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叶伏天同人文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59751f53f64f0f5929540c4eba6587/1635250991.html

    隔壁桌的庾庆已经忍不住用手遮着额头,连翻了几个白眼,恨不得扯着许沸的耳朵吼他几嗓子,这傻大黑磨磨蹭蹭干嘛呢?再拖下去,老子的奖励就危险了,你倒是赶紧呐!

    事情干都已经干了,而且已经成功了,眼看就要名利双收了,暗暗感慨了一阵的许沸终究还是没能抵住现成的诱惑,卷好了卷子起身离案了。

    大堂内维持在考场内的几名官员,目光皆唰一下盯住了持卷而来的许沸。

    许沸所过之处,或伏案书写,或抬头琢磨的考生,皆陆续被惊动,最终所有考生的目光皆盯在了双手交卷的背影上。

    真的是交卷?解元郎詹沐春先是错愕,确定果然是交卷后,手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笔尖一滴没舔好的墨砸落,轻轻一声啪嗒,黑乎乎晕染一团。

    直到最后一刻,确定了许沸是第一个交卷,庾庆那颗紧张的心才真正是如释重负。

    主持现场的候命主官,多看了许沸两眼,摊开了卷子扫了眼内容,发现没错,三十道题的确是全部答完了。

    鉴别对错不是他的责任,他只是提笔在卷子上划了个朱批,写下了“一”字,表明了交卷时序,又伸手请道:“回去静坐,不要干扰和影响他人。”

    许沸没有那种‘我第一’的荣耀感,心跳是很快的,紧张,毕竟是做贼心虚。

    他礼貌着拱手行了一礼,才转身轻步而回,也才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自己,事已如此只能是承受。

    众人没有从他脸上看出任何骄傲之情,有人暗赞,也有人暗暗鄙视,觉得最快未必能全对。

    此时所有不认识许沸的考生最想知道的是,此人是谁?

    解元郎詹沐春低头,发现了滴墨晕染,一惊之余又暗松了口气,幸好是草稿,若是脏了答卷的话,那他只能是重抄一遍。他想集中精神努力破解剩余的谜题,然而心中各种患得患失已经开始涌现。

    候命主官也没从许沸脸上看出任何骄傲之情,目中略有赞许神色,又低头仔细看了看卷子上的名字,算是记住了。随后找到乡试排名的名单,查到了许沸的乡试名次。

    回到位置的许沸也在提笔写写画画,和隔壁的庾庆好像从不认识一般。

    候命主官看了眼烧至近半的焚香,招了手下过来,叮嘱了几句便转身离开了。

    出了大堂,看到了外面一处水榭内谈笑的卢吉隗三人,当即直奔寻去。

    进了水榭,对三人拱手行礼后,方禀报道:“大人,有人答完了三十道谜题,已经交卷了。”

    “哦!”卢吉隗饶有兴趣,问:“是何人?”

    候命主官:“横丘县今科举人,许沸。”

    这名字明显没什么印象,肯定不是乡试排名在前的,卢吉隗又问:“今科第几?”

    候命主官:“一百三十一名。”

    狄藏和鱼奇面面相觑,卢吉隗也很意外,嘿了声,“竟杀出了一匹黑马,盖过了今科六魁。对比乡试,虽是雕虫小技,却也有点意思。两位先生,咱们一起去验验成色吧!”

    两位大师跟了他手势起身,一起返回。

    三人一回到大堂内,立刻又引的众考生纷纷注目。

    三人回来没坐,首先围在了许沸交出的卷子上,一起审视答案的对错。

    卢吉隗看着看着,捋须含笑,渐渐点头。

    三人是出题的人,自然知道答案对不对,很快便看完了,看后相视而笑。

    卢吉隗顺手提笔,把题外表示时序的那个“一”字给圈了一笔,才又搁笔。

    边上人都懂了,第一名已经毫无疑问了,州牧大人已经亲点了,候命主官立刻要了册页登记。

    离讲台最近的解元郎詹沐春已看懂了这三位的意思,心中顿生惨然,心绪彻底乱了,难以集中精神继续破解谜题。

    庾庆暗暗乐了,目光不时瞟向讲台那边桌上的奖励,开始琢磨怎么携带,三十斤灵米随身携带其实也挺麻烦。

    一炷香的时间说慢也慢,说快也快,经不起折腾,稍折腾,时间便已近了尾声。

    不管自己破解了多少谜题,众考生都不得不正式抄题作答,都陆续开始交卷了。

    那位候命主官则逐一给交卷的考生卷子上批时间,以备作冲突时的裁决依据。

    大半考生交卷,拖到结束时还有近百人没交,也可以说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轮不上了名次,就不挂自己名字上去献丑了,庾庆也是这般。tv首发.tv. @@@tv.

    一炷香烧完了,候命主官起身拔香,将最后一点火星倒插进了香炉,嚷声道:“结束,未交卷者一律视作弃权。”

    现场无异议,候命主官又去请示卢吉隗。

    钦点了头名后,卢吉隗已经没了再亲自审阅的兴趣,敲了敲许沸的答卷,让他参照本卷答案去判批便是。

    候命主官领命,他处理起来也是干净利落,让人一张张卷子现场清点答题数。

    压根不需要仔细审阅每份答卷,把十张答题量最多的卷子挑了出来,然后对照许沸的答案比对便可。

    以答题量论,若答出的都答对了,自然就有了冲刺前六的资格。

    再比照交卷时间,十张答卷里,刷掉了一半。

    候命主官办事确实利落,也知道卢吉隗没耐心久等,以一刻左右的时间,便审完了两百来张答卷,裁出了最后五张卷子,双手奉到了卢吉隗跟前交差。

    狄藏和鱼奇都忍不住多打量那候命主官一番。

    略作询问后,卢吉隗不免唏嘘,许沸交卷后,他本以为众考生会陆续答好交卷。

    此时才发现,除了许沸外,其他人竟无一个在规定时间内破解所有谜题的,连那位解元郎也不例外。

    卢大人也瞄了詹沐春一眼,这位解元郎排在许沸之后,规定时间内只破解了二十三道谜题,令他印象上有了瑕疵。

    乡试六魁中,只有两人进入了这次比试的前六。

    问过两位大师没意见,卢吉隗大笔一挥,亲批了五张答卷的名次,撂笔后,信口大喊出一嗓子,“横丘许沸何在?”

    话中语气显而易见,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物的感觉。

    狄藏和鱼奇也有同样期待,三百多人一炷香的时间,还不如这许沸半炷香的时间,实在是不比不知道,一比才知道差距简直太大了,虽是临时起意的儿戏比试,但这份强大差距某种程度上是能说明一些问题的,真正的脱颖而出!

    此情此景,‘横丘许沸’四字由州牧大人当众亲口喊出,一群考生那叫一个羡慕,还有不少心中泛酸。

    也可谓羡煞旁人。

    众考生都知道,州牧大人怕是真的记住了这个名字,今天这一嗓子之后,整个列州官场怕是无人不知横丘许沸!

    解元郎詹沐春略垂首,黯然神伤,至少州牧大人还未这般大声喊过他。

    他隐隐觉得,自己这个乡试魁首和州牧大人亲自出题考出来的好像亲疏有别。

    许沸自己也惊着了,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能被锦国位高权重的封疆大吏这般当众喊名字,晃了下神才赶紧站起,慌忙拱手躬身,遥遥拜见,“学生许沸在。”

    考生纷纷回头看去,众人纷纷盯着,候命主官大声道:“许沸,州牧大人颁赏,还不快过来拜谢?”

    许沸有点手忙脚乱,赶紧匆匆过去了。

    一看近前行礼人,卢吉隗对左右两位大师哈哈笑道:“人家读书人都白白净净的,你许沸敢情是个黑皮、黑脸书生。”越发印象深刻了。

    两位大师忍俊不禁。

    许沸顿时结巴道:“学生,学生,好舞刀弄剑,晒,晒黑了。”

    “嗯,难怪看着壮实。你,不用紧张,不嫌弃你长的黑,身板硬实是好事,有了好身体才能更好的为朝廷效力。”卢吉隗一番褒奖话后,也不再继续当众啰嗦,亲自给许沸发了事先承诺的奖励。

    一瓶玄级点妖露,许沸随手拿了,三十斤灵米一口袋装了,单手随手一甩,背在肩上就回了。

    拒绝了人帮忙拿,几十斤重的东西信手就提溜上肩了,只是搭配着身上的儒衫显得有些滑稽。

    卢、狄、鱼三人相视莞尔。

    眼见许沸把奖励扛回来了,庾庆欢喜的小心肝怦怦直跳,奈何还得矜持着,不能让人知道奖励和自己有关。

    台上的颁奖还在继续,第二名詹沐春和第三名同时领奖,州牧大人退后了,后面的奖励都由两位大师颁发了。

    奖赏完毕后,卢吉隗三人便离开了。

    候命主官一边让人把前六名的谜题答卷公示出来,一边当众宣布,让大家稍作休息,到了饭点后都去‘沉香斋’用餐,州牧大人要亲自设宴款待,也算是为列州才子送行。

    待到现场相关官员都离开了,一群考生立刻涌到张贴出的六张答卷前查看究竟,主要想看看自己绞尽脑汁想不出的谜底到底是什么。

    庾庆对许沸使了个眼色,两人趁机赶紧退场。

    许沸扛东西,庾庆多一手,把自己和许沸的草稿纸都给扫走了,依旧是要毁尸灭迹,不想留隐患。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氏草堂结局

凡人修仙传第二季西瓜在线观看

凡人修仙传桑梓演播全集免费

凡人修仙传韩立睡了几个人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