,因其色呈酱红色,形似海棠而得名。要论及做法也没什么好称道的,便是做面浆这部要仔细些。用冷水混碱和老酵成乳白色浆液然后灌入铜壶中,在糕模上刷上谁有后放在炉上预热,然后将面浆倾注在其中,灌至一半的时候再将什么糖板油丁、红绿甜瓜丝、南瓜子仁、芝麻等馅料尽数放入其中。待凝固成型后,用铜钎挑出放在另一个撒了饴糖的版面上,切忌用太多的糖,不然会出现齁口。最后用糖浆封身。

    想着哪位少卿夫人极为喜欢海棠花,为投其所好,宋芋又制作了几只精美异常的海棠酥,和扬州的时候给满十的女郎定制的荷花酥的做法无异。

章节目录

我靠美食征服酸菜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城北徐公有九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城北徐公有九思并收藏我靠美食征服酸菜鱼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