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实力划分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5b9e529b52125206/1634554209.html

    孔慎稍加琢磨,了然点头,眉头舒展之余,又有些迟疑,“若知阿节璋当年离京遭遇血洗,陛下怕是第一个就会怀疑老爷您。”

    梅桑海:“阿节璋的儿子进京了,既然留了活口,你觉得还瞒得住吗?对陛下来说,这些陈年往事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的立场!也许陛下更喜欢我有点把柄被他捏着。”

    孔慎恍然大悟,但还是提醒道:“老爷,已经定了状元,陛下怕是不好出尔反尔。”

    梅桑海:“考生数以百计,三甲排名的论定没那么快,还没有用玺印便还在商榷中,来得及。”

    孔慎再次提醒:“老爷,糊名之下能被点为状元,文章必然出彩,回头公开考卷时,陛下焉能不虑悠悠众口?”

    梅桑海:“多虑了,决策在于中枢。你以为朝廷框一堆舞文弄墨的是干什么的,再好的东西也能鸡蛋里挑骨头,会有众望之辈出来批判的,陛下说谁是状元,谁自然就是状元。这都是小事,不用担心,速去办吧。”

    “好。”孔慎遵命告退。

    ……

    花好月圆,是钟家四口人此时的心情。

    一家四口于内宅赏月,所谈论的话题依然是围绕‘阿士衡’,继而不可避免的便是与钟若辰的婚事。

    说到将来成亲了是要住这里,还是要另买宅院住出去,要多少陪嫁,需要多少下人伺候之类的,做长辈的都在问女儿这个当事人的意见。

    钟若辰哪有什么意见,从头到尾都是羞答答的,问到什么都是一句‘全凭爹娘做主’。

    父母对男方满意,她对男方也极为满意,也确实没了什么多求的,惟待嫁而已。

    唯独文若未叽叽喳喳在旁插嘴,一个指头能劈成两根似的,左指右指的插嘴,生怕别人不知道她的存在似的,像只大晚上还不睡觉的麻雀。

    一家人正和美之际,李管家出现在月门外唤了声,“员外。”

    钟粟当即起身过去,到了门外后问:“什么事?”

    李管家一脸笑,低声道:“恭喜员外,不出员外所料,以公子的实力,果真有人来报喜,金榜排名未出意外,陛下金口钦点了公子为新科状元,只待明日金榜示众了!”

    “好!”钟粟轻轻击掌一声,笑的合不拢嘴,“这小子不负众望,终究还是一举夺魁摘下了头名状元!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我这半个儿胜却人家无数个儿,可慰我钟粟无子之憾!”想到各种荣耀不断加持带来的好处,笑的越发开心。

    双方言罢分开,钟粟回到一家人当中重新坐下,已有些心不在焉。

    家里三个女人自然是看出来了,文简慧踢了一下丈夫的脚,问:“少见你如此失态,傻乐什么呢?”

    有些事情钟粟本不会提前泄露,但这事确实值得高兴,加之没外人,心情大好之下低声说道:“有些事你们知道就好,万不可事先对外声张。刚听到消息,阿士衡的殿试成绩出来了。”

    三女的眼神瞬间同时发亮,看钟粟神情就知道成绩不简单了。

    文简慧竟比自己二女儿还着急,抢在了前面急问:“考的如何?”

    钟粟立刻对她竖指唇边,示意噤声,“嚷什么?这虽不是什么秘密,但毕竟是宫中往外走漏消息,事情可大可小,你是不是嫌日子过的太自在了?”

    文简慧忙拍了拍自己的嘴表示歉意,继而又低声问:“考的如何?”

    钟粟看了看三个女人期待的眼神,一根食指往天上指了指,低声道:“陛下金口钦点,新科状元!”

    “哎呀!”文简慧当即双手捂住了嘴,笑成了一朵花,那心情,美了美了,真的感觉完美了。

    钟若辰与有荣焉,情难自禁的羞喜满脸,且有无尽遐思,目光下意识看向了东院方向,不知那位是不是在与自己共享这一轮明月,她已是不知多少次的憧憬与那良人花前月下携手的那一天。

    稍一脸凝滞的文若未却是突然爆发,张开双臂跳了起来惊叫,“哇!”

    不但声音叫的大,还是连跳不止的那种,连连挥臂以宣泄自己心中的兴奋。推荐阅读tv./.tv./

    钟若辰赶紧拉她,未能拉住。

    于是文简慧及时出手了,一把操起团扇,冲过去揪住了文若未的耳朵,手中团扇一顿劈头盖脸的痛扁,边打边低声骂,“说了小声,你生怕别人听不到是不是?你想把好事变成坏事是不是?一天到晚吃了耗子药似的……”

    文若未不敢还手,被打的只有连连“哎哟”求饶的份。

    瞬间的工夫,文若未的邪性和狂野便被母亲给镇压了下去,像只缩回去舔伤口的野狗,缩回了椅子上一脸幽怨,感觉一家人当中自己永远属于最倒霉的那个。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手捏额头的钟粟确实感觉头疼。

    然而不需要多久,文若未就好了伤疤忘了痛。

    是夜,她不肯回自己房间睡,钻进了姐姐房间,非要跟姐姐睡一块。

    榻上翻来覆去不说,还时而搂着姐姐像只叫春的猫似的,“啊,状元,状元,状元呐,我姐姐要嫁的是状元。赶紧让我多搂搂,以后这样搂着你的可就是状元了。”

    “死丫头,再不闭嘴就滚出去!”被说的羞臊难耐的钟若辰狠狠掐了妹妹一把。

    ……

    天还没亮,梅府的梅尚书就起来了,要上早朝。

    待其洗漱完毕,管家孔慎又屏退了下人,亲自上手帮梅桑海穿戴官袍。

    借着这个机会,孔慎禀报道:“老爷,殿试三甲名单出来了,一甲三人,二甲五十七人,三甲一百五十七人,阿士衡未出一甲,陛下态度反复后将其贬成了第三名。”

    张开双臂任由其整理衣服的梅桑海默了默,叹道:“看来是满分会元的影响太大,陛下想压也压不下去,连一甲都踢不出去,只能是按了个一甲最后一名。”

    孔慎:“是啊!老爷猜的一点没错。陛下态度起了反复后,一开始是要将阿士衡踢到三甲去的,一群参与金榜拟定的朝臣们不干了,愣是要陛下给出个合理的解释,甚至直接在御书房和陛下吵了起来。

    有人当面硬顶,说阿士衡满分会元的实力明摆在这,陛下这样做,金榜公布后让锦国上下如何理解,问陛下能不能堵得住悠悠众口,今后朝廷取仕还有何公正可言。

    还有人说陛下纵容司南府作乱,导致列州赶考士子途中因故死伤众多,朝廷刚给了列州五个贡榜名额,回头就摘掉了人家一个状元来换,莫非当列州都是死人、当列州士子好欺不敢怒?”

    梅桑海闻言冷笑,“看来要保阿士衡的人还不少!”

    孔慎:“这事某种程度上是陛下理亏,是陛下在出尔反尔,但陛下那人老爷是清楚的,既然决定了要干,顶着压力也不会轻易让步,总之死活没有再让阿士衡做状元。不过多少也做了让步,确实也没办法不让步,事情闹大了的话只怕压力会更大,所以还是将阿士衡保留在了一甲之内。

    另就是列州一个叫詹沐春的贡士沾了阿士衡这次事件的光,据说这个詹沐春本是列州的解元郎,这次会试和殿试的成绩在列州一干考生中都仅排在阿士衡的后面,此番殿试的总排名本是拟定了排第七的,就因为陛下想堵列州那边的口,竟然直接将其从二甲擢升成了一甲头名状元!”

    穿戴好的梅桑海抖了抖双袖,“能逼得陛下让步是好事吗?好戏才刚开始,我倒要看看阿节璋的儿子如何在这京城站稳脚。”说罢宽了宽领子大步而去。

    大上午的,整个钟府都沉浸在了别样的气氛中。

    这次,钟粟和长女在内宅正厅静坐安等,文简慧和次女在屋檐下走来走去。

    “半上午都过去了,看榜的怎么还没音讯?”来来回回的文简慧不时唠叨两句。

    但凡院子外面有个人走过,文若未都会伸着脑袋看一看。

    左等右等,李管家的身影终于从院门口出现了。

    文若未立马冲了过去,在李管家左右绕来绕去,问不停:“怎么样,怎么样,考的怎么样?”

    李管家摁手示意她稍安勿躁,待他走到屋檐下,钟粟和长女也出来了。

    钟粟看出了李管家的脸色不对,问:“怎么了,莫非出了什么意外?”

    李管家牵强笑道:“金榜出来了,公子考的还不错,名列一甲第三的探花!我又亲自跑去核实了一下,不会有错。”

    钟粟错愕,“第三?”

    文简慧:“探花?”

    文若未惊呼,“不是头名状元么?”

    钟若辰亦是一脸的大感意外。

    钟粟迟疑,“那昨晚…”

    李管家苦笑,“我刚才去核实时,特意去找昨晚报喜的人质问了一下是怎么回事,他说一开始是没错的,但是后来不知怎么回事,陛下又改变了主意,对方说还是头回遇上这样的事。”

    钟粟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叹出一声,盯着李管家道:“怕还是受了他父亲的影响。”

    李管家点头,“我想也是。”

    一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不高兴。

    其实考的还是非常不错的,可本来是第一名的状元,突然变成了第三名的探花。

    多少有些失落,只因与开始的期待有了落差。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氏秦禾花解语

凡人修仙传宝花的实力

凡人修仙传故事梗概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无弹窗笔趣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