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兆府尹年事较大,平日里又好捧着个加了菊花枸杞决明子的茶瓯养生。而各位京兆府共事的同僚自是知晓陆元这个养尊处优的小侯爷在这吃食上不仅是挑剔并且追求清淡,故给他们二人代购的早点都是粥点。

    屋内,穿着或青或绿颜色官袍的年轻官吏一人手里捧着一只油皮纸包嚼着,满屋子里除了各种酱料或者着烤香的面食散发出的油滋滋的香气外还洋溢着幸福的咀嚼声。

    “老夫年轻的时候胃口也是好得很。”韩予安抚着自己的那捋山羊胡,微微有些浮肿的眼睛笑得来眯成了一条弯线。他说从前自己方成亲的时候就在大理寺上值了,每日睡得晚,第二日又要赶着去点卯,家中夫人的手艺又不太拿得出手,便每次都要偷溜去西市买三只撒满了芝麻的胡饼和古楼子就这水盆羊肉吃。经常去了,自然是熟,这店家的蒜和火晶柿子自然是给他敞开了来吃。

    “后来升了职便去得少了。”韩予安用勺子舀了舀面前的皮蛋瘦肉粥。

    陆元笑而不语,他自是明了这个领导并不是因为经常吃不到西市的胡饼和羊肉而遗憾了,是因为这圣人有令,官吏五品以上未得特谕不可随意入西市,想来是日复繁琐的公务中平白少了乐趣吧。

    一面廓圆润,面色净白的年轻青衫官吏吃完手中的煎饼果子最后一块面皮包着的生菜后,只觉自己是猪八戒尝人参果还未尝个尽兴。但碍于面子,怕在众同僚面前落得个贪吃的名头。由着意犹未尽,便与身边方才跟着酒博士去置办的同僚聊起了这吃食来。

    “瞧着盛主簿手中的饼似乎新鲜得紧,似乎与我方才吃的煎饼果子略有不同?”盛主簿身材圆圆,素日里很爱与同僚们交流美食经验和长安各大坊的美食攻略。

    盛主簿咬了一口手中香脆的鸡蛋灌饼,细细咀嚼完后,从袖中掏出一方手帕来将嘴角的酱汁擦拭干净后,笑着说道:“贤弟眼神细致。”他竖起了自己肯定的大拇指来,“这个叫做鸡蛋灌饼,方才我特地打点酒博士去买的。”他嘿嘿笑道。

    “鸡蛋灌饼?”

    正尝着美人粥的陆元也被吸引住投来了目光。

    “上次出门着急,忘了带我家娘子为我带的食盒,便想着到了公廨周围随便找家食肆对付一下,然后便发现了这杏花楼早上特供的早点。”他颇为有些自豪的说‘自己只用了一刻便买到了’。这话也着实有理,毕竟现在杏花楼随便出个胡饼都有一大群人跟风抢购。

    盛主簿倒是没在自己的口感和品味上多着墨,直接点评起了这做法来,“我瞧着也不难,且感觉与这煎饼果子有异曲同工之处,只不过这鸡蛋灌饼做起来是要繁琐些。”他微笑着解释,两者都是饼皮刷酱卷一切,只是这饼皮的原材料有所不同以及用油烹饪的差异,这尝起来得口感自然有所差异。

    “所谓鸡蛋灌饼嘛,便是磕两只鸡蛋在碗里面然后撒入盐和葱花,搅散后灌入到被开了小窗的饼皮里面。”

    “决定一个鸡蛋灌饼好不好吃便要瞧着饼皮做得如何了,和面选小麦粉掺温水,夏季的时候掺凉水。”盛主簿说话间手上也没停下,握着一只茶瓯做起和面的动作来,十分得娴熟,一看就没少在家中做活,就连韩府尹都忍不住夸他两句长安好郎君。“一个面团最好分成四个面剂子。”他默了下卖关子,“分多了,这皮薄容易漏馅。分少了,皮厚不好吃。”

    “然后再在上面用猪毛鬃刷子刷一层香喷喷的花生油,再撒上五香粉和葱花、盐,从外向内的卷起来,在两头抹上些许油星后立起来,然后用手掌按扁,再用擀面杖擀成薄饼状。”

    在座的京兆府署吏们无不瞠目结舌,因为他们没想到这是哪位矜贵的陆少尹口中说出的。

    盛主簿瞧了瞧陆元握在秘瓷盏上修长且白皙比玉的手指,只觉一惊,这分明是十指不染阳春水的云上仙君,又是怎么能说出这番具有人间烟火气的话来的?

    陆元微微一笑,只道是见家中新买回的厨娘都是这般做面食的,觉着新奇便多瞧了几次,没想到自己这般‘天赋’竟偶然间‘拔尖’了一次,说来甚是惭愧啊。

    陆元在讲笑话上面极为没天赋,讲起来也是冷冷的感觉,但大家还是很给面子的笑了起来。

    盛主簿见陆元今日兴致盛佳,若是自己再这么讲下去许是要拂了他的兴,便恭维地说道:“属下原是不知少尹竟在美食上有如此高的兴趣及天赋,想来下面的做法陆少尹也是无师自通了吧。”这盛主簿也是个聪明的打紧的人,他知晓什么时候说何样的话适合,现下这番话既是拿定了陆元是不好这口市井小吃的,左右方才是一时兴趣所往接住的话罢了。

    陆元今日的心情想来是顶好的,他登时便不假思索地给承了下来,眼角眉梢满是春风,笑着说道:“某猜想着当把鏊子放置在火上,待加热后淋上一两瓢凉油,烧热后再放入饼坯。”陆元顿了下,因着他实乃拿不准这个几成熟的时候才往饼里灌鸡蛋液,“然后再将鸡蛋液从饼坯开得小窗里面灌入,把口捏合在一起后,等着鸡蛋被烘熟,面坯届时也被炸的色泽金黄,再根据个人刷上或厚或薄的酱料,裹上青菜、薄脆。”

    “这夏日的时候,刷上甜辣酱就这青瓜吃,不仅咸香酥脆还甚是爽口。”

    众人只觉佩服得五体投地,尤其是这盛主簿。

    他寻思着,这陆少尹寻日里瞧着惯来不像贪口腹之欢的,没想到对在美食的吃法和做法上竟有这般高的见解。虽说他没讲明了该饼坯八分熟的时候灌鸡蛋液,还有应该在鏊子上撒点油后,继续煎烙,但别人这种生来便享有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富贵的矜贵公子哥对这市井小吃能有这般高的‘领悟’已然是难得了。

    不过瞧着陆元宽肩劲腰大长腿,眉宇间还隐隐有仙风,这盛主簿不免就叹了口气。

    同样是吃货,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陆元这碗粥慢悠悠地喝着,眼瞧着都要见底了,一个气喘吁吁额头上蒙着层细汗的酒博士才将一只油纸包送来。

    他喘气解释,是方才手中东西太多,竟将店家送的与粥搭配的面点给忘了,没想到这店家竟亲自送来了。

    陆元接过油纸包的时候还冒着温热,他蹙着眉头问道:“此为何物?”他现下腹中已觉五六分饱,若是寻常的吃食就打算分食给同僚了。

    酒博士脆声答道:“玉兰饼。”

    玉兰饼?陆元的手指隔着油纸捏了捏里面包着的点心,只觉四四方方的。打开后才发现是一块块冒着油气,色泽金黄的点心。

    闻着甚香,陆元先是分给最近的韩少尹一块后,自己留了一块来品尝,余下的便给了哪位青衫的年轻官吏让他拿去分匀。

    “老夫的是玫瑰豆沙馅的,陆少尹的呢?”韩予安一派和气,笑呵呵地问道。

    陆元咬了一口,堪堪将皮给咬了下来,混有少量油气的外皮香脆而不腻人,里面糯米做的内皮十分软糯耐嚼。“下官是颗肉丸子。”他的嘴角扯了扯,方才他还寻思是否是玉兰花做的饼,没想到就是豆沙包或者是四喜丸子?

    圣人躬身亲持这次盂兰盆法会,犹可见规格之高,陆元除了奉命负责沿途疏散排查,还要以为圣人外甥的身份代表定北侯府去参加这次法会。

    用完餐后,陆元去了另一件房中洗手净面重新整饬了一番后才准备赶往慈恩寺。

    从方才待过的房间路过时候,竟还无意间听到下属间的乐事。

    想来是这韩府尹未在此坐镇了,一个个的都开始放飞自我起来了。

    陆元摇摇头没想多听。

    只是突然有玉兰饼的字眼跳进了他的耳朵,他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听说这玉兰饼是玉兰花盛放的时候做的,所以才叫玉兰饼。”

    “你怎么知道?”

    大家笑道,似乎觉着这人在编故事。

    “方才我不是跟着去买早点了吗,哪位做灌饼的小娘子说的。”

    一说到小娘子,本来恹恹的一室内登时便热闹了起来。

    “什么样的小娘子?”

    “戴着帷帽,瞧不真切。不过话音软软糯糯的,很是悦耳,依某拙见,应是江南道的女子。而且,我瞧她手生得那般白皙细腻,做起饼来虽说是熟稔无比,但某瞧着她旁边的那两个女郎似是很听信她话的,怎么着也不会是靠这般营生吃饭的,或是那家贵女任性出来体验生活呢。”

    “那你岂不美了?若是你经常去买上十几副饼子让别人眼熟了,估摸着这贵女会瞧上你?”有人打趣道。

    陆元冷嗤了一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他腕间悬着的那串菩提手串也跟着缓缓地转动起来。

章节目录

我靠美食征服酸菜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城北徐公有九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城北徐公有九思并收藏我靠美食征服酸菜鱼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