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全文txt下载下书网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51686587l74l78l744e0b8f7d4e0b4e667f51/1635247990.html

    不知什么鬼的庾庆甩开拉扯,问:“不走干嘛?”

    “听说你和他们是在古冢荒地认识的……”南竹又把铁妙青的简述说了遍,问:“是不是如此?”

    庾庆狐疑,“差不多吧,你想说什么?”

    南竹:“大老远跑这里来,你不是说来这里找人家弄个方便去妖界的身份吗?”

    庾庆惊疑:“你刚才睡着了不成?人家铺子都要保不住了,还弄鬼的身份。”

    南竹:“你帮人家保住不就行了,不就写几个字的事,干嘛那么矫情,你既然有办法在京城考那么好,写诗作赋显然难不住你。”

    庾庆瞪眼:“你当写诗作赋是什么?你以为想写就能写出来不成?我是做不到的,你行你来写呀!”

    南竹:“那你想怎样?你还有其它熟悉的商铺吗?”

    庾庆:“没有。事已至此,我觉得你之前说的那个先去‘见元山’摸摸情况的办法也不错,虽然多跑了一些路,但我相信好事多磨。”

    南竹:“那个容后再说,先从眼前开始,你就算不帮人家写东西,不是还有其它办法么?不写诗作赋,可以找点其它的好买卖充当上,也是一样的嘛。”

    庾庆:“能有你说的那么容易才怪了,连他们自己都找不到好办法的事,我们就更不够瞧了。咦,不对,老七,你干嘛这么上心,你不会是看上了那漂亮寡妇了吧?”

    牧傲铁闻言忍不住死死盯上了南竹。

    南竹沉声道:“就事论事,我是那种人吗?”

    庾庆上下看看他的体型,想想也是,不至于连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但还是警告道:“不是最好,别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用小师叔的话说,这种太过好看的女人就是祸水,谁傍上谁倒霉,一准折福。再说了,她也看不上你。”

    南竹:“不用你来教我,走,回去记得好好谈。”

    庾庆:“回去?回哪?”

    南竹:“当然是回人铁娘子那。”

    庾庆:“说了半天对牛弹琴是吧?你们是不是什么事都要跟我对着干才过瘾?”

    南竹对牧傲铁道:“老九,你告诉他为什么。”

    牧傲铁:“人家救过你的命,如今人家有难,你岂可坐视不顾?”

    庾庆:“你想多了,我帮他们找到了火蟋蟀早已报答了,早已互不相欠。”

    牧傲铁:“救命之恩,岂是抓两只虫子能报的?”

    庾庆惊疑,“硬杠什么?你们以前有这善心吗?我说老九,不会是你看上了人家的美色吧?”

    牧傲铁:“人家是一可怜弱女子,牧某傲上而不辱下,岂会趁人之危!”

    可怜弱女子?庾庆哑口无言,上下打量他,很想问问他,你是从哪看出人家可怜柔弱的,凭人家的修为,只怕咱们三个绑一块也不够人塞牙缝的。

    南竹觉得跟这种人有时候是讲不清道理的,与牧傲铁一个眼色,两人突然同时出手,一人抄起庾庆一条胳膊,当场就将庾庆的脚尖给架离了地面,直接给架了出去。

    庾庆又惊又恼,“你们两个想干什么?再不放下,别怪我翻脸了。”

    唰!南竹突然递出一张银票到他眼前。

    “呃…”庾庆目光落在银票面值上,发现是一百两的,怒容顿消,瞬间停止了叫嚣,一把将银票夺到了手中,哎呀道:“放下放下,我跟你们去就是了,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两位师兄发现,果然,还是从小到大治这厮的老办法最管用,如果不管用,那肯定是钱没到位。

    当即放心把他放下了。

    “急什么?”得了自由的庾庆埋怨一句,扯了扯自己弄皱的衣裳,捋了捋马尾辫,摸了摸稚嫩小胡子,走就走,向妙青堂的铺子走去。

    对他来说,无非就是随便走个过场,就能有一百两,这么容易赚的钱,不赚白不赚。

    南竹快步跟上,看了眼正在妙青堂门口往这边探望的孙瓶,低声道:“老十五,我跟他们说了,咱们之间是结拜兄弟,你别说漏了嘴。”

    “行了,知道了。”庾庆一口应下了,这个面子可以给,收钱办事的信誉他还是有的。

    当然,心里也在冷笑连连,若说这两个家伙是为了他好才这么积极,把他脑袋强行拧十个圈他都不会相信,这两个家伙不是看上了那漂亮寡妇才怪。

    他都不知道这两人是怎么想的,没钱又没长相,还没啥本事,人家能看上你们两个这种货色?

    尤其是这死胖子,估计又以为自己是个与众不同有魅力的胖子吧?

    三人就这样又回到了妙青堂内院,再次与铁妙青在轩阁内见面了。

    这次,身为主人的铁妙青可不敢再怠慢另两位了,连同南竹和牧傲铁一起请坐了。

    不过这次,南竹有话在先,“铁娘子,我们兄弟三个商议过了,写词作赋他确实不好再干了,如同他说的,容易得罪人。除了写词作赋,总不至于就没了别的办法吧?咱们可以坐下来好好商量,你说是不是?”

    铁妙青眼巴巴看着庾庆,叹道:“这是成本最低,风险最低的办法。”

    其实还是说给庾庆听的,还是希望庾庆能再考虑考虑。

    而庾庆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反正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自己就是收了钱来走过场的。

    对他来说,没钱的时候一百两也不少了。

    见他没任何回应,铁妙青才死了心,“别的办法自然还有,只要能在一个月内找到足够的货源,且是容易出手的货物,自然还能挽回局面,然而谈何容易。”

    南竹:“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吗?”

    孙瓶插话,“还剩一个月多一点吧,算算,还有三十七天就是截止期了。毕竟还要时间卖货,也就一个月的时间了。”

    南竹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有时间就好办,大家都不要着急,商量着办。是这样的,我们对你们这行不了解,你们跟我们扯远了也没用,就问点最直接的吧,局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们能不能告知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或方向?”

    铁妙青略摇头,苦涩道:“毫无头绪重新开始的话,想在一个月内解决问题,基本不太可能。有些路子或有些人的要求,是我不能接受的!”

    后半句让庾庆三人相视一眼,大概都懂她的意思。

    孙瓶:“也不是毫无可能,就近的地方倒是有东西能解围,只是未必能得到。”

    南竹:“事已至此,不妨说来听听。”

    孙瓶:“离此八百多里远的雪山中,有一条万载不化的冰谷,冰谷中有驻颜的宝物,一种是给死人用的,一种是活人用的。”

    南竹沉吟,“莫非是冰魄和定颜珠?”

    孙瓶:“正是。冰谷中,万载不化的玄冰内便有冰魄,取一颗值三十万两,放入遗体口中,可保遗体千年不腐。

    冰谷下面还有一座不会结冰的灵湖,湖中有‘冰蜃’,此物体内便有‘定颜珠’,若将此珠研磨成粉服用,能大大延缓衰老,听说驻颜效果绝佳,十年衰老变化如同一年般。

    此宝极受女人的喜爱,一颗便值几百万两,尽管这么贵,也不是普通人用得起的,却依然是供不应求,只因难以得到。”

    听到一颗珠子便能值几百万两银子,庾庆顿时竖起了耳朵。

    南竹嘀咕了一声,“你说的是‘玄翡谷’吧?”

    孙瓶:“正是。”

    南竹略惊,“那可是梨花娘娘的地盘,有梨花老妖在,谁敢擅闯?”

    孙瓶:“平常也许没人敢惦记,但最近千流山的那位大圣恰好要做寿,梨花老妖定会去贺寿。”

    庾庆忍不住插了一嘴,“这梨花娘娘应该是一方大妖吧,她的麾下岂能容人擅闯那个什么‘玄翡谷’?”

    孙瓶苦笑:“所以不好办。”

    庾庆忍不住嗤了声,“明知办不到的事,你跟我们说这个干嘛?”

    孙瓶看着他眨了眨眼,心里嘀咕,你这家伙邪门的很,你的手段我们也不是没见过,万一你有办法呢?嘴上却道:“南先生问到可能性,随口说说而已。”

    铁妙青忍不住暗暗咬了咬唇,她能听出孙瓶这话就是说给庾庆听的。

    南竹听的直摇头,想想也觉得确实不行。

    庾庆的思路却有点飘忽,左看右看了一阵,忽咦了声,“孙掌柜,怎么一直不见朱前辈?”

    说到朱上彪,孙瓶叹了声,“和铺里另一个伙计出去了,为了货源的事在外奔波,已经快两个月了,至今音信全无,也不知怎么样了。”

    “唉,辛苦了。”庾庆啧啧两声表示同情,忽又道:“我们准备在幽角埠住一阵,不知妙青堂内方便吗?”

    孙瓶有点犹豫,看向铁妙青,一下住进三个男人,也不知合适不合适,不行就安排到外面栈去。

    铁妙青却道:“瓶娘,把那院收拾出来吧。”

    约莫半个时辰后,庾庆和两位师兄在边角小院里落了脚。

    待到没了外人后,南竹反而奇怪了,拉着庾庆问:“怎么住下了,你不是赶着去‘见元山’吗?”

    庾庆似笑非笑道:“这不是如你所愿了吗?机会给了你们,我够意思吧?”

    南竹面不改色,甩袖便走,“听不懂你胡说八道什么。”

    庾庆却扯住了他,“先别走,说正事,这妙青堂还能撑个把月,咱们好好估算一下,看看个把月的幽角埠身份够不够我们去见元山把事情给办妥。”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氏王侯等级

凡人修仙传动漫还会更新吗

凡人修仙传魏离辰

凡人修仙传14在线观看免费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