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笔趣阁顶点小说逆天邪神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7b148da39601987670b95c0f8bf49006592990aa795e/1635246921.html

    ()  与神灵沟通时出现了失误?

    铁妙青对此不予评价,认为自己最清楚那次有没有失误,她认为那次与神灵沟通是成功了的,只不过是她想掌控局面,才让这家伙误以为出现了失误而已。

    换句话说,她认为庾庆的卜算之术还是相当精准的。

    如今庾庆又卜了一卦,又说她身边有奸细,令她一颗心渐沉冰谷,难道真有奸细?

    见她不说话,在犹豫,庾庆继续劝说:“老板娘,若卦象属实,后果不堪设想。只是证实一下,并不会有任何损失。”

    铁妙青看着手里当当响的罐子,“你说的轻巧,怎么可能没有任何损失,只要一试,他们便会认为我不信任他们,失的便是人心,这世上还有比人心更宝贵的东西吗?妙青堂在幽角埠算不上什么大门户,更没有雄厚财力,能给他们的并不多,能一直这般跟随已属难得。你知道吗?孙瓶是我母亲的丫鬟,对我母亲忠心耿耿,接连照顾了我们母女两代人,我如何能在这种事上去伤她的心?”

    庾庆一只手在胸前下压,示意她沉住气,“老板娘多虑了,你放心,只要按我的办法去试,不会有任何损失,只要不是内奸,便不会感受到任何来自您的不信任。”

    “哦!”铁妙青明眸盯着他,“你欲如何去试?”

    庾庆手指了指外面,“这便是我突然把他们给引进洞来的原因。假设洞外真的有埋伏,这些人一直沉着气不动手,必然是在等我们三只火蟋蟀齐全,外敌如何知道我们有没有齐全?自然需要内奸给出信号。我现在突然把他们给招进来了,只要稳住他们,不让内奸跟外界联系,两边长时间联系不上必会不安……”

    听着他的细细讲述,铁妙青神情中流露出若有所思意味,大概清楚其意图后,忍不住上下多看了他两眼,“你这哪是什么跟我商量办法,明明早就拿定了主意预谋了要欺我。都说什么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是不是读书人都这么多心眼?难怪能考上举人。”

    “……”庾庆哑了哑,无奈道:“老板娘,你现在还有心思开玩笑?”

    铁妙青摇头:“我不是开玩笑。是,你说的我承认有道理,但就因谁想出去,就认定他一定是内奸,这罪名定的未免也太轻巧了。”

    庾庆:“有些事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但看的清楚。老板娘您不是瞎子,也不是傻子,是不是,您自然会看出端倪,届时您再决定要不要将人给控制住。决定权在您手上,您不需要有任何担心。”

    铁妙青眉头紧皱,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才道:“若真有内奸,若真有埋伏,做这些还有用吗?我们还出的去吗?”

    庾庆当即安抚,“卦象有所指,若证明了卦象无误,我便有把握依照卦象带着大家脱身。若卦象有误,则说明不存在内奸,自然一切平顺无忧。”

    铁妙青追问:“卦象指的脱身办法是什么?”

    庾庆:“卦象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天机岂可明示?说穿了就不灵了。”

    铁妙青又陷入了沉默。

    庾庆则有些等不及了,“老板娘,不能再犹豫了,只是试试,并不损失什么。”

    “好吧!”铁妙青经不住他劝,最终答应了下来。

    说到底,还是信了‘卜算’的说法,否则她未必会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答应针对自己人去做这种尝试。

    见她答应了,庾庆立刻反手到身后,又抽了三支香出来,在火把上点燃了,直接俯身插在了地上。

    铁妙青已经被他搞的有些神乎乎的,惊疑道:“这是做甚?”

    “哦,做个记号而已。”庾庆不以为然,指了指她手中的暂时停止了撞击的金属罐子,“老板娘,这个必须留在这,不能带去,否则便没了作用。”

    铁妙青稍犹豫,依了他,俯身轻轻放在了地上。

    她不想这样做,可若是真的,实在是承担不起后果,不得不答应了试试。

    庾庆伸手请,与之一起返回。

    一路前行,见到地道前方的火光,也就见到了原地等候的孙瓶等人。

    两边碰面,孙瓶等人皆面有疑问,都想知道接来下要怎样做。

    庾庆先挥手招了许沸和虫儿过来,火把给了许沸,“许兄,你们两个一直往里面走,看到地上插了三炷香的地方就停下,留在原地等招呼,火不能主动熄灭。”

    铁妙青这才明白了那三炷香的用途,敢情还真是用来做记号的。

    许沸欲言又止,然而知道这里最没有话语权的就是他们两个,轮不到他们表达意见,只好唯唯诺诺的应下,领着虫儿往离去了。前面幽深,两人单独行动,多少有些胆怯。

    一群人目送了两人渐渐走远,孙瓶疑惑道:“这是什么情况?”

    铁妙青也不知道,因庾庆之前没跟她说过有许沸和虫儿什么事。

    殊不知,庾庆只是想先把许沸和虫儿给支开,有些事情他不想让两人看到。

    “没什么,一个个来而已。”庾庆说罢又抬手身后摸了几支香出来,火把上点燃,俯身插在了脚下,之后对孙瓶三人道:“你们三个就在这三炷香前安心打坐。记住,火不能灭!”还亲手帮他们点了一盏油灯放地上。

    什么意思?程山屏沉声道:“你东搞西搞的,究竟在干什么?”

    铁妙青适时出言道:“稍安勿躁,安心坐下便可,都是为了抓火蟋蟀,很快会知道的。”

    庾庆亦朝他摊手,“我若抓不到,任由处置。”

    孙瓶手背打了下程山屏的胳膊,“老程,你急什么,阿公子既然这样说了,听他安排便可。”

    不管庾庆用什么手段,只要能再抓到火蟋蟀就行,前面已经抓了两只,她还是比较相信的,事实胜于雄辩嘛。

    朱上彪也扯了下程山屏的袖子,自己先盘膝坐下了,火把插在了一旁。

    程山屏看看大家,好像就自己比较难说话,只好也沉默着坐下了,坐在了夫妻二人对面。

    铁妙青没说什么,先转身往地道深处走去,庾庆也跟着去了。

    两人没走太远,七八丈外便停下了,也在地上插了三炷香,同样盘膝坐下了。

    庾庆挥手一扫,熄灭了火把,与铁妙青的身影一起消失在了黑暗中,只剩焚香的红点点在黑暗中可见。

    孙瓶心有疑惑,不过也还是坐下了,依照铁妙青的吩咐,安心静坐,闭目养精蓄锐。

    程山屏用尽目力去看黑暗中的铁妙青和庾庆,光处看暗处又看不清楚,只看到隐约影子,又被交代了不能灭火,见对面两夫妻都闭上了眼睛,他只好也跟着闭上了双眼。

    坐在黑暗中的两人则将三人的一举一动看了个清清楚楚,细微的举止也能观察到。

    修炼观字诀的庾庆对这方面的驾驭很擅长,他知道谁是内奸,但就是不说,就是要让铁妙青自己去观察,而他则不时悄悄观察铁妙青的反应。

    他看到了,对比那对夫妻,程山屏的稍有异常似乎已经让铁妙青的注意力多心了些许。

    静坐了片刻之后,程山屏忽然睁开了双眼,对一旁二人道:“我们傻坐在这究竟要干嘛?”

    夫妻二人闭目着,孙瓶淡淡给了句,“老程,小姐不傻,听安排便可。”

    程山屏没听,直接起身了,径直朝对面走去。

    夫妻二人又不聋,睁眼一看,相视皱眉,朱上彪叽咕道:“老程这是怎么了,心浮气躁的。”

    铁妙青自然看到了程山屏的大步而来。

    庾庆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一闪即逝。

    程山屏很快便到了二人跟前,不敢高高在上说话,半蹲在了铁妙青跟前,“老板娘,姑爷重伤在榻,等着我们带回东西请人施救,这般无缘无故拖拉是何道理?”

    庾庆插了一嘴,“快了,马上就好了。”

    程山屏怒道:“你尽搞这神神鬼鬼的事,我看不出有什么用。”

    庾庆:“你的意思是说,我的手段抓不到火蟋蟀?”

    程山屏被这话堵了嘴。

    铁妙青语气重了几分,“老程,不急在这一会儿,坐回去,不要误事。”

    对上了她罕有的坚定目光,程山屏气势一弱,闷声而起,转身而回,又回到孙瓶夫妻二人对面坐下了。

    铁妙青在黑暗中直勾勾盯着他。

    庾庆抬手捋了一下马尾,目中略泛冷意。

    他之前并不敢确定外面有人,哪怕看到程山屏留下了路标,因妙青堂这伙人说的也有理,在古魈老林被缠住的人很难脱身,所以他要确认,程山屏如今的态度让他得到了确认,外面的确埋伏有人。

    而程山屏明显心神不宁,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儿又睁开了,偶尔会偏头往洞外方向看上一眼。

    相识多年,铁妙青对大家举手投足间的习惯多少也了解一些,已经隐隐感觉到程山屏好像真的有异常,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听了庾庆的说道先入为主了。

    越观察,她的心情越不是滋味,渐渐发现程山屏的异样越来越明显。

    尤其是对比一旁的孙瓶夫妇,越发能看出端倪。

    夫妇二人闭目专心打坐,养精蓄锐调息。边上的程山屏大多时候虽然也是这个样子,但明显心不在焉,偶尔开眼看看她这边,偶尔又朝出口方向看,给人感觉坐不住。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顾东流伏天氏

凡人修仙传小说在线观看完整版

凡人修仙传epub百度云

主角是凡人修仙金光上人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