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东皇大帝第几章出现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4e1c768759275e1d7b2c51e07ae051fa73b0/1635252925.html

    曹府豪门大宅,园中景盛。

    二人说话间就到了许沸住的小院,虫儿先行跑了进去通报,立见许沸和詹沐春露面,并未见到苏应韬四人。

    “士衡兄。”许沸下了台阶迎接,脸上表情笑得有些不自然,他大概猜到了庾庆的来意。

    “士衡兄。”詹沐春也步下台阶见礼。

    他对这位也算是印象深刻,差不多算是所有赴京考生中唯一不把他解元郎当回事的。

    年轻人都喜欢众星捧月的感觉,他也不例外,可若说实在的,他心中对庾庆另有一番敬重。

    庾庆直接摆出笑脸,“许兄。哎哟,詹兄怎会也在此,幸会幸会。”

    许沸有点意外地打量他。

    詹沐春回应道:“半个月前我们就约好了,考后聚一聚,互相问问考的如何,我们也是刚刚才到。”

    庾庆懂了,这几个家伙考前就已经先聚过了,可怜自己连门都出不了,都比自己自由,谁叫自己背了‘乡试考的不好’的黑锅,认了!

    不等他多话,许沸伸手示意庾庆借一步说话。

    詹沐春识相回避,先回了屋内。

    庾庆跟了许沸到一旁,洗耳恭听状。

    许沸低声道:“士衡兄,钱的事就不要当其他人面说了,我舅舅已经应允了,我待会儿就找账房那边先支了给你。”

    庾庆点头,明白了,这位是不想他当人的面说他欠钱的事,当即好言好语道:“好说,凭你我过命的交情,钱的事不急,不过借据正好带来了,一会儿给你。”

    许沸苦笑,随后伸手请他里面坐。

    庾庆心情大好的谢过,与之一起入内,一进厅,发现不止詹沐春,苏应韬四人也在场。

    他还以为四人讨厌他,回避了呢,原来只是懒得出去迎接他而已。

    苏应韬四人一个个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姿态,在故意甩脸色给庾庆看。

    许沸再次苦笑,不知苏应韬四人为何如此看庾庆不顺眼,他不是没劝过,但是没用。既然如此,他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招呼庾庆一起席地而坐时,忽见庾庆看苏应韬四人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别样深刻,心中不由咯噔。

    他下意识多看了苏应韬四人一眼,心里又告诉自己,可能是自己想多了。手机端tv./

    虫儿默不吭声在旁斟茶倒水。

    苏应韬不正眼看刚落座的人,或是不屑,继续之前的话题道:“詹兄,那篇赋论你是如何破题的?”

    詹沐春略思索,回道:“简而言之,在问国士之所以能成为国士,是因为帝王的垂青,还是天命所归,或是靠自己的努力而来。”

    除庾庆和虫儿外,其他人皆微微点头。

    苏应韬又追问:“詹兄如何选择?”

    詹沐春徐徐道:“三者俱有之!”

    啪!房文显击掌而叹,“英雄所见略同!”

    苏应韬、张满渠和潘闻青三人皆点头赞同,显然破题的方向和答题的路数都对上了,至于赋论能否出彩则在各自笔下的功底了。

    几人认为值得浮一大白,遂以茶代酒举杯,却发现许沸未曾举杯,且带有沉吟意味。

    几人察觉到了什么,张满渠问:“莫非许兄另有高见?”

    “我做了唯一选择,帝王!”许沸边说边看几人反应,内心有些不安,没想到自己先拿到了考题的还跟大家闹出了大差距。

    潘闻青当即摆手道:“文无绝对。许兄,你这样选择也没什么不好,说君上好话终究是不会有错的,只要措辞得当,哪个判官都不好否认,起码也得判个良。”

    “正是。”

    “朝廷的人或事,唯上不唯下,也说不上什么过错,或许本来就如此。”

    几人纷纷附和。

    庾庆在旁慢慢喝茶,心中微微一乐,他虽然不太懂这些,但也听出了个大概,发现这帮舞文弄墨的人,喜欢文词耍诈,尽搞些扯不清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

    不过听他们这么一说,他自己倒是越发放心了,因为他记得明先生的答案和这几人的都不同。

    在他看来,许沸是事先掌握了答题的,而詹沐春可是列州的解元郎,苏应韬等人的乡试成绩也不差,明先生的答案却跟这些人出现了严重偏差,结果不言而喻了。

    再次以茶代酒举杯润口后,放下茶盏的许沸目光一斜,无疑中发现了庾庆嘴角勾起的一抹笑意,心中微动,当即问道:“士衡兄,你那道赋论如何作答?”

    此话一出,虫儿竖起了耳朵,詹沐春也好奇看来,另三位则几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皆眼角余光给点不屑。

    端茶慢品的庾庆愣了一下,旋即摆手道:“我肚子里这点墨水就不拿出来献丑了,旁听诸位高见便可。”

    詹沐春笑道:“士衡兄,谁敢说自己一定能榜上有名?都是在献丑,大家交流品鉴而已。”

    庾庆才不想讲出来被人笑话,尤其是那四个孙子也在场,再次摆手,“惭愧,惭愧,我是真不行!”

    虫儿忍不住多看他两眼,发现士衡公子一如既往,还是那么的低调。

    他是知道庾庆事先掌握了答案的人,自然是这样认为。

    谁知接话的许沸也是差不多的意思,“士衡兄,只怕未必吧,你为人一贯低调,我可是屡屡走眼的。”

    庾庆呵呵道:“这方面实在是比不得你们,我没什么低调好装。”

    许沸意味深长道:“譬如一直在我们面前装穷人!”

    此话一出,不带正眼瞧庾庆的苏应韬四人皆愣了一下,下意识瞅向了庾庆细细打量,结果才意识到庾庆穿的已经是上好的绫罗绸缎。

    庾庆两手一摊,“我本就是穷人,有什么好装的。”

    许沸戏谑道:“据我所知,你现在住的地方可不穷,好像是个豪门富商人家吧?”

    他之前见识到庾庆的修为就怀疑,因为他也是练武之人,多少清楚里面的道道,深知凭庾庆的年纪,修为达到上武境界是需要不少资源累积的,而资源是需要花钱堆的,他那时就怀疑庾庆不缺钱。

    后来因为他欠账的事,他舅舅曹行功查了一下庾庆的底,发现了庾庆落脚的地方是在钟府。于是曹行功回头就交代了许沸,庾庆若再要钱,就去账房支钱还了那账。

    不为别的,有钟府兜底,不怕庾庆乱来。

    曹行功甚至查到了‘阿士衡’父母的名字,好在阿节璋在位时他曹行功还没出头,八竿子打不着,对阿节璋那个名字也没什么深刻的体会,不然怕是要吃惊。

    许沸也是听舅舅提了一下,才发现果然。

    庾庆看了眼虫儿,从虫儿的反应中看出了没有说过,顿时一乐,误认为许沸还摸了下自己的底,刚想随便打马虎眼,忽注意到了苏应韬四人的态度变化,心头一动,到嘴的话改了口,“唉,谈不上什么装,那也是我舅舅家,我舅舅也就区区一个京城首富而已,锦国这么大,真算不上什么。我们是读书人,谈钱就俗了。”

    许沸还没从他前半段话中反应过来,就直接被他最后一句话给呛住了。

    京城首富?

    这次别说苏应韬四人了,就连詹沐春亦感到吃惊,本以为许沸舅舅家就已经够有钱了,没想到还有个更牛的!

    当然,苏应韬四人的反应比较精彩,他们很想问问庾庆,京城首富也算区区?锦国虽大,又能有几个京城首富这种级别的富豪?

    四人内心更多的是震惊,发现自己严重走眼,京城首富不说钱,在京城的人脉关系恐怕是非同小可!

    瞬间的变化,四人脸上摆给庾庆的不屑和倨傲悄然消失了,看向庾庆的眼神都很复杂。

    虫儿有些茫然,钟府是京城首富吗?

    他去过,但他不知道,搞不清楚。

    许沸心里也在嘀咕,钟府是京城首富?

    这个,他舅舅也没告诉他钟府的档次有多高,就说了个富商,他准备回头再找机会问问舅舅。

    见自己一句话把众人给镇住了,庾庆开始主动搭话了,他不扯那些文绉绉的东西,也他娘的扯不来,“不知诸位会试后,打算何去何从,直接返回列州吗?”

    苏应韬四人态度变得比较矜持,不知道该不该回答,总之室内的气氛好多了。

    詹沐春先开口了,“看情况吧。”

    潘闻青接他的话还是比较自然的,“詹兄的去向不难猜测,凭詹兄的才华自然能通过会试。”

    詹沐春忙摆手道:“不敢不敢,可不能这样说!”

    潘闻青继续道:“詹兄殿试,若是能名列二甲及以上,自然是留京,若只是三甲同进士的话,想办法留京反倒没了什么意义,不如以解元郎的身份返回列州,自然有好位缺安排。”

    张满渠亦颔首,“这是自然,詹兄乃列州学子楷模,若是连列州解元郎都没有好的安置,书读来还有何用,岂不令列州文气动荡?只怕州牧大人也会不满。”继而看向同伙的另三位递话,“不像我们…”

    不好意思直接回某人的话,苏应韬立刻接自己人的话,“我们四个商量过了,若能上榜则罢,不能上榜则先留京继续攻读,由家里面在列州走动,若能在列州补到合适的缺,则返回列州,若没有合适的缺,则在京等三年后的会试。”

    庾庆哦了声,问四人,“也就是说,苏兄你们四个不管能不能考上,都会暂时长居京城?”

    许沸闻言忽暗暗奇怪,这厮今天似乎有些不正常。

    往常,这家伙压根不愿和这些人照面,今天倒好,大喇喇坐在了一起凑热闹不说,竟还主动攀谈了起来,怎么感觉有些蹊跷?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氏笔趣云

凡人修仙传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畅听网凡人修仙传

凡人修仙传南宫婉去灵界了吗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