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芋正在小厨房中忙活马蹄糕,方才有女使来报,说大家对这道杨枝甘露都赞不绝口,特别是哪个迟少卿的夫人江晚照,竟有意向宋润莹讨教谱子。看来...阿耶的事情有着落了。

    宋芋淡淡地应了声那就好,然后便将细白手腕间的袖口撩至臂间,端起手边瓷盆中的纯白色马蹄浆液过罗筛去除杂质。

    宋祈渊在一旁的马凳上坐着,看着宋芋一双桃花美眸微微低垂,如蝶翼般的睫毛微微颤动在眼下留下一扇阴影将她潋滟中的心绪都给掩了起来。她的情绪虽是未行于面上,但是手间的灵活和口中微微哼着的小调,到底是将她欢喜给显了个明白。

    宋祈渊将削好皮的马蹄在清水中过了后,用手抓起,甩了几下手指间藏着的水后,便忙不迭的往宋芋口中送了一个。

    宋芋先是‘战术后仰’一怔,蹙着眉半含着马蹄看向宋祈渊。

    “你都忙活这么久了也不见歇息半口气,这马蹄清香甘甜又脆性得要紧,想来是很能生津止渴的。”宋祈渊憨憨地笑道。

    宋芋忍俊不禁,她才不是在意这个。

    宋祈渊瞧着她斜向下的目光,后知后觉地才明白,然后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可是洗了手的!”

    宋芋见他嘟囔起了嘴来,为了表示自己真的没嫌弃他,又让他喂了自己几颗,然后歪着头挑眉看着宋祈渊含混不清地说了句‘才没有嫌弃阿兄呢。’两个腮帮鼓鼓的小松鼠相视一笑。

    宋芋贝齿轻轻咬合,马蹄果肉中蕴含的清香甘甜便随着那声声脆响释放得淋漓尽致。现下她喉间着实是干渴得有些发辣,这质嫩多津的马蹄汁水可真如杨枝甘露降旱地一般宝霖的存在。

    她将糖水熬煮好后,趁着热便倒入了盛放有马蹄浆液的盆内,用大勺拌匀后,均分成两盆。她转身看了眼正在灶便忙活的女使,问道:“水可沸了。”

    女使清脆地答了声‘方好未多久。’然后将铁锅上的盖子揭开,登时便有白汽跃出,临近的女使只觉自己背心处的薄衫又贴紧了肉一分。

    宋芋让女使将一盆放入水中,隔水煮,并吩咐她们要边煮边搅拌直到煮熟,然后再倒入另一盆中混合搅匀。

    宋芋望着案板上发得饱满圆润的面团,正在划算着如何将这些面团分配成合适大小的剂之混馅料做糕点,直到思量到将各式糕点装礼盒的时候,她才一拍脑门想起让宋祈渊存放的糕点模子还在他院子里未拿来。

    “阿兄。”宋芋一旋身,却见宋祈渊经常坐着的那处角落空空如也,一经女使回禀才知他是跑茅房去了。

    约莫半刻,宋祈渊才回来。

    他望着宋芋,干干地咽了下喉咙,问道:“阿妹...这荸荠吃多了是不是不太好,我都去了好几次...”宋祈渊促狭地笑了下,略显羞赧。“我方才是...”他歪头看了眼身后正在忙碌的女使,然后上前一步贴近宋芋,“又大又小的!”宋祈渊的手随着他紧张的面部表情松弛。“我上次去西市听书,那说书先生说入苑坊某个亲王吃了厨子做的东西便这样,然后方日暮四合便...”他横手作刀在脖间一画...嗝屁了!

    马蹄可不背这个锅,别人可浑身是宝!

    马蹄又称荸荠、慈姑。其含磷量是根茎类蔬菜中最高的,对人体的生长和发育益处颇高,特别是骨骼和牙齿的发育。并且可促进体内三大营养素的代谢,维持酸碱平衡也有莫大的功效。

    宋芋噗嗤一笑,然后将女使混匀的糕料倒入大薄铁盘中,用刮片整理匀净放入壁炉中蒸烤后才不疾不徐的解释到:“这马蹄中的粗纤维、淀粉本就丰富,自是有触动大肠蠕动的功效,加之其也能利尿排淋。”她挑眉看了眼宋祈渊,“现下明白了吧。”宋芋顿了下,本想说其中蕴着粗蛋白,但是想着两个人相隔的不只是千年的时光,更是差了唯物主义和科学发展观的思想,上次解释一个纤维就让她够呛了...

    “不仅如此啊,这马蹄性属甘、寒,也有清肺化痰的作用。想来姑父近来咳疾不断,若是喝一盅马蹄靓汤,兴许要舒坦很多。”马蹄中时由着富含粘液质,其有生津化痰的作用。

    宋祈渊向来是选择性听话的,后半句他倒是一字不落的入了耳,当即便撇着嘴闷哼了一声,“不如喂大黄,这大黄还知道摇尾。”

    宋芋瞥了身后的女使,一位耳边别着黄绢花的女使匆忙地低下了头。

    寻常的马蹄糕,因着其中掺了红糖后蒸的色泽呈茶黄色,可直接近食,其口感是融爽、滑、嫩、韧于一体,若是嫌口感淡了还可以配上一叠果酱或者香喷的黄豆粉。当然,也可用猪油慢煎,待表面焦黄有硬皮便可盛出,用酸奶做蘸料,口感极佳。

    宋芋这次稍做了些改良,在掺了红糖的浆液中加了些清热的杭菊。夏日食菊类,能清热下火。另一半加了刺梨汁的浆液中,混了些坚果、无花果等,成品更为清亮弹滑,倒是和玄信水饼有相似之美。

    检验一方马蹄糕成功与否最简单的方法便是——用手掰,宋芋双手合捻一块半透明状的马蹄,然后用‘腰折’的方式掰其身,虽折曲,糕体却不断不裂。她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用特制的白底映粉樱的瓷盘盛放五方马蹄糕,最后在顶部缀上一枚薄荷作点缀。整体颜色清淡素雅,一眼瞧去便知其风味。

    因着小厨房若是一时间容纳十几号人未免有些逼仄,加之天气炎热,宋芋便只留了几个手上麻利且在大厨房劳役的女使在其中,其余者都在外方的廊庑上择菜、传菜。

    宋芋唤外间女使来传菜。

    这时一阵花露香随着轻盈的步伐慢慢地向她步来,温热的指尖在宋芋微微发红的脸蛋上轻轻戳了下,娇俏的看着桃眸潋滟的少女笑了起来。

    “六姑娘。”云玳微微退了步,福了下身。

    “可是姑母那边有吩咐?”宋芋也跟着笑着问道。

    云玳点点头,将宋润莹有意让宋芋现下去赏花宴上点茶显脸的意思告知了她。

    宋芋那如扇般的乌睫虽是将自己眼中的略略浮出的紧张给掩住了,但是云玳是何等善解人意知人心意的解语花,她笑着握住了宋芋的手,“莫紧张,都是寻常日里和夫人来往的交好的姊妹。”说完后,云玳顿了下,觉着自己似乎言之过早了,便又给宋芋说了下有几位面露刻薄的夫人是随着忠勤伯爵府的大娘子来赏玩的,想来也不会刻意刁难。

    云玳不论是身量还是年龄都要长于宋芋,她手心温热的感觉也就有力量的话语让宋芋莫名的安心。

    宋润莹在花宴的中间设了一只桌案,宋芋现下便跪坐在桌案上迎着众贵眷的目光煎茶。

    现下壶中的水已然三沸了,其势如奔涛,茶腹中的茶叶浮沫尽数溢出。宋芋看了眼香炉上袅袅的烟气,掐算好时间后,用盛放在茶碗中二沸的茶水浇点在上面,将沸腾止住后,保持茶花,便是茶的精华。最后她素手握起茶壶盖,半掩茶壶口,文火慢煎,待沫饽生在水面上,其状如雪似花之时,将茶盖揭开,平火。

    吴氏深吸了一口茶香后,点了点头,“听闻是妹妹教导的煎茶,未想到不至半月便有这般娴熟。”吴氏的一番话虽是简短,却一下夸了两人。

    宋润莹谦虚地回应,“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当初在阁之时,跟着教养婆子习这些,并无半点天赋,最后也不过是个中资。”宋润莹的言下之意是在夸显宋芋冰雪聪慧。

    ‘娶妻娶贤,娶妾娶色。’现下这个朝代的女子若是要入大户做大娘子,比得自不是模样这些外在的,在婆家的地位直接取决于娘家势力,而后便是自身受的教化,便是插花、打篆香、煎茶这些。煎茶的过程漫长且具有生活气息,煎出的菜不不仅能止渴,也能修养心气。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能看出这个女儿的心性是否细腻以及心态是否平缓。

    这煎茶的最后一步便是平分秋色,通俗来讲便是分茶。宋芋将鍑从小炉上隔热拿下放在交床上,然后用木勺舀分茶汤。茶汤的匀净与否极其划分顺序也是极其有讲究的,沫饽均匀的茶汤才是好茶,茶汤中最珍贵新鲜、香气最为馥郁的是前三碗。宋芋盛出后,女使依照茶礼便分给了主位的宋润莹以及其两侧下首位的江晚照和吴氏。

    宋芋的动作很是优雅娴熟,没有一丝一毫的错误能让人挑出来,面上的目光也是自信无比,如是做了千百遍才有这般的淡定从容。

    江晚照握起青瓷茶盏轻轻吹拂了下后,便浅浅地酌了一口,只觉这茶用‘珍鲜馥烈’来形容恰不为过。

    宋芋清理好茶具在茶案上摆放好后,朝宋润莹行了个万福礼后便退下了。

    ...

    小厨房

    宋芋自赏花宴回来又开始忙碌,被汗浸湿的衣服是湿了又干,她哪快速跳动的心都还未平复下来。

    她方才在心间感谢了陆羽一万次,若不是曾经浅尝过这位茶界大神的《茶经》,自己兴许是速成不了这么快的。要不是想起陆羽是在安史之乱后去往湖州隐居避世,和自己现在处的这个时代差了个一百来年,宋芋估摸着真要去找他亲自讨教一番...

    为何将这煎菜写得如此繁琐!整整十道工序啊!其中的讲究也是颇为繁琐,追求茶叶的色香味形,用的水自然是要清净甘冽,宋芋为了上佳的口感,便每日早起收集晨露。加之后续的一系列焚香、碾磨茶饼这类的,长时间保持着端坐的姿势,宋芋现下只觉得脖子和腰分别不同程度的僵痛。

    宋芋在继吐槽长安人万物都浇蔗汁下肚后第二个疯狂吐槽的便是这个煎茶中放的东西了,里面可不是只有茶叶那么简单,加盐就算了,里间还要放些葱姜茱萸等辛物以及橘皮、枣、薄荷等,宋芋头一遭见宋润莹这般煮茶时,实在是将自己想要在里面放几个鸡蛋煮的想法给压了又压。不过...宋芋觉得最无敌的吃法还是在里面放猪油和大肉然后再配上一只冒着油星的古楼子,看来长安城内的‘肥美’、‘膘硕’不是未有原因的。

    “这模样可真是俊俏可爱。”云竹托着一只扁圆小金猪状的糕点放在手心,凝着看了好久也不舍得释手。

    “你想吃就吃呗,盯着看这么久,不就这些个小心思吗?”宋祈渊本是个钢铁直男,奈何有个‘妇女之友’的心。他的话仿佛就是在说‘鸭头!眼神可是骗不了人的。’

    云竹白了他一眼,轻轻地‘嘁’了声,“郎君这么会说话的,难怪云玳阿姊不欢喜。”

    宋祈渊本以为是在奉承自己,那知这后一句差点没让他被喉间的杏花酥给噎死...如鲠在喉!他竟一时半会不知如何反驳!

    为了给自己挽尊,宋祈渊想要去捉弄云竹今日精心梳了良久的发髻。那知云竹躲到了宋芋身边,看着她将一只只精致的糕点摆放在特制的礼盒中。

    “六姑娘不仅模样俊俏,手也巧得很。”云竹发自内心的称赞。

    “云竹姑娘谬赞了。”宋芋手间不得闲,便努了努嘴指了指模子,“左不过是模子拍出来的样子货罢了。”

    “六姑娘可真是谦逊。”云竹掏出绢子给宋芋轻轻地擦拭了下挂在琼鼻上的晶莹汗珠,“奴怎么不知道是姑娘画了好几夜的心血自画出来的,这些模样精巧,便是那些老字号的铺子中也积攒不了这样的花样来。”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云竹也在帮忙搭手。

    “一、二...”云竹数了下盒子中的数量,然后略略疑惑地问道:“为何有的盒子中是八只,有的是十六只。”

    “你看那上面红印的字了吗?”宋芋笑吟吟地回道。

    “福、禄、寿、喜、富、贵、吉、祥。”云竹一口气将糕点盖子上的八个小红字对应着糕点念了出来。

    “来!奖励你的!”宋芋从一旁的白玉瓷盘中捻了一只形似银锭的糕点给云竹。

    此糕点色呈乳白色,口感绵软,云竹第一口咬下便有浓浓的桂花想起溢到了唇齿间,“银锭酥,物如其名啊!”云竹看着糕点单上的名字,来不及抹嘴角挂着的糕点渣,又接下了宋芋递来的两只皮皆为黄白色的糕点,单从外观看便是有一只是圆形,另一个是凹形的。

    “这两个叫什么名字?”云竹看着糕点单寻找答案。

    “尝尝不就知道了!笨蛋!”宋祈渊将礼盒扎了个漂亮的结,仍不忘数落云竹,“可不要好吃懒做,光吃不干!小心小爷我克扣你工钱。”

    云竹白了他一眼,轻轻地‘嘁’了声,她知道宋祈渊心直口快的脾性,也不与他置气。

    “这约莫是青梅饼吧。”云竹握着半只捏有花边,印有她整齐牙龈的糕体上有青梅馅显出的青梅饼说道。

    “那这个便是黄泡饼了。”云竹觉着这个黄泡饼为何不叫黄润饼,明明色泽黄润漂亮且吃起来满口干桂肉香。

章节目录

我靠美食征服酸菜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城北徐公有九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城北徐公有九思并收藏我靠美食征服酸菜鱼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