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伏天氏全文免费阅读https://www.jupindai.com/f6728/5c0f8bf44f0f59296c0f51686587514d8d3996058bfb/1634550479.html

    “像吗?”庾庆表示怀疑,其实他也觉得这就是火蟋蟀,自己养了那么久的火蟋蟀,一看便知,简直是一模一样,只是忍不住再次看了看四周,“若幽角埠附近也有火蟋蟀,那还有必要去古冢荒地找吗?”

    牧傲铁问:“会不会就是你的放屁虫?”

    庾庆和南竹齐刷刷盯向他,都有点像是看傻子的感觉。

    南竹:“老九,六百多万两银子买的虫子,换谁能放了?”

    牧傲铁的理由简单,“它就冲老十五飞。”

    此话一出,庾庆和南竹又愣住了,相视一眼,是哦,刚才好像是这样。

    庾庆捻着虫子问了声,“大头,是你吗?”

    虫子没反应。

    庾庆想想不对,就算是“大头”,也不会说话回应,当即挥手又将虫子扔了出去。

    虫子振翅凌空,空中兜了一圈,又落下了,不理其他人,还是落在了庾庆的肩膀上。

    这回,任谁都看出了什么叫目标明确,三人面面相觑。

    南竹惊疑,“这不可能吧,六百万多万的东西,鉴元斋能放咯?”

    小镇里不时有人出来,从三人身边经过,能来这里的人,估计都是去幽角埠的。

    庾庆东张西望一番,朝一旁走去,走到路旁,隔空一掌轰去,将一团风滚草给压瘪了,然后蹲地捞了在手中揉搓成团,继而扔回地上,指着喊了声,“大头,哭一个。”

    他肩膀上的虫子立刻跳开,落在了枯草团中,发出一连串的“哭哭哭”的动静,啐出一阵火星子,很快便将那团枯草给点燃了,然后一个闪身又落回了庾庆的肩头。

    地方很荒凉,远处有雪山,夕阳很美,三人很愣。

    三人守在一小团燃烧的火焰前,皆目瞪口呆。

    路过的行人,眼神中有疑问,也有看傻子似的。

    火很快灭了,庾庆看了看自己肩头的虫子,慢慢站了起来,与两位师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都想说同一句话:价值六百五十两的虫子自己回来了?

    已经毫无疑问了,能听懂庾庆口语的火蟋蟀除了“大头”不会有别的。

    南竹两眼放光,忽啧啧有声,“怎么就回来了呢?”

    是啊,庾庆也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秦诀良心发现,给放了?”

    南竹嗤了声,“你自己相信吗?”

    庾庆摇头,自己也觉得这理由说不过去。

    牧傲铁:“不是被放的,就是自己跑的。”

    庾庆和南竹琢磨了一阵,南竹问庾庆:“你觉得这虫子自己能跑掉吗?”

    庾庆抬手摸着稚嫩小胡子,沉吟道:“这厮一旦全速跑起来,一般的玄级修士想抓到它确实不容易,鉴元斋怎么会这么不小心?”他转身看向了那座破旧的木牌楼,很是不解,“就算是逃掉的,问题是,怎么会在这里等着我们,‘大头’总不能未卜先知,知道我们会回这里吧?”

    这事确实有点费解。

    不太说话的牧傲铁又开口了,“上一次进幽角埠之前,我们在这里停过,歇了脚,进过食,你还把它给放了出来,它在这里到处飞过,还跟一只鸟干了一架,它有在这里放过风!”

    啪!南竹骤然击掌叫好,指着虫子道:“没错,没错,老九说的没错,幽角埠外围,它恐怕只熟悉这里,只记得这个地方。哈哈,老十五,它不是在这里等你,这四周太荒凉了,它恐怕是找不到地方去,没想到刚好在这里撞上了你。”

    是吗?庾庆无语,伸手又从肩上把“大头”给拿了下来,很想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奈何这虫子又不会说话。

    南竹等了身旁的路人过,忽低声道:“岂不是又能再卖它一次?钱的事情不就解决了。”

    庾庆思索了一阵,随手把虫子挂在了自己胸前,摇头道:“姓秦的早断了我后路,事先跟我签了契约,还有钱庄做见证人。现在市面上只要一出现火蟋蟀,他肯定就要怀疑是我,我们太弱了,他再下手一次的话,恐怕就不仅仅是抢钱了…至少短时间内不好再这样干,将来看看情况再说。”

    言下之意是,他不排斥把“大头”再给卖一次,但现在需小心谨慎。

    南竹想想也是,那姓秦的确实不是什么善茬,小师叔来了也未必能保住他们,确实不是他们能随意招惹的。

    不管怎么样,现在师兄弟三人看“大头”的眼神确实不一样了,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放屁虫了,身价几百万两呢,比他们还值钱,又都指着它再发一笔。

    之后,庾庆躲在一个角落里稍作乔装打扮,便离开了。

    南竹和牧傲铁则返程而去,商量好了,师兄弟三人在幽角埠出口一带碰面,就是被抢的那一带。

    真可谓是从掌门到下面没一个有出息的,苦哈哈的跑来跑去……

    幽角埠,妙青堂外,一个穿着宽袍大袖的蒙面人从大门外晃过。

    蒙面人正是庾庆。

    他的易容方式也简单,和牧傲铁换了身衣裳,衣裳显大。

    又把马尾辫盘起。

    然后就是蒙面,公然蒙面是他一贯的风格,好像蒙住了自己的脸就行。

    他没有从大门进去,只是从门外溜达而过,小心观察着四周。

    绕开,绕了一圈,转到妙青堂后院,找准了铁妙青居住的那个院子,趁着四周无人的时候,骤然一个翻身而入。

    落地四顾,他还是头次进铁妙青寝居的院子,发现小院子满是花花草草的芬芳,这女人住的地方果然就是不一样。

    就在他鬼鬼祟祟摸到一间房间门口时,突然门开一道缝,唰!一支银霜剑锋突兀而来,横在了他脖子上。

    门彻底打开了,持剑人不是别人,正是警惕而出的铁妙青。

    铁妙青寒着一张脸,“擅闯私宅,何人竟敢藐视幽崖禁令?”

    庾庆怕她激动失手,赶紧道:“老板娘,是我。”

    “……”铁妙青一愣,这声音她自然不陌生。

    庾庆这才敢抬手,一把扯下了自己的蒙面。

    “探花郎…”铁妙青失声,满脸讶异,收回了手中剑,但剑还是小心横在身前,不过眼神莫名变得有些慌乱,下意识看了看四周,有点急了,低声催促道:“我妇道人家寡居之地,岂可私会男子,莫坏我名节,也莫毁你自身清誉,你快出去!”

    不急都不行,若是外面有人看到有个男人翻了她的墙,还迟迟不出去的话,想不误会她做了见不得人的事都难。

    丈夫过世后,这个小角院里不会再让任何男子进入,为避嫌,都是月门外说话的。

    同时,脸颊上也已浮现一抹红晕,心里有些惴惴不安,不知探花郎突然悄悄潜入她私密寝居地是什么意思。

    凭她的姿色,她自然是见过太多男人对她的心意,自认还是有些魅力的,自然也把庾庆翻寡妇墙的行为往那方面去想了。

    心里甚至闪过某个念头。

    她之前明显感觉到庾庆和其他男人不一样,明显对自己没什么兴趣,觉得可能是大才子眼界高,可能是看不上自己。并不是说她自己有什么龌龊想法,但私下还是忍不住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

    此时庾庆翻墙来见,又感觉到了自己的魅力,心绪有些恍惚之余,同时又惊又恼,对方以这种方式来见,实在是太过无礼,这探花郎把她当成了什么样的女人?

    庾庆嘴上竖了竖手指,“老板娘莫叫,这般无礼实属无奈,遇上点麻烦,借我点钱,我立马就走。”

    借钱?铁妙青愣怔,对方当时给她两百万的时候,她也估摸庾庆身上还有不少的钱,怎么会反过来找她借钱,当即疑问道:“出什么事了?”

    正这时,外面突然穿来孙瓶的唤声,“小姐。”

    听脚步声,明显朝这边来了。

    庾庆还好,铁妙青却是差点吓了个魂飞魄散,这要是被人看到她在私下寝居之地跟一个男人私会,那还得了?哪怕这个男人是探花郎,难怕看见的人是孙瓶,她不想要这误会。

    她压根没多想,第一反应便是一把抓了庾庆胳膊,赶紧的,直接顺手将庾庆推进了自己的房间,紧急给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然后迅速把门一关,快速将剑归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站在了台阶上。

    几乎是前后脚的事,她剑刚归鞘,孙瓶的人影便出现在了月门外。

    见小姐在,孙瓶立刻走了过来,近前后,发现铁妙青的脸色明显不对,疑问:“小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事实上是,铁妙青推了庾庆进房间,这转身之后心神稍定她就后悔了,那是自己的寝居卧房。

    然后悔也没用了,再拉出来也来不及了,也越发不敢让人发现了,这要是让人发现自己卧室里藏了个男人,那她真的是百口莫辩了,哪怕解释的对象是孙瓶。

    故而,脸色不好看,正心惊肉跳着,生怕庾庆在屋内发出任何动静。

    当然,她也有理由解释,“心情不好,练剑发泄了一下。对了,瓶姐,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妙青堂是经营不下去了,伙计也没了,已经关了门,但两人也不好坐等,还是得有人出去在幽角埠走动,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机会,铁妙青因姿色所累,不好抛头露面,只能是看家护院,让孙瓶外出奔波。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氏新笔趣阁无弹窗 新闻

凡人修仙传桑梓在线播放免费

凡人修仙传笔趣阁免费看

凡人修仙传年番什么时候更新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