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身上起红点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8eab4e0a8d777ea270b9/1635247320.html

    ()  突如其来的动静惊的庾庆扔了手中火把,一把抓住了剑柄。

    不过很快又松了口气,里面亮起了火光,有人点亮了火折子,一名苦力将火把头往一只破损的陶罐里浸泡了一阵,拿出后迎向了火折子,油黑的包头立刻燃起火焰,洞内顿亮堂了不少。

    火油的气味随之溢出。

    庾庆明白了那动静来处,有人打破了火油罐子,果如孟韦所言,里面应该还有不少火油,连洞口都有。

    他捡起了地上的火把,猫着身子钻了进去。

    外面因里面动静而警惕的人也松了弦,拎了火把的牧傲铁快速跳下钻入了洞内,南竹小心翼翼的最后。

    啪啷!

    又有几只零散的陶罐被打破,进洞的人纷纷将携带的火把头给浸泡火油,以备后用。

    好几只火把的照明下,入口已是亮堂堂一片。

    倾斜倒塌的石块半堵洞口,半露外界天光,一群人举着火把环顾四周,再里面是无穷无尽的黑暗。

    地上除了有乱石、火油罐子,往前面一点还有身穿衣服倒毙的骸骨。

    “从洞口的开挖痕迹来看,似乎不像是正常的地宫入口,看来当年的虞部并未找到真正的墓道入口,而是强行往山里面打了洞。”南竹看着四周评论。

    他一开口,六名苦力纷纷回头看了眼,那眼神仿佛在说,这胖子又要开启话痨模式吗?

    果然,南竹一回头就盯上了他们,凑上前问道:“你们之前的名字应该是假的吧,如今该如何称呼你们?”

    六人没理他,知道一搭话,这位就有可能一直啰嗦下去。

    一人看向庾庆,问:“往里走吗?”

    不往里走还能往哪去?庾庆点头。

    六名苦力当即摆出阵型,三人成品字形举着火把在前开路,另三人举着火把在后,将庾庆三人护在中间。

    这潦草开凿出的通道并不宽敞,最多只能容三人并排而行。

    南竹和牧傲铁紧守在庾庆身后左右。

    “唉……”

    没走出多远,忽有女子的幽叹声响起,幽怨悠长,清晰入耳,明显来自甬道的黑暗深处。

    庾庆一愣,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前后一看,发现连他在内的九人同时止步了,一个个的眼中流露莫名情绪盯着前方的黑暗深处。

    这说明什么?说明九人都听到了。

    这被封了一二十年的古墓里哪来的女人?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下。

    莫名的,九人皆有汗毛竖起感,对这空间凉飕飕的感觉越发清晰深刻了。

    九人才刚进入古墓没走多远就被镇住了。

    “古墓的各种消息里,你们以前听说过这情形吗?”南竹问了声。

    纷纷摇头,没听说过。

    庾庆抬手,举起手中火把到别人火把上点燃了,然后挥臂一掷,火光呼一声缩小,砸落在前方远处的地上才重新燃烧起来。

    众人视线一直到掷出的火光处,除了倒在地上的骸骨,没看到任何女人。

    于是,众人又继续向前走,同时高度警惕着四周。

    途径一具骸骨时,见到骸骨边有武器,南竹招呼道:“你们没武器的,可以借地上的一用。”

    之前希望看到这些人手上没武器,现在觉得这些人手上没武器会让人觉得不踏实。

    这些苦力确实没有带武器来见元山。

    最前面一人听了南竹的,脚尖勾起了尸骸旁边的一把大刀,抓在了手中戒备。

    一行走到了前方地上燃烧的火把前,庾庆俯身捡起,又挥手扔了出去,再次探明了前方。

    路上再遇骸骨时,前面另一人也捡了地上武器。

    “不是说这地下被火烧过吗?地上骸骨的衣服还好好的,甬道内也看不出任何有被火烧过的痕迹,怎么回事?”南竹又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没人理他,继续前行,再次走到地上燃烧的火把前,不用庾庆再扔,前面开路的已经扔了出去……

    洞口,坐着一名苦力,见到深入洞中的人彻底没了影子,迅速起身钻了出去,跳上堆积的大石头,对孟韦点了点头。

    孟韦环顾四周,“我继续留守这边,你速回去向先生禀报。”

    “是。”那苦力迅速飞身而去。

    附近山林内,潜伏观望的鉴元斋一行小心紧缩着。

    见到离开的苦力,崔游问一旁的秦诀,“大掌柜,庾庆他们进去了,我们要进去吗?”

    秦诀抬头看了看天色,多少有些纳闷道:“那是见元山禁地,光天化日的,明里暗里的眼睛盯着,怎么进?”

    崔游:“咱们等天黑吗?”

    秦诀看了看左右的山林,“还是看看见元山的反应再说吧。”

    崔游:“咱们是来喝喜酒的,一直守这盯着吗?”

    秦诀:“回去一个人,喜事快要开始了立刻过来通报。”

    崔游当即指了一人,让其先回去了……

    尽管前后同时有六只火把照明,对甬道内的人来说还是能感受到来自黑暗的压抑感。

    前方依然没有看到任何女人,但那个女人的叹息声依然沉甸甸压在大家的心头。

    庾庆警惕四周的目光不时扫上一眼前面三人的“小动作”,发现三人拿武器的手似乎有点痒,偶尔会顺手在衣服上蹭一下手背。

    一开始,只有一人有这动作,现在三人都陆续出现了,引起了他的关注。

    他偶尔回头看看后面三名苦力,发现那三位并无此异常。

    走了一里多路,甬道尽头突然出现,转移了庾庆的注意力,发现前路被什么东西给堵死了。

    几人凑近一看,竟是一道道粗细不一的树根,将前路盘根交错的密不透风。

    “四周都是岩石,哪长出的树根?”南竹嘀咕。

    最前面的那名苦力似有些急躁,突然挥刀斩去,砰!斩出了破口,火光迎上去一照,破口后面果然有空间。

    挥刀者又连劈数刀,很快便轰开了一个洞口。

    这肆无忌惮的动静,令庾庆暗暗皱眉,这是真不怕惊动地下的东西还是怎的?

    前面开路的三人举着火把一个个钻了进去,接到没问题的示意后,庾庆等人鱼贯而入,随后发现进入了另一片空间。

    墙壁是规整的长条石块堆砌,地面是大块的石砖铺就,整整齐齐的地下通道宽敞,容三辆马车并排过没问题,这空间容量令几人讶异。

    对比进来的通道,显然这才是古墓地宫原来的部分。

    火光照耀下,通道前后都看不到尽头,也看不到拐弯,南竹啧啧不已,“仅凭这通道,这地宫的规模便可见一斑。在地下搞出如此排场,建造者得花多大的人力物力,这真是那个冠风扬造的不成?”

    一名苦力盯着庾庆问道:“没有目标地点,漫无目的的走来走去吗?”

    庾庆默了默,回道:“找主墓室。”

    根据云图上的记载,目标地点的提示只有“同穴之地”四个字,在这浩大地宫内,应该只有主墓室最接近这个说法,他也只能是先找找看再说。

    一行再次向前出发,人在光影摇曳中,稍远一点的距离就是黑暗。

    安静,只有几人的脚步声,未见任何所谓的妖邪。

    走了没多远,庾庆越发觉得前面三名苦力不对劲。

    实在是三人的异常动作太明显了,不断在那揉眼睛,搞的看不清路似的。

    火把晃动的一塌糊涂,拿着火把的手不断去给拿刀的手挠痒痒。

    后面的人都看出了不正常,庾庆沉声道:“停下!”

    从他开始,到后面的人都停下了,前面三人却像是没听到似的,继续挠着痒痒前行。

    这有点诡异,南竹大喊道:“李大好,你们停下!”

    同来见元山的二十来名苦力,他全部能喊出名字,因为他跟每一个人都聊了很久,尽管记下的可能都是假名字。

    嗓门大,前面三人似乎才听到了,陆续停下,陆续转身,还在那挠痒痒,一副挠得很焦急的样子,又不时揉眼睛,神志似乎已经不正常了。

    三人的手,已经挠出了血,还在那挠,挠的触目惊心。

    最诡异的是三人的眼睛,没了眼白的色彩,全部漆黑,火光下黑的发亮的感觉,黑宝石般。

    庾庆等人屏气凝神,哑口无言,皆惊住了。

    没一会儿,庾庆慢慢回头看去,因火光摇摆,感觉到了身后的火把在晃动。

    回头看到了熟悉的一幕,后面三人也开始有了挠痒的动作,三人因为对面的同伙状况,自己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神色中满是惊恐。

    有人干脆扔下火把,当场盘膝坐下了,运功自我救治。

    另两个看到同伴的恐怖样子,怕步后尘,赶紧也扔了火把有样学样。

    通道内的光亮度顿时暗了不少。

    庾庆忽猛看向两位师兄,发现两位师兄的举止正常,多少松了口气。

    回头往后看的南竹和牧傲铁,发现后面三人也不对了,都惊呆了。

    三只依然举着的火把中,晃过来了一只,持有的那名苦力不断左右扭动脑袋,不流畅,颈项骨头卡住了似的,朝着庾庆三人蹒跚而来,沙哑着嗓子恳求,“水,有水吗?我渴,给我水喝。”

    嗓音的确突然就变的干哑了,比南竹的还沙哑。

    “你们怎么了?”开了口的牧傲铁一脸凝重,就要过去为对方把脉检查。

    谁知庾庆突然出手,一把摁住了他肩膀,并将其往后拉,“他手上捡的武器可能有问题,不要被碰到。情况不明,暂时不要碰他们。”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

伏天氏如何破局

凡人修仙传桑梓全集免费听

凡人修仙传完结吧

凡人修仙传灵界大不大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