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伏天氏玄幻https://www.jupindai.com/f6728/5c0f8bf44f0f59296c0f73845e7b/1634550873.html

    孙瓶凝视了一下她的神色,目光下意识四处打量了一下,这才指了指空中,回道:“看到有人在收购‘雪玉参’,价钱还不错,想到我们铺里正好有一株,我们也正要逐步处理掉铺里的东西,特回来取。”

    铁妙青连忙点头,“好,瓶娘,你拿去处理便可,不用知会我。”

    孙瓶嗯了声,复又问:“小姐,你真没事?”

    铁妙青强颜欢笑道:“我能有什么事,倒是你四处奔波辛苦了。”

    “那我去了。”

    “好,小心点。”

    孙瓶转身而去之际,目光还是扫了眼屋檐下,那里隐约有个踩了泥的脚印。

    她目光还注意到了墙边摆放花花草草的盆子似被人踩翻了两只,实在是太明显了,想看不到都难。

    但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了。

    待其背影消失在了月门外,铁妙青才一手捂着胸口松了口气,差点没吓死她。

    一转身,面对上了房门,想到屋里藏的男人,耳根子有些发烫,不知自己该不该进去。

    而此时的庾庆正在其屋内东张西望。

    窗明几净,梳妆台上一尘不染,摆放的皆是女人用品。十字衣架上张着女人的裙裳,墙角摆着一排女人的鞋。几张大柜,一摞箱子,锦榻丝被。朱红的圆桌和板凳,桌上瓷瓶里有插花。陈设繁琐却也收拾的利落,一应东西都摆放的整整齐齐,屋内透着淡淡的幽香,雅致。

    他还好,他没什么紧张的,只是有些纳闷,孙瓶发现了就发现了,解释清楚怎么回事不就行了,干嘛让他躲屋里来,还不让出声,这不是越描越黑吗?这他娘的真要是被发现了的话,自己怕是跳进河里都洗不清了。

    他不由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从屋顶上掉下去的事,被发现后,那叫一个惨呐,屁股肿的两条腿都没办法走路了。

    嘎吱,门开,铁妙青迅速闪身进来了,又迅速关门。

    待她一转身,直接和庾庆的目光对上了,四眼相对,皆相视无语。

    皆在刹那间明白了现在的情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环境很重要,导致气氛也有些怪怪的,本来心中皆无暇的二人,突然间都有些心跳加速,皆感受到了一股异样情愫萦绕在心头,容易让人产生邪念。

    铁妙青的脸颊是真的红了,对比鬓边的那支白花,整个人越发显得娇艳。

    她本就姿色非凡,再添这撩人神态,神仙怕是也要动心,当场就把庾庆给搞紧张了。

    庾庆嘴上平常虽是条好汉,但孤男寡女的事还真没经历过,他不想自己显得没用、没经验,故作淡定,反而指责道:“老板娘,你搞什么呀,你把我藏你寝室来,这要是被孙瓶发现了,我解释的清吗?”

    铁妙青也是醉了,被说的那是一脸的迷醉羞红,神情不堪。

    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能干出这种往自己卧室里藏野男人的事来,在那慌忙摆手,几步到了庾庆跟前,慌了手脚的示意,就差亲自上手去捂庾庆的嘴了,近乎哀求,“你小声点,瓶娘还没走。”

    “我先溜出去躲着。”庾庆立马往外跑,就要开门悄悄溜出去。

    铁妙青又被他吓慌了手脚,慌忙过去拉住了他胳膊,再次哀求,“先不要出去,等等,等瓶娘走了再出去。”

    从她房间出去被孙瓶发现了的话,加上之前对孙瓶的隐瞒,那真是说不清了。

    人既然已经进来了,也就没必要再节外生枝了,没必要让人误会。

    庾庆回头看看这间卧室,再看看铁妙青的行为,做梦都不敢想,他也是醉了,点头道:“你先放手,别拉拉扯扯。”

    铁妙青一张脸瞬间红的不像样,赶紧缩回了手。

    她也发现自己今天的行为确实有点不像话了,故意找话化解尴尬,小声问:“你之前说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庾庆低声叹道:“倒霉,一出幽角埠,还没走出多远,便遭遇了抢劫,四百多万两银子没了,我们三人身上被抢了个精光,还是卖了坐骑才有钱返回这里。”

    “怎么会这样?”铁妙青惊讶,毕竟是几百万被抢。

    庾庆:“我哪知道。”

    并未告诉对方自己猜测的真相。

    实在是出山以来吃亏吃太多了,万一这女人之后真跟了秦诀,有可能会把他给卖了,他不得不防,不得不留一手。

    想到这女人以后可能会跟秦诀,想起了之前对两位师兄说的豪言壮语,谁要是能拿下这女人气死秦诀,他赏一万两。

    这念头一起,心思顿时不对了,身处这环境中,邪念滋生。

    铁妙青略沉吟,“会不会是秦诀干的?”

    庾庆意外,“你怀疑是他干的?”

    铁妙青:“如果你那些钱都来自秦诀,他那种人不会让人白占便宜,是有可能在背后干出这种事的。幽角埠外面是经常有抢劫的,可若非目标明确了,若非知道你们的底细,没有必胜的把握一般没人敢随便见人就抢。”

    “无凭无据不好说。”庾庆说着说着竟贴近了她说话,“实在没了办法,这里只觉得你最可靠,所以特来找你借点路资。”

    两人本就靠的近,他再这么靠近了些,俯身之下,感觉快贴在了铁妙青的耳边说话。

    铁妙青完全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喷薄在自己的脸颊和耳朵上,甚至感觉自己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男人的身体如火,搞的自己感觉都有些发热,脸颊发烫,整个人顿如同被施了定身术,一动都不敢动,低声道:“说借就见外了,本就是你借给我的钱,你要多少?”

    庾庆头回这么近距离在她鬓边欣赏她的样子,那风情,那体香,实在是撩人,努力保持理智道:“一码归一码,说了是你的就是你的。你给我十万两吧,我写借条给你!”

    放在以前,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一开口就借十万两银子。

    说到写借条,铁妙青眉目一动,想到了他要写字,暗暗咬了咬唇,没再推辞什么,竟一口答应了下来,“好!但我不要一般的借条!”

    庾庆奇怪,“借条还有一般和不一般之分吗?”

    铁妙青银牙明显咬了咬唇,明眸如波地晃了他一眼,“写一幅字给我,当作借条。”

    那不经意间露出的妩媚神态,加之这番话一出口,顿如同天雷勾动了地火,令庾庆的呼吸都急促了,鼻息不断在铁妙青的脸颊和颈项撩拨。

    屋内的气氛瞬间暧昧到了极点,那气氛浓郁到桌上花瓶里的芳枝几欲滴露。

    铁妙青也在这瞬间感受到了来自庾庆的强大侵略性,令她指尖有些微微颤抖。

    两人的姿态,一个以身高优势略俯身下压,想贴近的意图明显,一个身姿曼妙略往后仰,避无可避状。

    庾庆喉结耸动,一只手几次都想顺势搂住她后仰快倒的腰肢,但终究是只敢蠢蠢欲动,不敢轻薄,不过平常不可能答应的事情,这瞬间竟鬼使神差地一口答应了下来,“好!”

    铁妙青眼中闪过欣喜,突然,外面隐隐传来大门的关门声。

    这动静令两人稍微恢复了一些冷静,铁妙青更是惊醒之下扭动了身子,摆脱了他侵略性姿态的笼罩,羞赧道:“可能是瓶娘出去了,我去看看。”抬手示意他先不要出去,手中武器也不再防备,放在了一旁的案头,迅速开门出去了。

    临关门前,又与屋内的庾庆对视了一眼。

    门一关,庾庆忽醒悟过来,一把拍在了自己的额头,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居然答应了她写一幅字,懊恼,发现传说中的美人关果然是难过。

    门外转身步下台阶的铁妙青亦长呼出一口气来,只感觉身体好热,手扇风没用,竟要运功才能压制。

    刚才屋内的暧昧场景却难以运功从脑海中驱除,感觉荒唐可耻,也感觉莫名愧疚,但想到名满天下的大才子答应了写东西给她,她又感兴奋,脚步轻快起来,竟有小女孩的感觉。

    妙青堂内四处看了看,确认孙瓶走了,她才如释重负。

    之后快步回了自己院子,去书房端了笔墨纸砚,快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就在室内圆桌上摆放。

    意思也简单,人都已经进来了,就不要乱跑了,还是这房间最安全,没人会乱闯。

    庾庆一看她端来的文房,嘴角抽了一下,心头只有一声哀鸣:造孽啊!

    见鬼了,写什么?

    铁妙青却是一脸的盈盈笑意,曼妙身姿款款围绕着圆桌忙碌,动作优雅着一样样放置东西,帮忙铺好纸张不说,竟素手提袖,亲自帮忙研墨,不时看向庾庆的眼神中满是期待。

    确实很期待,天下名士,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才子,竟要私下写东西给自己,她很期待这位探花郎能写些什么给自己,当然希望能给自己一个惊喜,希望这位的才华能惊艳自己。

    庾庆却是一脸的纳闷,实在是想不通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附庸风雅有意思么?明明还有更现实的问题没解决,却急吼吼的搞这事,也不知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毛病。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氏境界划分详细

凡人修仙传动画40集官网

凡人修仙录游戏百度百科

凡人修仙传慕兰神师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