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刘海清把电话递给钱进,后者愣了愣,有些犹豫地走过来接过电话。

    刘海清敏锐注意到当钱进走向他的时候,钱进带进来的两个手下警惕地把手伸到了腰间,死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钱进接起电话,先看了刘海清一眼,这才放在耳边,道:“是戴处长吗?”

    “我是戴春风。”电话那头戴春风道。

    “戴处长好!”钱进一个立正,恭敬地道,神态一丝不苟,仿佛戴春风就站在他面前一样。

    “温和一点吧。”戴春风道,“以后还是同僚,不要搞得太僵,明白吗?”

    钱进眼神一闪,道:“是,戴处长!卑职完全领会您的意思,坚决执行您的命令!”

    “嘟嘟嘟……”那边挂了电话。

    钱进放下电话,看向刘海清,坦诚道:“刘区长,戴处长亲自给卑职打来电话,卑职不敢拒绝,也没办法拒绝。”

    “我理解。”刘海清平静地点点头,“戴处长是委员长身边的红人,你不拒绝他是对的。”

    “我知道刘区长一定会怨恨我。”钱进叹了口气,“但是刘区长请您务必相信,我对您的知遇之恩铭记于心,如果有机会,钱进一定涌泉相报,钱进以我亡母的名义发誓,我所说句句出自肺腑,绝无半点虚假!”

    刘海清微微动容,道:“有心了,钱进,我相信你。”

    钱进看着刘海清道:“刘区长,接下来的二十四个小时,钱进和您同吃同住,如有冒犯,请您多多谅解。您有什么需求,只要不违反原则,钱进一定满足。”

    “小韩在哪儿?”刘海清问道,“我有些私人物品放在他那儿。”

    小韩就是一线天。

    “我这就派人去问他要。”钱进面不改色道,“区长您还有什么需求吗?”

    刘海清摇摇头:“没了,戴处长交给你的任务就是让你软禁我?看守我?”

    钱进犹豫一下,点点头。

    “是不是还有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开枪击毙我?”刘海清淡淡问道。

    钱进沉默。

    刘海清叹了口气:“何至于此啊。”

    “不管您信不信,钱进绝不会向您开枪。”钱进道。

    “我信你。”刘海清笑道,“你这个人吧,本性不坏,虽然有些功利心,但这是人之常情。”

    “多谢区长您理解。”钱进恭敬道,“那我派人去找小韩?就说要取您的东西,可以吗?”

    “可以。”刘海清点头。

    “好的。”钱进给一个手下使了个眼色,这人立刻会意,往出走去。

    等这人出去后,钱进又道:“区长,我给您倒杯茶。”

    “不忙。”刘海清笑呵呵摆摆手,“坐下,咱们聊聊。”

    钱进从善如流,坐在刘海清对面,很恭敬地看向他。

    门外,钱进派出去的手下很快就找到了一线天。

    一线天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有两个特务在看守着他。

    这自然是钱进的杰作,钱进接到戴春风软禁刘海清的命令后,便兵分两路,一路去控制刘海清的心腹手下,然后他亲自带人来控制刘海清。

    一线天虽一身武功,但毫无防备下突然被自己人用枪顶在脑门上,他也只好束手就擒了。

    都是同僚,大家都知道他一身功夫了得,所以对付他的时候很小心。

    他们搜了一线天的身,然后把一线天五花大绑,捆了个结结实实,确保他无法逃脱,这才放心。

    就这也不敢让一线天一个人待在房间里,而是有两个人也在房间里贴身看守着他。

    钱进的心腹进来后,两个看守的人立刻起身恭敬称他为“董队长”。

    董队长点点头,对一线天道:“刘代表说他有些私人物品放在你这儿,是什么东西?”

    一个看守插嘴道:“队长,他身上所有东西都放在桌上,您看,一把刀、一个钱包、还有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再什么都没有了。”

    董队长看向桌上那堆东西,一皱眉,问道:“哪个是刘代表要的东西?”

    一线天道:“在我身上。”

    “放屁!”看守骂道,“你身上我们都搜遍了,连一张纸都不剩!”

    一线天呲牙一笑:“你小子知道个屁!我缝在衣领里了,衣领你摸了吗?”

    董队长有些狐疑:“什么东西?要缝在衣领里?”

    “这就不能告诉你了。”一线天脸一板,“我劝你也别好奇,这东西关系重大,会死人的!这样吧,你把我这身衣服脱下来,直接给刘代表送过去。”

    董队长嗤笑道:“你当我傻?脱你衣服,就得先解开你的绳子。你不就是想骗我放了你吗?你以为我会上当?”

    “你这么聪明,我怎么可能骗得了你?”一线天笑呵呵反问道,“你要是不信我也行,那你就拆开我的衣领,把那东西拿出来,给刘代表送过去。但是这样一来,东西你就看到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后果自负哦。”

    董队长脸色有些阴晴不定,突然回头问道:“绑紧了吗?”

    看守拍着膀子保证:“拇指粗的麻绳,给他绑得死死的!他连根指头都动不了,您放心吧队长!”

    董队长这才向一线天走来。

    到了一线天跟前,他一摸一线天的领子,果然摸到一块四四方方,硬硬的东西。

    “这是嘛玩意儿?”董队长好奇道。

    “想知道?自己打开看啊。”一线天笑呵呵道。

    董队长微微犹豫,咬牙道:“打开就打开!反正我不上你的当,想让我解开绳子脱你衣服,没门!”

    “就是,想骗董队长,是门儿也没有啊!”看守谄媚捧哏道。

    董队长嘿嘿一笑,从后腰拔出一把刀来,一手揪着一线天的衣领,一手握着刀。

    “我直接把你的领子割下来!这样既不用解开你的绳子,也不用看到这里面的东西,担什么责任,嘿嘿……”

    一线天赞道:“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这话苏乙夸过他,他听着不像是什么好话,但挺好玩儿,就记下了。

    话音刚落,一线天目光猛地一凝,突然连人带椅子蹦了起来,往董队长手上的刀尖撞来。

    噗!

    刀子深深没入一线天的肩胛骨处,一线天连人带椅子翻倒在地。

    董队长躲闪不及,也被一线天撞翻倒地。

    两个看守见状大惊,急忙就要摸枪。

    “啊啊啊!”

    但说时迟那时快,一线天突然爆喝着挣脱绳索,从地上蹦了起来,先是一脚把离他最近的看守给踢飞出去,翻倒在地生死不知,然后冲向另一个看守,赶在他打开枪的保险栓之前,夺枪,打晕,一气呵成。

    最后,眼看董队长要爬起来,一线天把枪对准了他,笑呵呵道:“喂!”

    董队长浑身僵住。

    他对一线天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你真是个狠人!玛德,我认栽!规矩我懂,不劳你动手,我自己来!”

    说罢,他一咬牙大喝一声,狠狠一头撞向一边的柱子。

    只听“咚”地一声巨响,董队长痛得吱哇乱叫,鲜血长流。

    “这事儿闹的,哎呦妈呀,怎么不晕啊?”董队长带着哭腔叫道。

    一线天忍不住笑了:“还是我来吧?”

    董队长幽幽地看他一眼道:“你能保证轻点儿吗?太特么疼了!”

    “放心,咱俩关系不错,我不害你。”一线天诚恳道。

    “谢谢……等等!”董队长突然又叫住一线天,“能告诉我,你衣服领子里是嘛玩意儿吗?”

    “就是两块铁。”一线天笑呵呵道,“习武之人,谨慎使然。”

    “懂了,我还是被你骗了。”董队长很失落,“来吧,打晕我吧。”

    咚!

    话音未落,一线天一脚踢在董队长的太阳穴上,把他踢晕过去。

    做完这些,一线天才呲牙咧嘴看向自己左肩上插着的刀子。

    他为什么突然能挣脱绳索了?

    就是因为他刚对准角度主动撞向刀尖,然后刀子刺穿了绳索,也刺进了他的血肉里。

    所以董队长才说他是个狠人,居然用这种自残的办法脱困。

    一线天到了桌子跟前,动作麻利把自己的东西重新装起来,只留下一个小瓶子在外面。

    然后他撕开上衣,咬牙一把拔掉了刀子。

    鲜血喷溅而出,一线天哼也不哼,急忙拿起小瓶,在擦干血迹后,迅速撒上药粉。

    血流顿止。

    一线天迅速给自己包扎上伤口,然后扒下一个和他身材相仿的看守衣服换上,下了他们的武器装在自己身上,这才拉开门走了出去。

    刘海清的办公室里,他和钱进正在回忆往昔,聊一些琐碎的往事。

    “我记得咱们刚认识的时候,你就是李虎的秘书。”刘海清回忆道,“那时候你高高在上,我只是个袍衣混混,不值一提。”

    “刘区长起于微末,却后来居上,钱进对此只有敬佩,并且一直视为榜样。”钱进道。

    “我相信你这句不是马屁,你不是溜须拍马的人。”刘海清笑道,“如果你是,你现在的位置一定在我之上。”

    钱进动容,有些感动地道:“刘区长,您真的很了解我,我没有跟错您。”

    刘海清淡淡一笑:“咱们两个一直以来相处得很愉快,既然今天说了走心的话,我也不妨多说一句。这句话可能不好听,如果你觉得有道理,就当是我这个做老哥的给你这个弟弟一句忠告。如果你觉得没道理,就当我是放屁。”

    “区长您说,钱进洗耳恭听。”钱进道。

    刘海清点点头,道:“人在红尘,世俗的眼光,还是要顾及一下的,哪怕你再清高,也要维护自己的名誉,注重自己的社会评价,否则,你一定会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钱进皱皱眉:“区长,请恕钱进愚钝,这句话我没听懂。”

    “你之前是李虎的秘书,而我扳倒了李虎,然后你跟了我。”刘海清看着钱进,“现在不管你我内心怎么想,但在外人看来,你又背叛了我。”

    “古有吕布为了前程,背上三姓家奴的恶名,可怜绝世名将,最终为狼藉名声所累,落个众叛亲离,身首异处的下场。”刘海清深深看着钱进,“你,已经背主两次了,千万不要有第三次,否则吕布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钱进的脸色变了,变得有些难看。

    “忠言逆耳。”刘海清叹了口气,“你记住了钱进,戴春风生性多疑,冷血无情,他一定不会重用你,如果你执意跟着他,总有一天他会把你当炮灰牺牲掉的。过了今天,如果戴春风让你去特务处,千万不要去。选好你的第三个主子,然后一条路跟他走到黑,别背叛他,否则你这辈子都完了!”

    钱进怔怔看着刘海清,表情渐渐缓和,郑重点头道:“区长,钱进记住您的话了。”

    砰!

    话音刚落,大门就从门外被大力撞开。

    钱进脸色瞬间大变,他反应极快,立刻拔枪指向刘海清。

    但刘海清也反应很快,在第一时间趴倒在地,他对自己的身手有自知之明,知道这种时候不添乱就是最好的帮忙,所以一听到撞门声就立刻趴下。

    他这一趴给自己争取到了时间,钱进枪一瞄准却发现瞄了个空,等他移动枪口往下的时候,一线天已飞扑而来一脚踢飞了他手中的枪,然后一把刀子搭在了他的脖子上。

    “钱社长,别逼我杀你!”一线天冷冷地道。

    钱进浑身僵住,长长吐出一口气,举起手来。

    刘海清这才从地上爬起来。

    “没事吧?”一线天上下打量他一番。

    刘海清摇头,看向钱进:“得罪了。”

    钱进道:“这样也好,我也不用备受煎熬了。不过能给我一枪吗?只要不打要害就行。”

    一线天怔了怔,诧异看向钱进。

    钱进面不改色淡淡地道:“区长您刚才也说了,戴春风多疑,如果我不是险死还生,他一定会怀疑我和你联手唱戏。”

    刘海清笑着点点头:“有道理。小韩,交给你了。”

    “拜托了。”钱进看向一线天。

    “这样的要求,我居然一天碰到两次……”一线天有些无语地摇头,“不过我不喜欢用枪,更喜欢用刀。”

    噗噗噗!

    话音刚落,一线天连续三刀扎在钱进的胸口上,然后反手一拳打在其太阳穴上,钱进仰头就倒。

    一边的刘海清看得眼皮子直跳:“喂,没让你杀他!”

    “放心,死不了!”一线天蹲下检查了下,“血很快就不流了,他这条命丢不了。还好,我手艺没落下。”

    你以前什么手艺?杀猪吗?

    刘海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一线天站起身回头看向他:“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之间,功臣就变成阶下囚了?”

    <script>app2();</script>

    13_13748/69262959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影帝的诸天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惠鹏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0668、反客为主,影帝的诸天轮回,笔趣阁并收藏影帝的诸天轮回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