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陆离伏天氏百度百科https://www.jupindai.com/f6728/767d964679bb4f0f59296c0f767e5ea6767e79d1/1635246468.html

    别的他也许不知道,至少知道一点,既然敢动手袭击,凶手想必是有点把握的。

    反正他自己在这种地方、这种局面下是彻底没了主见,反观这位士衡兄,处变不惊,临危不乱,明显是个能有主见的,且能看出果断应对下的避险能力。

    他相信庾庆这样跑必然有目的,肯定是为了寻找生机,肯定不会是找死。

    何况之前看到了庾庆上树时的身手,深藏不露啊!

    这个时候,谁有带头大哥的潜质,他就义无反顾的跟着谁跑,为了活命,别无选择。

    在起起伏伏山林中快速潜行一阵后,庾庆回头看,见许沸居然还跟着,有点无语,发现还真有不怕死的。

    不是他没能力甩掉许沸,而是环境限制,他一路都在施展观字诀规避可能出现的危险,跑跑停停,或者左拐右拐的,给了全力追踪的许沸可趁之机,否则这般迷雾环境中,许沸没有任何跟上他的可能。

    根据一路判断的情况,敌我双方的人力似乎都集中在了官道交战之地,这里好像也没有太大情况,庾庆也就懒得管许沸了,继续在山林中穿行。

    他相信许沸自己会停下来的,就凭许沸那练外家功夫的体力,不懂调息运气之法,在这山林深处是跑不远的,体力跟不上自然就停下了。推荐阅读tv./.tv./

    没跑多远,他自己反倒先停下来了,停在了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旁,尸体边上放着墨影弓,死者显然是一名大箭师。

    墨影弓可是个值钱的玩意,远超那点灵米的价值,若实在找不到灵米,弄套这玩意也挺划算的。

    庾庆心里嘀咕了一阵,左右看了看,见到许沸跑来也不怕看见了,迅速将墨影弓和箭壶摘了,背上直接带走了……

    火势越来越大,站在制高点负责指挥的黑云啸从树冠上跳了下来。

    因有三只大雕陆续抓了三只车厢当收获送给他,他跳了下来查看,结果发现抓来的不是装了行李的,就是空车厢,连个人影都没有。

    无须细看也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些扁毛畜牲未开窍,脑子不好用,见到车厢就当目标给抓来了。

    黑云啸看的火大,骂了声,“一群傻鸟!”

    同时也因为这个而暗暗担忧,为什么抓来三只没用的车厢,真正的精钢铁笼却一个都没抓来?

    他已经隐隐意识到了点什么,偏头道:“通知后山暗伏的弟兄做好准备,准备接应撤离!”

    他还稍微留了点人手没有暴露,做好了鼠太婆三人事后一旦翻脸好脱身的准备。

    事到如今,已经预感到得手的希望不大了,事情还没见分晓,便准备跑了。

    “是!”一名手下领命而去,还剩一名束手在旁。

    火势越来越大,热气也越来越强,迷雾被驱散的越来越快。

    一道人影从天而降,落在了一棵大树上,落在了光头白衣的江山身边,正是高远。

    江山见之立问:“你的鹰奴怎么都撤了?”

    高远满脸怒容,“不撤找死吗?那精钢笼子不小,加上里面关的人数,太重了,我鹰奴根本提不走,还因此被斩杀了三十多只。那对贱人根本没搞清状况,也没得手的把握,在拿我们弟兄的性命做试探!”

    “该死的!”江山愤恨一声,挥手道:“撤,不管他们了。”

    高远递出一张纸给他,“不撤也不行了,准备逃命吧!”

    “什么东西?”江山接到手查看。

    高远:“我那边传来的消息,栖霞娘娘出事了。司南府掌令亲自出马,把栖霞娘娘给杀了!”

    “‘地母’直接把娘娘给杀了?两天前发生的事…”看着手中消息,江山喃喃自语,满脸的惊骇,似乎没想到那位司南府掌令竟蛮横不讲理到了如此地步。

    高远叹道:“是啊,两天前的事,我们知道的晚了,哪怕消息再早来半个时辰,我等也不至于损失如此惨重。走吧,已经没了意义,就算得手了,也没了地方领赏。”

    “还想领赏?你的鹰奴,这迷雾,还有这数不清的鼠类,司南府随便一查就知道谁参与了这事!”悲声咬牙的江山满脸狰狞,紧握双拳道:“这大火烧死我多少雾隐同族?要走也要先找那对贱人出了这口恶气再说!”

    他一个闪身而去,高远亦闪身追去。

    两人一前一后在山林中急蹿,足不落地,一路踏树枝飞掠,闪飞如林中燕。

    直奔目标地点的二人没一会儿便抵达了,双双落在了地面,落在了黑云啸跟前。

    黑云啸正与一名手下低声说话,低声安排撤离事宜,忽见两人来到,愕然道:“二位兄弟不在前方督战,回来做甚?”

    两人这个时候突然一起跑回来,他很意外,也被闹了个措手不及。

    他已经准备先行跑人了,准备绕道策应自己夫人后立刻远走高飞,谁知这两位出现了,一时间不好走了。

    而高远一开口就把他给惊住了,“黑兄,你夫人出事了。”

    黑云啸心弦一颤,上前两步,跟前急问,“出什么事了?”

    高远沉声道:“你夫人被金化海给杀了!”

    黑云啸大惊,脸色剧变。

    就在他心神失守的瞬间,高远一爪迸发,异化的锐利爪影突袭,轰中了他的胸口,溅起了血花,五爪硬生生锁死了他的胸骨。

    突兀中招的黑云啸惊怒,眼睛余光没看到却已经感觉到了一旁江山脸上的狠笑。

    他反应也快,就在自己中招的瞬间,不待江山出手,也不待高远再次出手发力,骤然蹦起,双脚连踢,逼的高远不得不撤。

    高远没想到他竟不顾自己胸骨被锁住,毫不犹豫地直接采取了拼命的方式反抗。

    高远不会跟他拼命,但一招得手也不会让对方好过,收回的五爪顺势嘎嘣一拧,硬生生拧断了黑云啸的一根胸骨,另一手挡了黑云啸一脚,借这一击之力飞开了,手上抓了团血肉。

    江山猛然张口,一张嘴裂开到半张脸那么大的血盆大口,朝着腾空而起的人喷出一口白雾。

    因被高远拧断胸骨拽了一下,黑云啸腾空而起的速度有所迟滞,疾雾如匹练瞬间将其吞没。

    疾雾中传来如重锤闷鼓般的“咚”一声大响,白雾冲散,黑云啸的身影横飞了出去。

    一条血红色的长舌头从激荡开的白雾中闪回,没入了江山的嘴里,大嘴一合,舌尖舔了圈染红了嘴唇的鲜血,冷笑,借助白雾遮掩,他也偷袭成功了。

    面对黑云啸那惊慌欲逃的手下,江山收了四肢,人如射出的肉球,任由对方双掌打在了球体上,轰!直接将人给轰飞了出去。

    其人如流星般撞在一棵树上,在树上砸出了一大块痕迹,才喷血砸落在地,似乎昏死了过去。

    江山未过问其死活,他的主要目标也不是他,又一个弹射而去,扑向黑云啸。

    旋身落地的黑云啸双臂一张,地上落叶顿如龙卷风般围绕在他身边急转,双爪爆发出缭绕煞气,双眼瞬间变成了慑人的金碧色。

    他胸前鲜血淋漓,除了高远那一抓掏出的伤口,胸口又添一道血痕,整个胸腹上遮羞的布料都没了,腹部是一块块的肌肉。

    然接连突袭成功的二人依然不肯放过他,完全是要趁他病要他命。

    高远腾空而来,江山贴地炮射而来,两人一上一下同时冲来,联手进攻。

    附近一棵大树的树洞内,庾庆和许沸硬是惊的连大气都不敢喘。

    树洞空间还算宽敞,两人缩在里面并不挤,估计藏个五六人没问题,就是有一股腥臭味,不知原本是什么动物的窝。

    庾庆也没想到以许沸的体力竟然能跟上他跑这里来,问题是许沸自己也感觉不是很累,庾庆后才反应过来,是那顿灵米饭的功效,许沸是吃的最多的,蕴藏在许沸体内的灵气能及时补益许沸的体力。

    两人一路摸到了被抓来的车厢附近,但是不敢靠近,因为黑云啸就在车厢边上,两人也搞不清黑云啸的深浅,不敢轻举妄动,遂悄悄躲在了这树洞内。

    谁想,两人还没看清黑云啸究竟长什么样,就突然冒出两个怪人偷袭。

    这动手的动静一看,哪怕是许沸也看出来了,交手的三人分明都是玄级高手。

    两人想躲在树洞里混过去,谁知交手的三人跑哪不好,一转眼就打到了这树洞附近,这要是波及发现了他们两个,那真的是要了命。

    两人身上的官兵衣裳,加之庾庆背着大箭师的弓具,一旦被发现,怕是连解释都不用了。

    庾庆就纳闷了,怎么就内讧打起来了,这完全不在他的预料之内。

    他很清楚,这三人是真正的玄级高手,不是县城里斩杀的那三条蛇妖能比的,随便一个都能轻易宰了他。

    一旦被发现了怎么办?他不得不着急想脱身之法。

    就在两人紧张兮兮趴在树皮裂缝前偷窥之际,空中忽有一物呼啸而至。

    是一根长相奇怪的拐杖,暗红色,像是一只收缩了四肢的巨型竹节虫,雕刻的栩栩如生。

    唰一声,拐杖挡了空中扑击的高远,又急速插地拦住了贴地冲来的江山。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三九伏天是什么意思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为什么一天一更

凡人修仙传韩立董宣儿

凡人修仙传男女主成亲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