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记笔趣阁贴吧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8bb07b148da396018d345427/1635245137.html

    ()  一听不是来买东西的,反而在问别的商铺在哪,店家当即没了笑脸,答非所问:“妙青堂只是家小铺面哦,未必有官您满意的货品,不如您先看看本店的能不能让您满意再说。”

    知道人家误会了,庾庆解释道:“不是来买卖的,是来找人的,劳烦掌柜的指点一二。”

    店家上下打脸他一眼,朝一个方向指了指,“往那边直走,过三座桥,再左拐直走,见到一片小洲,上面有几十家商铺,妙青堂就在其中。”

    庾庆谢过告辞,然刚要转身,又想到点什么,好奇道:“听说幽角埠商铺上千家,掌柜的既然说妙青堂只是家小铺面,何以如此清楚其所在?”

    柜台上合上名录的店家道:“你打听地方,我能指点你,你反倒不乐意了不成?”

    庾庆忙摆手道:“不是不是,只是有些奇怪。”

    店家呵呵一笑,最终还是颇为玩味地给了句话,“老板娘铁妙青嘛,出了名的大美人,幽角埠商家谁人不知?”

    “呃…”庾庆多少一愣,知道铁妙青应该漂亮,但并未见过真面目,没想到竟是一个能以美貌在幽角埠扬名的人物。

    又有人进店,店家连忙招呼。

    庾庆不再打扰,拱手告辞。

    店家也只是挥了挥手,让他快走。

    出了门,师兄弟三人按照店家指点直行,一路逛街,遇桥则过。

    幽角埠内穿插的河流较多,桥也很多。

    河中有船只来往,驾船的船夫一律是独目人,胳膊长达一丈左右,双臂划水比真正的船桨好用。要靠岸时也省事,长胳膊往岸上一扒就稳当靠岸了,连缆绳都省了。

    就是船夫的长相有点怪,面门上就一只大眼,站起来高达两丈,干瘦,四肢合拢而立就像根棍子,四肢晃荡开了就像是竹节虫,纤长。

    独目人长的虽怪,但长手长脚的身高就是优势,修行界的许多行业还是蛮喜欢雇独目人的。

    街头和船上都时常能看到半妖怪来往,半妖怪不代表修为就不行,只能证明修行途中曾遭遇过不顺而已,妖界第一人就是半妖怪。

    庾庆在夕月坊见过的“除鼠”也不时出现在街头捡走垃圾。

    过桥,经过上空豁口投射的自然光光柱,背对了光柱,庾庆的目光才看清了前方的异象,为前方尽头一座沉浸在幽暗中的高耸崖壁所吸引,整体看起来像一个“风”字造型,风字中间的交叉图案像是陡峭的交叉台阶,能隐约察觉到有人在上面行走,灯火阑珊,还不时有星星点点的光斑时隐时现,于幽暗中透着一股神秘。

    不用人介绍,庾庆也能猜到,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幽崖了,掌控幽角埠规则的所在。

    按照指点,过了三座桥,左拐直走到尽头,果然见到一座被曲水环绕的小洲,确实只有几十家商铺,于整个幽角埠的热闹来说显得比较冷清,但也有其优势,一道天光几乎笼罩了整个小洲,估计是幽角埠少有的白天不点灯笼的地方。

    师兄弟三人过桥登上小洲,在这里能看到类似外界的绿色植物,估计太阳当空直照的时候,这里还能被阳光照耀一段时间。

    三人也不赶,在小洲上不疾不徐逛了半圈后,终于看到了挂着“妙青堂”匾额的商铺,前面是铺面,后面是庭院。

    庾庆带头走了进去。

    店家是名男子,一抬眼,立刻站起,热情招呼,“三位贵想买点什么?”

    这个男人面生,庾庆不认识这人,没说话,摸出了一粒金属“扣子”,正是铁妙青当初从身上摘下的那枚幽居牌,放在了柜台上推过去给对方。

    店家一见这铁扣便是一愣,拿起辨识了一下,发现上面“妙青堂”三字没什么问题,当即有些惊疑不定,上下打量庾庆一番后,立刻转身到后门掀开帘子朝后面大声喊,“掌柜的,你过来一下。”

    很快,一个面相泼辣略显丰腴的妇人掀开帘子从后面出来了,不是别人,正孙瓶。

    孙瓶扫了庾庆等人一眼,旋即问坐堂的男人,“什么事?”

    那男人将幽居牌给了她。

    拿到幽居牌的孙瓶稍作辨识,猛然一怔,再抬头仔细看三位来。

    庾庆朝她摆手笑道:“孙掌柜还真是贵人多忘事。”

    孙瓶定睛识别,旋即露出大喜神色,失声惊呼,“阿…”看了看四周,似乎担心隔墙有耳,又改口道:“你怎么来了?”快速扭身从柜台后面出来了,竟忍不住在庾庆胸口捶了一拳,“年纪轻轻的,干嘛留这么难看的胡子,害我差点没认出来。”

    柜台后面的男人目光闪烁不已,能看出是熟人,只是能让孙瓶如此欣喜的熟人,还真是罕见,暗暗揣测来的究竟是何等人物。

    他不由观来者身后两人,一个不假颜色,一个冷酷孤傲,这架势一看就不是一般人,令他越发好奇庾庆的身份。

    胡子难看?庾庆笑容一僵,他一直觉得自己胡子挺好看的,不太喜欢负面评价,干笑道:“掩饰,掩饰!”

    “走!跟我见老板娘去了。”孙瓶拉上他胳膊就往柜台里面扯,结果发现南竹和牧傲铁也跟来了,不由顿步疑虑,“这二位是?”

    里面是内宅,又有女眷居住,一些不靠谱的男人确实不好放进去。

    庾庆哦道:“我的两个手下,可靠,大可放心!”

    手下?南竹和牧傲铁脸色略沉,但也不能说人家说错了,人家的身份的确是掌门,只是感觉这说法有点侮辱了他们。

    偏偏在外界,两人又不好暴露三人之间的真实身份,或者说是不能暴露玲珑观,这是玲珑观弟子外出行事最基本的操守。用小师叔的说法就是,不管外面有什么风浪都不能招惹回家。

    孙瓶见他保证了,只好准许了南竹和牧傲铁一起进内宅。

    铺子里坐堂的男人越发惊讶了,越发好奇庾庆的身份,一个保证就能带两个陌生男人进妙青堂的内宅?

    一进内宅庭院,庾庆四处打量。

    内宅院子不大也不小,至少不如外面的一些大商铺大,花草树木错落有致,透着雅致,一看就是花了心思的。

    院子四角又各封了一堵墙,各开另一处月门,等于在四角又隔出了四间较为私密的小院,而大院中间则是一座亭台水榭布局的轩阁,四面挽着纱帘,可供会。

    孙瓶请了三人在轩阁内稍坐,自己快步去了左边里角的院子。

    不一会儿人又出来了,后面还跟出了一名能让人瞬间眼前一亮的娇丽女子。

    款款行来的体态曼妙,一束乌发卷提在脑后,充分展露出光洁的额头和面容,一眼便觉清爽。

    玉面芙蓉,眉目如画,雪肤红唇,是个美到一眼便能入人心眼的女子。

    因其美,一颦一动、举手投足之间似乎都能挥洒出国色天香的韵味。

    什么叫好看的女人,这才叫好看的女人,那种风华真的是有颠倒众生感,足以让许多男人只羡鸳鸯不羡仙。

    三个男人当场看呆了。

    南竹一脸严肃没了,错愕,讶异,怔怔盯着走来的人。

    牧傲铁那始终挂在嘴角的淡淡傲意也没,脑袋偏了过来,不再偏着头用眼角看人了。

    庾庆嘴微张,他从眉眼上的样子大概认出了来者正是铁妙青,颇为惊讶,知道铁妙青长的好看,但是没想到铁妙青能长那么好看,难怪外出要蒙着脸不肯摘下面纱,这一摘下面纱简直就是祸水啊!

    他怀疑这女人若不是躲在幽角埠,没人敢在幽角埠乱来的话,只怕早已是命运多舛。

    也终于明白了之前打听的那位店家为何能清楚知道小小的妙青堂在哪。

    不过他看出了铁妙青的眼神中多了几许别样神采,是一种淡淡的忧伤。

    穿着一袭黑裙裳,鬓边别着一朵小白花。

    这打扮…渐渐回过神的庾庆惊讶,这明显是家里有丧事的打扮。

    步入轩阁,铁妙青面对上了庾庆,似乎习惯了男人看自己的反应,露齿浅笑,声音依旧好听,“探花郎大驾光临,妙青堂真正是蓬荜生辉!”

    能再见庾庆,她也颇为感慨和欣喜。

    有些事情是做梦都想不到的,想不到自己偶遇的一人帮了自己忙不说,竟然还是个举世无双的大才子!

    当她听到锦国科考的消息传来后,真正是震撼了,再看到流传来的文章时,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才华横溢!

    不但是她,孙瓶夫妇又何尝不是做梦一般,都不敢想了。

    后来又听说了探花郎摔冠而去的事迹,继而又风闻散尽钱财救万千灾民性命的事。

    如今天下谁人不知锦国探花郎,这俨然已经是一个传奇人物!

    她们本以为此生可能不会再有机会与那位探花郎相遇了,又是一个做梦都没想到探花郎竟然主动登门了。

    铁妙青听到通报,甚至有那么一刹那的晃神误会,该不会是被自己的美色给吸引来的吧?后来想到人家根本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是自己想多了。

    也正因为如今的‘阿士衡’今非昔比,这才有之前的孙瓶亲昵举动,能直接将外面男人拉进内宅。

    一听这称呼,庾庆就头疼,苦笑道:“这里没什么探花郎,都过去了,若真有探花郎,花就在眼前。老板娘,真没想到啊,你竟长这么好看!”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叶青瑶伏天氏的身份

凡人修仙转韩立老婆

凡人修仙传17集预告

凡人修仙传视频在线观看完整版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