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txt全书下载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l74l78l7451684e664e0b8f7d/1635252996.html

    一行再次出发赶路,找准了前路方向便不再更改,翻山越岭如履平地,直线行走。

    看着前进方向,庾庆渐渐变得面无表情,目光再次变得深沉,麻木前行。

    伴行的铁妙青偶尔会看他两眼,也渐感觉到了庾庆的神色有些异常,问道:“怎么了,感觉有心事,怕我食言?”

    就差最后一只火蟋蟀了,她不希望出现什么意外。

    庾庆心里还是想和美女亲近的,脸上瞬间有笑意,“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了,我修为不高,你懂的。”

    于是铁妙青又伸手拽上了他的胳膊,“既然已经出发了,就再坚持一下,到了地方后再好好休息,在山洞里休息比露天要强一些。”

    “嗯。”庾庆点头,只是仅仅被美女的手拉着嫌不过瘾,遐想,不知抱着这女人会是什么感觉…

    而就在一行再次出发不过片刻之后,又有一群人从‘古魈老林’飞掠而出。

    一群身穿黑色劲装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鉴元斋’一行。

    人数上已经少了过半,三十多人只剩下了十余人,且一个个狼狈不堪,有些甚至是衣衫褴褛、伤痕累累。

    为首的执事崔游也好不到哪去,胸前几道平行的血淋淋口子,差点被开膛剖腹的感觉。

    一群人明显遭遇了什么变故。

    见到身后成群的‘独角山魈’不再追了,崔游立刻带头落地,停下了,手扶一块大山石喘息不止。

    他十余名气喘的手下纷纷摸出伤药,彼此之间互相帮忙上药。

    一瘸一拐的邬况也摸出了上好的金疮药到崔游跟前,边帮他上药,边大喘气道:“执事,这次好险,差点就全交代在了‘古魈老林’。”

    伤处着药,崔游面容疼的抽搐了一阵,深吸一口凉气后,挺着胸膛上皮开肉绽的伤,仰天缓缓道:“此地‘不妖怪’果然是名不虚传,好在来之前大掌柜给了那面令牌,让我们以防不测,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邬况疑问,“那是什么令牌?”

    崔游呵呵道:“栖霞山的,大掌柜和栖霞老妖的儿子有点交情,得其给过一面令牌。如今看来,此地‘不妖怪’敢不给幽角埠的面子,去不敢驳栖霞老妖的面子。”

    邬况啧啧道:“看来那‘不妖怪’还不知道栖霞老妖已经被地母给杀了。”

    崔游:“不愿意和外界来往,消息闭塞,不知道也正常。不过话又说回来,得亏这‘不妖怪’不知道,否则我等焉有命在。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抬头看向前方,挥手示意,“继续赶路!”

    “这…”邬况回头看看大家伙又伤又累的狼狈模样,为难道:“执事,大家伤累到了这个地步,先休息休息吧。”

    崔游瞪眼道:“我没伤,我没累吗?事到如今,想必你也看出来了,我们是在追踪一伙人。我不妨明着告诉你,必须在这些人离开荒古死地前追上他们,到了外界变数太大,倘若有什么失误,大掌柜饶不了我们!”

    “是。”邬况苦着脸应下了,之后跑去动员了极不情愿的一伙人再次出发。

    不过这次并未跑出多远便又停下了。

    因又见到了显眼目标,小石头坐桩!

    邬况盯着石头上的图案转了一圈,奇怪道:“执事,这图和之前的都不一样,方框框住箭头是什么意思?这是咱们的人留下的吗?”

    崔游沉吟道:“箭头是告知我们去向,方框框住箭头是在让我们停止追踪。”说罢回头看向了‘古魈老林’方向,哭笑不得地叹了声,“我大概明白了遇袭是怎么回事,我们可能真的跑的太快了,我们追踪的人不久前应该就在我们前面,‘独角山魈’被他们惊扰后还未平静下来,结果被我们接着一头撞上了。看来他们离开这里并不久,我们再快一点搞不好要直接跟他们互相见面!”

    “……”邬况无语了一阵,好一会儿才琢磨出是怎么回事,很想说,早说了歇歇,你不听,非要急赶不停。想说的话终究不敢说,迟疑道:“追了这么久,停止追踪?那什么时候再开始追?”

    崔游道:“他既然留下了意图,自然会给我们一个交代。大家刚好都累了,就地休整,可以休息了。”

    一群人早已累的不行,闻言当即瘫了一片……

    群山之中的一处盆地,盆地内一片藤萝覆盖着一座洞口,若非事先知道此处有洞,怕是不容易发现。

    妙青堂一行就停在此处,这里就是他们之前发现过火蟋蟀的另一处地下入口。

    庾庆并未及时休息,反而让程山屏和朱上彪先做准备,先去砍伐树木。

    两人去执行后,庾庆又请铁妙青带自己先去地道尽头看看,孙瓶要留下看着许沸和虫儿两个累赘,目送了两人持一盏便携油灯消失在了地道内。

    同样目送了两人消失的虫儿,忽怯生生问道:“孙掌柜,士衡公子再抓到一只火蟋蟀,我们就能离开荒古死地吗?”

    孙瓶笑道:“是的。”

    虫儿眼中有期待,也受够了这被人拎着胳膊跑来跑去的日子。

    许沸也希望能一切顺利,但程山屏对庾庆的态度又令他心中暗藏隐忧,他担心的是程山屏能不能遵守承诺把庾庆的东西还给庾庆,他可是亲眼见过庾庆为了二十斤灵米连杀两妖的,其中就有玄级妖修。

    那厮为了两千两银子就敢去玩命,程山屏拿走的东西中光一瓶玄级点妖露就价值万两,他真不敢想象庾庆为了上万两银子能干出什么事来。

    他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他有这隐忧也不是没来由的,就在刚刚不久前,他隐隐发现庾庆看程山屏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关键是庾庆类似的眼神他见过,当初躲在树洞里要射杀那妖修时,庾庆眼中便流露过那般眼神,似要发狠的眼神……

    深入地道,远离了洞口,黑暗中孤灯摇影,幽静中的零碎脚步声清晰。

    伴随手持孤灯女人行走的庾庆忽然出声道:“老板娘,有件事想请教。”

    铁妙青现在对他态度不错,爽快道:“什么事?”

    庾庆:“幽崖这次发布的任务就是三只火蟋蟀吗?”

    铁妙青:“当然,这个我肯定不会搞错,就是三只。”

    庾庆:“不,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幽崖这次的任务,就只收三只火蟋蟀吗?”

    “对,只收三只。”铁妙青答的认真,也好奇,“有什么不对吗?”

    庾庆:“若有好几支队伍都找齐了三只火蟋蟀怎么办?”

    铁妙青详详细细解释道:“幽崖说收三只,那就是三只,不会少,也不会有多,少了不算,多了也不会要。谁先找到三只带回去,谁就完成了任务,任务就结束了,其他人找到了也白忙,就看谁抢先完成。”

    庾庆若有所思点头,又问:“幽角埠有多少商铺接了这次的任务?”

    铁妙青思索着慢慢说道:“这个不好说,幽崖只管挂出任务,不会勉强任何商铺接或不接,愿接的直接带回任务上说的三只火蟋蟀便可,没有什么接任务的步骤过程,所以我也搞不清有多少家商铺接了任务,光我知道的可能会来的,大概就有二十家左右吧,究竟来了多少我不能确定。”

    庾庆:“也就是说,幽角埠还有其它商铺的人来了。”

    铁妙青笑道:“这是肯定的。”

    “你现在辛辛苦苦,难道就不怕已经有人完成了任务已经返回了?”

    “有没有人返回我不知道,我只管尽力找到,尽快带回我自己的便可,其它的只能是听天由命。”

    “如果有其他队知道别的队先一步完成了任务,会出现抢夺的可能,我这样理解不会错吧?”

    “没错,如果真出现你说的情况,抢夺会很正常。不过你要知道,荒古死地的范围可不小,不比你们整个列州小,两家商铺的人马能撞上的可能微乎其微。”

    庾庆略垂首,看着脚下默默前行,不吭声了。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b\iqetv.c\o\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这样静静行走了好一阵,油灯灯光忽然飘了一下,有异常摆动。

    庾庆骤然停步,亦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铁妙青的胳膊。

    铁妙青胳膊瞬间一僵,不习惯被其他男人这样抓着,这对她来说就是非礼,赶紧挥臂甩开,怒斥:“你干什么?”

    庾庆一抓到手也反应过来不对,赶紧先一步松开了,忙道:“别误会,停一下,不要动。”

    铁妙青疑惑,结果发现他在盯着自己手里油灯火苗看,不禁看看手里油灯,又看看他,不知怎么回事,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庾庆没有回答,环顾四周看了看,继而抬手从身后抽出了十几支香,并在一起在灯火上点燃了,盯着飘荡的青烟又观察了一阵,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竟浮现一抹笑意。

    铁妙青再次疑问:“究竟怎么了?”

    “可能有点不干净的东西。”庾庆随口糊弄了一句,而后拿着焚香在两边墙壁上一支支散开了插上。

    铁妙青现在对他的话还是比较相信的,加上他诡异的行为,闻听此言迅速查看四周,然而凭她的修为竟然什么都感察不到,又迅速抹了‘蓝色妖姬’在眼睑上,还是没看到什么阴魂,顿有毛骨悚然感。

    把手上香分散插了两边,庾庆没事人似的挥手道:“走吧。”

    两人继续前行,然铁妙青总感觉身后有凉飕飕的东西在跟着,浑身不自在,连灯光摇影似乎都在给她阴森森的暗示。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氏相关小说

免费听小说凡人修仙传大灰狼版

类似凡人修仙传的小说

凡人修仙传女人物图片大全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