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伏天氏soduhttps://www.jupindai.com/f6728/8d7770b94f0f59296c0fl73l6fl64l75/1634550091.html

    ()  两人进了书房后,曹行功打量着走到书桌后面坐下了,盯着站对面的外甥问:“怎么样,这书房用来学习还行吧?”

    许沸嘿笑,“这般宽敞雅致的书房,再说不好就说不过去了。舅舅,我是真没想到,您已经置下了这么大的豪宅,在这京城寸土寸金的地方,没相当的财力怕是想都不敢想。我听下人说,您不止这一处大宅院,还有不少的产业。舅舅,看样子您这些年生意做的很大啊,为什么我从未听家里提起过?”

    曹行功略摇头,“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都未必是真的,有些东西表面上也许是我的,其实未必是我的,只是挂在我名下由我代为经营而已,有些事情说不清楚,也不好说的太清楚,没必要告诉你家里。”

    许沸嘿嘿,“舅舅说笑了,既然是您名下的,自然就是您的,怎么可能不是您的,谁还能硬夺了去不成?”

    曹行功淡淡微笑,“你以后能明白的时候自然会明白,好了,现在不说这个,还是说说你的事吧。”之后伸手到袖子里,掏出了一张折好的纸条,递给他。“这东西要收好,看完后牢记,记住后就烧掉。”

    什么东西说这么谨慎?许沸狐疑不解,摊开了纸条查看,发现上面写了几行字,“国士蒙于圣恩、运承天命抑或图强自省……”嘀咕念叨了几句后,再细看其它,发现是策论、经史和诗词赋之类的开题,有题无文,不禁抬头问道:“舅舅,这像是我们平常考试的考题,给我看这个做甚?”

    曹行功淡淡冒出一句,“不是平常的考题,而是你们这次会试的考题!”

    他说来轻松,许沸却如同被惊雷劈中了一般,也可谓吓了一跳,愣愣道:“舅舅,莫要开玩笑,离开考还有一个来月,还未到出题的时候,您怎就先把考题给定了?这玩笑着实开大了。”

    曹行功平静道:“我没开玩笑,也不是我把考题定了。许沸,你是要出仕的人,当记住,有能力左右出题考官人选的人,就能决定以后的考题是什么。”

    道理不难理解,许沸惊疑不定道:“那…您是怎么弄到的?”

    显然还是有些不信,这泄露会试考题,可是惊天大事。

    曹行功叹道:“我刚才说了,你听到的和看到的东西未必是我的,而真正拥有这些东西的人恰好就是能左右出题考官人选的人。你知我昨晚为何很晚回来吗?我在人家书房外跪了半个时辰,才为你求来了这张纸,明白吗?”

    许沸鼻子一酸,有些感动,但依然惊疑,“舅舅说的是什么人?”

    曹行功:“这不是你该问的。我们家没出过正儿八经的读书人,你家里来信说你考上了举人,我都不敢相信。既然你自己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舅舅我也就豁出去了,怎么的也要求人家高抬贵手给你一次机会。你两个表哥是废了,将来曹家说不定还要靠你来扶一把,但愿你将来不要忘了舅舅今天的一番苦心。”

    许沸情绪激动道:“舅舅放心,既然是事先知道了考题,有这个把月的准备时间,我一定力争考个头名回来。”

    这话差点没把曹行功给噎死,他瞪眼站了起来,可谓当场急眼了,“说什么蠢话呢?刚才在外面讲的话是讲给外人听的,你还当真了不成?为了知道你会试有多大的机会,为了看能不能帮上你,你乡试的考卷作答当我没找人评判过?就一个中下刚刚勉强的水准而已,说碰运气不为过。

    你这次要不是闹了个‘横丘许沸’的名声,有封疆大吏为你背书,我还不敢求人帮这个忙,人家也未必会答应。就你这水准,你考个头名回来,大家还活不活了?你考了头名,得引起多少人的关注,不说你老家那边熟人会不会起疑,你想过殿试吗?那是陛下现场临时出题给你们。

    会试你能提前知道考题,殿试也能让陛下提前泄露考题给你不成?你以为你是谁?会试考头名,殿试考个狗屁不是,你当天下人都是傻子吗?你会试若考个头名,你我两家的脑袋加一起都不够砍的。”

    许沸宛若被惊雷炸醒,发现自己刚刚激动过头了,被骂出一头冷汗,也被自己的蠢话给闹红了脸。

    曹行功见说的外甥难堪了,遂换了口吻,轻言细语道:“不求排名在前,只求能混个从进士就行,这样人家不会怀疑你,最多当你运气好。只要能混个从进士的出身,只要能留用京城就够了,你舅舅我也在京城,剩下的,事在人为,考试排名在不在前面决定不了之后的成就和前途,懂吗?”

    许沸当即拱手道:“懂了,外甥记住了。”

    曹行功指着他手上的纸,“这东西收好,不要拿在手上到处晃,怕别人看不到吗?记下了立刻销毁。”

    “是。”许沸有点手忙脚乱,伸手翻开了案上的一本书,塞进了册页里,又将这本书塞进了案头一堆书的最下面。

    曹行功看的直摇头,也没再过于苛责什么,“好了,我中午还有重要的人要见,就不过多啰嗦了,晚上再设宴给你接风洗尘。”说罢就走。

    “舅舅,我送你。”许沸赶紧跟上了,他还有事找舅舅,被舅舅这么训斥了一顿,又不知该不该开口。

    两人出了书房后,书桌后面的一道半屏风半书柜的立柜后面才传来一道轻微响声。

    是虫儿弄出的动静,他正蹲在后面,跟前放着一盆水,手里的一块抹布放进了水里弄出的轻微声音。

    他没有想偷听这对舅甥之间的谈话,他只是在后面默默擦地而已,想把公子读书的地方搞干净一点而已,谁知一不小心就听到了这般惊世骇俗的对话,搞的他想回避都不敢妄动了,把他给吓的大气都不敢喘。

    他也不傻,知道自己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东西。

    趁着两人都出去了,他也想趁机赶紧离去,迅速从立柜后面出来了。

    然而还没走到门口,通过一扇半开的窗户,看到了庭院里的情形,发现许沸和舅舅又在院子里面对面的交谈着什么。

    他又吓得躲在了窗户后面,想等两人离开,他好立刻离去。

    然而等了好一阵,也不见两人有离开的意思,还隐约听到了‘阿士衡’的字眼。

    士衡公子?虫儿愣了一下,不知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又不知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了书案,凝望走神一阵又低头,反复如此之后,他咬了咬唇,似下定了决心,偷看了一眼外面的动静后,迅速从窗口离开了,到了书桌旁,颤抖着手搬开了一摞书,拿起了垫底的那本,一翻,就找到了曹行功给许沸的那张纸。

    之前躲在立柜后面时,他就从书架缝隙里看到了许沸把东西藏在了哪。

    打开纸张,看了下上面的内容,发现字不多,又侧耳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手忙脚乱的快速拿了笔架上的笔,快速蘸了蘸砚里的余墨,从桌上一沓白纸上抽了一张,迅速落笔,对着所谓的会试考题抄写了起来。

    没多久,所有考题便龙飞凤舞的抄完了。

    抄好的迅速藏进了怀里,原本的又夹回了书页,然后重新搬回一摞书压住了那本。

    做完这些,他脑门上都吓出了汗,然后又回到了窗后等着……

    许沸和其舅说的不是别的,说的正是四千两银子的事,想向舅舅借四千两。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曹行功表示怀疑,你们这一路被看护的紧,压根没什么开销的机会,怎么会弄出这么大的开支?他不是不愿给外甥这笔钱,连弄考题的事都做了,哪会在乎这点钱,而是想搞清是怎么回事。

    被舅舅一逼问,许沸只好老实交代了,说出了猜字谜作弊的事,一直到沦落古冢荒地妖界,再到逃出,最后抵达京城,整个过程大致诉说了遍。

    曹行功没想到自己外甥还有这般离奇的遭遇,听完讲述后,沉吟道:“如此说来,那个阿士衡是真的救过你的命?”

    许沸:“可以这样说,所以我才想给他这笔钱。”

    曹行功沉默了一会,说道:“钱先不给他,先熬熬他,看看情况再说。事我知道了,你好好备考吧。”

    许沸顿时有点急了,“舅舅,那家伙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他握有我把柄,还是给他吧,免得节外生枝。”

    曹行功负手道:“你不要急,也不要怕。正因他为了钱什么都干的出来,才不能轻易给,万一是个贪得无厌的人怎么办?给钱是要平事的,花钱是要消灾的,不是惹麻烦的。他若是个好说好散的人,就凭他救了我外甥的命,钱自然会给他。若是不识相,那就没给的必要,自然是另一种了结方式。好了,事情我知道了,自然会给你处理干净。”

    许沸大概懂了他的意思,微微点头。

    “放宽心,好好备考。”曹行功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大步而去。

    许沸嗯了声,又再次跟上,亲自送舅舅到大门外。

    而躲在书房内的虫儿也终于等到了机会,等到两人一出院门,他立刻从书房钻了出去,快速走向了庭院一侧的小厢房,轻推门,快闪入自己房间,又轻关门,躲在门后真正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心狂跳不止,手一直在抖。

    他自己都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干出这种事来。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氏笔趣阁无弹窗最新

凡人修仙传蟹道人

凡人修仙记txt全文下载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下载 下载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