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 小说最新章节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l205c0f8bf4670065b07ae08282/1635248261.html

    同饮一杯后,庾庆又提了要求,“是这样的,之所以今天着急请四位,是因为下午马上就要付钱款,如果你们不方便的话,那也没关系,不用勉强,我再找新认识的几个富商开口试试。”

    苏应韬当即朝他摆手道:“士衡兄,你刚入仕途,那些接近你的富商不容易搞清居心,还是尽量避免的好。”

    房文显:“没错,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们,能帮上的我们定不会推辞。”

    潘闻青:“这事好办,三位,我们这就让人去请一趟账房?”

    “好!”几人应下。

    既然决定了结交,决定了借这笔钱,四人也痛快,立马出门一趟,叮嘱了车夫回去跑一趟,请账房来碰个面。

    没办法,四人家里虽有点钱,但四人身上没那么多钱,四人也没到执掌家产的时候,一些大的支出也还是要走个章程的,没合理情由也拿不到这么大一笔银子。

    随后又回来继续陪庾庆吃喝聊天。

    身在此地陪的庾庆却不知钟府已陷入莫名其妙。

    应小棠和裴青城派去的人手都已经赶到了钟府,问庾庆有没有回来。

    获悉庾庆未归,除派了一人回去报信外,余者皆守在了钟府等待。

    钟粟询问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人也不说,而凭这些人的身份,钟员外也不好逐。

    但钟粟这些年风里浪里过来也不是白给的,从来的反应上,意识到应该是出了什么事,遂安排了人去打听……

    曹府。

    还未从昨夜受惊情绪中彻底走出来的许沸,这次被舅舅曹行功亲自喊了出来见。

    来是个身穿黑斗篷的人,帽子遮挡了脸,让人看不清面容,曹行功直接将其带到了许沸的住处。

    许沸看的出舅舅对来人很敬畏,恭恭敬敬的,甚至一直含着腰答话。

    曹行功脸面上的伤还未好,似乎也没当回事,只顾眼前,叮嘱许沸不得有任何隐瞒,来问什么就答什么。

    来问的也没别的,就是昨晚狼卫抓了他又放了他,中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来想要掌握详细的情况。

    实在是狼卫昨夜的动静太大了,狼卫找了什么人,调阅了什么东西,都有人在顺藤一路核实。

    见舅舅的态度如此,许沸只好老老实实做了交代……

    国公马车,漫无目的行走在京城街道,一骑追到,往窗口内递出了一份情报。

    应小棠接了情报到手看后,冷笑一声,“还真是好快的速度,这是不想给我们构筑防御的机会。对方已经开始发难了,已经兴起了风声,说陛下因旧怨故意把阿士衡的状元贬成了探花,阿士衡知情后怨其不公,京城内摔冠而去,上任不足三日便怒辞而去!”

    陪同在车厢内的裴青城顾不上什么礼节,一把抢了情报到手查看,看后愤怒无比,“哪来的什么摔冠而去,当时情况我问过,只是劝阻时帽子不小心滚落在了台阶下,一群无耻之尤!”

    应小棠:“官帽是滚落的,还是摔落的还重要吗?人家早已造势在先,布局在前,就等着阿士衡稍有失足。对方这风声是要放给陛下听的,等着吧,要不了多久,这风声一定会传到陛下耳朵里去。

    这事一旦传开了,必将轰动京城,必将天下传唱,陛下听闻这风声的后果可想而知!若辞呈不在对方手上,我们还能说是谣言,还能有机会挽回,如今人家辞呈在手,阿士衡写下的白纸黑字就是如山铁证!”

    咚!裴青城一拳砸在了座位上,玄国公当时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第一时间就盯住了问题的关键,想要摁住辞呈,结果还是晚了,他这一拳是在恨齐左史误事!

    他痛声道:“既是有心作祟,想阻止这风声传到陛下耳朵里怕是不可能了。”

    应小棠:“要不了多久,听闻风声的陛下就会下令抓捕,为今之计是不要让人落在对方的手上接受审讯,我们要先一步把阿士衡给抓了,先把人控制在自己的手上保护起来,再跟对方扯皮,伺机颠覆结果。”

    裴青城沉声道:“国公不是派了人保护他吗?当立刻联系保护的人,联系上了自然就找到了。”

    应小棠:“保护他的人也不会每时每刻上报他的行踪,之前的事态还不至于如此。不出事,暗中保护的人不会发出消息示警,我们一时难知他们的具体位置。我已让军方动用分布在京城的密探,希望能尽快找到吧!”

    裴青城沉吟道:“既如此,那想必我们应该能抢先控制人吧?”

    应小棠略摇头,“未必!我现在担心的是,会不会有人早已在盯着阿士衡,若早有人在伺机针对的话,掌握阿士衡一举一动的消息传回频率一定是高过我们这边的。”

    裴青城一惊,“也就是说,对方很有可能已经掌握了阿士衡离开御史台后的行踪?”

    应小棠深呼出一口气,“但愿没有,否则会很被动!”

    ……

    隆园坵,苏、房、潘、张四人在京城落脚地的账房都来了。

    确定了是借钱给探花郎后,各家账房没有什么犹豫,当即将带来的银票给了四人。

    四人之后又将银票转交给了庾庆,按照说好的,一人给了八千两。

    庾庆一个劲的感谢,没说写借据的事,他也没打算写借据给他们。

    还在赴京的路上,被四人一路羞辱的庾庆,虽骂不还口,唾面自干,可实则早就动了杀机。

    他早就想杀了这四个王八蛋,到京后也准备离开时就动手,只是庾大掌门没想到自己会考上会元,又考上了探花郎。

    如此一来,阿士衡不可能再露面了,他也就没了非杀四人不可的理由。

    但并不意味着庾庆就能忘了这笔账,一路上同行了几个月,被甩了几个月的脸色,真当老子堂堂玲珑观掌门是泥捏的,谁都能羞辱?

    自然是要算账的,要找回玲珑观掌门的尊严。

    后来一想,还有比没钱更没尊严的事吗?

    于是四人的命可以不要,但钱可以要!

    他决定临走前从四人身上搞一笔钱再走人。

    结果如他所料,这四个人精就像他一路上看到的那样,很会做人,果真没人主动提借据的事。

    四人也不认为庾庆会赖账,在四人看来,人家的名声不比这点银子值钱?听说一首诗词就能换不少钱。

    庾庆暂时也放弃了玲珑观掌门的尊严,也没少对四人说好听话。

    说什么自家在京城没什么家人,大婚的那天希望四人能当男方这边的伴郎之类的,希望四位能帮他应付一下人。

    苏应韬四人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兴奋,皆拍着胸脯满口答应了下来,就等庾庆通知日子了,借据的事更没人提了。

    钱拿到了,庾庆自然也就要跟他们散伙了,表示要去购置大婚用的物品。

    四人表示可以陪同前往,被庾庆找理由婉拒了。

    庾庆亲自送了四人上车离去,之后又要去登自己的车,过来送别的店家却提醒了一句,“探花郎,刚才有一位女眷说是您的朋友,在打探您的情况。”

    要上车的庾庆一愣,自己在京城好像没什么女性朋友吧,转身问道:“什么样的人?”

    店家道:“挺好看的一个女人,穿一身白衣服,对了,手里拿的一只手帕上还绣有一个‘白’字,可能是姓白吧。”

    庾庆一听这描述便知自己不认识这样的女人,然而还是下意识联想到了一个人,白兰!

    后脊背顿时有些发凉,迅速看了四周一眼,又对店家道:“应该是我朋友,她打探我干什么,她都打探了我什么?”

    店家道:“就是问了下您是不是在这用餐,在哪一个雅间用餐,身边有多少人。对了,重点问了下哪辆车是您的座驾。问过就走了,还交代了不要告诉您,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这才跟您知会一声,既然是您的朋友,那就没事了。”

    两名护卫顿有些警觉,皆看庾庆反应,想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是朋友。

    庾庆回头盯着钟府的马车琢磨了一会儿,忽又回头问店家,“你这里有马车吗?”

    店家点头,“有两辆,平常备来接送人的。”

    庾庆:“那就劳烦您借一辆给我们用用。”

    他也不说原因,但两名护卫已经意识到了什么,皆暗暗提高了警惕,暗暗观察着四周。

    店家一点都没有推辞,庾庆说怎样就怎样,连车夫都配上了。

    庾庆交代了钟府的车夫在这里等着,让一个时辰后再把马车和马匹带回去。

    他自己则和两名护卫钻入了店家的马车离去。

    不管是不是白兰,谨慎点总是没错的。

    送走了他们,店家如释重负,叹了口气,转身朝院子里的土丘上去了,辗转到了高地竹林中,见到了三名捕快打扮的人,朝居中的一名汉子拱手道:“赵头,都按您交代的说了,他果然另要了马车走。赵头,你们这究竟是,嗯…”首发.tv. @@@tv.

    左边的一名捕快突然拔刀,一刀捅进了他的胸膛,顺带捂了他的嘴。

    三名捕快分开一让,后面竟是一个现挖好的坑。

    杀人者拔刀,顺势将人一推,店家倒在了坑内抽搐。

    三名捕快随后迅速围上来埋土,并清理现场,用竹叶掩盖……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氏在线阅读免费

凡人修仙传在线观看高清完整版

凡人修仙传主角有多少个老婆

凡人修仙传第16集在线观看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